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二零五章 我的的一世英名

更新時間:2021-02-11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二零五章 我的的一世英名
“聽天將軍說的人,竟然是李二郎李都尉?”

夫子廟內的高樓,二皇子虞見濟有些失神:“原來如此,他說的孽緣竟是此意。沒想到,李都尉竟有斷袖分桃之好。”

長樂公主也是釋然:“這倒是可以理解了,想必這就是他們不愿出面的緣由?將這種私事暴于人前,李都尉這人,果然心懷大義,正氣凜然。”

她隨后又想到薛云柔情根深種之人,似乎也是這位李都尉?

“這真是,這真是——”

長樂不禁為她的好友閨蜜感到悲哀,可又忍不住的想要笑。

心想讓你將我丟在棲霞寺,自己跑回南京去會情郎。

權頂天則想李軒能在問心鈴中過色欲關,難道是因他喜好的是男色?

可隨后他就微一搖頭,那天魔變化萬端,無論男女都可變化,怎么可能會漏過男色。

那就只可能是李軒,真的對那位名叫羅煙的游徼用情至深,所以不為色欲所動。

“阿彌陀佛!”真如大師一聲嘆:“不意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妙人。”

他想自己那玄塵道友真可惜,要不是兩顆蛋碎了,其實他還是很有希望的。

奈何奈何——

飛在半空中的江含韻則是張大了檀口,半天都沒法合攏。她先是震驚,兩個之前都沒有合練過的人,一起使用起‘正反陰陽天擊地合戰法’,竟然如此的合拍。

隨后江含韻才感覺不對勁,本能的想起了那天船上的情形。

也就是說,李軒喜歡羅煙是真的?

這一瞬她心中滋生出了些許悔意,心想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寬太嚴了?以至于讓李軒走上了邪道?

那血灑長空的比翼男魔,此刻也是一聲慘烈悲嚎。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兩個男人之間,怎么也能如此相親相愛?”

那女魔也無法置信:“可惡!兩個男子,恩愛竟然勝過我與林郎,這世間天理何在?”

李軒感覺自己的心臟又被這兩個家伙捅了一刀,生疼生疼的。他們明明是在慘叫,是在發出敗犬的哀嚎,可這些話對他的傷害力卻強大到不可思議,幾乎將他的一管血條清空。

可惡!你們兩個狗男女才相親相愛!

“注意,小心!”

隨著羅煙的提醒,李軒才發現空中的那巨大魔繭,正從中央處裂出小口,無數的怨煞與孽力從內傾瀉而出,化成絲絲線線與比翼魔結合在一起。

——這妖魔的傷勢雖然無法恢復,卻從身體的各處開始延展出了無數的血色肉芽,四面伸展蔓延,彌漫數十丈虛空。而那男女雙魔身前,更是凝聚出了一層血色鎧甲。

那男魔更瘋狂嘶吼:“你們休想!區區兩個第二門,即便你們心意相通又怎樣?今天誰都別想阻止我與玉妹。”

女魔則眼神森冷,殺念澎拜:“殺了他們!”

在李軒看來,這是好事,意味著這對比翼魔在危急下,已暫時放棄了破境開門,轉而將力量用于對敵。

可這也使他與羅煙二人,都壓力倍增。那蔓延開來的觸手,每一條都攜帶著開山裂石之力,其中孽力充斥,可染人神魄。

幸在羅煙的身法鬼魅,如煙似霧;而李軒的‘神雷無定訣’,也有了一定的火候,哪怕不用身后的風翼,也能勉強應付。

不過兩人的身影,卻也被這對比翼魔遠遠逼開,始終都無法靠近。

這個時候,就暴露出李軒對于‘正反陰陽天擊地合戰法’的生疏。他哪怕是在與樂芊芊合練的時候,也是三心二意,心猿意馬的,根本就沒認真練過。

之前的幾刀還好,運用的還算不錯。可在真正陷入激戰的時候,李軒已無法將自身的武道真意貫徹其中。以至于他斬出的刀罡威力大衰,已經沒法對二魔構成威脅。

遠處的羅煙見狀,就微一蹙眉:“不用戰法,我們各打各的。”

接下來,她果然不再拘泥于戰法,也收起了長劍,抬手之間就是九條長鞭揮出。李軒也毫不猶豫,換成了‘幻電天刀’。

使用這已嫻熟到快接近本能的刀法,李軒立時就找到了純熟自若的感覺。一刀‘雷驚電繞’,霎時就在空中揮帶起三十丈巨大雷蛇。

那刀芒卷蕩,雷霆橫掃,一刀就將那男魔身體里探出的肉芽觸手粉碎了將近四分之一。那雷蛇電光的余力,甚至直接轟在了男魔的心臟部位,與那些細碎的刀罡裹挾一體,在其胸部炸出了一塊血花。

巧合的是,羅煙那邊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她用長鞭轟碎的那些觸手,大多都是從比翼女魔的同一部位伸展出來的。且時間一致,不差一毫一厘。

這令比翼男魔口中溢血的臉上,也現出了極度復雜的情緒,那就仿佛是見了鬼的神情,震驚與無法置信兼而有之。

“這都能夠做到同步?你二人甚至都沒用合擊戰法。這個世界真是瘋了,瘋了!”

可在他的身側,那女魔的眼中,卻是瞳孔微亮,又咯咯笑了起來:“確實瘋了!這種同步率,真是可畏可怖。不過有趣的事情來了,我竟無法從二人身上,感受到多少情意,甚至連欲念都沒有。林郎,你可別被他們嚇住了。”

男魔愣了愣神,眸中現出了些許亮澤:“也就是說,這兩位只是單純的同步率高?有意思,真有意思!”

羅煙則微微蹙眉,方才她也以長鞭尾梢直攻這女魔位于心臟部位的魔核,卻感受到了極大的阻力。以她的力量,竟未能將之撼動分毫。

這比翼男女魔的言辭,更讓她心生迷惑。

而此時在大報恩寺的琉璃塔頂,仇千秋也皺起了眉頭:“剛才那一擊,應該攻入到這比翼魔的魔核才對。可我觀那孽障,一身血煞半點都不見衰減。”

“它們的魔核,確實分毫無傷。”

目盲老者閉著眼,存神感應:“這就麻煩了,他二人竟是完全依靠默契做到這地步。可要徹底斬滅這比翼魔,不止是需要極致的同步率,二人間還得有男女之情,彼此愛慕。否則還是攻不破那比翼魔的不滅雙身——”

仇千秋聞言,先是輕松了一口氣,心想軒兒他與那羅煙之間,原來沒有男男之情嗎?如此說來,軒兒他還是能正常的娶妻生子,傳宗接代。

可隨后他又心緒一沉,忖道軒兒他兩人之間是清白的,這比翼魔又該如何斬滅?

一時之間,仇千秋竟糾結無比,他想自己到底是該希望軒兒沒有斷袖分桃之癖,還是期冀軒兒他們之間能夠迸發情愫,從此邁往男上加男的深淵?

就在琉璃塔上二人議論之際,李軒卻徹底陷入到了神智混亂狀態。

也怪他的元神強大,感應能力超凡脫俗,最近在江含韻的幫助下煉體有成,就連聽力也大幅增長。隔著一二里的距離,都能夠聽到下面那些人的說話聲。

“真是厲害!即便不用‘正反陰陽天擊地合戰法’,也能做到心意相通嗎?”

“這兩人,竟是情投意合至此?如今就連我,都希望這二人在一起。”

“看,刀鞭合力,明明不是用同樣的招式,卻能在同一時間,傷到同一處所在。”

“原來如此,都尉大人他竟是喜歡上了男子?不過以羅煙的品貌,也難怪都尉大人會對他動情。”

“我卻是早料到了,李都尉看羅煙的眼神就不對勁。”

這當中,還有馬成功那熟悉的嗓音:“我說呢,這家伙為何至此不去秦淮河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看吧,小若,這世間哪有不偷腥的男子?除非這人他喜歡的就不是女人。”

李軒幾乎吐血,心想自己的一世英名,就這么一去不復返啦。

這種大規模的社會性死亡,居然出現在自己身上。此戰之后,日后自己該怎么見人?

這一刻,李軒甚至希望自己與羅煙的配合,能夠稍稍脫節,不要再展現出那超越于‘心有靈犀一點通,身無彩鳳雙飛翼’的心靈相同。證明自己與羅煙之間,也不是那么的情投意合。

可糟糕的是,他哪怕是心神大亂,三心二意的狀態,也能做到與羅煙的步調一致。

在三次強攻比翼魔的心臟不成之后,他們兩人就已轉變了戰術。不再做一舉誅滅此魔的打算,而是先斬比翼魔的手足與那些肉芽觸手,剪其枝葉。

依舊是超高的同步率,兩人用招皆是隨心所欲,信手拈來,卻偏能彼此呼應,遙相配合,打出不遜色于‘正反陰陽天擊地合戰法’的效果。

要非是比翼魔說出的那番話,這讓李軒都生出了自我懷疑,難道說自己其實搞錯了自己的性取向?自己其實喜歡的是男子?

旁邊羅煙望見李軒那痛苦掙扎的神色,卻是不能自禁的發出了一聲輕笑,只覺此刻的李軒,是又可憐,又有趣,又可愛。

還挺悲壯的。

明知道會聲譽全毀,卻又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

羅煙隨后又看向那手足已被他們斬斷一半,卻不斷的從體內各個部位滋生觸手的比翼魔,眼里閃過了一些異色。

僅是心照神會,步調一致不夠,還需要情感嗎?

這一刻,她想起了與李軒的初見。最初的時候,她是很討厭這個阻攔她道路,讓她損失價值十余萬兩的黃金珠寶的混蛋;可在撞見這位帶著仆人一起救助孤寡之后,又對這個世家子稍稍改觀;然后是李軒數次偵破大案,降妖除魔,甚至是與地府之變有所牽涉,此人在她的印象中,也從一個偽裝成無能紈绔的世家子,過度到六道司棟梁。

可真正讓她對此人產生信任的,是鎮東侯府內,李軒洞察段老夫人的死因,為她洗清冤屈。

之后跟著李軒的小隊辦案,越來越覺這家伙有趣。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在男女之事上渣得不行的家伙,他居然還悄悄的成為了理學護法!真是不可思議,難以理解。

那么自己對于李軒,是否有著男女之情呢?

羅煙仔細凝思,然后就唇角微挑,朝著對面的李軒嫣然一笑:“都尉大人,這樣拖下去可不是辦法。這可怎辦才好,名聲毀了,這魔也沒能除掉,您豈不虧慘了?”

此時她的眼中,赫然有紫色的幻火滋生。

這一刻,李軒先是心神一個恍惚,然后就覺羅煙美的驚人,眼中除他之外,就再無別物。

妖女哪里逃 第二零五章 我的的一世英名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