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二章 長樂姬與惜雪姬

更新時間:2021-01-09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二章 長樂姬與惜雪姬
“我有事要做,不跟你聊。”

江含韻已經懶得搭理薛云柔,她轉過頭吩咐彭富來三人:“我去看女眷那邊,你們負責男客。芊芊你稍后換成男裝跟著他們走一趟,這兩個家伙我不太放心。你家世傳的法門,也克制幻術。可如果有發現,絕不得打草驚蛇。人犯武力高強,你們不是對手。”

“要抓什么人嗎?”薛云柔很好心地問道:“表姐你要不要幫忙啊?你不去見姑母了?”

“不需要!母親那里,我稍后自會去見她。”江含韻一字一句的答著,然后就氣哼哼的離去了,依舊是身姿颯爽,步如流星。

等到江含韻離去,薛云柔就主動拉開了與李軒之間的距離,又避開了李軒的視線:“嗯哼!我也得走了,我母親與姑母都在等我。對了,李軒你下午有沒有空?我知道這鎮東侯家雖然是世代將門,可他們家的花園風景很不錯。”

說話的時候,薛云柔臉頰已不自禁的微紅,她是想起剛才自己的言辭作為了。

她平時絕沒有這樣的大膽,可剛才江含韻與李軒肩并肩行走的時候,那股子仿佛夫妻一樣的默契恬謐之感,卻讓她危機感爆棚,好幾條神經斷掉了。

李軒終于從石化狀態恢復過來:“薛小姐慢走,今日人多,路上小心。游園就算了,我下午有一些要事,怕是抽不出空。”

薛云柔聽了之后,卻不滿的睨了李軒一眼。她想自己一個女兒家,今日開口主動相邀是多掉份的事你知道嗎?你居然還敢拒絕?

可隨后薛云柔又心念一動,決定暫時放過這家伙。

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盡快趕到母親和姑母那邊,將姑母與李夫人見面的事攪黃再說。

等到薛云柔離去后,李軒頓時狠狠地舒了一口氣。

這個女人真讓他手足無措,不知該怎么應付才好。

李軒不是呆子,當然能看出薛云柔的心思。他心里面也是美滋滋的,能夠得到這么一位大美人的芳心,是男人都會感到榮幸,甚至是得意,驕傲。

要是換成以前,李軒被薛云柔這樣的美女倒追,他早就順水推舟,直接上船了。

那句詩說得好——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這么好的一顆大白菜不早點抱在懷里,被別的豬拱走了怎么辦?

可問題是他現在的情況不一樣,自己胸前那么大的一塊綠斑在呢,小命也只剩十幾天。

他在這個時候與薛云柔有了牽扯,那不是禍害人嗎?

等到薛云柔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回廊,彭富來就嘖嘖有聲,陰陽怪氣的說著:“你很可以啊李軒,不聲不響,就折下了我們金陵城最美的一朵花。給我老實交代!你究竟是什么時候與這位薛仙子勾搭上的?我們這還算不算是兄弟?對我們都能連一點聲息都不漏。”

張岳的神色也很不對勁:“好恨!我感覺我的青春,已經被李軒你給搶走了。”

旁邊的樂芊芊繼續用看渣男一樣的目光看著他:“我就覺得,游徼大人你一邊在跟江校尉談,一邊又與薛小姐不清不楚,腳踏兩只船,感覺很不厚道。”

李軒聞言氣壞了:“胡說!我既沒跟校尉大人談,也沒跟薛云柔不清不楚,沒看我剛才一直在努力與她保持距離嗎?芊芊你哪只眼睛看我腳踏兩只船了?”

張岳聽到這里頓時唇角一抽,他看著自己盆缽大的拳頭,感覺手癢癢的。他沒聽李軒這句話還好,聽了之后就更想打人。

李軒這時候卻發現樂芊芊與彭富來兩人,已經悄然挪到了離他至少兩米的距離,他不禁錯愕:“誒?你們躲這么遠干嘛?”

彭富來回以訕訕一笑,人卻躲得更遠了。樂芊芊則臉色蒼白,瑟瑟發抖的往旁邊指了指,用哭一樣的表情說著:“游徼大人,我害怕。”

李軒不往她指的方向看還好,看了之后,他的額頭上就冒出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只見這前院,幾乎所有的年輕男性,正在用陰寒凌厲的視線打望著他。以至于這里的氣氛與溫度,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零點與負數逼近。

薛云柔像是帶走了這里所有的光,只給他留下了森冷與陰暗。

其實之前這些人看他的目光,就已是擇人而噬了。而在薛云柔離開之后,這些人就再不掩飾,再不忌憚,那就仿佛是要把他活剝凌遲,剁成肉醬!

李軒能讀懂他們的心思,那大概就是‘這小子是誰,何德何能,為何能得女神垂青?”“我們一起宰了他吧?后面清蒸還是油炸?’之類的想法。

以前他看暗戀對象男朋友的目光,也是這樣的。

李軒胸中發冷,心想這些家伙。該不會直接撲過來打人吧?這好歹是鎮東侯府的壽宴,他們總得有些講究吧?

好在不久之后,他的救星到了。

那是鎮東侯府外面的門房,忽然扯著嗓音喊:“長樂公主殿下駕到!請開中門,閑人退避!”

這鎮東侯府的前院,瞬時就一片兵荒馬亂。所有人都在驚慌奔走,四散逃奔。

彭富來與張岳兩人也趕緊逃到角落一株大樹后面,忙不迭的拔掉頭上的紅花,又把身上那簇新的儒衫撕扯下來,顯露出里面的六道伏魔甲。

李軒匪夷所思的看著他們:“這是擔心被公主殿下看上?”

雖然是死黨,可他覺得自己這兩個兄弟真的想多了,他們被瞧上的機會,無限小于萬分之一。

“不然呢?”彭富來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壺水,把臉上的脂粉也給抹掉:“之前是為搏薛仙子的芳心,可現在就真沒必要了。”

張岳則是唉聲嘆氣道:“青春飛走了也就罷了,如果再被公主瞧上,那今天就是我的人生慘劇。”

李軒搖了搖頭,然后往那正門方向駛入進來的一輛鳳輦看了過去。

他對古代的公主還是很好奇的,可李軒什么都沒看到,那輦車四面都罩著紅紗,窗簾也是緊閉著。

“其實這位公主,據說還是很漂亮的。”

彭富來也撥開了枝葉,偷偷向那輦車打望:“據說如今道門當中,將薛云柔與我們的校尉大人合稱天師雙璧,是南方天師道最出色的兩位女弟子。而這位長樂公主,則被稱為長樂姬,與另一位惜雪姬合稱全真雙姬,也同樣是修為出眾,天姿國色。所以這位的姿容,是不會比校尉大人以及薛云柔差的。”

“漂亮有什么用?”

張岳一聲嗤笑,很是不屑:“我兄長的發小,就是曹家的那個,他不是尚了公主嗎?我前陣子到他的駙馬府去看過,可把我給嚇壞了。你都不知道那家伙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人家公主養了三個面首,他卻作聲不得,偶爾把公主激怒了,他還得被趕出去睡馬棚。他說這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打算養個外室過小日子,可又沒錢。”

他隨后又面現向往之色:“倒是雙姬當中,另一個叫趙惜雪的,我還有點期待。據說此女不但修為高絕,人如謫仙,還琴畫雙絕。又是前朝皇室后裔,受過朝廷的冊封,血脈尊貴。說不定這位能夠續住我的青春——”

“那泰山你的青春可就徹底沒有了。”

彭富來很同情的搖著頭:“這位惜雪姬早就定親,都已經許久沒在京中露面了。”

“其實她是失蹤。”

樂芊芊不說話則已,一開口就讓彭富來與張岳瞠目以對:“我在朱雀樓看過趙惜雪的卷宗,她的家人早在三個多月前就向六道司報案。說是四月初八佛誕之夜,惜雪姬在院中獨自奏琴,曲調哀傷。然后第二天她就不見了蹤影,至今生不見人,死不見尸。我們六道司在京城的青龍堂曾發動六個都上千人撒網尋覓,卻毫無所得。”

李軒聽到這里,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懷疑這位失蹤的惜雪姬,可能與自己的守護靈有關。

說來他之前就在奇怪,紅衣女鬼身上穿著的鳳冠霞帔,可不像是平民家女兒的嫁衣。

那鳳冠的樣式,還有霞帔上的紋飾,無不都精美之極。

這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可穿戴的行頭,根據李軒的了解,只有皇室的公主郡主,宮中的皇后貴妃,還有親王郡王的王妃,以及二品以上的誥命夫人,才能擁有鳳冠霞帔作為平日的禮服。

“別看了!”張岳已經換上了一副錦衣勁裝,略含憂傷的看著遠方:“還是公務要緊,我們得盡快去找人。”

李軒這才醒過了神:“你們要找的可是紫蝶妖女?那女人要對鎮東侯府下手?”

之前他聽江含韻說那些話的時候,就有了懷疑。如今再看三人穿在衣服里面的伏魔甲,還有東窺西望的可疑舉止,就差不多確定了。

“要不我也來幫你們?”

李軒心想反正也是無聊。按照劉氏的諭令,他得在這鎮東侯府呆足一整天。

彭富來卻‘呵’的一聲,用嫌棄的目光看著他:“謙之你自己覺得呢?”

他面上滿含同情:“你還是先顧好自己吧。你現在這情況,我們怎么敢讓你給我們添亂?”

李軒很仔細的想了想,然后苦笑道:“還是算了。”

他已經明白彭富來的意思了。

隨著長樂公主的鳳輦越過前院,那些躲過一劫的公子哥們,又再次將足以殺人的目光,向他投望過來。

作為這么多人眾矢之的的他,如果還硬要跟著彭富來等人,他們今天怕是什么事都別想做成。

轉載請注明出處:

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二章 長樂姬與惜雪姬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