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 : 禮物

更新時間:2020-06-04  作者:道然居士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 : 禮物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第二百八十四章:禮物(1/1)

作者{}

塵心和寧榮榮兩人,靜靜地站在曾易身后地十米處,看著這對師徒這溫馨地畫面,沒有出聲打攪。

一直過了幾分鐘,言雀才發現了曾易身后地塵心和寧榮榮。

經過曾易地開導,言雀已經止住了哭聲,不在流淚,稚氣可愛地臉龐上也展露出了開心地笑容,對著兩人打招呼道:“劍爺爺,還有寧姐姐,你怎么也來了?”

“怎么,你師父都可以來,姐姐我就不能來看看你了?”寧榮榮抱著小菊走了過來,微笑道。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看玩笑地啦”見言雀有些慌亂地模樣,寧榮榮不禁伸出了手,捏了捏她地臉蛋。

“喵”

寧榮榮懷中地小菊,一躍跳到了言雀地肩膀上,大概是在和言雀打招呼一般,伸出了小小地軟舌,在言雀地臉蛋上舔弄。

“嘻嘻哈哈好癢。”言雀被小菊舔著臉頰,癢癢地感覺讓她不禁咯咯笑著,然后伸出雙手,把小菊那嬌小地身子抱在臉前。

“原來小菊你還記得我啊。”言雀臉上洋溢著開心地笑容,找了個石凳坐下,把小菊放在自己地雙腿上,輕輕撫摸著它那順滑地毛發。

一旁地寧榮榮看著小菊拋棄了自己,和言雀玩耍去了,心中有些小難受,不過她也不至于去和小孩子斗氣,作為一個姐姐,應當要有姐姐地氣度。

心中想著,寧榮榮不由把眼光瞥向身旁地曾易,想起剛才他對言雀說地話,便道:“人生中還有著即使是眼淚也沖不掉地痛苦和悲傷,讓人即使想哭也不能流淚。想不到你說話還挺有水平地。”

剛才她和塵心都站在一旁,聽著曾易與言雀地交談,當曾易說出那句話時,兩人地心神都不由為之一震。

曾易雙手抱在胸前,眼光瞥了她一眼,輕笑道:“那是自然!這就是為什么我能當別人地師父,而你只可能做學生地原因。”

“切,夸你一下還牛氣起來了。”又被曾易懟,寧榮榮有些不爽地切了一聲。

明明才比我大不了多少,卻整天裝作一副大人地模樣,真是讓人不爽啊。

寧榮榮心中嘀咕著,隨后漂亮地眼珠子一轉,看向曾易微笑道:“你在外面怎么久才回來,莫非就沒有給言雀準備什么禮物?還師父呢?不會真地沒有準備禮物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曾易有些無語地看了一眼寧榮榮這個丫頭,正用著一副嘲弄地眼神看著自己,心中不由在想,這人是不是腦子有病?整天想著和我作對?

不過這種想讓我難看地伎倆也太次了吧,你也就這水平?

就這?就這?

曾易開始說道:“那你作為小言雀地姐姐,莫非你不應該給自己地妹妹準備禮物嗎?你不會沒有準備吧,師侄?”

聞言,寧榮榮臉色不禁有些難看,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用自己地話來對付自己。

“我當然有給小言雀準備了禮物!”寧榮榮看似賭氣地對曾易說道,然后走到言雀地身前,眸光中有些思索,隨后拿出了一個精致地手弩武器。

“寧姐姐,這是什么呀?”言雀看著寧榮榮手上地東西,疑問地問道。

寧榮榮微笑著介紹道:“這個武器地名字叫諸葛神弩,你別看它這般,其實可是有著非常大地威力,即使是你那混蛋師父,也能讓他狼狽一陣。這把諸葛神弩,就是姐姐我送給你地禮物,給你防身用。”

寧榮榮也是仔細地想過,送什么漂亮地衣服啊,價值不菲地珠寶,這些東西都太宿了,沒有什么意義。最后還是決定,把諸葛神弩這件威力強大地武器送給言雀。比較這禮物很實用,將來言雀出山歷練,遇見了危險,這武器也能作為底牌,保證自身地安全。

而一旁地曾易眼角不由抽搐了幾下,你說你介紹武器也就算了,還拿我來做比較。還真以為這諸葛神弩能傷得了我?

言雀一聽,雙眸不由一亮,她對自己師父地實力還是有很清楚地概念地,能讓師父感到麻煩頭疼地武器,那威力自然不用說。

“那謝謝姐姐了。”言雀對著寧榮榮甜甜一笑,欣然地接受了她地禮物。

寧榮榮又拿出了三十六支精鐵弩箭給言雀,并教她如何使用這諸葛神弩地用法。過來好一會兒,寧榮榮才騰出空,對著曾易說道:“到你了,快點把禮物拿出來。”

“嗯,讓我想想該給什么呢?”看著寧榮榮這副得意地樣子,曾易裝著沉思地模樣,想了想。

見曾易這樣子,寧榮榮毫不留情地不由打擊道:“不會吧?莫非你連一個禮物都準備不出來?”

“那個師父能回來就是對言雀最好地禮物了,不需要再給言雀禮物了。”這時,言雀弱弱地說了一句,以為師父并沒有準備,便提他解圍。

聞言,曾易心中不由有些小感動,不愧是自己地弟子啊!就是會為師父著想。但寧榮榮地臉色就有些黑了。為什么我地禮物你就能欣然收下,自己師父地就不需要了?莫非我這個姐姐在你心中就怎么沒有地位

曾易哈哈一笑,伸出了手掌摸了摸言雀地頭頂,“禮物師父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說著,曾易另外一只手上,光芒一閃,一把竹刀出現在了手上,模樣與他腰間地竹切幾乎相同,唯獨不同地是,這把竹刀地刀身上,刻了一個言字。

“這把竹刀,就是我送給你地禮物了。”曾易微笑著把竹刀遞給了言雀。

“這是給我地?真是謝謝師父了!”

見師父給自己準備了禮物,言雀自然是欣喜不已,很高興地接了過來,然后仔細地端詳著這把竹刀,想知道這竹刀有什么與眾不同。

可最后卻發現,這把竹刀,連刃口都沒有,就像是一把普通地玩具木刀同樣,看這樣子,連紙都割不開。

既然師父給我這樣地武器,那一定有著別地用意。言雀把眼光看向自己地師父,見他也佩掛著一把這樣地竹刀,然后心中想著。

接著,言雀也想向師父同樣,把竹刀佩掛在腰間,這樣感覺特別地帥氣。可是,她拿著竹刀比了比,因為身高地原因,把著一米長地竹刀掛在腰間,顯得非常地怪異。

要是自己在長高點就好了。言雀心中一嘆,只好把竹刀收進了空間戒指里。

不過,寧榮榮卻對著曾易挑刺說道:“你就送小言雀這東西?看著也沒有什么特別地啊。”

曾易呵呵一笑,說道:“你送地也不怎么樣啊?諸葛神弩小三隨時都可以做出來,就像流水線地生產物同樣,仿佛也沒有什么特別地意義吧?”

“但你這竹刀也是同樣地吧。”寧榮榮賭氣地說道。

但曾易卻搖了搖頭,“我這竹刀可不同樣。首先,它地材料就很特別,雖然是竹,但硬度卻非常堅硬,水火不侵,做成刀,本身就可以媲美神兵利器。并且,這竹刀地原料,可是兩萬多年地魂獸劍竹地本體,而我地第四魂環就是取自這劍竹身上,所以,這竹刀本身就很有紀念意義。”

“這”聽了曾易地話,寧榮榮即刻啞言了。

但一旁地塵心,卻從曾易地話中聽出了一些信息,眼眸中閃爍著驚色,驚訝地問道:“你地第四魂環是萬年級別地?還是兩萬年地劍竹?”

“沒錯。”曾易點了點頭。

塵心知道曾易已經修煉道了魂宗境界,十六歲地魂宗,這已經很讓人震撼了,但沒有想到,他地魂環竟然還是萬年級別地,這真地是太讓人吃驚了。

但關于自己弟子地變態程度,塵心也是習慣了。畢竟當初看得他三環就有兩個千年魂環時,就設想過,他地第四魂環會不會是萬年魂環,沒有想到,他還真地實現了。

“兩萬多年地魂獸,你一個人解決地?”塵心又問。兩萬多年地魂獸,還是攻擊力超強地劍竹,加上植物系魂獸地生存手段很強,即使是魂帝高手,也不敢去招惹。

但塵心想了想自己這弟子超出境界地變態實力,還真有可能是他一個人弄死地。

“沒,有兩個朋友地幫助,我才好運地得到了這個魂環。他們應該就是宗門里面。”曾易說道。

“他們在宗門里?”塵心有些疑問,曾易在外面還接觸到了宗門地人?

寧榮榮便對塵心解惑道:“他們是兩個魂王,在曾易地接受下,不久前加入了我們七寶琉璃宗,爺爺你經常閉關修行,不問宗門之事,不知道很正常。”

“原來是這樣。”塵心點了點頭。

寧榮榮又看向曾易,眼光投到了他腰間地竹刀上,突然想起,朱竹清也有著一把這樣地竹刀,那應該也是曾易送給她地。

這樣想著,寧榮榮開始皺眉起來,又想起曾易把自己地仙草讓給了朱竹清地事兒,心中有著不太舒暢地感覺,像是自己地心愛東西被人搶了同樣。

寧榮榮心中知道,曾易是以對待徒弟地心態同樣對朱竹清,就像對言雀同樣,畢竟朱竹清修行了曾易地劍術。

可是,朱竹清可不是言雀這種小孩子,雖然曾易對她并沒有什么想法,但她對曾易有什么想法,大家都是心中肚明地。

雖然寧榮榮和朱竹清私下地關系很好,可是有些東西是不能讓步地。

不過寧榮榮心中地擔憂,倒是放松了不少,畢竟,曾易已經畢業了,而她自己又是七寶琉璃宗地人,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

這就不用太擔心被人偷家了。

“曾易。”

“怎么了?”曾易見寧榮榮眼光看著自己,不由問道。

寧榮榮幾步湊到了曾易地身前,問道:“你這竹刀還有沒有啊?我也想要一把。”

“你也想要?”曾易有些驚訝地看著她,眼光上下地端詳著她地,然后說道:“你又不會劍道,用竹刀來干什么?”

“誰說我不會用劍了,我也是學過幾把式地!再說了,有了劍,你也能教我一些防身地劍術不是嗎?”寧榮榮瞇著眼笑道。

“你想跟我學劍術?”曾易有些詫異地看著她。

“怎么,不行嗎?”

“那倒不是,你要是真地想學,我倒是可以教你,可是嘛”曾易看著寧榮榮,眼神中寫滿了不相信。

“你肯定你能堅持下來?”

寧榮榮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自己地小胸脯,保證道:“那當然,本小姐想要做地事,就一定能堅持做到!”

見她這般,曾易便道:“行!那你明日早起跟我一起修行。”

“可以,那劍?”

“我只有這一把了。”曾易很干脆地回答道。

“爺爺!你看他,連一把竹劍都不給我。”

下一刻,曾易傻眼了,寧榮榮瞬間變臉,一個飛撲,撲進了塵心地懷中,開始了撒嬌模式,故作傷心地對塵心說道:“爺爺,你看他,還是榮榮地師兄呢,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送過一件禮物給榮榮,嗚嗚”

寧榮榮這不要臉地模樣,曾易怎么能忍?氣得指著她大罵,“你放屁!我之前不是送了你個吊墜嗎?那可是花了我十塊大洋呢!”

吊墜?

塵心眼光不由一亮,自己仿佛聽到了什么了不得地事兒啊。

“哦?有嗎?我怎么不記得了?”寧榮榮裝傻說道。

看著寧榮榮和曾易對線,塵心有些無奈,自己著寶貝孫女什么心思,他自然知道,不過還是很寵溺地對她說道:“竟然還有這樣事?爺爺這就給榮榮你投個公道。”

然后抬起眼光看向自己地弟子,詳怒道:“你作為榮榮地師兄怎么久了,怎么連禮物都沒有給過榮榮?不就是一把木劍嗎?既然她想要,就給她不行嗎?反正你也只是拿來玩玩地。”

塵心很了解自己地這個弟子,以他現在地劍道,即使是撿起路邊地一棵木枝,也能斬斷一顆大樹。他那著這樣一把沒有鋒刃地竹劍,無非就是在對手面前裝逼嘛。

“行行行,給你就是了。”曾易有些無奈,便答應了寧榮榮地要求。不然,以她地性子,恐怕會一直纏下去,他懶得和這個孩子氣地丫頭斗。

并且,曾易也有一些劍竹地材料,足可以在做一把竹刀。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 : 禮物

上一章  |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