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三三零章 紫蝶原來如此純情

更新時間:2021-04-18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三三零章 紫蝶原來如此純情
第二天清晨離開的時候,張岳與彭富來都發現李軒興致不高,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

彭富來就樂了:“李軒你昨晚究竟干啥了?我奮戰了一整夜都是精神抖摟,神清氣爽的。李軒你養精蓄銳,怎么反倒是萎靡成這樣。”

他想似李軒這樣,怎么能夠照顧好那么多船,肯定得翻。

“我也沒做什么,就是陪人聊天。”李軒說完之后一聲嗤笑,然后斜睨了彭富來一眼:“那魔門魅女的功夫了得吧,我猜你至少動用了三枚元陽壯精丹。現在不過是靠藥力撐著,你在我面前裝什么裝?等到藥力過了之后有你的好看。”

彭富來就心想我艸,這家伙是怎么猜到的?

張岳則是很奇怪的問:“聊天?是跟羅煙嗎?怎么早上不見她人影?”

“總堂那邊來了一批地行龍,她替我去接收了。”

李軒說話的同時,略含埋怨的看著張岳。

他心想張泰山啊張泰山,你永遠都不知我為了你追妹子的事做出了多大的犧牲。

國舅府那妹子可不容易應付,昨夜他們可是從詩詞聊到文學,再從文學聊到各地的名山勝景,又從名山勝景聊到了天下大勢,然后又從天下大勢開始暢想人生。

那個叫孫初蕓的女孩特別能聊,而且異常的活潑,活力十足,讓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應對,然后一直到早上辰時。

而就在他們策騎走出會昌伯府所在的那條胡同時,李軒就見巷子外面有兩人肅立等候著。

一位是二旬左右,穿著緋紅色飛魚服,須發虬結的二旬男子;另一人則是做店家掌柜打扮,讓他感覺稍微有點熟悉。

這兩人望見李軒之后,就大喜過望,那年輕男子當即朝李軒抱拳:“這位公子請留步,在下有事想要與朋友商談。”

李軒當即勒住韁繩,策騎停下:“你們是山味樓的?我記得你是山味樓的掌柜對吧?”

“正是!”那掌柜先開口答道:“三天之前我等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公子見諒。這是我們的東家——”

“在下朱東樓!”

那朱東樓抱了抱拳,主動介紹著自己的名姓:“忝任五軍營提督!”

李軒腦海里面一轉念,才想起五軍營乃是大晉京營的三大營之一,五軍營的提督,豈非是提督總兵官?

這個家伙才二十多歲吧?這么年輕的京營總兵?

李軒不禁肅然起敬,抱著拳道:“原來是朱提督,在下失敬了。”

“哪里,是朱某冒昧才對。”朱東樓隨后苦笑道:“朋友可真讓朱某好找,那夜之后我發動闔府上下,在京城翻來覆去找了閣下三日。

如果不是這次事有湊巧,昨晚會昌伯府雇請我們山味樓整治宴席,我這掌柜也恰好將您認出來。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尋到閣下。”

李軒卻更覺疑惑了,他不解的問道:“不知朱提督尋我所為何事?”

“是為您在我家武夷石留下的真跡墨寶。”朱東樓解釋了這一句,就神色凝肅的問:“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李軒就很為難了,他掃了后方的會昌伯府一眼,就只能應付著答道:“在下姓李名謙。”

“原來是李兄。”朱東樓再次拱手:“不知閣下與幾位朋友能否移步,朱某已讓人在山味樓備下了一桌酒席。”

“酒席就算了,提督大人有事直說就可。”李軒心想自己今天哪有空去你家吃喝,六道司那邊不知多少事在等著他去忙。

朱東樓無奈,只好進入正題:“朱某這次冒昧來尋,有一個不請之請,希望能得閣下允許,將您的那副真跡墨寶送入國子監。”

李軒不由奇怪了,心想這家伙要將那石碑送入國子監,那就自己移就是,干嗎來問他?

可隨后李軒就已了然,意識到自己雖然沒將這事放在心上,可是這些古人還是很在乎規矩的,尤其文人墨客之前,自有一套約定成俗的成規。

換成是現代,別人的肖像與作品也不能亂用。

朱東樓見狀,只當是他不情愿,當即又把腰躬了躬:“還請閣下允準,朱某愿出重金十五萬兩,換取閣下的真跡墨寶。些許銀兩,不及這石碑價值的萬一,可朱某最近囊中羞澀——”

“先不說錢。”李軒一聲失笑:“朱提督就只是把石碑送入國子監?沒有其它目的吧?”

朱東樓凝思片刻,就肅然道:“實不相瞞,朱某之父朱國能現任宣府總兵。日前因率騎軍主動進襲草原一事,飽受言官彈劾,處境堪憂。朱某欲將這石碑送入國子監,一是因閣下墨寶力可衛道,留在我家酒樓未免暴殄天物;二則是欲借此結好國子監諸位大人,請動這幾位理學鴻儒為我父親說說話。”

“宣府總兵?”

李軒呢喃了一聲,然后就眼神一凝:“失敬!原來提督大人竟是撫寧伯之后。”

如果說他之前還是敬朱東樓的官職,那么現在就是真的心存敬意了。

撫寧伯朱國能自正統三十二年統軍宣府重鎮,力拒蒙兀已達十二載,是大晉在北方邊境的擎天巨柱。

此人雖非天位,卻擅于運勢,在戰場上的聲威不遜天位強者。昔日土木堡之變后固守宣府,又于景泰元年,在關子口抵御也先數日,令這位蒙兀大汗都無可奈何。

此外勛貴圈里面也有傳聞,撫寧伯家有一麒麟子,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二十多歲就已踏入第四門,且深受景泰帝的寵信,想必就是眼前這位了。

“這樣吧,錢我就不要了,只要朱提督不是用心不純,就只管將那石碑送過去便是。如果提督過意不去,可以代我將這筆錢捐給北京的善堂。”

李軒說完之后,就神色鄭重的一拱手:“在下公務繁忙,就先告辭了。說來撫寧伯的人品武功,在下都是佩服之至的,也聽說朱提督乃當世豪杰,人中麒麟,有空我們一起喝酒。”

朱東樓聞言,不禁展顏一笑:“李兄此言,朱某可就記下了,你可不能食言而肥。還有,李兄既然不喜這阿堵物,那么閑時可至我山味樓用餐,讓朱某聊表敬意。”

他旁邊掌柜聽了之后,就不禁面皮一顫。心想這敬意是什么程度呢?一概免費?可以李軒這樣的食量,來他們山味樓的次數也不需多了,只需每個月吃個三五回,他們山味樓怕不得倒閉?

然后他聽朱東樓低聲呢喃道:“真不愧是當代理學護法,威震江南的金陵之虎,無論人品才情,都讓人欽佩。”

“理學護法,金陵之虎?”那掌柜不解的問:“提督說的是這位公子旁邊的那位靖安伯?”

“你怎就這沒眼色?”朱東樓斜望了他一眼:“想想那天晚上,他的衣著打扮。”

掌柜這才了悟,然后怪異的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會昌伯府,可他隨后就聽朱東樓出言警告:“別多事!靖安伯這么做想必是有著他的用意,不該管的就別管。”

而這個時候,彭富來則奇怪的問李軒:“你不是缺錢嗎?十五萬兩的紋銀,說不要就不要了?”

李軒則白了他一眼,心想他當然想要錢,可自己的浩氣卻更重要的多。

拿著別人的詩詞日常勾搭一下妹子可以,拿去行俠仗義,降妖伏魔,詩詞的主人想必也能接受,可如果拿去謀名謀利,那他的浩氣還能像以前那樣精純嗎?

他是寧愿吃妹子的軟飯,也不能讓這浩氣受損的。

接下來的幾日里,李軒在六道司果然是忙得連軸轉,接納人員,接收物資,與總堂及青龍堂的各個機構對接,繼續與天官樓、地官樓扯皮,要錢要人等等,耗盡了李軒的精力。

此時他的神翼都已經有了雛形,分撥給他們的七個大小院落都已經整頓好,各種辦公器具全都齊備,前來報道的人員也已達一百二十多位——多出的部分,全都是文職。

天官樓在這方面放得很快,六道司的文職有很大冗余,自是任由他們抽調。

可惜業務還沒能展開,伏魔天尊依舊在北海滯留未歸。青龍堂未將任何案件上移,總堂的兩位副尊者則因某種緣故,對李軒的‘神翼都’視如不見。

不過‘神翼都’內的氣氛倒是很不錯,李軒擅于收攏人心,既然沒事做,那他就把精力用在部屬上。為這些遠道而來的部下安排食宿,噓寒問暖等等。加上神翼都高人一等的待遇,都內的上下所有人等都是士氣爆棚,摩拳擦掌的等著一展身手。

唯獨羅煙,這幾天是敬李軒而遠之。她現在每次看到李軒,或者不小心眼神交匯,就會臉紅上大半天。

讓李軒嘖嘖稱奇,心想這還是那個颯爽不羈的夏南煙嗎?原來眾人眼里的紫蝶妖女,竟如此純情。

而就在這之后的第三天,正在辦公的李軒接到了張岳的飛符,說是宮小舞邀請他前往國子監一會。

張岳此時正奉他之命,在外采買。那家伙接到邀約之后沒有多想,直接就去了,虧得是這家伙還記得飛符通知他一聲。

李軒手拿著符箓,心內疑惑不已。心想那位國舅爺為何會邀請他們眼中的‘李軒’去國子監?到底有何圖謀?

不過有一事他可確定,那就是接下來,必將是那位國舅爺圖窮匕見之時。

妖女哪里逃 第三三零章 紫蝶原來如此純情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