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二零七章 我又準備為大義犧牲

更新時間:2021-04-07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二零七章 我又準備為大義犧牲
攬月樓頂,目望著羅煙的李軒,右手正緊緊按著腰間的懷義刀,思緒一時間掙扎不定。

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喝穿紫蝶妖女的身份,將之擒拿?

李軒感覺心中一只魔鬼正在誘惑自己,他想只需紫蝶妖女的身份暴露,自己蒙受的所有冤屈都可得到洗刷,社會性死亡的結果也將逆轉。

可李軒的右手紋絲不動,始終都沒能夠拔出懷義刀。

他是想到了這些天來,羅煙對他的幫助。尤其是今日,這紫蝶可說是不惜冒著身份暴露的風險,幫助他除去這只比翼魔。

李軒知道自己是無論如何都沒法對她拔刀相向的,他這樣的厚道君子,做不出過河拆橋,拔DIAO無情的事。

“接著!”

此時羅煙忽然將一個東西拋了過來,李軒接在手中,眼中就現出了惑然之色:“這是什么?”

他手中是一塊仿佛琥珀般質地的東西,不過顏色卻是紅藍二色,各據一半。整體則是呈磨盤形狀,雖然里面晶瑩剔透,可如果仔細看,會發現內中有兩個影影綽綽的身影,相互環抱在一起。

“那是比翼魔碎散魂魄凝結的魂晶,可以在短時間內,使任意兩個不同的生靈個體,做到心意相通,協調如一。日后如果再遇到類似的情況,你用這塊魂晶就可以解決問題,就不需要我啦。”

羅煙有些女性化的挽了挽額前的發絲,竟顯出了幾分綽約之態:“這比翼雙魔雖然禍害了不知多少人,可他們生前其實也挺可憐的。明明彼此相愛至深,卻因長輩的逼迫,還有一些誤會,走到了相互謀害的地步。所以臨死之前,怨情天已老,霜冷殘裘,愿天下眷侶,不成其好。”

隨后她就看著李軒握刀的手,笑瞇瞇的問:“都尉大人還不動手嗎?等到大家都走了,你即便揭穿我的身份也沒多大用了。提前說一句,我今天可沒穿戴膠板。”

李軒眼神一凝,心想怪不得自己那天會抓了一個空。隨后他卻哼了一聲,轉頭看向了別處:“你在說什么胡話,我都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羅煙此時看李軒的神色,卻有些癡怔。

直到幾個呼吸之后,一位伏魔游徼登上了攬月樓頂:“羅游徼,副堂尊有事相招,請你盡快過去一趟。”

李軒聞言神色一凜,而羅煙則在稍稍遲疑之后,就笑著回應:“我這就過去!”

她驀然一躍,從樓頂上墜落地面,然后就神色自若的,徑自往大報恩寺的方向行去。

李軒則心中暗道了一聲果然,既然他都能夠察覺到羅煙的身份,在近處觀戰的伏魔總管與仇千秋等人,又怎會認不出這紫蝶妖女?

他又轉而為紫蝶擔心起來,這個女孩,不會真傻呼呼的去大報恩寺吧?快點跑路啊!

還有伏魔總管與仇千秋,他們想要對羅煙做什么?是要將這個羅煙也鎮入鎮妖塔么?就不知她還有沒有化身之法逃脫此劫。

李軒就這么心事重重的,配合那些趕來的術師一起處理后續之事。

他們主要是處理比翼雙魔留下的煞力與惡孽。

尤其是那黑繭當中,被比翼雙魔匯聚過來的血煞——別看它們都融入到了地層河道,暫時消失不見,可在高明的修道人眼中,它們一直都存在著,彌漫在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

如果放任不管,這里最多一兩天,就會誕生無數惡靈。

這些東西還會污染人的神魄,使人無緣由的產生種種平時不會有的惡念,由此產生各種樣的兇案。

只有盡快將之凈化,才能確保沒有遺毒后患。

李軒則充當工具人的作用,按照那些術師的指使,到各個地方走動。

這是因比翼魔對他與羅煙二人顯然是恨之如骨的,所以在李軒經過之處,那些怨煞會自然而然匯聚過來,纏繞在他附近。

李軒現在就像是一個吸塵器,而六道司的術師們,則是垃圾處理工。

等到半個時辰之后,李軒這個‘吸塵器’再吸不出什么怨煞出來,那些術師們才將他放過。

隨后李軒就第一時間,往大報恩寺的方向看了過去。他想紫蝶妖女現在,到底如何了?

不過在這個時候,大報恩寺那邊的六道司人員都已全數撤離。李軒遙遙望了那邊一眼就收回視線,轉而策馬往朱雀堂的方向行去。

可回到朱雀堂之后,卻讓李軒面皮一陣青紫。只因周圍不斷有人向他行禮,還偶爾有議論聲,傳入到他的耳內。

“今日多虧了都尉大人!您與羅游徼的刀劍合璧,真是精彩之至。”

“那確實厲害,眉來眼去劍,情意綿綿刀,那比翼魔被斬得毫無還手之力。我卻是頭一次知道,男男之情也可如此圣潔無瑕。”

“我也改觀了,李都尉與羅游徼之間,確實是琴瑟和鳴,心心相印,似如天作之合。”

“讓那孽障囂張豪橫!他以為陰陽俠侶都奈何它不的,就可肆無忌憚,卻不知我們六道司,還有一對真正的神仙眷侶。”

這些人明明是在佩服贊譽,尊敬示好,可李軒聽在耳中,卻總覺刺耳。感覺他們看過來的目光,似乎也是含著顏色。

其中的雷云,還拍著李軒的肩膀,哈哈大笑:“說來雷某對這斷袖分桃之事一向鄙薄反感,可如果是你與羅游徼,我雷云倒是可以尋常視之。”

“這次多虧了謙之。”馬成功則一邊說,一邊擦著額頭的冷汗:“否則今天的這一關,我可能過不去。改天我請你喝酒,嗯,把羅煙也一起叫上。”

李軒想起了方才這家伙,哄他妻子秦若的話,一面感慨于老馬的無恥,一面郁悶的不行。

然后趕來與他匯合的彭富來與張岳,又狠狠插了他一刀。

“你們家傳來的消息,你娘親已經聽說了這邊的事,據說差點就氣昏了過去。李大陸他已經趕回誠意伯府,給你觀望風向去了。”

李軒臉色已黑如鍋底,有些擔心劉氏的身體,在從彭富來口中確證劉氏無恙之后,這才放心下來。

此時唯一能慰藉他的,就只有那二十個大功的獎賞。

可惡!他原本的打算,是朱雀堂實在沒辦法解決那妖魔的話,就合同羅煙一起試試看,能否在郊外無人處將那比翼解決。可絕沒想過會有今天這樣的大場面,在大庭廣眾之下被迫與羅煙聯手。

自己的清白名聲,只換得這區區二十個大功,真是血虧!

而等他來到了計功樓,就見羅煙施施然的從樓里面走出來。

李軒見狀微微一愣,然后就仔細上下打量著羅煙:“你沒事?”

“我能有什么事?你這話好奇怪。”

羅煙毫無異樣的看了李軒一眼:“快進去吧,因之前事態緊急,總管大人又臨時提高了賞格。不過——”

他頓了一頓,然后似笑非笑道:“可能還是沒法彌補都尉大人你受傷的心靈。”

李軒則看著羅煙若有所思,他發現這位已經換過了一身六道伏魔甲,那胸部與雙肩的獸紋,也換成了六品伏魔都尉才有的‘彪’。

“你升職了?”

“沒有,只是領伏魔都尉俸祿而已。”羅煙搖著頭:“幸賴都尉大人福運,我最近屢得大功。說來功勛是足夠了,武道方面我也入了六重樓境。可我之前捅的簍子太大,短時間內升不上去。”

李軒頓時就了然于胸,這個家伙非但沒有被擒拿,反倒是升官加職,上面那幾位大佬的態度由此就可見一斑。

他也就順勢裝起了糊涂:“既是如此,那么接下來這十天,我們旗內的一應公務,都由羅游徼你來暫掌。”

李軒決定未來十天,都暫時當一下鴕鳥。把自己的頭埋在沙子里面,就當外面的一應變化都沒有發生。

他需要一定的時間,平復自己受傷的心靈。

而等到李軒邁步走入計功樓的五層,卻沒發現計功樓主,反倒是望見一位讓他意外的身影,正負手屹立于窗欄之旁。

那赫然正是仇千秋,他的頭微微俯視,看其角度,應該是在望著離開的羅煙。

“仇世叔!”李軒朝著仇千秋微一俯身。

仇千秋聞言側目看了過來:“羅煙的事情,你應該很意外吧?”

李軒不禁摸了摸鼻子,一時不知該怎么回答才好。他確實很意外的,可總不能直接承認自己已經知曉羅煙的身份。

“仇世叔說的可是這次賞格提升,羅煙領伏魔都尉身份一事?”

仇千秋不由失笑:“你這小狐貍,真是滑不留手。那是總管大人的意思,他想要再看看這羅煙,也希望軒兒你能將她導入正途。”

“誒?”李軒吃了一驚:“總管大人這也太看得起我李軒了,李軒絕無這等能耐。”

“那可未必。”仇千秋卻搖著頭:“軒兒你可有想過,你二人為何能除去那比翼魔?”

李軒蹙眉凝思,同時心神微動。

難不成紫蝶妖女,對他也有著情意?

此時仇千秋的唇角微微上揚,拍著李軒的肩膀:“所以即便是我,現在也是含著幾分期待的。軒兒啊,此女未來只要沒死,日后是十成十能進入天位的。她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我六道司未來能否再得一棟梁,就看你的手段了。”

李軒仔細想了想,然后就面色一黑,心想這是要讓自己犧牲色相的意思么?

他本欲嚴詞拒絕,可隨后又想,自己怎能任由紫蝶那孩子繼續走在邪道呢?這種事,舍我其誰?

李軒感覺自己的‘舍生取義’套裝,又要發光了。可當他低頭看,發現這些該死的法器,在這個時候卻沒有任何的動靜。

轉載請注明出處:

高速文字章節列表

妖女哪里逃 第二零七章 我又準備為大義犧牲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