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二八三章 后宮的開始

更新時間:2021-03-24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二八三章 后宮的開始
這刻的李軒,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流星擊中。幸在他身上的法器都自發護體,尤其是那‘夔牛夜光甲’,幫他扛下了江含韻大半的力量。

李軒本人也很快就反應過來,身影快速化雷閃逝,避開了江含韻的拳鋒余勁。

可接下來還沒等他開始說話,昭示身份,江含韻就又是一刀轟斬過來。她明顯是含恨出手,這一刀甚至轟斥出二十丈的刀罡雷霆。將前方的院墻都轟成了粉碎。

而這個時候,正是李軒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際。

李軒不由頭皮發麻,暗暗叫苦的同時,也在后悔之前托大,沒有將自己的‘神翼’提前散開。

而就在李軒全力運轉真元,準備硬扛江含韻這一刀的時候。李軒的后方忽然出現了一個穿藍色長袍的中年人,提著他的背后衣領,猛然拔升到了十丈高空。

“伯父?”

此時李軒的心情異常的復雜,他是又驚又喜,同時又面色燒紅,差點就無地自容了。

“原來是小軒啊。”江云旗眼中飽含戲謔的說道,將他放了下來:“你戴著這面巾,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了,瞧著就像是采花賊似的,差點就一戟轟過來。就不知這深更半夜,小軒來我府中所為何事啊?”

“小侄是來給含韻她送丹的。”李軒厚著臉皮,將手里一個丹瓶拿了出來:“之前不是飛符問過伯父?我把這歸元丹換出來之后,就想著要盡快送到含韻的手中。”

江云旗看了那丹瓶一眼,面上倒是有了些許欣慰之意,他隨后將那歸元丹拿在手里,似笑非笑的詢問:“可賢侄就不能走正門么?為何還要迷倒我們江府眾多的下人與武師?”

李軒回頭往來處看了一眼,只見遠處一片黑乎乎的沒有任何聲息。他頓時心中有數,估摸著自己的兩個同伙已經‘陣亡’了。

他一聲訕笑:“伯父您說笑了,詩經有云‘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我欲與令愛一會,卻連續兩次被拒之門外,所以日思夜想,搔首踟躕,奈何奈何?結果就只能出此下策,失禮之處,還請伯父見諒。對了,這個時候,伯父不該在西院修行嗎?”

他說到這里的時候,已經一點羞慚之色都沒有了。邏輯是只要我自己不覺得尷尬,那么尷尬的就是別人。

江云旗果然無語,心想這家伙不但臉皮夠厚,還有那么點文才,能將夜半偷入他家宅院,強闖他女兒閨房這種事,說得這么清新脫俗。

這最后一句,甚至還有反過來怪他多管閑事之意。

可剛才他如再不出手,這小子都快被他閨女給砍了!

說來這小子真是忒沒用,明明都已走到門口了,最終卻功虧一簣。

與此同時,在小院的主人房內,江含韻則是匆忙將褻衣裹在了身上,然后有些擔心的探頭往窗外張望。

其實剛才那一刀斬出的時候,她就已經認出外面這個登徒子的身份了。后面一直都在努力的收束勁道,避免傷到李軒。

之后江含韻又生恐自己的父親沒認出人,將李軒一頓暴揍。

不過從外面的情況來看,她最擔心的情況沒有發生。

此時的江含韻是又覺好笑,又覺好氣,還夾含著那么一點感動。而在稍稍思索了片刻之后,她就伸手去拿外衣:“這個家伙,我還是去與他見一面。”

旁邊的江母對于今夜之事也是目瞪口呆,可她也很快就反應過來,從衣柜里面拿出一件衣物丟了過去:“把這件也套上,見一見也好,免得那孩子牽腸掛肚的。”

江含韻接在手中后,發現這是一件斗篷。

她看了看旁邊的鏡子,只見里面的少女眸含春水,面帶桃花,竟是千嬌百媚,娉婷萬種。

江含韻的臉上頓時就浮現起了一抹羞意,很干脆的就把頭蓬往頭上一罩,然后推門而出。

“父親!”

江含韻睨了李軒一眼,面上就浮現起了兩抹暈紅。好在有斗篷的前緣遮擋,倒不擔心這家伙看見。

“您讓我與李軒他說幾句話。”

江云旗本就覺氣氛挺尷尬的,聞言之后如蒙大赦,當即點頭,跨空離去。他狀似步態從容,可人一眨眼就沒了蹤影。

而就在江云旗離去之后,江含韻就冷冷的對李軒說道:“也真虧你做得出來,行了!人你也看到了,說了沒什么大礙!”

她哪怕是用冰冷冷的語氣說話,可那聲音卻似能撩動人心。

李軒則看著江含韻身上的斗篷一陣無語,心想你都穿這東西出門了,還說沒事?

他試圖去窺看江含韻藏于陰影下的臉,可隨后就被江含韻舉起的小拳頭阻止了,他頓時無奈道:“可我聽說,你妖化的時間會提前許多?”

雖然他也很想看狐妖模樣的江含韻,可李軒更知‘半妖’在這個世界,是很受世人歧視的。

六道司內部雖然也有一些‘半妖’,可從來沒有哪個半人半妖的存在,能夠晉升伏魔中郎將以上的職位。

“也就是提前個半年。”江含韻手抱著胸,滿不在乎的說著:“半妖就半妖,我真不在乎。你放心!如果有一天連六道司都容不下我,大不了就像樂家的伯父伯母那樣仗劍四方,浪跡天涯。反正我的事你不用管。”

“可我卻于心難安。”李軒面色沉重的搖著頭:“那畢竟是因我之故——”

“你怎么婆婆媽媽的?”江含韻沒等李軒說完,就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易地而處,難道你不會對我舍身救助么?”

說到這里,江含韻的眼里卻現出了一絲復雜之意:“行了,說了這不用你管,我真不在乎。你要是感覺欠我,那以后還我一次就可以。除此之外,還有什么想說的沒有?沒有就快點回去。”

李軒張了張口,卻是啞然無言。江含韻此時則把腰刀抽出半截,語含威脅:“回去吧!你要是再敢偷闖我家,看我不剁了你下面的東西,哪怕會被云柔埋怨,我也不在乎。”

她說完之后就背過身去不看李軒,不耐煩的催促:“快走!”

可此時在無人能注意到的斗篷陰影下,江含韻的眼里面竟稍微有點發紅。

李軒則看著她的背影欲言又止,總覺得面前這位號稱血手人屠的少女,今夜瞧著格外的柔弱,有那么一瞬間,他真想沖過去將她揉在懷里。可看著她決絕的背影,李軒終是微微一嘆,轉身往江府大門的方向行去。

此時李軒心意已定,云柔他不會辜負,可含韻也不能不救。

他必須了解這秘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又需要合練多久?一次?兩次?三次?

江含韻則依舊立在院中,久久都沒有動作。

而在小院的主人房中,透著窗戶看著這一幕的江母,則緊緊蹙起了眉頭,她的眼里滿滿都是疼愛與無奈。

也就在李軒提著不省人事的彭富來與張岳,離開江府的時候。

在紫禁城中,福慶宮的側殿之前,已經恢復真身的張副天師張應元,天后宮主持金霞真人,以及包括雞鳴寺方丈妙如大師,大報恩寺的方丈元悟大師在內的一應人等,都神色凝重的圍坐于此。

“自午時開始,公主殿下的狀況雖沒有惡化,卻也沒有好轉過。全靠江先生施針,還有我等的法力維持,這才沒有繼續惡化,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

這是大報恩寺的元悟大師,他的神色凝重:“要助公主殿下,調和陰陽,還是得另尋辦法。”

另一位妙如大師也沉吟道:“我佛門當中倒是有兩種法門,可以化解公主的劫難。其中的‘大愿術’,是最有效的。可殿下畢竟走的是道門路數,老衲猜殿下大約是不會轉投佛門。

然后就是器物之屬,如有圣器與仙器鎮壓,也可化險為夷,暫解殿下陰陽逆沖之險。可這種級別的器物,無論在哪門哪派都是鎮宗之寶,沒有出借的道理。”

“丹藥也不能日復一日的使用。”這是金霞真人:“那藥毒積累起來,日后只會更麻煩。”

“說來大晉皇家也還是有幾件仙寶圣器的。公主殿下的師門全真道‘龍門派’,也有兩三件仙寶。可這些仙寶,無不都有著用處。一來調派起來麻煩,二來也是治標不治本。”

張應元心想這位公主,雖是出身全真道脈,與正一道脈不是一家。可畢竟出身皇室,又是當世罕見的天位強者,還是得結好一二的。

“還是按照我等之前議定之策,在有更妥善的方案前,先請殿下去我龍虎山的‘化龍池’修養——”

而就在幾位佛道高人議論的時候,側殿之內的虞紅裳正凝著柳眉,看著自己的弟弟二皇子虞見濟。

“一定要去龍虎山不可?”

她的眼里滿滿都是不情愿,可隨后虞紅裳就神色微動:“去那邊可以,可我需李軒沿途護送。如今除了李軒,我誰都不放心。否則我寧愿呆在南京。”

聽到這句,旁邊正笑靨如花的薛云柔,俏臉頓時就是一僵。

虞見濟則心想這不太好吧?外面都已經在風言風語了,那些御史與禮部的人,也已盯著宮里。

可隨后他就心腸一軟,想到這南京除了李校尉,其他人他也確實放心不下。

“行吧,孤這就去與那位龍老總管商量——”

妖女哪里逃 第二八三章 后宮的開始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