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妖女哪里逃

第五十章 裝逼犯的賭約

更新時間:2021-03-29  作者:開荒
妖女哪里逃 第五十章 裝逼犯的賭約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什么叫做見不得人?”

李承基瞪了李軒一眼:“不過這件事,確需隱秘,不能讓他人得知。否則我們也不需要潛出城外,在城外上船。”

李軒對李承基要做的事情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事,現在總可以說了吧?”

“到地方你自然就能知道,在鄱陽湖,稍微有點遠。逆流而上,可能明天早上才能到。”

李承基依舊諱莫如深:“這不是不信你,而是事關重大。事成之前,我與你兄長都不敢輕泄只言片語,以免提前引動大敵。你是不知道那些大修的神通手段,只要我這里有一句言語提及,就可能被他們感應到。”

李軒的神色微凜,心想他們這次要去做的事情,居然如此兇險?

還有,這次居然還是去鄱陽湖?明早真的能到?要知道這個世界,可是放大版的,那邊距離南京,足有好幾千里地。

以李軒估算,半天時間,他們能走個三五百里就算很不錯了。

可隨后李軒,就想起了這是個仙法顯世的世界,不能以常理度之。

就在不久之后,一艘上下兩層的小帆船緩緩的靠了過來,李炎沒等這船停靠在碼頭,就一個跨步,直接到了船上的甲板:“沒必要靠岸了,速速轉向揚帆。”

上面的船家明顯是一家人,一位六旬老人,一對健壯的中年夫婦,還有一位年僅四歲的女童。三個成年的竟然都認得他們父子,在甲板上齊齊下拜:“吾等賤民拜見伯爺。”

“無需多禮!”李承基也隨后跟上,他伸手虛扶:“辛苦幾位了,今日需要你們走一趟夜船,帶我們父子去鄱陽湖一趟。”

他又將兩錠十兩重的紋銀丟了過去:“這是船資,多余的可以再給我們整備一桌酒菜,讓我們父子小酌一二。”

那船家感激涕零,去鄱陽湖的船資加上一桌酒菜,哪里需要二十兩?五兩都嫌多。

李軒在后面看著,不禁一陣磨牙。他估算了一下與這帆船的距離,然后又退后數步,稍作助跑就猛地一躍而起,身影也橫空十丈,落在了帆船的甲板上。

“還不錯。”李炎‘嘖’了一聲,有些悻悻的走到了船頭坐下:“先來幾壺黃酒,再來點佐酒之物。”

李承基則是滿意的手捊長須,如果李軒在神雷無定訣的練習上稍有偷懶,那是一定跳不上這艘船的。

他這次子的表現甚至讓他驚喜,只因李軒落地的姿態非常穩當,沒有半點晃蕩,可見他仍有余力,沒有一點勉強。

等到船家在江面上完成轉向,又掛上了帆布,這艘小帆船當即就如一條歡快的游魚,往上游方向疾馳而去。不但速度超過現代的快艇,船體還非常穩當,一點晃動都沒有。

李軒再細細的觀察感應,就發現有一股力量,正在推動著他們乘坐的船只往上游快速穿行。

他初時以為是自己父兄的手筆,之后又覺不對。

“是應天水君麾下的虺(huǐ)豚,我借過來拉船的。否則半日之內,我們怎能到得了潘陽湖?”

李炎出言解開了李軒的疑惑,同時將手中一壺酒,倒入到了水里。

而下一瞬,就有十數只狀似海豚,體積卻大了幾倍的大魚,歡快的從水面躍起。

李炎不由輕笑道:“一群貪杯的貨色,麻煩速度快點,事后我給你們準備十壇你們喜歡的竹葉青。”

這艘帆船的速度,果然又加快了不少。也虧得是這艘船的船體堅固,那掌舵的船夫也是極有能耐的,在疾速之下,都一直穩穩把控著這艘帆船的方向。

李軒則心想他們家在這條長江上,果然是有些排面的。

所謂的應天水君,就是應天府境內長江河段的水龍王。而應天府作為大晉的南京,這條河段的主宰,毫無疑問是整條長江所有龍君中位格最高的一位,可與洞庭,潘陽的龍君比肩。

而這些拉船的‘虺豚’,則是帶龍血的海豚。所謂虺五百年化為蛟,蛟千年化為龍。

它們的數量也很少,非常珍貴。可各大江湖海的龍庭哪怕經濟再拮據,也都會養上幾只。每當龍王出巡,總是需要幾只‘虺豚’拉車充場面的。

船家上菜的速度很快,不多時就在船頭擺了一桌。李軒隨意嘗了幾口,眼中就現出了幾分驚艷,這些菜式都很不錯,及不上他家里的大廚水準,卻別有風味。尤其那魚湯,讓他回味無窮。

“他們平時做的就是文人雅客的生意,沒這份手藝,怎能吸引顧客?尤其這魚湯,還有魚膾,算是一絕。”

李炎喝著酒,含著幾分調侃的笑望著李軒:“小弟你不是自詡文才卓著,原本是考狀元的命嗎?你看此情此景,便是我都不免詩意大發。可無奈胸無點墨,說不出什么所以然。倒是小弟你,今日不妨賦詩一首,讓我與父親看看你的才情。”

“有何不可?”

李軒斜睨了他一眼:“可這詩不能白賦,得需一個彩頭。”

他一個背熟了唐詩宋詞的人,居然被人小瞧了。

李炎啞然失笑,將一枚蛟龍形玉佩,放在了李軒面前:“只要不是什么歪詩,稍微過得去一點,這東西就歸你了。我給你一刻時間,夠了吧?”

李軒看了一眼:“寒蛟玨?你認真的?”

這是一件低品法器,雖然不是什么厲害的東西,作用也只是能儲存一定的寒系真元,小幅增加武修出手的寒力而已。可任意一件法器,價值都不會低于萬兩紋銀。

李炎卻不在意的揮了揮手:“你大哥一言九鼎,絕不食言。”

“那就這么說定了。”李軒放目四望,他看了看天空已經到了地平線的殘陽,再望了望波光粼粼的水面,然后就微笑著吟誦:“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可憐七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快要落山的夕陽,霞光柔和的鋪在江水上,江水一半碧綠,一半艷紅。

最可愛的是七月初三之夜,露珠似顆顆珍珠,朗朗新月形如彎弓。

李炎整個人頓時僵住,連酒壺里倒出的酒打在衣襟上都不能自知。李軒則笑瞇瞇的將那‘寒蛟玨’拿了過去:“大哥厚愛,小弟我就笑納了!”

這日常用古人的詩詞裝裝逼,感覺還是很不錯的,何況還有利可圖。妖女哪里逃 第五十章 裝逼犯的賭約

上一章  |  妖女哪里逃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