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噩夢將襲

第一章 給自己準備的后事

更新時間:2021-01-09  作者:佛系面包
噩夢將襲 第一章 給自己準備的后事
“呵……你們逼我的……這是你們逼我的……”

一個男性的聲音回響在不算太大的房間之中。

這是某大學寢室樓的其中一間。

男孩眼神空洞地注視著自己的杰作,嘴角向上咧著的同時還在神經質地呢喃著什么。

眼前,是數具縫合過的尸體,有男有女,都是大約二十上下的年紀。

呆站半晌,男孩突然抱頭蹲下開始不停地嗚咽起來。

“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

“為什么要這樣……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

嗚咽聲長久回旋著。

“這是夢……我還是在做著夢吧……”

“一定是夢……”

“爸……媽……”

啪嗒。

啪嗒。

水珠墜地的聲音長久不斷地響徹在房間之中。

是鮮血嗎?

亦或是淚水。

感謝收聽白鹿市黃金之聲廣播電臺。

今日為2045年2月16日,廿九除夕,天氣晴,氣溫略有回升。

俗話說,歲窮月盡,挨年近晚,愿您和親友于歲除之日重逢皆樂。

下面是近日新聞時間。

2045年2月12日下午3時,白鹿市市長袁崇月就全市集體文化建設進度進行發言,并為表現極佳的東緣社區點贊題字,祝愿社區業主除夕團圓,歡樂迎春。

2045年2月12日上午9時,伯勞鳥集團于白鹿市分部所在地成功召開新聞發布會,針對此次特異性流感疫苗的研發進度進行相關公示。

2045年2月13日凌晨4時,白鹿市醫科大學一名在校男學生被發現于寢室跳樓自殺,據悉,警方確認其涉嫌一起惡性綁架殺人事件,故此次行為可能系畏罪自殺。

午后,狹小的房間內,一臺有些老舊的收音機被隨意地放置在會客桌的一角,口音標準聲線柔和的女聲不斷從中傳出,伴隨著時不時的滋啦聲響。

“喂……真的不能再少一點了?”

林晟坐在桌子的一邊,眼角抽動地看著眼前那個始終保持著營業式微笑的油膩男性。

“林先生,您拿公立殯儀館的服務費用和我們這些提供周邊服務的比對價格,肯定是不太合適的。”

空調運作著的房間內暖風習習,林晟看見對方從桌底下抽出了一張紙巾揩了揩額頭的油漬,然后重新變回了笑著的模樣。

“我只是讓你們收個尸然后送去殯儀館那邊,燒完之后將骨灰倒到海里面去,除去殯儀館的費用,光是這你們都要個一萬來塊?”

“是這樣的,林先生,現在已經是春節前后了,我們需要加派人手給您跑完全部流程,費用自然是不低的,不過您放心……”

笑臉男說著似乎就要從桌底下翻出什么,隨后,一張有些泛黃的照片被擺在了林晟的面前。

上面是五個西裝革履的男性,每人都佩戴著一副墨鏡,頭戴一頂頗有儀仗特色的帽子,黑色的皮膚難以掩蓋其略顯睥睨的神情,光是看著,就足以讓人對其在相關領域的專業素養感到安心。

“林先生您看,我們這里和別處不同的就是,我們有著一支非常專業且國際化的送葬團隊,所以我們可以保證您朋友的緬懷儀式會非常隆重,完全可以給在場的所有人都留下與之相關且永生難忘的回憶,當然您大可放心,這項服務是贈送的,無需額外費用。”

看著那張黑人抬棺的照片,林晟感覺自己眼角抽動的更厲害了……

“不必了,我只想安安靜靜地搞定這事……況且也沒有人會去參加的。”

“這就是您的不對了,哪怕您那位朋友的親友再少,這不是至少還有您嗎?”

“真的沒有。”

林晟拿著那張照片有些哭笑不得。

笑臉男聞言愣了一下。

半晌過后。

“嗯這……雖然這么說可能有些冒昧,但您說的那位朋友……該不會就是您自己吧?”

“唉,一萬就一萬吧,不過這項附贈服務就不用了,到時候隨便叫個人給我往郊區邊上的海里一撒就完事了。”

林晟懶得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現在的全部家當湊一湊也勉強算是足夠,只是沒有余糧可以再往生養自己的福利院里捐了。

“抱歉,您看起來挺健康的,所以我也沒有往那方面想,這樣吧,給您減兩千塊,這是我能做主的極限了。”

似乎是對眼前這個無親無友還得給自己跑身后事的男子的同情,笑臉男在自己的職場生涯中首次松了松口。

“行,謝了。”

林晟沒有客套,畢竟雙方的生意關系也就僅此一回。

簽署協議并支付完相關費用之后,林晟走出了這間名為“專業喪葬一條龍”的私營小店,然后向著公交站臺走去。

就和那笑臉男說的一樣,光看外表,很難看出林晟已經是將死之身。

但他自己卻很清楚,他的意識抽離癥狀已經非常嚴重,估計也沒有幾天好蹦跶的了,所以才趕在今天來到城里給自己安排一下身后的事情。

面對即將到來的終點線,林晟的心態倒是較為坦然。

他們這類被“詛咒”了的人,總歸會是這樣那樣的結局,能夠安生死去的不過是極少數。

抵達站臺,百無聊賴的等車時間。

林晟將身上的風衣裹緊了一些,然后有些好奇地看向了馬路對面。

沒有記錯的話那是一所醫科學校,選址還算不錯,平時校門口均是熙熙攘攘的來往人流。

但此時卻顯得有些冷清。

幾名警察正在校門口來回走動,趕走圍觀路人的同時給這一帶都拉上了警戒線。

一旁警車上的紅藍車燈交替閃爍著,讓更多的行人均是下意識遠遠避開。

“這是……里面又出事了嗎?”

林晟突然回憶起了剛才在喪事小店中所聽到的廣播,但那已經是三天前的事情了,現在還拉著警戒線,想來是又有了新的狀況。

但吃不吃瓜對他來說也無所謂了,現在他只想盡快坐上車回到他那位于郊區的小窩,然后好好睡上一覺。

同一時刻。

白鹿市醫科大學寢室樓,641房間之中。

“陳仔,我跟你說,真邪了門了,之前那個學生……不就是這樣把幾個人的身體縫得亂七八糟的,跟現在我們看到的簡直如出一轍。”

一名警員小聲的跟身旁的同伴說道。

“確實……這已經是近幾天來這個保潔發現的第二起了,上一次報案者也是她,而且也在這幢宿舍樓里。”

姓陳的警員點了點頭。

“我知道,要不是分析后判斷她確實沒有動機和條件,不然張隊都要覺得她就是嫌疑人之一了,這事兒太他娘邪門了。”

聊到這,一個年約三五上下,看上去已經多日沒睡神色憔悴的警服男子突然自門外踏入。

“張隊,你來了。”

見男子進來,在場的幾名人員均是回頭看去。

張爾向在場的人員點頭示意了一下,隨后看向了此次的事發位置。

“刑事技術室的人員到齊了吧,讓負責照相的攝錄好現場狀況,然后讓理化生物檢驗組和痕跡檢驗組盡快完成信息采集。”

不久前,警方接到了來自校內保潔人員的報警電話,稱其在進行封校篩查時發現了一具無頭尸體。

好在現在正是過年前的時間,學生基本都離校已久,這件事沒有引起太大的騷亂。

張爾小心地踩上了現場搭建好的臨時通道,隨后看向尸體所在的位置皺起了眉頭。

尸體本身十分詭異,沒有頭顱,從軀干來看顯然是一名女性,而左手卻來自一名較為健壯的男性,右手十分瘦弱,應當是取自一個少年,而兩腿也是有著不同的來源。

但這些部件卻被拼湊起來胡亂地縫合在了一起,一同組成了看起來極不協調的整體。

兩名法醫正蹲在尸體的周圍進行著記錄,見張爾過來,其中一人便起身走來。

“老錢,什么情況?看上去和前兩天那起案子幾乎一樣。”

“是的,和之前一樣,死者身份未知,無法判斷年齡,各個部分在初看下應該均是來自于不同年齡層、不同性別的人。”錢法醫答道。

“那就是說可以考慮納入之前那起碎尸案了?”

“可以是可以,只是……”

錢法醫說到這里有些為難起來。

“怎么了?”

張爾見對方欲言又止便有些疑惑地問道:

“和之前一樣的話,很明顯就是兇手將數個受害者的肢體分割并重新拼湊起來的吧,分析比對一下DNA,看看這回的尸體各部件來源和上一次的有沒有重合之處,對了,上次的尸檢報告出來了沒?”

“差不多了。”

“結果怎樣?那幾名受害者的信息有了嗎?”

“這……問題,就出在這里……”

錢法醫將手上的乳膠手套摘下,然后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那幾個明顯來自不同人的身體部件……”

“基因檢測結果卻顯示,它們就是來自同一個人……”

請:m.vipxs.la

噩夢將襲 第一章 給自己準備的后事

上一章  |  噩夢將襲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