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二二一章 啥都不許帶

更新時間:2021-02-20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二二一章 啥都不許帶
李軒前世從沒當過領導,可他知道一個很樸素的道理。只要老板能把錢給到了位,讓下面的人開心了,那就不愁御下的問題。哪怕是零零七,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人抱怨的。

所以接下來李軒給三個旗六十多組人馬安排工作,調整值班表的時候,基本沒遇到問題。

李軒對人事的安排很合理,不但考慮到方方面面,還做到了公正公開,即便是都里面的幾個刺頭,看了后也無話可說。

而等到這些公務都處理完,李軒就私下問羅煙:“紫蝶呢?這次她也跑出去了吧?你可知她在何處?”

他的想法是很簡單,如果紫蝶是與神慧、血無涯他們在一起。那這樁案子就簡單了,直接順藤摸瓜,將那群人一網成擒。

“紫蝶的事,你問我做什么?”

羅煙斜睨了李軒一眼,然后沒好氣的說著:“紫蝶在鎮妖塔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仇副座還給她安排了一間上等的雅間,她干嗎要跑?據我所知,她是被那些人抓出去的,現在都昏迷著,沒法聯系。他們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我都沒法感應到她在哪里。”

李軒失望之余,又有些為她擔心:“紫蝶出事,會不會影響你?”

他知道許多分身化身之法,看起來很神奇,可其實與本體神魄聯系緊密。一旦折損,都會牽連主體。

“對我本人影響不大,可如果就這么毀了,那也挺可惜的。那可是以上古秘法制作的人偶,一切都與常人沒什么兩樣,花了好多珍貴的材料。以我現在的財力,都只能再制作一具。”

羅煙知道自己的身份瞞不過李軒,所以也敞開了說:“我也很好奇,他們究竟去了哪里,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能聯系上,就盡快通知我。”

李軒接下來就帶著羅煙,彭富來,張岳,還有樂芊芊幾人,一起前往鎮妖塔。

唯獨薛云柔留了下來,委屈兮兮的看著他們離去。

可沒奈何,秦淮河那邊現在就需要人坐鎮。

其實換羅煙也可,可既然涉及到幻術與爆炸,那就離不開這位玩火的行家。

而就在李軒進入塔門的時候,幾人都被值守在外的一位伏魔都尉攔住:“小乾坤袋,小須彌戒,除了衣物之外,一應的空間法器與隨身器物都需存放在此,離塔時再行取回。”

李軒不由雙眼微凝:“平日里都是如此嗎?”

他這是第一次“正式”進入鎮妖塔,所以不清楚這邊的規矩。

“一千年來日日如此,據說早年曾經出過幾次有人夾帶東西入內,助妖魔逃獄的案例,所以司里在這方面管控很嚴。尤其空間法器,是重中之重。”

那伏魔都尉說話的同時,又捏了一個道印。那門口處蹲著的兩只石獅忽然就活了過來,化作狻猊之形,圍在二人身邊一陣亂嗅。

最后它們沖著李軒身后的四人一陣齜牙咧嘴,張岳一陣愣神,然后就恍然大悟,很不好意思的從自己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小須彌咒印’。

“都忘了我還買了這東西!”

可那兩頭狻猊還是盯著張岳,后者臉皮微抽,然后遲疑著從懷里面掏出一個女子的肚兜:“不會是這東西吧?過份了!這太過份了,這就是一件衣物。”

李軒也覺得這太過份了,心想這大概是這肚兜上的氣味,與張岳本人不同,上面還紋有能助人潔凈身體的符文所致。

在這兩頭畜牲看來,這就是法器的一種。

彭富來則是神色默默的從袖子里面掏出了一個瓷瓶,放在了旁邊的桌上。

“玄元鹿血丸?”張岳詫異的看了彭富來一眼:“老彭你腎虛啊?要用這種壯陽藥?想起來了!我說呢,昨夜含春樓的月姑娘來找你,你都累成那樣了,還能與她糾纏一晚上,隔天還跟我吹。”

“滾!”

彭富來哼了一聲,肥臉上浮現出一層不易察覺的緋紅:“你懂什么?我最近在練‘子母斬神刀’這種暗器手法,這東西能夠幫我活血,增加我的手感。否則我干嘛放在手邊?存放在乾坤袋里不行?”

李軒心想我艸,自己這兩個死黨,還真是行走的打樁機。

虧他還真以為這兩位是改過自新了,從此遠離煙花之地。結果他們是離開了秦淮河,卻把煙花直接帶到了家。

——據李軒所知,這兩人為了上衙方便,最近在朱雀堂附近租了一座小宅院。有時候練習累了,就直接住在那邊。

他之前就在奇怪,在朱雀堂的班房住,豈不更方便?這邊的住宿條件也不差的。

羅煙則是萬分不解,她想了片刻,才從袖里面拿出了一根小黃瓜咬了一口:“就連吃的也不讓帶?我最近有點上火。”

樂芊芊則臉色緋紅的,從自己袖子里掏出了一張卷起來的畫卷,狀似若無其事的將之放在桌上。

彭富來很奇怪:“這么大的東西,你干嘛不丟乾坤袋里面?帶身上多不方便——”

可下一瞬,隨著一股突兀的大風刮來,那畫卷被吹開一截。隨著里面的符文引發,光影投射。李軒的絕世藍顏就這么虛空投影,展現在了幾人眼前。

彭富來頓時秒懂,轉頭望向前方目不斜視。樂芊芊的俏面緋紅,手忙腳亂的將那畫卷塞入到乾坤袋里。

李軒也沒被放過,他接下來面無表情的從袖里拿出三條薄如蟬翼的羊腸膜。

羅煙掃了一眼,就‘嘿’的一笑。

——這東西,是用羊的盲腸制作,專用來的。

直到五人都被清理干凈,那兩只石獅這才滿意的返回基座,重新蹲了下來。

那伏魔都尉笑著指了指它們:“就為了防夾帶,堂里面養了整整十二頭擁有狻猊血脈的火眼獅,輪換值班。每一只都很能吃,吞金獸似的。”

李軒則若有所思:“那么這些火眼獅,是否有被人利用的可能。”

“沒可能的。”那伏魔都尉搖著頭:“它們只按契約行事,即便我們的總管,也沒法左右它們。只因但凡有疏忽,或者有徇私之舉,它們就得賠上性命。”

李軒點了點頭,又仰頭上望,看著這座鎮妖塔。

——在那個破洞被打開之前,這座高一百七十丈的巨塔別說是窗戶,甚至連一個排氣孔都沒有。

而在進入大門之后,彭富來就摩挲著下巴:“那么問題來了,他們是怎么把火神符與炸藥這種東西,帶入到鎮妖塔的?據說用量很大是嗎?”

“此事的確得重點調查。”

李軒微微頷首:“可當務之急,還是先到爆炸現場看看再說。”

他們首先看的是鎮妖塔的最底層,也就是地下第三層。

其實之前李軒參與議事的時候,已經看到過現場了。可當時為了避嫌,李軒沒有仔細去看。

鎮妖塔的底層,大致是呈黑白陰陽魚的結構,中間被一堵厚墻與樓梯隔開。

在陰魚陽魚內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長方形建筑,整體呈八卦圖形狀排列。之前他們議事的廳堂就在其中,里面的地面,墻壁都刻錄著大量的玄異符文。

而在兩個陰陽魚眼的位置,則各有一座高達一丈的法壇,那便是‘真武封魔陣’的樞紐。

事發之際,火鴉都指揮使雷云與青翼都指揮使殷若蘭,就各自坐鎮于這座法壇上。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陰魚陽魚中的一切都是彼此對稱。

而發生爆炸的地點,就在陽魚一側的西南方,坤字位的一角。

這里有不少刻意為之的坑洞,作為‘坤為母’的象征。

當李軒他們抵達的時候,現場早已被破壞了。

張應元與那群術師修復法陣是一波,石心與內堂的人是另一波。

不過這里爆炸后產生的碎磚碎石,還是全須全尾的保留了下來,張應元也拓印了現場的圖影。兩邊對照,對查案沒影響。

“硫磺與硝石的氣味。”

羅煙鼻尖輕嗅了嗅:“就是普通的炸藥,可以現場的痕跡看,用量應該在三石左右。不是太劇烈的爆炸,可位置選的很好。剛好可以破壞那個關鍵的符文,導致‘真武封魔陣’失效。”

“三石?”張岳匪夷所思道:“這量也很不小了,可他們究竟是怎么運進來的?”

彭富來則笑道:“我猜他們一定很窮,與其用炸藥,倒不如多用些中品的‘爆炎符’。只需三五張,就可抵得三石炸藥的效果,還更加隱蔽。”

“有道理!”

羅煙此時神色微動,然后冷笑。

她已經知道血無涯與神慧等人,將‘紫蝶妖女’綁去的緣由了。

李軒則是聽如不聞,仔細的翻查現場。

他在現場勘察上的本事雖不怎么樣,卻知道現場勘察與尸檢一樣,最重要的是耐心,細致。

而就在大約半柱香時間之后,李軒從那些磚石底下,翻出一片白色的符紙。隨后就眉頭微蹙,陷入了凝思。

“怎么了?”羅煙湊過來看了一眼,眼中就微現異色:“這是符紙碎片?有意思,居然沒有完全燃燒?”

理論來說,符箓在引發之后,一般都會迅速燃燒殆盡。

“這不是專用的符紙,而是普通的宣紙。”

李軒微凝著眼:“能夠在宣紙上作符,我佩服此人的本事。此外這紙上用的符文,也不是朱砂之類,而是人的血液。”

也意味著這些符的制作時間,很可能不會超過三天。只因超過三日,這宣紙制成的符箓,就會自然而然的失去效果。

這極可能是臨場制作,就地取材,而非是他之前以為的夾帶——

妖女哪里逃 第二二一章 啥都不許帶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