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噩夢將襲

第一百零九章 鬼校夜課

更新時間:2021-01-12  作者:佛系面包
噩夢將襲 第一百零九章 鬼校夜課
張爾微張著嘴,稍有些呆愣的注視著講臺之下將目光齊刷刷聚焦在自己身上的鬼學生們。

與此前一致,一旦自己沒有盡快續接上話題的話,這群鬼學生們就會把問題重新復述一次。

是真真切切的“復述”一次。

從聲線、語氣、音量,乃至發音咬字上的抑揚頓挫皆是完全一致,仿佛一盤早已錄好的錄音帶正在被不斷的倒帶重播一般。

“這……”

張爾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作答,或者說,正是因為他知道該如何作答,反而才有些不敢作答……

你們是怎么死的……

如果傳聞沒有被以訛傳訛導致偏差過大的話,你們……不都是從水壩上翻車下去然后活生生淹死的么……

但答案真的會如此簡單嗎?

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差不多是“最后一關”了吧……

答案……

不可能會這么簡單才對。

所以……到底應該回答什么答案才是正確的?

“催命符”再次響起。

張爾此時急得又產生了一些想要抓耳撓腮的想法,但是在眼下的檔口卻又生怕因為出現NG的情況,以至于一切努力都會前功盡棄。

張爾回想起那個姓胡的警員所調查到的東西——

那名瘋掉的學生嘴上所說的那一句話……似乎就是自己當下的處境了吧。

他應該是答上來了,不然也沒法活著回到正常世界去。

所以,這題……一定是有解的。

小胡啊小胡……

你怎么不再逼問出點東西來……

哪怕一句也好。

張爾頓時有些頭疼欲裂。

不行……

要靜下心……

急切的心態只會讓邏輯像是從兜里取出的耳機線一樣,變得更加混亂且難以理清。

現在只能靠自己了,一定要冷靜下來……

然后好好想想,是否有什么被自己遺漏了的線索。

并未搭理那群不斷重復著同樣話語的“復讀機”們,站在講臺前的張爾在這一瞬間微微頷下了腦袋、雙目漸漸失去準心焦點,儼然已經進入了深度思考著的狀態。

從頭到尾……好好回憶一次、梳理一次。

有沒有什么東西……是又被自己所忽略掉了的……

自己因為那個奇怪的夢境和真實存在的男人,而開始著手重點調查了一些情況極為特殊的案件。

因此在之后的日子里找到了身處汾山市、已經晉升副局長的秦臨。

藉由他……

自己來到了這所汾山市第九實驗中學,來到那個傳聞中的“不存在的三班”曾經所在過的教室。

隨后異變突生,秦臨先一步反應了過來,拽著自己想要離開那間教室,但卻因為一前一后的時間差而被強行拆散。

而后自己陷入到了這起異常事件之中,秦臨想來應該是脫身成功了。

接著自己……便不斷遭遇著鬼打墻。

這起異常事件在逼迫自己進入那個“不存在的三班”的教室,并接觸這群鬼學生,從而開始這場宛如過家家一般的角色扮演游戲。

角色扮演游戲……

對……

游戲……

滿含恐懼的情緒早已在長久的相處之中被漸漸按捺了下來。

鬼學生們仍是沒有動靜,似乎在等待著自己接下來的答案。

張爾不由得回憶起了一些東西。

這群鬼物……如果想要解決自己,想來是十分容易的。

但是對方卻沒有這么做,只是在跟自己玩這個角色扮演的游戲。

沒錯……

問題的關鍵……

就在“角色扮演游戲”這件事本身上面……

回憶漸漸如潮水一般洶涌襲來,在這一時刻張爾瞬間回想起了那些曾經被二次處理過的記憶。

那個男人……

那些鬼物……

那場游戲……

就和如今一樣。

鬼學生們再次張嘴問向張爾。

這片充斥著詭異氣氛的教室之中,火藥味漸漸濃郁了起來。

張爾的心神微微凝起,繼而緩緩抬頭,看向眼前這群依舊在凝視著自己的鬼學生。

那些全身膨脹、皮開肉綻的模樣依舊是那么的難以直視。

但張爾知道。

和那場“鬼抓人”游戲一樣。

這場游戲……雙方也是都遵循著某種規則在行事。

自己必須要代入進去,代入進這個“新老師”的角色。

就像那個時候的“鬼抓人”事件……整場游戲的設計必然是相對嚴謹且完整的。

線索與提示在這一過程中也是一一給出,自己……正是靠著那些線索提示才逐步逐步地找到了這間美術教室,然后重新觸發了流程劇情。

等等……

張爾的眉頭微微皺起。

這起異常事件從一開始的鬼打墻,來提示自己需要觸發這場角色扮演游戲。

到后來自己NG之后,通過將自己傳送到教師辦公室門口,來提示自己找到班級課表、出游策劃案。

并且通過間隔時長不一的打鈴聲,來提醒自己借此判斷這群鬼學生的所在,然后找到他們,以此重新觸發劇情。

期間自己還通過多次NG和長時間的游蕩,得知了自己會不斷巨人觀化這一現象。

如果說之前自己的行動都是由線索提示著進行下來的話……

剛剛卻是有一件事……似乎是靠著自己從外界收集到的信息,從而想當然來給出的結論。

那就是……

自己直接回答了他們“畫的東西是死法”。

這一個回答……是基于自己在外界時候調查來的信息所得出的。

但實際上,這一點也是存在著提示——

那群鬼物千奇百怪的外形,和圖畫上的東西實際上是十分相似的,也許就是在告訴自己答案為何。

倘若換成一個沒有做過先置調查的人在這里,通過上述的現象應該也能勉強得出這一結論。

那么眼下的這個問題……顯然也會存在著提示。

張爾再次凝視起眼前的諸多鬼物。

自己是“新老師”。

他們是“學生”。

加上自己不斷膨脹起來的身體……

這一點,很可能是在提示自己……

自身在立場上和他們一樣,都是“鬼”。

所以雙方到當下的這一步劇情,都是保持著彼此和睦的狀態。

因此自己絕對不能暴露出自己并非“鬼”這個事實。

此前自己的NG行為顯然就是違反了這一點,所以整個劇情被某個存在直接重置。

自己……也因此得到了懲罰。

但除此之外是否還有什么潛在性的暗示呢……?

張爾不禁回想起自己在上學時候的經歷。

沒有記錯的話……

“新老師”這類角色,還是碰到過不少的。

就“共同點”這一方面而言……

他們身上也確確實實存在著一些。

那就是……陌生。

既是學生對老師的陌生。

也是老師對學生的陌生。

前者讓自己成功混進了這個班級之中。

那么后者呢……

張爾不斷掃視著臺下那些一動不動、直勾勾盯著自己的鬼學生們。

倏然間,張爾猛地回憶起……自己曾在教師辦公室中所看到過的那份舊報紙。

上面是因為自己早就已經調查清楚、因此完全沒有在意的內容。

仔細回想一番的話……那份報紙上的內容和自己所調查到的信息完全一致。

皆是清楚地說明了那群因為意外而死亡的學生都是三班中的女生。

結合上曾在辦公室看到過的那份班級名單,上面明確表示著每個班級的男女生數量會大致安排在對半開的程度。

但眼下……

張爾注視著幾乎塞滿了整個班級教室的整整四十多名學生。

自己居然……遺漏了這么明顯的細節。

由于“巨人”們的外形千奇百怪,很多甚至是開了瓢的狀態,因此自己對于他們始終都是持著一種“不忍直視”的態度。

加上他們的說話聲音都是異常的詭異且低沉……

自己……

竟然差點錯過了這極為關鍵的一條線索。

如果說“新老師對學生的陌生”即是這次事件中最終次的提示的話……

那么這個“問死法”的問題,就不能視作是單純的“問死法”了。

這群鬼學生……

可能……是在測試自己。

測試自己究竟是否知道這間教室中的一部分鬼……并不是死在那起意外中的,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是憑空捏造出來的。

如果要確認這一點的話……

則必須要有一個提示,來給予自己相關信息進行證明,否則只是自己的憑空妄想而已……

提示……究竟是什么……

張爾微微愣神。

繼而……

想到了不久之前那名鬼學生所說的——

“我畫的是她的死法”。

原來是在這……

那就……應該沒錯了。

火藥味已經抵達了某種極限,仿佛在下一刻就要爆發而出。

張爾知道,這是最后的通牒了。

雙手緊握,咬了咬牙。

濤子……

保佑我……

如果沒有分析錯的話……

這起異常事件的最終生路……就是這個答案了!

“你們……是因為郊游的車輛翻入水庫而淹死的。”

話音落下……

臺下的鬼學生們立刻騷動了起來!

仿佛即將失控一般逐個逐個地站了起來,面目猙獰地看向站在講臺之上的張爾,似乎即將襲來一樣。

看來在這最終階段失敗的代價不是NG呢……打算直接了結了我嗎……

張爾強咬著牙關。

“話可……還沒說完呢。”

繼而竭盡所能地展露出了一個為人師長般的笑容。

“但是……”

“現在有一群死法不同的同學也在這里。”

“他們的死法……”

“作為新來的人……”

“張老師……”

“可就不清楚了哦。”

鬼物聞言,皆是身形一滯——

緊接著,便像是被突然注射了鎮靜劑一般頃刻間安靜下來,一一坐回到了座位之上。

與此同時。

教室門口的那扇上世紀風格的老舊大門,突然微微震顫了起來……

竟是瞬間轉變成了事件發生之前的模樣!

噩夢將襲 第一百零九章 鬼校夜課

上一章  |  噩夢將襲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