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噩夢將襲

第七十九章 殺人規則

更新時間:2021-01-09  作者:佛系面包
噩夢將襲 第七十九章 殺人規則
“現在暫時沒事了,冷靜一些。”

林晟走到姚菲菲面前蹲下身來,“這個地方是安全的。”

對方仍是沒有從之前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此時見林晟來到面前,便有些驚恐的抬起頭來。

創傷后應激障礙?

好像不僅僅是這個原因。

林晟轉過頭來看向陶同光和李光:“你們……是不是都沒有將手機帶在身邊?”

“手機本身沒有網絡,一般沒用的時候就都放在桌上,事情發生的比較突然,出來太急了根本沒能顧上。”

陶同光邊說邊點點頭,“光哥你也是吧?”

“對。”

李光也點了點頭。

林晟聞言,便將自己的手機拿出,解鎖后遞到了姚菲菲的手邊。

“你是不能說話吧,可以用輸入文字的方式表達嗎?”

后者伸手接過了手機,盡管仍是雙手顫抖、眼神呆滯的模樣,但很快還是開始在手機屏幕上逐下點按起來。

沒過多久,對方將手機遞還了回來。

林晟接過并看向了屏幕上的內容,頓時有些驚訝。

結合起陶同光和李光的說法,很可能是新娘敲開了202室的門,隨后錢婉寧在她的視線中發出了聲音,被直接帶走了。

但似乎還是有哪里不太對勁。

林晟再次看向眼前的女子。

“你是怎么確認這一點的?根據他們倆所說的話,新娘從敲開你們的房門,到錢婉寧被帶走這一過程,根本沒有持續多久吧,你是怎么分析出這一結論的。”

從此前觀察到的情況來看,林晟并不相信對方的反應能力和果斷程度有如此之高。

姚菲菲咬了咬嘴唇,再次伸出右手。

見狀,林晟將手機遞了回去。

對方很快再次打好了一些內容,并將屏幕朝向林晟。

林晟看完不由得陷入了思考。

這一點,最終版的怪談中并沒有提到,似乎是衍生出來的內容,卻又符合邏輯。

哪怕沒有明確說明的東西……也會成為現實嗎?

看上去這些怪談被具現出來的時候,是會對自己進行一種“補完”的。

“還有什么沒有體現在怪談里的內容?”林晟問道。

對方很快再次給出了回答。

怪談里的滴答聲,是新娘在出現在附近的意思。

“這點我已經經歷過了。”

林晟知道對方說不出更多有用的東西了。

從眼下的情況來看,估計除了怪談里提到和沒提到的東西之外,這個來到“現實”中的新娘還有著很多補完后的特性。

比如最為首要的一點,就是那個老舊電話亭的位置是會發生改變的,而且改變的規律當前依舊沒有摸清。

現在所能了解到的兩點。

一是隨時注意身邊是否出現了降溫和水滴滴落的聲響;

二是盡可能不要被新娘看到,一旦確認自己已經被對方看到,接下來就不可再出聲,否則很可能會被對方所“定位”到。

這是已經可以確認下來的殺人規律,但林晟覺得應該不會只有這么簡單。

這兩條規律雖說已經比較苛刻,但仍舊是絕大多數常人可以做到的范疇。

等等……

被看到就不能說話……

林晟突然想起了接下來眾人還需要經歷四場“怪談會”這件事情。

這……

林晟頓時有些無奈地看向眼前的女子。

豬隊友吧這倆是……

一被看到就不可再出聲。

但不出聲,又怎么完成信紙上講述怪談的要求?

難不成打成文字發給所有人自己去看?

而違反規則的結局是什么,那位名叫唐才良的老大哥已經給出了非常明確的答案。

坑大發了。

殺人規則直接變成了沒講怪談的人,被“鬼”看到就等同于失敗……

這才第一個怪談,就已經發展成了這種情況。

林晟沒有再把精力放在姚菲菲身上,立刻轉身走回到眾人身邊。

“怎么樣?”裴弘信問道。

“有點麻煩。”

林晟隨即將自己目前所能得到的一些結論跟眾人講了一次。

聽完林晟的敘述,最先反應過來的裴弘信也是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他也很清楚,接下來的行動絕對是兇險萬分了。

現在講完怪談并暫時還活著的就只有姚菲菲一人,但也已經不可再開口說話。

而其他人需要竭盡全力避免外出,但房間之內又并非安全。

林晟感覺有些頭疼,眼下幾乎是陷入了一個死局。

“我們能不能就在這常住著?”

柳冬月想了想便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肯定不行,那張信紙上的規則應該是絕對不能違背的,零點之后我們需要待在各自選定的房間之中。”

裴弘信搖了搖頭,并繼續答道:

“我們現在的信息太少了,這里之后很可能也不會是真正安全的,而且,光是違背信紙規則的結果我們顯然就賭不起。”

說完,他將筆記本放在了桌面之上,上面是之前林晟所看到的監控畫面。

顯然裴弘信已經將各種情況的可能性都考慮在內,身上宛如百寶箱一般。

看來此前也是多留了一個心眼。

林晟看著對方身邊的那個碩大的背包,不禁開始好奇起其中是否還有著什么“好東西”。

裴弘信指了指監控界面,“監控的方向能夠看到之前仲磊哥指著的那個東西所在的地方。”

畫面中此時已經失去了那個老舊電話亭的蹤影,顯然新娘又移動到了別處。

林晟看著界面上的內容,隨即看向裴弘信問道:

“你的監控設備還有幾個?在沒有電的情況下可以工作多久?”

“就一個,背包內的空間有限,無電源的情況下大概工作十多個小時吧,之后就必須要充上電了。”

林晟聞言微微頷首。

“那暫時指望不上靠監控來獲知絕大多數信息了,從先前的經歷來看,這個新娘的‘領域’覆蓋到的范圍不算大到離譜,麻煩點是在于能夠無規則的改變位置。”

“除了主樓這個特殊地點之外,‘鬼’所在的地方都會變成嶄新的模樣。”

“從這點反推的話,只要我們身處老舊的地點,那么就相對而言會是安全的。”

說到這里,林晟看了一眼裴弘信,后者也反應過來,這個車庫的存在很可能就是事件的提示,讓眾人有個緩沖的時間,也可以逆推出和危險相關的信息或結論。

“由于主樓本身較為特殊,目前為止只有在講述怪談的時候才會短暫的變成老舊的模樣,所以我不建議大家躲在主樓之中。”

“反而是身處主樓之外的地點,才更容易判明‘鬼’是否已經來到身邊,以免在察覺到的時候已經被徹底堵住退路。”

林晟拿出手機,打開了此前裴弘信發給眾人的莊園內景圖片,指著上面的部分地點說道。

“接下來我們集體行動,除了零點到六點需要待在房間之外,其他時候我們必須要處在不容易被外界看到的區域。”

“植被區、人工湖、高爾夫球場都是開闊地形,所以我們需要在鐘樓、車庫、花園這三個地區待著。”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之后其他區域都會變回老舊的模樣,倘若仍舊只有車庫是如此的話,我們就會進入兩點一線的情況。”

“一定要注意不被看到,哪怕真被看到,也不能是同一組的兩人都被看到,至少要留下一條舌頭來。”

隨后他再次看向裴弘信。

“出入時,你要把那個監控安裝在主樓的大門之前,以確認我們在歸途中會不會遇到‘鬼攔路’的情況。”

“而你們……”

交代完裴弘信后,林晟又看向了陶同光和李光二人。

“作為第二組,在編寫怪談的時候,一定要對各種設定多加斟酌,我想你們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

二人點了點頭,他們很清楚前一組的姚菲菲和錢婉寧無意中的一個想法便導致了如今雪上加霜的情況。

林晟見眾人都已經大致理解,便獨自走到車庫的角落,靠坐下來。

他其實還在思考著另一個問題。

每講述一個怪談,怪談里的“鬼”就會出現在事件之中。

這才是第一個怪談。

而怪談……最多會有五個。

在講述新的怪談之后,原來怪談中的“鬼”會消失嗎?

倘若不會的話……

那豈不是到了后面,就會形成群鬼亂舞的局面。

那時候……真的會有活路嗎。

還是說……

通過將設定修改的人畜無害、或者殺人規則明確一些,就是這次事件的真正生路?

真的會有這么簡單嗎。

況且二十五日夜晚所做的那個夢境,至今仍是毫無頭緒。

林晟深呼吸了一下,暫時放下了這些思緒。

得先冷靜下來,不能鉆思維上的牛角尖。

直到將近零點,新娘也沒有出現在地上車庫的附近位置。

林晟隨即引導眾人回到了主樓之中,期間不知是否是因為幸運,周遭均是并未出現各種異變的情況。

林晟看向大廳四周。

主樓的大廳之內依舊是燈火通明的嶄新模樣,分辨不出究竟是否有靈異狀況徘徊在這附近。

興許主樓本身就是一種靈異吧。

“各位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吧,時間不多了。”

林晟看了一眼手機,時間點被卡的非常死,此時已經是夜間23點54分了。

眾人隨即快步向樓上走去。

回到房間之后,仲磊簡單洗漱了下就二話沒說直接在床上癱了下來。

從之前眾人討論下來的結果來看,他很清楚每天絕對安全的時間就只有接下來的這六個小時,必須抓緊時間進行休息。

林晟坐在床邊,確認對方已經睡下之后,便再次走到了陽臺處。

此前經其他人的確認,陽臺并不算在房間之外的范疇。

“喂。”

一個嬌小的身影頓時出現,伴隨著些許無奈的模樣。

“別‘喂’了,我是你的寵物嗎?”

鬼影猩紅色的瞳孔中皆是不滿的神色。

“你想叫什么。”林晟知道對方想說什么。

“無所謂,我只是覺得‘喂喂喂’的很難聽罷了。”

“你是鬼影,身材又比較嬌小……嗯……”

林晟略帶沉思,“那就叫‘傻東西’吧。”

下一刻,林晟瞬間感覺到周遭的空氣仿佛被禁錮起來一般瞬間陰冷下來不少……

“別別別我開玩笑的,就叫小影得了。”

林晟連忙擺手說道,他生怕眼前這個神經質的女鬼一個想不開直接跟他同歸于盡了。

陰冷的感覺悄然消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但林晟還是默默抹了把額頭上細密的汗珠。

“那還真是感謝你的敷衍了,我感覺自己現在更像只寵物了。”

對方勉強算是認可了這個名字。

“你要是再敢提上面那個稱呼……我想你應該會對某些東西的認知更加清晰一些。”

“嗯?比如說?”

“比如說自己的死法。”

“了解。”林晟極為認真地點了點頭。

“說正事吧,我聽著呢。”

小影走到了陽臺邊上,看向明顯有著諸多疑問的林晟。

“嗯……我想知道,你到底有沒有感受到過‘同類’出現?”

“你不相信我?”

小影眼神微微瞇起。

“不,只是想確認一下。”

實際上林晟確實不太信任眼前這只“工具鬼”,但場面還是得維持住。

“沒有,也有。”

“什么意思?”

“實話說,我現在才意識到原因出在我自己身上,從你所說的怪談會結束之后,我就發覺自己的感知能力有些混亂,無論在哪、看誰都覺得像是同類。”

小影的神色重現變得無奈起來。

“那就奇怪了……”

林晟摩挲起了下巴。

難道說……那個“新娘”不算是鬼?

不……這顯然不可能。

非要說的話,那名鬼新娘很可能只是在鬼的能力作用下所產生的一個“分體”。

那么鬼的正體顯然是另有所屬了。

然而眼下唯一的依憑——“小雷達”也不頂用了,難保不是規則在悄然作怪。

難道說鬼的正體……和生路本身就有所聯系嗎。

請:m.vipxs.la

噩夢將襲 第七十九章 殺人規則

上一章  |  噩夢將襲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