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一九零章 我的真相了?

更新時間:2021-02-02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一九零章 我的真相了?
南京城,五軍都督府的大堂內,一副巨大的輿圖前,一群五軍都督府的勛貴與將領在議論紛紛。

“廣德州這邊大概能夠抽出五千兵馬。”

“太少了,松江府的金山衛呢?”

“只有三千,他們總共才五千多人的兵額。”

“能不能從揚州抽調一些鹽兵?揚州衛所糜爛,鹽兵卻很精銳。如有得力武臣前往,調集五六千人應該沒問題。”

“然后是大江上游,廬州,安慶,九江諸府之軍,我們可安排水師運兵,最多七日可至南京。”

“太慢!七天,七天之后估計杭州城都要被林紫陽打下來了。”

就在眾人籌謀著如何調兵遣將之時,堂外卻傳出了一陣嘩然聲響。在場的眾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所以。

直到有一位穿著內緝事監服飾的千戶,匆匆走到了秦明玉面前。

“公公,鎮江那邊來了飛符。李軒兄弟守住了北固山,林紫陽麾下的精銳一戰盡沒,全軍大潰!”

這堂內頓時又‘嗡’的一聲響,幾乎所有人都是震動不已,面面相覷。

“林紫陽全軍大潰?消息可確證了?”

秦明玉有些不敢置信的詢問道:“可是崇明島水師及時趕到了?林紫陽是怎么敗的?”

“已經多方確證,六道司那邊收到的消息是,鎮江軍全軍覆沒,林紫陽死于隨后趕至的仇千秋之手。”

那位千戶微躬著身,神色肅穆的答著:“崇明島水師確已抵達,然而在水師與仇千秋趕至之前,鎮江軍已經全軍大潰。據說是李軒兄弟設計,用面粉引發爆炸,將鎮江軍精銳殺傷殆盡。”

他可能知道自己最后這一句,有些讓人難以置信,又隨后追加了一句:“如今各方的渠道都是這么回報的,應該不會有假。”

可這堂內的眾人,還是各自面現出匪夷所思之色。

“面粉?拿來做面條包子的東西?這是開什么玩笑?”

“怎么可能?那玩意也能爆炸?這豈非是天方夜譚?”

“見了鬼!我天天吃包子水餃,也沒見它們爆炸啊?”

“這是下面的人搞錯了吧?可能是用了其它什么方法?”

“難以置信,兩個臭乳未干的小子,真的讓林紫陽全軍大潰?”

這個時候,在五軍都督府大堂后方的一間內室,虞見濟將手里的一團面粉灑出,隨著旁邊一位術師施加風壓,再以雷電點燃。這團粉塵果然爆開,噴出了劇烈的火舌。

“還真的能夠爆炸!”

虞見濟一聲呢喃:“真是奇思妙想,若非親眼見到,孤萬萬無法置信。如此說來,前方的軍報竟是真的?李軒兄弟真的擊潰了鎮江軍?”

“吾等為二皇子賀!”

國子監祭酒權頂天與南京兵部尚書尉知禮一同,朝著虞見濟一禮:“林紫陽戰死,鎮江軍已潰,這場彌天大禍已經消于無形。”

“幸賴李炎忠勇,李軒忠義。”虞見濟也微微頷首:“記得今日凌晨,孤聽聞鎮江軍反,只覺是腹背生寒,汗透重衣。只以為這次孤多半是要愧對于父皇的托付,江浙之地,怕是難免一場兵災。幸在有忠臣良將,使江南上千萬生靈免于災劫。”

“然則這后續之事,仍需處理妥當,否則后患無窮。”尉知禮拱手一揖:“臣稍后就去鎮江走一趟,必使殿下與皇上無憂。”

“有勞大司馬!”虞見濟回了一禮:“鎮江軍將士,還有那些漕夫流民,大多都是被林紫陽裹挾,還請大司馬酌情處置。”

此時權頂天,卻蹙著眉:“鎮江那邊雖然緊要,卻還不是眼下最緊要的事。殿下,臣現在是既擔心漕運,又心憂大江江防。”

“此事的確可憂!”

虞見濟瞇起了眼:“近日以來彌勒教的種種舉止,分明是要阻斷漕運。還有林紫陽的那些軍資,那些兵器,究竟是從何而來?需知這位,是五年前才孤身至鎮江任職,卻在短短時間內,擁有了武裝近十萬人的財力。這種種情勢,已讓孤食不甘味,難以安枕。

所以即便祭酒不說,孤也是要給父皇上本,保奏誠意伯李承基官復原職的。如今唯有這位,才能鎮壓住大江江防,威懾宵小,也唯有誠意伯,才能讓孤安心。”

權頂天與尉知禮對視了一眼,前者心悅誠服道:“殿下明鑒萬里,要想平復大江兩岸局面,確非誠意伯李承基莫屬!臣也當具本保奏。”

尉知禮也道:“誠意伯深知兵法,水戰無雙,為人也很忠厚,極有臣節。這樣一位人物投閑置散,確實是朝廷的損失。臣會聯絡好友同僚,為誠意伯說話。

且以臣之見,鎮江亂后,陛下與于少保也定不會容許南直隸再生事端,而如今有威望統轄水師,肅清大江上下的,也唯有誠意伯這樣的東南巨柱。”

“大司馬之言甚是——”

虞見濟正說著話,卻忽然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

權頂天與尉知禮二人見狀,不禁眼含憂色的面面相覷。

虞見濟好不容易將咳嗽壓下來,就苦笑道:“這是之前渡江時的舊傷,二位無需憂慮,我已請保圣寺的真如大師前來。他是大藥師佛的在世化身,佛法無邊,醫道通神。我去年偶患重疾,就是由真如大師妙手回春,不過數日就讓我痊愈。”

權頂天與尉知禮這才神色一松,他們也聽說過‘真如’大師之名。那不但是一位聲名直追江云旗的醫道國手,且佛法高深。年紀輕輕,就被無數信徒信奉,被認為是‘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在世化身。

逆水航行于大江之上的樓船中,當薛云柔從入定中蘇醒過來的時候,眼中就不由自禁的滋生喜意。

這次她雖然受傷不輕,也不知是肺腑五臟與元神,都被林紫陽一指撼動之故。她的元神竟然開始了蛻變,已在靈臺之內,逐漸凝聚成一個蜷縮的嬰兒形狀,就像是孕婦肚中的胎兒。

這正是第三門‘地門’已被打開的征兆,這個境界在術修當中也名為‘元神’,共有‘元胎’,‘嬰兒’,‘陰神’三重樓。

這個門檻跨過去,術師的實力就會有一個極大的蛻變,能夠真正做到溝通天地,化萬物之力為己用。

就薛云柔自身而言,她的實力必將增長一,二十倍都不止,她那一身的上品法器,將在她的手中真正綻放光彩。

當薛云柔喜滋滋的從床上下來,就不自禁的想,李軒他現在在做什么?如果得知自己突破了,會不會也很高興?

然后她的視角余光就望見了窗戶外,李軒與羅煙二人正從外面的廊道經過,羅煙走在后面,一副懶懶散散,百無聊賴的模樣;前面的李軒則背負著手,面色沉肅。

薛云柔的腦海里,不由浮現出許多問號,心想軒郎這么嚴肅的模樣,是想要干啥?

她沒怎么細想,就直接推門而出,準備去尋李軒分享自己的喜悅——看這兩人的方向,應該是去了船尾。

不過薛云柔才剛推開門,就發現門外江含韻也正朝她這邊走來。

望見薛云柔,江含韻當即一喜:“云柔你的傷怎樣了?”

而就在薛云柔與江含韻說話的時候,在樓船的尾部,李軒將一個布袋遞到了羅煙的身前:“我讓彭富來估過價了,小須彌戒連同里面的東西,一共價值四十二萬兩,加上之前韓掌柜那邊,這袋子里面的東西一共價值七萬兩銀錢,你應該不會太虧。”

“這么快就估好了價?太好了。”羅煙笑瞇瞇的將袋子接到手:“多謝大人!我發現跟你還真是跟對了人。這才幾天,就攢下好大一份身家。”

李軒卻神色清冷的看著羅煙:“拿了東西就走吧,趁著所有人還沒識穿你的身份。”

“走?李游徼你要我去哪里?還有什么身份?”羅煙眨了眨眼,神色茫然不解的看著李軒:“我怎么聽不懂李游徼你在說什么?”

李軒聽了之后就‘嘿嘿’的冷笑:“你這又是何必?非得讓我拆穿你才肯承認對吧?”

羅煙哭笑不得:“你在說什么?”

李軒心想自己不出重手是不行了,他不能使用浩然正氣,一來對有了防備的紫蝶效果有限,二來是他對紫蝶并無惡感,又有了這幾天的交情,不愿見這妖女鋃鐺入獄。

可這不意味著他對此女就沒有辦法了——

李軒沒有絲毫猶豫,當即探手往羅煙的身前一抓。

他料定了這妖女一定會躲避,所以用力兇狠。可羅煙卻定定的站在那里,似沒有反應過來,就這么猝不及防的被李軒抓住了兩邊胸大肌。

下一瞬,羅煙就面色青白變換,怒火填膺:“李游徼,你這是在做什么?”

李軒也是一陣發愣,心想紫蝶那浮夸的胸大肌呢?怎么不見了?

這他喵真是奇了怪了!這肉包就怎么變成了餅?

他不敢置信的捏了捏,發現還是平的。李軒很不甘的又去捏了捏這面餅的中心位置,然后就蹙起了眉頭,發現這觸感與摸他自己沒什么區別。

這個時候,李軒又望見了旁邊廊道里走出來的薛云柔與江含韻。這二人正錯愕的望著他,神色定定,就仿佛是石化了一般。

李軒的面色一僵,正想說誤會,此時羅煙卻面含羞澀的看向了船欄外:“軒郎你別這么用力,如果你真心喜歡我,要成那斷袖分桃之好,我們可以去房里面的。”

這一刻,李軒整個人也化成了一尊石像。

妖女哪里逃 第一九零章 我的真相了?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