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28章 EX咖喱棒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28章 EX咖喱棒
“可惡!”

“人家就是來砸場子的,呆毛姐姐你和它啰嗦個什么勁啊,趕緊沖上打它個滿臉開花啊!”

“快!”

“快點動起來啊!打!快打出個腦子來!”

卡美洛的國王城堡里,小安妮正撐著那個沙盤,看著里面的情景而揮舞著倆個拳頭給加油或是慫恿著。

現在,那只跑來搗亂的白色大蜥蜴已經降落到那個山區叢林里了,而某只呆毛率領的獅鷲隊伍仍舊盤旋在半空中半天都不愿意發動攻擊,這讓安妮感到很是不滿,非常的不滿!

直接開打不就可以了,那么磨蹭做什么?

(小主人啊,您就別折騰了,您這樣喊又有什么用,這個只是投影成像的魔法傀儡而已,沒施法的情況下,那個呆毛阿爾托莉雅是肯定聽不到的,您還是老老實實地坐下等著開始吧……

——有些看不過眼的提伯斯一直熊爪捂著自己的熊頭,努力想把它給掰正,另一只熊爪扯了扯自己小主子的裙角,打算將這個糟心的主人給拉回來,別在哪里胡亂嚷嚷丟它的熊臉。)

“我樂意,你管得著嘛!”

果然就是他(它)!

讓跟隨自己出來的那些獅鷲們四散飛開,并遠遠地在白色巨龍上方的天空中進行盤旋后,阿爾托莉雅才咬咬牙,輕輕拍著自己乘騎的這匹白色獅鷲的粗壯脖子,讓其緩緩降低下高度,以便去面對面地去和對方進行接觸。

因為她看得出來,對方降落到下邊的山谷中,就肯定是為了等她的,這從對方的那雙巨大的橙黃色豎瞳視線從未離開過自己的身上就可以知道。

而既然對方已經降落下去并等著自己,那她也不能露怯了!

只要小心一點,去聽聽對方到底想說點什么,應該也不要緊的吧?

“唔……”

“我終于見到你了,亞瑟……你果然長得和她很像,我認得出你!”

“不,也許,我現在應該叫你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我說的對嗎,我的那個蠢貨妹妹尤瑟的女兒,我的好侄女?!”

“我聽說了你的事情,卡美洛的女暴君,這事情可真是有趣呢……”

一頭巨大的,通體白色的巨龍正好整以暇停在一片山坡上,它那巨大且強壯的四肢支撐著龐大的身體,直接就壓垮了這片密林山坡的好多棵大樹,而它的那巨大的頭顱正高高地俯視著一頭正勉力滯空懸浮撲騰著翅膀,就按么起伏不定地飛翔在它面前不遠處的白色獅鷲。

盯了一會,它就那么口吐人言,用兇狠殘忍的眼神盯著它的目標。

而它的巨大的白色腦袋,就幾乎就有那只至少是三匹馬加起來那么大的獅鷲一般大!如果它張大它的那張滿是巨大黃色尖牙的大嘴的話,就一定可以連騎士和獅鷲都一起給咬在嘴里并直接給吃掉的吧?

“我也認得你!不列顛的魔龍——卑王•伏提庚!”

“請相信我,卡美洛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請滾回到你的北方去!”

騎在自己身下白色獅鷲王后背安置著的騎具里,呆毛阿爾托莉雅那滿頭的金發隨風飄散開來,而正緊緊攥著她的那柄散發著金色光芒的圣劍的她,就任由那些頭發散逸開來拂過自己的額前和臉頰,只是死死地盯著那頭巨大的白龍,警惕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她自己當然知道這只白龍的底細,它就是——她‘亞瑟’的伯父、尤瑟的兄長、不列顛最后的白龍、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

這頭巨大且強大到幾乎無人可以匹敵的巨龍,是她曾見過的最最強大的敵人!

那怕她自己當年身為‘亞瑟王’在那段最強的時期里,也無法單槍匹馬將其給打倒!而她的那個所謂的‘父親’尤瑟王,就更是敗在了對方的手下,以至于最后為拯救不列顛的所有努力都全部化為了烏有,并不得不將希望寄托到了她阿爾托莉雅的身上。

可最后,她自己仍舊是輸了。

她還記得,在前世的時候……在她身為‘亞瑟王’的時候,她就曾率領圓桌騎士團,包括自身實力強大且同樣手持圣劍輪轉勝利之劍的太陽騎士高文、湖上騎士蘭斯洛特、圣盾騎士加拉哈德、閃耀的銀臂貝德維爾、不列顛的獅子蘭馬洛克等等圓桌騎士,以及無數精銳的剛剛粉碎蠻族入侵之后的士兵對上了眼前的這個卑王•伏提庚!

在那時,她們很多人都天真地以為,以多敵少,且在對方就僅僅只有一人的情況下,那就根本不算得上是什么戰斗,而是收獲勝利的果實?

可結果,事情那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那一戰,數不盡的精銳士兵在驚愕間來不及反應就被對方在人形態之下一擊就直接蒸發……而圓桌騎士們更是死傷無數……包括太陽騎士高文在內,也都被對方的一擊給重傷,幾乎差點失去了戰斗力!

那是一場慘烈的戰斗,哪怕她阿爾托莉雅的匯聚而來的金色星辰和星球的力量,也被對方吞噬到如同螢光一般微弱……而高文的輪轉勝利之劍的光輝,更是被完全給吞噬。

隨后,無數的精銳士兵,他們的鎧甲、武器、以及殘破的尸體、甚至是城塞的破碎瓦礫和大地,都幾乎被狂暴的卑王•伏提庚所化的魔龍給瘋狂地吞噬和湮滅……

在最后,還是她‘亞瑟王’和太陽騎士高文倆人拼死用兩柄圣劍擊傷了魔龍的雙腿,并成功壓制對方的行動后,她才用那柄閃耀于終焉之槍倫戈米尼亞德的光輝,發出決死一擊才洞穿了魔龍的心臟……并將重新化為人形態的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將那個老者形態的家伙,給釘死在了石柱之上!

是的,在曾經,她‘亞瑟王’的確擊敗過眼前的這只猙獰、邪惡、又巨大的白色魔龍!但是,那其實是在她有著無數的精銳士兵,無數強大的圓桌騎士以及最巔峰的身體素質的種種情況下才完成的,而就絕對不是現在!

在眼下,她這個‘亞瑟’,或者說是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才年僅十五歲而已,身體的各項能力除了作戰的豐富經驗之外,所有的能力都弱地可憐!而如果沒有圣劍和圣劍的劍鞘在身上的話,她甚至都沒有比一名普通的騎士強大到哪里去,也更加不敢來直面這只恐怖的白色魔龍!

而且,更讓她感到憂慮的是:現在她沒有她的圓桌騎士,連一個都沒有!也更加沒有那些百戰精兵和統御整個不列顛后的那種氣勢以及王的加護……甚至,她現在也沒有那柄可以決勝的圣槍閃耀于終焉之槍倫戈米尼亞德,同樣也沒有湖中女仙給自己的各種祝福和風王結界!

可以說,現在她幾乎什么都沒有,除了一群似乎并不能給對方多少威懾的獅鷲和提前獲得的圣劍之外,她幾乎差點就沒有能夠有效威懾或是傷害到對方的能力……

但是,哪怕是這樣,她也仍舊義無反顧地來了!

因為,她現在是卡美洛未來的女王,她必須先守護這個國家,守護她的人民!身為一名國王,這就是她的職責,至死而不悔!

“哦?有趣!”

“你竟然認得我……可是,你就是用這種態度對一位長輩說話的?這種行為可是很不禮貌的,我可愛的小侄女!”

白色的巨龍那橙黃的豎瞳仍舊盯著前面不遠處那個正騎在一頭白色‘小鳥’背上的少女,眼睛里滿是不屑和無盡殘忍和嗜血的光,盯了好一會后,他才戲謔地問了一句。

沒想到對方竟然會知道自己是誰,卑王•伏提庚心下雖然有些不解,但是也沒有作多想,他還以為是梅林或者其她某個女巫,又或者那個死了的‘弟弟’尤瑟給對方說過自己的存在什么的,反正,這倒也可以省了他不少的口舌。

阿爾托莉雅沒有接著說話,但顯然,她從對方的語氣里知道,敵人來者不善!

所以,她就微微激發了手上的這柄的力量,開始默默聚集著星辰和星球的力量,打算在必要的時候強行嚇阻對方或者是逼走對方!

如果現在單單有這柄圣劍的話,她肯定不是這頭白龍的對手!但是現在,她的劍鞘并沒有和上一世那般被‘丟失’掉,所以,她自信自己哪怕不敵,也有把握做到能夠讓對方知難而退?

“馬上說明你的來意,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

“我的卡美洛王國可不歡迎你這個邪惡的不列顛之敵來到這里!如果你現在就自己轉頭離開的話,我可以不對你發動攻擊!”

緊抓著獅鷲騎具上邊的韁繩,阿爾托莉雅手上金色的開始緩緩散發出金色的能量光芒,她已經做好隨時進攻的準備了。

只是……

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什么,在這個時代的不列顛這里,在這塊土地上,似乎能量遠比在冬木市的時候要活躍和濃厚,以至于她才剛剛集聚了一小會的能量,圣劍就已經達到足以發出極具威脅的一擊的那種程度了。

“唔?那柄劍!”

“不對……你手上的那柄劍不是石中劍,它不是那樣的,你手上的應該是另一柄……它的名字,我記得應該是?”

“那柄劍,它現在不是應該在那個女人手里的嗎?”

“該死!你這家伙現在就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卡美洛的王而已,還不是不列顛的王,它是怎么可能到了你的手上的?!”

一開始,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還并沒有太在意,可是,當它的那雙橙黃的巨大豎瞳看到那柄劍上的光芒有些和石中劍不太一樣,看到對方匯聚的那種星球之力以及星辰之力開始漸漸增多之后,他才突然驚呼出聲。

那柄劍,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就出現在對方手上的!

“無可奉告!!”

然而,她阿爾托莉雅才不會告訴對方:在現在這個世界,應該有兩柄和劍鞘!

而現在,在阿瓦隆圣地的湖中仙女那里,應該還有一把一模一樣的!

也許,等以后她們想通了,想要將那柄圣劍也交給自己的話,那她似乎就可以擁有兩柄一模一樣的圣劍和兩個劍鞘?

一想到自己有機會雙持圣劍以及帶著雙圣劍的劍鞘出現在敵人面前,然后在敵人的陣型里大殺四方卻怎么都不會受傷的樣子,她那古井無波的俏臉,都忍不住有了那么一點點的莫名觸動……也許,就像某個小家伙嘴里常常掛著的那種說法,到時候,就一定會‘吊炸天’的吧?

當然了,現在這種事情并不重要,她還需要先處理眼前的這樁麻煩事,如果不認真對待的話,一不小心,可是就會出大問題的。

“卑王•伏提庚!”

“你這頭邪惡的白龍,趕快說明你的來意!否則,我就要用武力將你驅逐出去!!”

稍稍控制著身下巨大的白色獅鷲開始上升了一段距離,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她就那么以居高臨下的樣子傲然俯視著對方并喝問著道。

雖然她呆毛阿爾托莉雅自己并不是太懂空戰,也從來都沒有在空中和任何敵人進行戰斗過,她自己也更加不會飛!但是,她不用多想也都知道,從上往下的俯沖攻擊肯定能夠更加具備威脅力!

而且,俯沖的時候,肯定還能讓自己身下的這頭獅鷲更加地靈活,速度更加快、也更加地省力一點!就她所看到的,這些猛禽(獸)們在捕食和發動攻擊的時候,就喜歡用俯沖的形式,那她有樣學樣,就總是不會錯的。

再就是,眼前的這個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雖然對方的力量仍舊很強,強悍巨大的身體也極具威脅和逼迫感……但是,曾經率兵圍攻過對方的她可是很清楚地很,對方那時候的實力,并不是眼前的這個樣子……似乎,現在不僅她阿爾托莉雅自己不是巔峰時期的力量,而就連對方也不是?

哪怕對方現在已經變成了一頭巨大的白龍,但是她還仍舊記得,在當時…..她們剛剛率兵將占領城塞都市的撒克遜蠻族人驅逐出境,當她們攻入了卑王嚴陣以待的王座時,對方給她的壓力,給當時她那個巔峰時期的‘亞瑟王’的壓力,就絕對遠遠超過了現在!

而這,也正是她現在有一點點底氣想要憑借自己一個人,直接用武力驅逐對方的原因之一。

“你說我是邪惡的白龍?!”

“啊哈哈哈……”

巨大的白龍愣了一下后,突然就爆發出了一陣陣瘋狂的笑聲……那種雷鳴一般轟隆作響的巨大聲音,很快就開始才山谷之間瘋狂地回蕩,驚得無數的飛鳥從森林中四散而起,倉惶地精驚叫著并遠遠地逃離了這里!

阿爾托莉雅并沒有怎么動容,只是凝神盯著那頭瘋狂的魔龍。

幸好的是,之前她在飛來這里,計劃著準備要攔截對方的時候,就特地選擇了這個遠離卡美洛村莊或是城鎮聚集地的山脈叢林這里,要不然,不說對方現在發出的恐怖聲音,哪怕是其巨大的身體,單單是出現,就都能在整個卡美洛王國里引起巨大的恐慌和騷亂的吧?

如果換成一個沒有足夠的超凡力量去對抗卑王•伏提庚的領地或國家的話,這頭邪惡的白龍一旦出現,那就足夠進行屠城滅國的了!一個沒有足夠神秘力量的領地或者國度,僅憑幾百或者三兩千的士兵,那就肯定是對付不了這種站在所有生靈力量最頂端的邪惡巨龍的對手的!

“蠢貨!”

“不管是你,還是那個死了的尤瑟,你們又有什么資格來指著我?你們知不知道,我到底為不列顛做了多少?!”

也不知道為什么,白龍卑王•伏提庚突然就有些歇斯底里地咆哮了起來。

“我為了捍衛這片土地,為了捍衛住不列顛能夠保留住最后的神秘,我就不得不用了我大部分的力量去運轉了一個法陣,是我通過自己的努力,將整個世界的魔力一點點地匯聚到了不列顛這里,也是我挽救了不列顛……我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才是這塊土地上真正的救世主!!”

“因為,我捍衛了這塊土地上的神秘,是我讓它得以繼續存續下去,并發展出更加輝煌的新神代文明!”

沒錯,這個不列顛的神秘得以維持住并緩緩上升,還吸引了不少幻想種生物來到這里的原因,就都是他這個不列顛化身所干下的好事!

“你看……”

“我現在做了這么多,而你們這些家伙,你們又有什么資格來指責我?!”

在約半個多月前,原本連他卑王•伏提庚自己都認為: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一切都只是徒然、任何努力都無濟于事、神秘已經開始漸漸終結、文明正悄然而至,且整個不列顛,正在隨著神秘的消逝而漸漸死亡……

可是,也不知道為什么,當他準備作最后的掙扎和打算親手毀了這一切,毀了梅林和尤瑟一同創造出來的畢生的心血的時候,他卻徒然發現:這個世界,似乎偏離了某些軌道?

這個感覺,很是微妙……

但是,和不列顛的大地鏈接很緊密的他,還是發現了一絲端倪。

雖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又會這樣……但是,他就只知道一點:在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沒有察覺的時候,這個世界,似乎就已經發生了某些了不得的變化……而且,這個世界,似乎還在不知不覺間就脫離了某兩位世界唯一性掌控者的管控?

祂們,似乎不再關注這里,或是,關注不到這里了?

所以啊,從來就沒有放棄過不列顛這個島嶼,也沒有放棄過自己從那個危險的女巫摩根的身上獲得的那份神秘白龍之力的他,就悍然決定:利用索爾茲伯里的巨石陣發動了聚魔法術!他就那么趁著這個世界沒有人在管理的時候,蠻不講理地將整個世界的神秘力量,一點點都匯聚到了這片不列顛的這塊土地上!

在那之后,實力大損的他,除了提心吊膽地蟄伏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最后,當發現果然沒有人來找他的麻煩,也更加沒有人去更改和破壞那個隱秘的巨石陣之后,他就得意洋洋地飛了出來,打算繼續執行他接下來的巨龍復蘇計劃。

而至于在他掠奪了這個地球其它地方的魔力之后,它們那些地方到底會演變成什么樣,那他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在他卑王•伏提庚想來,反正,那些地方的神秘力量遲早都是會消逝的,那就還不如干脆讓他先一步掠奪過來,以便讓他的的不列顛大地這里,可以憑著極高濃度的神秘力量一直讓幻想種們存續下去,直到下一次紀元的魔力潮汐來臨?

沒錯,就是他的不列顛!

哪怕現在還不是,但是他已經默認了的,不是也是。

這塊土地,就是他的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的,誰都搶不走!

原本,這塊土地應該是那個尤瑟•潘德拉貢的,因為……那個家伙,‘她’擁有整個不列顛的加護以及紅龍和白龍的全部力量!可結果呢,那個自以為是的蠢貨,竟然憑白將自己的力量給分了出去……然后‘她’現在就已經死了,并讓他卑王•伏提庚終于有了可趁之機!

“無論你做了什么,那都與我無關!”

“現在,卑王•伏提庚•潘德拉貢!請你馬上離開我的這片領地,回到你的北面去!否則,最無情的攻擊就即將降臨到你的頭上!”

阿爾托莉雅聽不太懂對方的話,無論是神秘、魔力還是新神代什么的,就都和她無關!她現在就只想在這頭巨龍進入她的領地搗亂和惹出事端之前,將其給趕走!

而且,這事情就必須越快越好!

要不是現在她認為自己的力量可能打不過對方,以至于她有些信心不足的話,她可能連直接干掉這頭魔龍以絕后患的心思都有了!那樣的話,也省得對方以后繼續引導那些蠻族來入侵不列顛南部!

只要對方死了的話,那些蠻族入侵雖然是大勢所趨,終究無法避免……但是,至少都可以延緩很多年,并讓他們不至于聯合在一起?

“你的領地?真是可笑!”

“準確地說,這里是我的領地!整個不列顛附近的所有島嶼,都是我伏提庚•潘德拉貢的領地!這里的一切,包括你在內,都是我的私人物品!!”

聽了對方的話,卑王•伏提庚先是有些憤懣地大聲咆哮了一句后,才獰笑著再次將自己的注意力盯緊了飛在自己正上方的那個女人——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他自己今天來的目的,其實就正是對方!

而既然,現在對方已經直接送上門來,那倒也省得他再南下去慢慢地找了。

“請你馬上離開!邪惡的白龍!”

呆毛阿爾托莉雅沒有管對方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她利用在雙方對峙和廢話的這段時間里,成功地讓她的圣劍積聚到了此時她自己能力范圍內所能控制住的最大的力量,她的圣劍已經準備好了!

她現在早就準備就緒,只要有必要,她隨時就可以發動她圣劍的EX咖喱棒!

“噢?我看到了……”

“你已經充能完畢,達到了你的極限,你現在,是想要攻擊我,對嗎?”

卑王•伏提庚張開了自己巨大的白色翅膀,在它張開的時候,那巨大的白色翼膜覆蓋了幾乎一整個的山谷,左右伸展之后,幾乎就有三四百碼之長,差不多一個躲足球場那么寬,看起來很是駭人!!

既然對方準備攻擊,那他也準備好要起飛,并好好地收拾一下對方。

“你想要怎么攻擊我呢?是用你手上的那柄圣劍?還是……你帶來的那些只會亂飛的小鳥?!”

稍稍有些忌憚地看了一眼對方手里的那柄劍,感受了其中的強大能量好一會之后,卑王•伏提庚才哂笑著看著更高的天空中,看向那些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盤旋著的那些‘小鳥’們!

沒錯,相對于他現在的巨龍體型,那些可能有一百多頭的幻想種獅鷲們,其實就是一群小鳥!

有必要的話,他一爪子就可以抓住一頭,一嘴也能直接咬著并吃掉一個!如果舍得去浪費自己僅存不多,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力量進行巨龍吐息的話,燒光它們應該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

那些獅鷲,那些幻想種能出現在不列顛的這里,也正好就說明了他卑王•伏提庚的努力起了顯著的成效,讓整個世界所有能夠來這里的神秘都出現在了這里!

“哼哈哈哈哈……”

“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繼承了紅龍力量的你,還是老老實實跟你的伯伯我回去吧……然后,我們一定可以繁衍出最強大的龍種!到時候,不僅整個不列顛,甚至整個世界都是我們這這最后兩頭巨龍的囊中之物!”

“到時候,沒有人會是我們的對手!”

“屬于我們巨龍的時代,就即將要來臨了……”

在大聲狂笑著的同時,卑王•伏提庚開始撲騰著翅膀準備飛起來,然后去抓住那個冥頑不悟的小娘們,抓回去當他的母龍,為他繁衍出最強大的龍族后代!

紅龍和白龍血脈的直系后代,就一定會很具備潛力的吧?

到時候,沒有人會是他卑王•伏提庚的對手,無論是其它跑來這里打算喧賓奪主的家伙,還是那些阿瓦隆里喜歡多管閑事的女巫們,都統統要臣服在他龍族的龍威之下!

“哼!”

“獅鷲們,進攻!!!”

聽到這個血緣上的堂伯竟然想要抓自己,還想自己和它一起繁衍出強大的龍種?

這種離譜的事情,讓呆毛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當場臉就一黑,然后怒不可歇起來!

她自己有紅龍的力量,她當然知道!但是,她自己似乎不是什么紅龍吧?要知道,在上一世的時候,哪怕最后戰死彌留,她也可都是從來都沒有能像對方這樣,還能變身成為一頭巨龍的。

所以,聽到對方想要抓自己去做那種邪惡的事情,聽到對方想要自己做繁衍后代的工具,她就再也忍不住了,當場下令漫天飛舞的獅鷲們開始協同自己,趁著底下那頭大家伙正在用力撲扇著翅膀,正撲騰得整個山谷草木折斷,鳥獸四散而逃一片狼藉,還沒有來得及完全升空的時候,就悍然俯沖了下去,打算先發制人,將其給一舉斬殺,或者是擊傷后驅逐趕跑對方!

在下令自己的獅鷲們協同自己進攻的同時,隨著她的一聲暴喝,一道強大又耀眼的猛烈金色光芒,就開始在白色獅鷲首領的背上亮起……然后,隨著呆毛阿爾托莉雅的一聲嬌叱地大喝并狠狠地往下一斬,一道聲勢浩大、排山倒海一般,的幾乎可以直接籠罩那頭白色巨龍的浩然金光,就從上往下,直接將才剛剛開始努力升空中的白龍卑王•伏提庚給徹底淹沒在了其中!

大咖喱棒!!!

轟隆隆隆…….

駭人的聲音響起,金光以強大得無可匹敵的勢頭,直接將底下的那頭巨龍,連同周圍的大片叢林,都一起淹沒在了能量撞擊可爆炸的火光之中,整個山谷甚至都直接燃燒起了大火,恐怕很遠的地方都能看到這里。

也幸虧她之前遠遠地就攔截對方在了這里,要不然,打起來有可能會誤傷不說,還會束手束腳。

“是打中了嗎?!”

在趕緊安撫了自己身下的這頭巨大獅鷲頭領,讓其不至于因為自己突然發動的強大攻擊而被嚇到之后,她微微才探出身體,朝著下邊那片被金色星辰和星球之力給淹沒起火并爆發出濃煙烈焰的白龍所在的方向看了下去。

雖然明知道有些不太容易,但是,她仍舊有些期盼對方能夠

然而,讓阿爾托莉雅暗叫一聲糟糕的事情發生了……

火光和濃烈的煙霧中,那頭正在緩緩飛上來的白色巨龍的胸口前的半空中,果然就出現了一個和它的身體差不多大小的,且正旋轉著的漆黑魔力旋渦……它就如同黑洞一般,徑直將剛剛她攻擊向對方的圣劍能量的主要攻擊給完全吸收,僅有周圍少量不太強的的能量余波傷到了對方的翅膀,并留下了那么一點點的灼燒痕跡。

“吼!!”

“你跑不掉的,接受你的命運吧,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白色的巨龍不再多廢話,直接就惡狠狠地撲騰著他的翅膀,在寬大而有力的翼膜煽出陣陣強風之下,它就開始快速地扶搖而上,朝著那只騎著白色獅鷲的女人沖了上去……

因為,他哪怕可以吸收之前的那種能量攻擊,但是吸收的量可是很有限的,在完全消化掉之前,如果對方再來那么幾下的話,那他可就危險了。

所以,現在他卑王•伏提庚的打算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抓住對方,然后回去自己的領地里,讓對方和自己好好地造小龍,好好地孕育龍種并讓其加速成長,以便在神秘重新復蘇的這個不列顛這里,擁有統治和懾服這里的絕對力量!

至于普通的人類,他就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也更加沒有心情去管理和治理什么的,在神秘復蘇之后,他不想要什么國家和地盤了,他就只是想先要最強大的巨龍!

他堅信,到時候,潘德拉貢巨龍一族,就必將統治不列顛,乃至于漸漸囊括整個世界!只要有更多的龍種并慢慢培育,他就可以擁有一切!

“該死的!”

她就知道會是這樣!

想想也是,在前一世的時候,在那時,對方也像現在這樣,不僅吞噬了她圣劍的能量光芒,同樣也吞噬了太陽騎士高文的輪轉勝利之劍的熾熱陽光……直到對方最后實在無法再繼續吞噬了之后,才被自己兩人合力給擊傷,并最終用閃耀于終焉之槍倫戈米尼亞德給順利擊殺的。

而現在,自己的那一道攻擊,最多也就只有當時自己和高文兩人合力的三分之一的量而已,又哪里能讓對方由于過載而無法再繼續吞噬?所以,她最少就還需要兩到三次像剛剛那樣的攻擊才有希望打傷或是擊敗對方!

可是……

看著那頭猛撲上來的白色魔龍,阿爾托莉雅不用想也都知道,對方肯定不會再給她聚能的時間了!除了不得不進行近距離的戰斗之外,她現在沒有了別的辦法。

“獅鷲們,隨我一起上!一起圍殺它!!”

既然沒有別的辦法,呆毛阿爾托莉雅也不再多做糾結,直接就下令讓自己身下的白色獅鷲再一次向下俯沖的同時,也給其它的獅鷲們下達了協同輔助攻擊,一共圍毆那頭巨龍的命令。

幸好,這些獅鷲們就果真如同小安妮所說的,當它們數量多起來的時候,可是連巨龍都是敢打的,所以正一只只盤旋,然后依次從不同的方位俯沖下去的它們,除了那種盯上獵物后互相協調和歡快的鷹唳聲之外,就絲毫不見它們這種空中的猛禽(獸)有任何的恐懼樣子!

而如果,換成一般的飛鳥或者天馬那種,在對上這種巨龍的時候,別說是主動發起進攻了,哪怕單單是看到都有可能被嚇跑了的。

“我們也快點上!加速俯沖!”

“從它的下顎處掠過去,速度要快!由我負責攻擊,你要注意躲避!”

一邊飛行,阿爾托莉雅手上的圣劍再次開始緩緩聚能,在其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的時候,她就朝著正在俯沖的白色獅鷲頭領下達了準確的命令,并死死地盯緊了那頭巨龍的頸部。

“吼!”

痛吼一聲,第一次的,白龍那白色的鱗甲上,出現了一道淺淺的血痕!原來,那是一頭沖得最快的獅鷲在俯沖下去的時候,一下就在它的后背處擦了一下,它們獅鷲那能抓碎鋼鐵鎧甲的鋒利爪子,讓大意的白龍卑王•伏提庚吃了一個大虧!

“吼!!”

又一聲痛吼,白龍一扭頭,就又發現一只快速俯沖下去的獅鷲在它的翼膜上留下了一個小口子。

“就憑借這些小蟲子,難道你就想要擊敗我?!”

沒想到這些‘小鳥’竟然這么難纏,白龍卑王•伏提庚在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小虧之后,就一發狠,拼著脖子在被抓掉幾塊鱗片的時候,一口就咬掉了其中俯沖下來想要攻擊自己眼睛的一只獅鷲,然后尾巴再狠狠地一甩,又拍死了一只想要掏他肛的家伙,一個翅膀急速翻滾,它連吐息或者其它的法術都沒有用,就直接拍飛了至少一半數量正俯沖到他翅膀攻擊范圍內的獅鷲們。

就這一回合,他雖然受了幾處小傷,但至少也收干掉了五到六只的獅鷲以及打傷掉落下去十數頭!

再來幾個回合,這百來只的‘小鳥’就一只都別想活!

“吼!!!”

卑王•伏提庚又一聲痛吼,原來,這個時候俯沖下來的阿爾托莉雅由于對方的翻滾而來不及斬擊對方的咽喉之后,就狠狠地在其臉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劍痕,鮮血直接就染紅了他的眼眶……

該死的!

看著損失的獅鷲,攻擊得手后的呆毛心疼不已……現在,要是有一群獅鷲騎士的話,有他們在一旁協同自己遠距離攻擊,無論是投矛還是其它,就肯定比現在讓獅鷲們冒險上去用爪子和鳥喙攻擊要強得多吧?

“你們先撤到上邊去!”

阿爾托莉雅冷著臉,不得不下達了讓那些在白龍身上制造了不少小傷口的獅鷲們先撤退的命令,她打算,就自己一個人去迎戰對方!

因為,那些獅鷲太珍貴,她不愿意它們就這樣憑白折損在這里。

“好過癮啊,提伯斯!”

“對,沒錯,就是這樣子的,呆毛姐姐,狠狠地去砍它!對,就是這樣,砍它的頭!”

在卡美洛城堡的這個最大的禮堂里,某個小女孩突然就興奮地跳了起來,她正一手抓著一包爆米花,一邊使勁揮舞著自己滿是烘焙奶油味道的另一只拳頭,就那么大聲給沙盤里顯示這的,那個正在和白色巨龍廢物戰斗著的某只厲害的呆毛王加油著道。

對方是很了不起的,就那樣還能和巨龍打了那么久!

(唉……)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28章 EX咖喱棒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