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噩夢將襲

第六十章 十日怪談

更新時間:2021-01-09  作者:佛系面包
噩夢將襲 第六十章 十日怪談
顧心謠和柳冬月進入了門內,隨即看向那名男子,男子看上去大約二十六七的樣子,體格比較健碩。

身后還有著三個人,分別是兩男一女,看上去大概都是二三十歲的年紀。

女性身材勻稱,梳著個丸子頭。

而兩名男性則風格不一,其中一人較為年輕,戴著眼鏡,身上頗有書生氣息。

另一名則年紀稍大,氣質普通的像個路人一般。

由于當前仍是冬季到初春的交替季節,較為寒冷的天氣讓大家的穿著均是較為相似。

“陳榮軒。”

為首的健碩男子似乎是見二人都是相對瘦弱的女生,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于是稍稍放下了一些戒備,對著二人點了點頭。

“散打教練。”

顧心謠有些發懵,“我……叫顧心謠,她是柳冬月,都是大學學生,不過……請問報職業的目的是什么?”

“這是裴弘信的想法,因為……”

陳榮軒似乎想到了什么,“你們還不太清楚具體狀況,等下就會知道了,先互相認識一下吧。”

隨即指了指身邊的三人,“丸子頭是姚菲菲,文員,這個老弟就是裴弘信,雙博在讀的小天才,那個老大哥叫李光,工地安全員。”

身邊的那幾個男女聞言也都伸手示意了一下,算是互相認識過了。

顧心謠注意到,那個名叫姚菲菲的人的右手手指上還包扎著一塊細小的紗布。

隨后二人跟著陳榮軒的指引走進了主樓內部,迎面而來的是一間極為寬闊的會客大廳。

此時還有一男一女正坐在大廳中間的沙發上看著手機,見有新人過來,便也站起身來算是迎接一下。

“你們好,陶同光,經貿公司經理。”

對方習慣性的伸出了手,伸到一半想了想又收了回去,隨后默默點了點頭。

“我叫錢婉寧,是二醫的護士。”

一旁那個微胖的女子倒是比較和善,雙手輕抓置于身前,對著二人微微笑了笑。

“你們好,我們倆都是大學生,顧心謠,柳冬月。”

顧心謠指了指自己和柳冬月,隨后立刻切入了正題,“請問這邊……是什么情況?”

二人此刻處于非常疑惑的狀態,來這之前顧心謠還有過很多猜想。

可能夜扉莊園會像惡靈古堡一般,棲居著惡靈等待著她們自投羅網。

也可能是什么都沒有,一切僅僅只是因為她們兩人恰好撞上的夢境而產生的聯想而已。

但是到這邊后,卻是有著數個聲稱自己也是見鬼的人,然后此時此刻又在這里不知所謂的自我介紹、互相認識。

陳榮軒示意姚菲菲去給二人倒杯水來,隨后示意二人一同坐下,緩緩開口道:

“其實我們也和你們倆一樣,對真實情況一無所知,只是因為一段有些古怪的經歷而來到這里,到這之后,我們在這間會客廳的桌面上找到了這幾封信。”

陳榮軒掏出了幾封此前一直揣在羽絨衣中的信件,然后又用手指輕輕敲了敲眾人身前被沙發圍繞著的會客桌面。

顧心謠拿起了第一封信件,隨后從信封中掏出了信紙,和柳冬月二人開始閱讀起來:

夜扉莊園,三月十日為首日。

首日二十四點,人員必須到齊。

完成人員分組,填寫信紙,之后不可發生變動。

根據分組選定房間,填寫信紙,每日零至六點不可外出。

各組在信紙之上寫下一個怪談。

怪談必須相對完整,且是真實發生流傳的靈異事件。

當天講述怪談方,不可提前與他人探討內容。

十二日至十六日,每晚二十二點講述一個。

怪談時間,所有人必須身處會客廳內,開始之后不可打斷。

十日之內,不可離開莊園。

信中的內容不多,剛好十行文字,但是每行都像是不同人寫下的。

“這……好像剛好是十種筆跡,我看到了我自己的,你們呢?”

柳冬月將目光從信紙上移開,繼而看向陳榮軒等人。

“是的,說實話,我們直到不久之前還是覺得這有可能只是個惡作劇,但是上面的筆跡又太過真實了,而且……”

陳榮軒走到二人身邊,在信紙上的其中一句話的邊角處揩了一下,那部分筆跡順勢糊去不少。

“因為這張信紙有壓膜,是光面的,寫在上面的字甚至還沒有完全干去,這不太可能是人類能做到的事情……”

“你們中的第一位到這是誰?”顧心謠問道。

陳榮軒聞言指了下坐在旁邊的陶同光。

“是我。”

陶同光點了點頭,“我是第一個到的,但是和他們也沒隔開太久,第二個到的就是陳榮軒了。”

“請問大概是幾點鐘到的呢?”

“大概五十分鐘之前吧,下班之后找到這里花了些時間。”

“嗯……”顧心謠沉吟了片刻,沒有再說什么。

但丸子頭姚菲菲卻是出聲說道:

“你是第一個到這的,而陳榮軒到這的時候就已經有這封信的存在了,所以……我不是懷疑,但是大家心里應該多少也都有數的吧。”

“你什么意思?覺得是我在搞鬼嗎?”

陶同光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我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我之前根本就不認識你們,難不成是想把你們騙到這里來開個派對?況且,剛才不是都嘗試離開過了?那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說罷陶同光突然一把抓住了姚菲菲的手然后提了起來。

燈光下,顧心謠和柳冬月看到紗布上滲著不少鮮紅的顏色。

“是的,他沒什么動機,之前溝通的時候我已經想過了這個問題,我們彼此之間除了都在汾山市之外,已經沒有更多聯系了。”

裴弘信站在一旁,一只手摩挲著下巴,相對客觀地說道。

“搞不好他就是心理變態呢?想在這里困住我們所有人然后一個一個虐殺我們。”

由于此前離開的提議是陶同光提出的,但第一個嘗試離開卻是姚菲菲。

她在試探著將手伸出莊園大門口處時被空氣瞬間傷到了指尖,因此她仍舊堅持著自己的想法。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變態一下把你的丸子頭給揪下來?!”

陶同光見姚菲菲這么說頓時也來了些火氣,“又不是我們逼著你第一個出去的!”

本來他的工作就非常忙碌了,難得到了周五晚上的休息時間,還得跑到這里來擔驚受怕的。

“說實話這果然就他媽是沒事找事,要不是大周末的沒事為了安心一點,誰會到這種鬼地方來跟你們瞎扯皮還被困在這里。”

“先別吵了,大家都是一樣的情況,應該不會是有人在搞鬼。”

陳榮軒見場面開始有些混亂起來,便趕緊出聲制止。

“況且……就算是搞鬼,來這之前的經歷你們都忘了嗎?那也是搞鬼能搞出來的?”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畢竟,此前的經歷確實太過真實且令人恐懼了。

請:m.vipxs.la

噩夢將襲 第六十章 十日怪談

上一章  |  噩夢將襲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