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重回七七種田養娃

第二百六十九章 心動

更新時間:2022-08-31  作者:參娃
重回七七種田養娃 第二百六十九章 心動
許世彥喝多了,最后是被歷誠容送回家的。

“嫂子,我許哥今中午喝多了,實在對不住,我爸他們今天高興,都喝了不少。”

歷誠容歲數小,沒喝幾口,其他人,連韓文忠都算上,全都喝的東倒西歪。

歷誠容好歹先送了林啟越回家,又把許世彥送回來。

蘇安瑛和兩個妹妹正在東頭舊房子里照看君子蘭呢,聽見外頭有動靜出來看。

結果就瞧見自家男人喝的趔趔趄趄,被歷誠容扶著進來。

“我的天,你這是喝了多少酒啊?”

蘇安瑛對自家男人的酒量還是知道些的,許世彥輕易不會喝這么多。

今天這是咋了?還能喝到這個地步?

“媳婦,今天有喜事兒,等會兒告訴你。”

許世彥雖然喝的不少,但神智還算清醒,見著媳婦了,就笑嘻嘻的說道。

蘇安瑛一見丈夫這德行,氣不打一處來,可又不好當著歷誠容的面兒說什么。

只能上前來扶住許世彥,“走吧,進屋。

小歷,謝謝你啊,這大老遠的還送你許哥回家。”

心里再有氣,當著外人的面兒也不能發作,蘇安瑛笑著向歷誠容道謝。

“嫂子可別謝我,我這都夠不好意思了。”

歷誠容歲數小,就覺得在自己家,把別人喝成這樣子,他心里挺過意不去的。

可他能有什么招兒?他爹帶頭喝,而且比誰喝的都多,這會兒擱家可能都吐好幾回了。

好歹許世彥沒吐,也不鬧,挺好了。

“嫂子,那我就不進屋了,你好好照看我許哥。”

歷誠容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跟蘇安瑛告辭,離開了許家。

“哎,小歷,那你慢點兒啊,路上滑,天色也不早了,回去當心。”

這時節,中午化凍,傍晚溫度降低,那路上就跟鏡子似的,一走哧溜滑。

“知道了,嫂子,你快回屋吧。”歷誠容擺擺手,快步走了。

他剛走,蘇安花和蘇安芳倆人,從舊房子那邊出來。

“二姐,剛才那是不是書呆子?我瞅著背影像。”

蘇安花瞟了一眼大門口,只看著個背影,有點兒像之前總來找許世彥的那個書呆子。

“嗯,對,就是他。

你姐夫今天去參場那頭了,估計是跟參場的人一起喝酒,你瞅瞅喝成啥樣兒了?小歷給送回來的。”

眼前沒外人了,蘇安瑛氣的剜了丈夫一眼。

蘇安花姐倆捂著嘴偷笑,趕緊幫著蘇安瑛把許世彥扶進屋里去。

許世彥一回到自家,也不管那些了,倒頭就睡。

這一覺,直睡到晚上八點,他醒了。

“媳婦,幾點了?”

許世彥剛睡醒,迷迷糊糊的也瞅不明白表,于是就問蘇安瑛。

“你還管幾點啊?睡唄,睡個三天兩天的多好?

干啥玩意兒喝那么多酒啊?你自己啥體格不知道?”

蘇安瑛白了丈夫一眼,這家伙,自打過年以來,可是沒少喝,動不動就喝多了。

啥好人能這么喝啊?哪天喝出點兒毛病來咋辦?

蘇安瑛說歸說,倒是很麻利的下地,倒了些溫水過來,遞給了許世彥。

喝醉的人都口渴,喝口水能舒服點兒。

許世彥接過茶缸,一口氣把水都喝了,這才覺得精神了些。

“別提了,今天跟韓大叔、立民哥,還有參場的林書記,一分場的歷場長,也就是歷誠容他爹,我們幾個一起喝了點兒。

哎呦,這幾個是真能喝,到最后,都趴下了。”

許世彥搖頭苦笑,他也不想喝那么多酒啊,架不住那幾個一勁兒勸,咋整?

“媳婦,真有件事得跟你商議。”

許世彥想起來,林書記要讓他去參場當技術顧問的事,趕緊跟蘇安瑛說了。

“立民哥給出的主意,說是把養殖場和花卉公司掛在你名下。

以后你開公司做買賣,我上班,你看這事兒咋樣?”其實,許世彥覺得這提議不錯,挺合理。

“你等會兒,讓我捋捋。

一參場想讓你去那邊當技術顧問,以后你就是工人了,掙工資領補貼,吃供應糧,對吧?”

蘇安瑛也有點兒懵,不是說招工挺難么?

以前聽人家說,招工多數都要沒結婚的,許世彥這都結了婚有孩子了,還能招工當了工人?

而且還是啥技術顧問,照著技術員最高工資給開?這怎么聽著有點兒懸呢?

“然后,你想著讓我接替你,去管養殖場和君子蘭?是不是這個意思?

那我連學都沒上過,你覺得我能管好?”

蘇安瑛對自己沒啥信心,她一天學都沒上,也就后來大營公社辦掃盲班的時候,她跟著學了點兒。

這些年也都就飯吃了,現在說讓她管這么多事兒?她能行么?

“那咋就管不好呢?你這么聰明,不會的就學唄。

媳婦,我之前就想跟你說來著,你得學習。

咱不求著多高學歷,只要一般的書能看,會算賬就行。

要不然,等以后這四個崽子大了,他們是在干啥,你都整不明白。

到時候,就擎等著他們糊弄你吧。”

許世彥倒是對自家媳婦充滿信心,他媳婦聰明著呢,學東西挺快的。

只要用心肯吃苦,現在學習也不晚。

許世彥說別的,蘇安瑛還不咋在乎,一說那四個小的,蘇安瑛立刻瞪起眼睛來了。

“哎呦,可不是么?等以后他們大了,調皮搗蛋的糊弄我,我都看不出來,那可不行。”

這兩口子都沒能好好念書,一心就盼著孩子們能有出息,將來考上大學,也算替他們倆爭口氣了。

可不能讓這幾個熊孩子給糊弄著,那絕對不行。

“那我聽你這意思,是真想去一參場了?”

說實話,蘇安瑛也挺心動,在這個年月來說,誰不盼著當工人啊?

工人好,風雨不誤都有工資,還有各種補貼。

一參場的工人雖然也是出大力,可人家待遇高啊,以后還有退休呢,多好的事兒?

“嗯,是有這個想法,這不是先問你的意見么?

先問你,明天早晨去問問爹媽,然后還得去找于書記、陳書記,問問他們的意見。”

從心里講,許世彥也樂意去一參場。

不為了別的,就為了林啟越那句,可以讓許世彥去農大念書。

重生回來后,許世彥才發現,沒文化真不行。

重生絕不是秒殺一切的利器,更不可能彌補知識上的欠缺。

他頂多就是比別人多了點兒經驗,但經驗早晚會用完。

知識和經驗結合,才能創造更多價值。

重回七七種田養娃 第二百六十九章 心動

上一章  |  重回七七種田養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