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一四三章 決絕

更新時間:2021-01-11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一四三章 決絕
《妖女哪里逃》來源:

“你們為何就非得逼我出刀?”

李軒搖著頭,閑庭信步般從兩位被封凍著的百戶番役之間走過。

他先看了一眼已經從座位上站起,手持長刀欲斬卻未斬的司徒忠,發出了輕蔑的一笑。然后才轉目看向了一旁,那位同樣將佩劍抽出一截的年輕檔頭:“這位檔頭大人,我想知道今天的這場陣仗。到底是誰的主意?真是秦公公的授意”

那位年輕檔頭額頭上的汗水,赫然已結為冰晶。

他原本也是準備在李軒出刀之后,氣勢由盛轉衰之際出手。可那兩位百戶番役被封凍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李軒能在一瞬間做出調整,甚至利用起這院內新增的寒力,還有一刀封凍院中數十名第二門武修的強橫威勢,進一步壓迫他們的心靈。

以至于他的劍只拔出小半截,就不得不止住;司徒忠的刀勢才起,就半道而廢,進退不能。

“不是!”年輕檔頭稍作凝思,就將劍還回鞘內:“這都是司徒總捕自作主張。我叔父原本見他做事老成,在偵緝上經驗豐富,所以把他調過來輔佐本官,卻不意此人如此狂悖!”

他不覺得自己的出賣有錯,這次的事情,本就是司徒忠任性妄為,擅作主張。

“也就是說,此人除了干擾辦案,襲擊六道司官員之外,還有一條假傳鎮守太監諭令,挑撥是非的罪名?”

李軒手提著的懷義刀,此時又有一層冰霜在刀身之上凝結,他朝著司徒忠冷笑道:“那么老狗,你是自己棄刀束手就擒,還是要讓我再出一刀?”

司徒忠的面色青白變換,他知道今日不反抗,還能有一線生機。可如果堅持頑抗,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定不會放過除掉他的機會。

誠意伯李承基心狠手辣,他的這個次子怕也不會遜色太多。

司徒忠想要棄刀,可他胸中義憤難平,滿腔戾恨,對于牢獄中的未來更覺恐懼。

“小畜生!”

僅僅不到一個呼吸時間,司徒忠就有了決定,他驀然吞下了一顆丹丸,然后整個人肌肉賁張,一雙手臂在‘咔嚓嚓’的聲音中開始拉長,就像是猿臂一般,瞳孔當中也噴射出了兇光:“就憑你借助法器得來的刀意,難道就以為能吃定了我?”

他聲如雷震,震的長刀之上此時赫然纏繞赤火,周圍的冰層也在迅速融化著。

“也就是要拒捕了?倒是正合我意!”

李軒目光微閃,然后那懷義刀就又爆出磅礴雷華,數十條蟒蛇般的電流往四方散射,將這座院內的大堂映照成深紫顏色。

然后李軒連人帶刀一個閃爍,就到了司徒忠的身前。

這位紫衣總捕的目中滿含錯愕,他明明感覺到李軒正在蓄養寒力,那刀勢分明已攀升到極高的層次。

司徒忠全力防備的,也正是李軒的‘寒意天刀’。

可當李軒刀出之刻,卻是一招完全超乎他意料的雷系刀訣。

“白癡!誰會打麻將的時候用被人猜到的牌?”

司徒忠隱隱聽到了李軒這一聲冷冷的哂笑,然后他就感覺到胸前一陣銳痛。

李軒的這一刀,在他的胸前劃出一道恐怖的刀口。同時一股狂烈的雷霆沖入到體內,破壞著他的一身經絡,五臟六腑,甚至是筋膜血髓。

“小畜牲!”

司徒忠雙目赤紅,一股戾恨兇厲之念積郁在意念之間無處宣泄。

李軒的這一刀,沒有取他性命之意,卻斬廢了他的一身根基,打散了他的所有真元。

即便以后活下來,也只會是一個修為盡廢之人。

他艱難的轉過頭,深深的看了李軒一眼。最后所有的恨意與殺機,都化為厲笑:“我早該想到的,早該想到的!接下那個差事,就是一只腳踏入鬼門關。不能將你李軒送進去,就會輪到我司徒忠遭難。可笑我這蠢貨,竟然還抱著僥幸之念。”

司徒忠說到這里,又雙目圓瞪,目眥欲裂:“我在地獄里面等著你!”

他竟用僅余的力氣甩動右臂,逆轉刀鋒,直接就插入自己的腦顱之內,爆出了漫天血霧。

李軒的瞳孔微微一收,然后就神色漠然地收刀入鞘。

他是想留司徒忠一條性命的,正好可借助這次的罪名將此人捉拿看押,拷問攬月樓案的幕后之人。

可這位似已提前預知到自身的命運,用最決然暴烈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作為一個現代人,李軒對這種事還是有些介意的,這與他平時降妖除魔不同。

可僅僅一個轉念之后,李軒的心緒就又平復了下來。

這一切都是司徒忠咎由自取,再如果不是這位心中有鬼,也不用自殺。

這個時候,彭富來與張岳在外面已是目瞪口呆,兩人都在臺階之下,用看陌生人般的異樣目光看著李軒。

“我艸!”彭富來醒過神之后,就不可思議的一聲呢喃:“這真是李歉之?怎么感覺他越來越有高手的氣派了。哎呀——”

這是因張岳伸手過來,抓住他臉上的肉猛地一揪。

彭富來痛得不行,人像彈簧一樣退開:“張泰山你干什么?又揪我的臉,你有毛病啊!”

“我只想看看這是不是在做夢。”張岳一臉的迷茫:“這才十幾天而已,我都以為自己追上來了,結果就被他甩下一截。這不對啊,如果是在做夢,那主角應該是我張岳才對。”

彭富來又氣又笑:“你怎么不揪你自己的?”

“你身上的肉多。”張岳看了一眼彭富來,又思忖了片刻:“要不你揪我的也可以。”

彭富來毫不猶豫的一腳踢在張岳的大腿上,可張岳紋絲不動,他自己的臉卻微微發白,痛的一只腳到處亂跳。

“張岳他是在逗你呢。”后面的樂芊芊,則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刑天霸體訣是世間最強的橫練大法之一,施展之后人比鋼板還硬。你要踢他,也該讓他先解開橫練的。”

“TMD!”彭富來都快疼到說不出話了:“張泰山,我TM我跟你翻臉!現在就翻,割袍斷義,絕交!”

張岳撓了撓頭,一臉憨厚的笑道:“芊芊你別亂說,我沒逗他的意思,我只是忘記了。”

李軒此時則面無表情的把目光掃向門外的幾十具冰雕。

“秦檔頭,我覺得你現在,可以多去找幾個術師了。”

他是真擔心這些人死掉,宮中出現好幾十人的死傷,即便他這邊占著理,事后也是不小的風波。

那年輕檔頭則神色很復雜的看著李軒:“沒有必要,詔獄這么大的動靜,估計宮中鎮守的幾位高人,已經在趕來的路上。”

他又抱了抱拳:“正式認識一下,在下秦人鳳,見過李游徼!最近一個月來,‘明幽之虎’李游徼的大名可謂是如雷貫耳,都說是六道司朱雀堂這一年來最出色的新星。今日一見才知盛名之下無虛士。”

李軒也神色淡淡的抱拳回禮:“在下李軒!秦檔頭過譽了。朱雀堂藏龍臥虎,我李軒算不得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從上空橫飛而至,落在了院中:“這邊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會發生打斗?”

那是一位身著紫袍,面白無須的太監,他掃了地面上的寒冰與眾多人形冰雕一眼,然后就把目光落在了李軒身上:“好寒洌的刀勁,看起來像是誠意李家的寒意天刀,是你吧小伙子?”

他的聲音尖細,給于李軒神魄針刺一般的感覺。

李軒的面色微變,就平復如初。他知道對方是用了一種神魂攻擊的手段,目的大概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不過他的神魄天生強大,這點力度對他來說,就等于是撓癢癢。

那紫袍太監眼中的興趣卻更濃郁了,不過就在他進一步的動作之前,另一個身影也飛落到了院中。

“怎么回事?”

來者竟是司馬天元,他目光帶煞的掃望四周。然后當望見李軒之后,就也顯出了驚訝之色。

“了得啊李軒,這一刀是你斬的?嘖,我猜最多幾年。我們六道司的伏魔校尉中就少不了你的一席之地。”

他隨后又神色一肅:“此間到底發生了何事?怎么就動起手來了?”

李軒也心想好巧,今天入紫禁城值守的,竟然是這位火雀都指揮使。

他沒有回答,而是先看向秦人鳳。今天這樁事他采用什么樣的說辭,還是得先看這位秦檔頭怎么說。

“這是我的錯,識人不明,才導致今日的風波。”

秦人鳳雙手抱拳,微微躬身:“都是這司徒忠惹出來的,我原本見他為人老成,辦事干練,看起來還算忠厚。所以讓司徒忠,幫我協理這一都上下的一應事務。卻不意今天,他因一己私心任意妄為,假傳叔父諭令,阻撓六道司辦案,給我惹出這么一樁禍事。”

他又嘆息了一聲:“事發之時,我在牢獄里面詢問犯人。等到聞訊趕出來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李軒深深注目了秦人鳳一眼,然后也抱了抱拳:“情況大概就如秦檔頭所言,司徒忠自裁之前,已經應下了所有罪責。”

他想這位秦檔頭,以后自己還是得小心提防些才好。

妖女哪里逃 第一四三章 決絕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