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12章 最公平的比賽?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12章 最公平的比賽?
進入了四月的開頭,遠坂家新宅邸外面的這個櫻花樹林里,櫻花的花期正漸漸逝去,除了枝頭上偶爾還有著的零星幾朵花苞以及凋零還未被吹落的殘破花萼之外,剩下的,就只有盈目的那滿地粉紅的顏色。

整整持續了十幾天的花期,終于算是進入衰敗之時了……但與此同時,更多嫩綠的新葉開始出現在枝頭,象征著這這一年的夏季就終于要即將來臨。

而此時,在這個林子里,一個滿頭黑發且有點凌亂的冷酷男人——衛宮切嗣,他現在正在這個沒有了花海的樹林里,現在在這個時候和自己的妻子愛麗絲菲爾抽空碰面著。

因為現在這里,并沒有那些小家伙們出來搗亂,可以讓他們能夠悄悄地正常談話而不受任何干擾。

“切嗣,今天好奇怪,你難道不用再去偷偷觀察那個圣杯戰爭了嗎?”

對于自己丈夫的突然到來,愛麗絲菲爾自己也是感到非常好奇的。

她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選在這個時候來找自己,要知道,此時,在外邊那第一天的那個‘圣杯戰爭’應該馬上就要開始了,他不去暗中觀察就真的可以嗎?按照計劃,對方可是必須要全程觀察那個圣杯戰爭,然后在回去時給家主進行匯報的。

“今天不需要,我已經派了助手在遠處觀察了。”

衛宮切嗣已經派遣了他信得過的久宇舞彌在遠處用設備觀察著那些參賽的選手,至于伊莉雅地安全,他現在已經徹底放心,也不認為有人可以在那個老頭以及那個叫做安妮的小女孩身邊對那些小家伙們產生威脅。

再則,如果有危險或者其它意外的話,他的助手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自己的,這里離外邊的那個場地那么近,他隨時可以趕過去。

所以,他今天到這里找他的妻子愛麗,其實是有重要的事情。

“是這樣的?”

自己丈夫的經歷愛麗絲菲爾也知道一點,當然也包括對方極其信任的某個年輕女助手!但是,聰明賢惠的她并沒有想過要在這個事情上管得太多,如果對方不想說,她也是不會過問的,因為,她相信他,這就夠了。

衛宮切嗣沒有再說話,只是踩著厚厚的一層花瓣,看著枝頭即將落敗的那些最后的花骨朵以及正在枝干上抽出來的新葉愣愣地發著呆。

他正在組織語言,打算說出他的某個決定。

“愛麗……”

過了好一會,衛宮切嗣才終于想通了一些事情,突然就轉過頭來,仿佛下定了什么決心一般,凝神看向自己的妻子。

雖然,他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同意,但是,有些事情,他已經憋了好幾年了,現在,他覺得應該正是時候,也該去做決定了。

“怎么了,切嗣?”

愛麗絲菲爾當然就看出可對方的表情有點不太對勁,而且眼中的神色似乎也太過于嚴肅了一點,所以心下就不由得小小地驚訝了一下。

她隱約知道,對方肯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說,所以才會在今天來找自己?

“愛麗……”

“你有沒有想過,以后……咱們一家人,就再也不回那個愛因茲貝倫城堡了?”

緩緩吐了一口氣,又沉默了一會后,衛宮切嗣才緩緩地,帶著一絲絲顫音用低沉的語氣朝著自己的這個心愛的妻子開口問道。這件事情,他其實早就想做了,只不過,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而已。

“啊!!”

“切嗣,你……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又是為什么?”

愛麗絲菲爾心里一咯噔,雖然也很是震驚,但是她并沒有大呼小叫或者表現得太過于驚惶,雖然她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會有這種危險的想法,但是她仍舊很快就冷靜下來,并輕輕上前兩步牽著對方的右手并低聲詢問道。

自己的丈夫切嗣不喜歡愛因茲貝倫家她早就感覺得出來,這從伊莉雅出生時對方深深的自責就能看得出來,但是……離開愛因茲貝倫家的話,這個事情,如果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話,那可是很危險的!

“因為……”

“我不喜歡你和伊莉雅被那些家伙們,被愛因茲貝倫城堡里的那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造人家伙給傷害和改造!”

衛宮切嗣緊緊地攥著自己妻子的手,然后自己的左手蓋了上去,讓兩人的雙手緊握在了一起。

“我希望你們能好好地生活下去,就像這半個多月以來一樣……我希望你和伊莉雅都能以正常人的身份一直生活下去,而不是成為工具并為了那個該死的圣杯戰爭!”

“無論如何,我都不希望你們倆受到任何形式的傷害,也更不希望你們背負著某些本不應該屬于你們的東西……”

衛宮切嗣緊盯著自己妻子愛麗絲菲爾的雙眼,然后放開了對方的手,改成抓住了對方的雙肩。

他不希望自己心愛的妻子和女兒要去背負那種殘酷的命運,那個愛因茲貝倫家在伊莉雅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對她做的改造,他早就忍無可忍了!他們以為他衛宮切嗣的女兒是什么,難道,是可以讓他們肆意改造和欺凌的對象嗎?

想想那個在冬之森里的愛因茲貝倫家族,衛宮切嗣的眼底就不由得閃過一絲憤恨和無奈……要不是自己力有不逮,說不定,他早就帶著自己的妻女離開了吧?

那個愛因茲貝倫家族,那個十分擅長于煉金術的魔術名家,那個構筑出冬木市的圣杯戰爭系統的御三家之一的存在,在他來看,也不過是一群冷酷無情的住在瘋人院里的瘋子而已!

這些年來,就衛宮切嗣調查和親自接觸觀察所知道的,實際上,那個愛因茲貝倫家主,他們就全都是數百年前第三魔法使的弟子們制作的人造人。哪怕過了無數年,在在制作者紛紛離開后,那些人造人們仍舊頑固地還在為實現制作者的那個遙不可及的理想而繼續運行著……

他們那些家伙的目的,其實也就是啟動那個大圣杯,使用其力量固定前往“根源”的孔,到達“那一邊”……而為此被使用的手段,就是愛因茲貝倫家所流傳的‘第三魔法’,那個據說可以實現完全的不老不死的魔法,在完成的時候,會因為靈魂的物質化,而得到無窮無盡的魔力源?

事實上,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城堡里,原本就只不過是為實現第三魔法的魔法使的弟子們建立的工房而已,連那些創始人,他們再怎么嘗試再現師傅的奇跡卻也都以失敗收場……

哪怕當年,他們偶然制造出“冬之圣女”羽斯緹薩,那個作為代替方案而制作出的和師傅同樣的個體,想要由那個個體再將魔法重現,但因為是偶然,之后魔術師們無論如何努力也都無法再次創造出與其相同水準的人造人出來。

所以,幾百年后,魔術師們就不得不屈服于現實,有的離開了城堡,有的在絕望中了結了自己的性命。

于是,愛因茲貝倫城堡殘留下的人造人們就這樣被創造者舍棄了,可他們的那種純粹將理念,那個魔術師們殘留的——為了人類的救濟、奇跡的再現而建立的工場,卻繼續運作在,而這,就是所謂的愛因茲貝倫家族!

從那以后,愛因茲貝倫制造的人造人就開始瘋狂地制造著以羽斯緹薩為藍本的人造人……

而他衛宮切嗣的妻子,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就是一個人造人!同時,她也是以羽斯緹薩里姿萊希馮愛因茲貝倫為原形所煉成的人造人其中之一,也更是一個悲慘的,從一出生就決定了用途的工具——可移動的圣杯!

當然了,這甚至也包括了他的女兒伊莉雅……

這些事情,是他衛宮切嗣之前利用魔術界最近的大動蕩引發的混亂中,從魔術協會,從愛因茲貝倫家,以及最近半個多月里,從那個沒落的間桐家里竊取到的情報匯總后所推斷出來的殘酷事實。

總之,他衛宮切嗣,就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妻子和女兒成為那個愛因茲貝倫家的工具,成為一個人人爭搶的圣杯而存在,絕對不!

他絕對不希望看到他的妻子,他的女兒伊莉雅都和那個死掉的‘冬之圣女’羽斯緹薩一樣,都是為了成為大圣杯核心而制造出來的活生生的魔術回路并犧牲掉!

而之所以能夠讓他衛宮切嗣這樣下定決心的,就恰恰是因為,在這半個多月的時間里,他看到了他的女兒伊莉雅終于能夠和其他人,和遠坂家以及艾德費爾特家的那些小女孩們一樣,真正過著一個正常小女孩應有的生活……而不是像在愛因茲貝倫城堡里面那樣,僅僅是被當成一個工具,一個零件,一個等待著隨時獻祭掉的祭品!

而更讓衛宮切嗣感到憤怒的是,情報顯示:那個所謂的圣杯戰爭,就只不過是御三家為達到各自目的而引發的一個巨大陰謀而已!

而萬幸的是,現在,遠坂家的家主遠坂時臣不見了,也可以說是死了,那個遠坂宅邸也被大火燒毀,魔術傳承就此斷絕,連那兩個遠坂家的女兒也都轉而學習起了別的東西;至于間桐家,那就更別提了……間桐臟硯據說已經被召喚出來的從者給弄死了,而且據說還死得很悲慘?現在的家主間桐鶴野是個沒有什么魔術回路的家伙,只顧著享樂!而有魔術回路的間桐雁夜就壓根不喜歡魔術,由此可見,間桐家的沒落也就是這一兩代以內的事情,不會有什么改變的。

而唯一剩下的愛因茲貝倫家,憑著他們,是絕對撐不起圣杯戰爭的,他衛宮切嗣也隱約有了去對付他們的辦法,如果他們想要來阻止他毀了這一切的話。

“切嗣,我很高興你能為我們著想,可是……這可能是沒有用的,只要圣杯戰爭還在持續,我們就是沒辦法逃脫的……”

愛麗絲菲爾有些感動地看了一會自己的丈夫后,就不得不黯然地低下了頭。她明白對方的想法,也知道自己的女兒的情況,可是……有些事情,以她們自己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去反抗的。

無論是她,還是她的女兒,其實都已經和圣杯戰爭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這是她們的命運,掙不脫,逃不掉。

“只要你們想,我就可以辦到!”

“請你務必要相信我,愛麗,我可以辦到的,我保證!”

衛宮切嗣深深呼了一口氣,然后緊緊擁住了對方。

“切嗣,你想做什么你就去做吧,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不是嗎?所以,無論最后發生什么事情,我和伊莉雅,我們都會和你一起去承受的!”

“我明白了……謝謝你,愛麗!”

“我也謝謝你,切嗣……”

(報告小主人,小的發現在后山,在您的地盤那里,好像有一對狗男女在約會?

——當圣杯戰爭的賽事的第一次大賽進入了準備階段后,提伯斯突然就對著自家的小主子打著小報告。)

‘閉嘴!提伯斯!’

現在安妮可沒空管她的小熊,也更沒有空去管什么狗男女,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主持第四屆的圣杯戰爭的第一天的比賽!

“都拿到自己的號碼了吧?”

“那你們就趕緊對號入座,將自己的從者手辦替換到其中一個棋子上!放心,除了你們自己,沒有人能看到你們到底將自己的從者替換成了哪一枚旗子!”

“然后……你們這些家伙們就快點給我開始,我才沒有空陪你們在這里浪費時間呢!”

也沒過多久,就那么一小會的時間之后,在安妮解說完規則和不耐煩的訓斥聲之后,今天這另類的第一場圣杯戰爭的抽簽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而比賽的分組則分別是:

第一組:遠坂櫻—VS—間桐雁夜

第二組:伊莉雅—VS—肯尼斯

第三組:遠坂凜—VS—雨生龍之介

第四組:露維亞—VS—韋伯

雖然組合的情況有那么一點點的詭異,但是,因為是他們自己抽到的號碼,所以也就暫時沒有人往別的地方想太多。

“很好、很不錯,這個比賽這樣很公平!”

“而且,安妮……你的這個魔法非常地有趣,以小窺大……單單是這種強大而又精妙的魔力運用,就是我縮不能比擬的……”

“雖然我也會制造一些具備智慧的寶石魔術禮裝,但是這樣的一個簡簡單單的泥人就有這種效果,我是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伸手拿起了一個棋子,湊近看了一會之后,寶石翁基修亞感慨地點了點頭,非常贊同這次的比賽和規則。

他覺得這個比賽項目真的就很好!

而且,無論是作為Master的御主還是作為Servant的從者,雙方都有參加和彼此互動,這點就很好!想來,這場比賽的目的就應該是斗智而不斗力,那個小家伙就并沒有如同他之前所擔心的,任著性子胡亂地來瞎搗鼓?

“沒錯了,下棋這種東西,肯定是沒辦法作弊的,這是對心性和智慧的考量,這確實就是很公平!”

放下了手中掙扎著并謾罵自己的泥人棋子,寶石翁就欣慰地對著安妮樂呵呵地笑了起來。這個比賽項目他很喜歡,而且,他自己的棋力也不差,待會兒,他就可以去好好地巡視觀摩一番,絕對能起到監督和裁判的作用。

反正,他很喜歡今天的這場比賽,很合乎他自己的心意。

(沒錯,確實是很公平!高級生命魔法賦予的次等高級智慧,那樣的棋子將帥的棋力,恐怕連你這個老頭子都是下不過的吧?要不然的話,為什么那四個小家伙抽簽都抽不到一塊,偏偏就是她們分別和其它的四個大人們對陣比賽?

這么明顯的東西,你這個蠢貨老頭都看不出來?

——提伯斯不屑地冷笑著,它一眼就看出來了,它家小主子就喜歡這樣明著去坑人!待會兒,那些將帥們下令的時候,恐怕這個老頭子還以為是棋手自己下令的吧?

哼哼,愚蠢的地球人類啊……他們那些人,其實壓根就不是和幾個小女孩一起下棋,而是和高等魔法智能生命的棋子主帥在下棋!)

(這種情況,想必它提伯斯的小主子早就已經算計好了吧,且還偷偷使壞,讓那四個家伙不能湊到一組,還不是擔心她們互相作弊后鬧出什么大亂子,然后拆了她安妮女王大人的臺?)

“紅方先行!”

“喂!那邊的那個笨家伙,你到底會不會下啊?不會就趕緊認輸滾蛋,我待會還要回去吃午飯呢!”

安妮氣呼呼地跳下了大石頭,對著某一個剛剛坐下就準備擅自開始游戲的黑短直頭發的家伙劈頭蓋臉地罵了一句。

那個叫做韋伯的家伙,剛剛就是他拖延時間而且最后一個才來,可現在,他明明就是藍方,竟然也敢先行,到底還要不要臉了?

“準備好了就快點開始,不會下的就早點認輸,反正我是不會介意的!”

現在抽簽的結果是四小對四大,沒錯,安妮就是故意這樣安排的!

抽簽什么的,就只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她自己私底下早就用魔法暗箱操作了,那些家伙們抽簽的時候,上面壓根就沒有字號,只有拆開的時候,安妮才讓上面顯示出她自己想要的數字!

這就如同電視上那些每期的球球票或者商場的抽獎活動一樣,就只是擺出來糊弄觀眾和騙人玩的,誰獲獎那是別人說了算!這種基礎的黑幕常識,在神盾局那會,科爾森叔叔早就給她說過了,現在她就只不過是活學活用而已。

“不要磨蹭,快點開始!”

“我給你們說啊,你們藍方的四個家伙要好好地下,如果輸給她們四個小不點的話,那你們可就沒臉做人了……”

安妮繼續給某些家伙們增添著壓力,她就是故意的。

“你們想想啊,你們這些都十幾二十多歲的奔家伙,如果下棋都下不過幾個五六七歲的小女孩的話,那你們來比賽還有什么意思,還不如直接認輸回家好一點呢!”

看到雙方終于開始你來我往地開始下棋之后,安妮就一邊繞著四張硬化泥土的棋桌逛著,一邊嘴里不留口德地使勁干擾著那四個不討她喜歡的家伙。

“哼!”

肯尼斯瞥著逛到自己身后的某個小女孩一眼后,心下就很不滿地冷哼了一下。

他并不覺得自己會輸給對面的這個愛因茲貝倫家的人造人!

因為他自己,可是魔術協會的高級講師,同時也是魔術天才,還精通著國際象棋,以及東方的這種中國象棋和圍棋,所以,他堅信,他自己肯定不會輸給這種乳臭未干的小女孩的。

沒辦法,他肯主任就是這么地自信!

然而,相對于自己導師的自信,一旁的韋伯卻沒有說話。

現在才剛剛走了兩步的他,正在努力絞盡腦汁計算著……雖然這種中國象棋他下的不太多,但是他也略懂一點點的規則和經典下法,如果認真去計算的話,想來也不會比他們擅長的那種國際象棋要難多少,也有那么一點的把握可以贏到對面那個小家伙。

就如同剛剛那個小裁判說的,他這個魔術協會的高材生,還比對方年長了十歲這樣,如果連一個小女孩都下不過的話,那就可能真的沒臉做人了……別的不說,回去的時候,就非得被那個征服王伊斯坎達爾給笑掉大牙不可!

“混蛋!”

“這些什么破爛玩意,我完全就一點都不明白!”

而另一邊的雨生龍之介,就相對要狼狽地多了……因為,他壓根就不會下,剛剛他已經被敵人吃掉了中間的一個小卒子,而現在,他正在用自己的戰馬去驅趕對方的炮兵離開中間的那個危險位置呢!

他一點都不喜歡這個比賽,他雨川龍之介擅長的是殺人放火以及虐待自己的囚犯,真不擅長這種需要靜下心來進行思考的小孩子玩的把戲!特別是,在他自己對面的那個湊數的小屁孩,竟然會那么厲害,還一點面子都不給他的?

他心下已經決定了,別讓它自己逮到機會,要不然……抓住對方之后,非得給青須老爹獻祭掉,并給那本用人皮裝訂而成魔導書吸收掉恐懼的靈魂和全部的魔力不可!

有機會的話,坐在棋盤對面的其她三個也都統統要抓起來!

當然,還有剛剛走過去的那個可惡的小家伙……雖然對方看起來很厲害,但是,就總是會有不防備的時候吧?所以,只要瞧準時機的話,他覺得,自己和青須老爹就總是會有機會的。

(小主人!剛剛那個黃毛又在打您的某些壞主意了,他的惡念籠罩在您和您的小學徒們身上,就真的不需要現在就弄死他嗎?

——當安妮逛了一圈并走向遠處的時候,提伯斯就突然有些好奇地問了一句。

今天,那個黃毛就已經多次對它的小主子或者其她的小家伙們起過歹意,按照它的這個無法無天的小主子以往的做法,早就應該一把火燒掉了的……怎么今天,卻一直就不管不顧的?)

“我都說過了,我留著他還有點用!”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七個人的比賽,如果少了一個人的話可能會有點不太好玩?

再說了,人家好端端的一個壞蛋,活著也怪可憐的,安妮就大方地讓對方再多活幾天就可以了,這又不是什么大事,沒有什么好必要大驚小怪的。

“提伯斯,你覺得她們今天誰得分會最高?”

找了一個地方坐好并拿出一包炸薯條零食開始啃食等待之后,閑極無聊之下,安妮就一邊看著遠處那些一本正經比賽這的家伙們,一邊私底下問著自己的小熊道。

她突然覺得今天的這個比賽不夠刺激,等后天再輪到她出題的時候,她一定要想一個激烈一點的才行,絕對不能讓那些家伙好端端地坐在那里磨嘰時間。

(反正就絕對不會是那個遠坂凜!——對于自己小主子問的問題,提伯斯非常篤定只認一點!)

“提伯斯,你果然變壞了!凜那家伙壓根就沒有分數,所以當然不會是她啊!”

一手抓著一包薯條就那樣湊到嘴邊啃著,另一艘拎起了自己小熊的脖子,安妮就恨恨地瞪了對方一眼。

(然而,提伯斯并沒有理會它家的小主子,就那樣沉默著,不想就剛剛的那個問題發表更多的看法。)

“再猜猜看唄,猜對了的話有獎勵的!”

想了想,安妮就只能稍微誘惑著道。

(獎勵……到底是什么獎勵?!)

“比如……給你放個假?但是呢,你猜錯了的話那要受到懲罰的!”

安妮有些猶豫地說著道,長假什么的絕對不可能,短假之類的應該可以的吧?比如說,在自己睡覺的時候,放對方一個晚上出去蹦跶什么的?

(小主人,請您別再來騙小的了。)

“咦?人家什么時候又騙你了?”

安妮有點不忿,剛剛她就真的有想過只要小熊猜對了,就一定給獎勵的!

(那四個蠢貨只要輸了就都是丟掉三分,所以,最后的分數就肯定有兩個以上是一樣的!因此,今天絕對沒有分數最高的,所以,小的是不會再上您的當了的!

——吃一塹長一智,被騙過,或者看到別人被騙過無數次的提伯斯,一眼就瞧出了這個猜謎打賭的陷阱所在,反正,它是肯定不會輕易上當的!)

“對哦……”

“那你猜猜看誰最低分?”

(不猜!肯定有幾個是零分,他們沒有人最低!)

“可惡!你猜一猜又不會死!”

(猜了是不會死,但是猜了就一定會錯,錯了就一定會有懲罰!)

“提伯斯,你果然就變壞了!”

(過獎了,小的其實都是跟您學的!)

“哼!你給我記住!”

‘住手!’

‘間桐雁夜你這個蠢貨!白癡!先別動我的那個小兵,你沒看到她的戰馬在那邊盯著我了嗎?快點,出車,先給我守住那個點,別讓她將軍!’

在間桐雁夜的棋盤上,他的那個主帥,那個小手辦金閃閃正在用意念對著他發號著施令,并嚴厲地讓他按照對方的指令行走。

現在,雖然間桐雁夜一直裝著盯緊這棋盤,但是呢,他其實就是當著一個傳話筒的角色,所有的下法和思考,都是由站在主位上的金閃閃吉爾伽美什在進行著的。

那個英雄王確實是有點正本事,在知道象棋的規則后,才琢磨了那么一小會,就下得有模有樣,并多次嚴厲地拒絕了間桐雁夜想要自己去下的打算和支招。

當然了,由于魔法的存在,對面的對手小女孩櫻是看不到金閃閃的任何行動和說話聲的,事實上,在‘吃’掉替換成棋子的英靈從者之前,無論是誰也都看不到對手究竟做了些什么安排和動作,對于這一點,安妮的魔法還是很靠譜的。

畢竟,作弊什么的,有那種會下棋的主帥就可以了,其它的,就沒有必要整得那么過分。

“好吧……”

好幾次想出謀劃策或者想給對面的櫻饒上一兩步,都成功被對方蠻橫無禮地看破并喝止之后,間桐雁夜也終于不想浪費時間了,干脆就一攤手,示意對方自己去下,省得他整天挨罵。

‘哼!那你這個蠢貨就好好待在一邊看著吧!’

吉爾伽美什本來就不信任他的這個Master,性格更是半點都合不來!所以,對于對方終于不來給自己添亂,他也樂得輕松,就那么繼續在棋盤上專注地指揮著棋子們不斷地行動者。

畢竟,憑著他英雄王的能力和智慧,他并不覺得自己會在這種小游戲上輸給一個小女孩!

‘哎呀!櫻!你的馬被對方給吃掉了!’

棋盤上的小人兒美杜莎一驚一乍地回頭對著自己的Master櫻大呼小叫著,為自己紅方的戰馬騎士被吃掉而感到憋悶不已!

“我當然知道!”

櫻自己還有點委屈呢,那只馬還想就是白白上去送給對面的一樣,她都心疼了老半天呢!

‘那你還那樣去下?’

小美杜莎很是不解,這種送棋子給別人吃的下法,會不會有點太傻了一點?所以,她現在就回頭,看向了帥帳中間的那個大帥,并投過去懷疑和威脅的目光。

如果害得她們輸了的話,她就慫恿她的Master,將對方丟到河里去,讓它永遠都變不回來!

“但是咱們的大帥就是這樣安排的,我自己也沒有辦法啊!”

櫻一直都是按照紅方大帥的行動指令在下著,對方為什么會那么做,她自己也是不太清楚的,反正,她就只是被動地去執行。

‘它那個家伙,到底行不行啊?’

美杜莎很是懷疑,看看現在的棋盤,明顯是紅方的這一邊比較被動,藍方都開始反過來咄咄逼人了。

{汝等休慌,此乃以退為進之道!兵法有云:以退為進、以迂為直、步步為營,只有這樣,方可在敵人不經意間克敵制勝!此中有大智慧,汝等等著便是!}

‘可是,對方的家伙都要過來將軍了!’

美杜莎當場就反駁著道。

{對面的將領太過于急功冒進,且貪圖蠅頭小利,非帥才也!}

‘人家是大將,不是你這個大帥’

{吾有把握十步之內,取其首級!}

‘這個家伙,怎么說話怪怪的?’

“我也不知道……”

“但是感覺很厲害的樣子?反正,咱們也不太會下,那干脆就靠它吧?”

如果是和自己的小姐妹們一起玩耍的話,櫻到是可以自己隨便玩玩,但是現在,對方是間桐雁夜叔叔,還有那個金閃閃的從者,就肯定要比她們要厲害的,就比如現在,如果是她自己在下的話,那找就輸了的!

‘可是現在我們現在什么都不做嗎?你看看,它又把我派上去了,要死了要死了…..’

美杜莎頂替的炮兵被派到了對面的戰場上,她就趕緊驚呼著向櫻求救道。萬一待會她被打死的話,那就要被扣掉一分了!

“我們現在又能做什么?”

櫻有點無奈,她現在除了等著勝利之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的吧?

‘你不是和對面的那個叫做間桐雁夜的家伙很熟嗎?趕緊說點好話,分散他注意力啊!或者,讓他自己主動認輸?’

‘你聽我的,就這樣……在這樣去和他說!’

美杜莎開始使勁地給櫻支招著。

“這樣子就真的好嗎?”

‘你想輸還是想贏?’

“當然是想贏!”

‘那就按我說的做!’

“那好吧……”

終于,櫻點點頭,同意了對方要在棋盤之外拿下敵人‘大將’的做法并采取攻心之計?

“雁夜叔叔,要不,您就悄悄地認輸唄?”

終于,想了想,櫻就開始賣萌著對自己對面的棋手間桐雁夜叔叔小聲地說著道。

間桐雁夜沒敢搭話,因為現在,壓根就不是他在下,而是被他選做替換成紅方大將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在下!他要是敢亂來的話,等到比賽結束,對方非得亂劍殺了他不可!

這種沒有辦法放水的比賽,他只能硬著頭皮當做聽不到對方的話,就那么默默地按照吉爾伽美什的指揮給棋子們假裝下著命令。

他自己到是可以認輸,可是,他是真的不敢在英雄王的羊皮紙底下認輸的。

“哼!雁夜叔叔,你竟然變壞了!”

“我要回去告訴葵媽媽聽,我要跟她說你欺負我,比賽還不讓我!”

這個主意其實是美杜莎剛剛教唆自己的,但是現在,櫻覺得她自己真的可能會那樣去做?

“喂!”

“雁夜叔叔,你家的主帥是你的從者嗎?還是其它?這樣說說總可以吧?”

櫻開始賭氣地胡攪蠻纏著,她將自己的美杜莎替換成了一個炮,至于大帥這個隱秘的作弊利器,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替換的!她不用想就也知道,旁邊的伊莉雅,露維亞和凜姐姐她們,肯定也都和自己一樣的!

而那些壞家伙大人們,肯定就是替換的主帥吧?

畢竟那樣的話,他們就可以省去了保護兩個棋子的麻煩,可以專心地去下棋?殊不知,他們那樣做,就已經沒有了一個大師水平的作弊利器了!

“那個……”

“很抱歉,櫻……這是一場比賽,我真的有點不太方便讓你…….”

其實,間桐雁夜想哭的心都有了……輸贏什么的,他倒是無所謂,但是人家吉爾伽美什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可惡!”

“雁夜叔叔你好討厭!”

‘別管那家伙了!’

‘櫻!快點想想辦法,咱們的那個蠢貨大帥又要拿我去拼子了,咱們馬上就要丟掉一分了!’

{為了勝利,這點犧牲是值得的!}

‘可惡,要犧牲你去啊,別啦我!’

“青須老爹,怎么辦,我真的不會下棋啊……”

‘呵!我也不會這個!’

‘不過,哪怕輸了也不要緊!因為,龍之介……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剛剛,我在盒子里到底看到了誰!’

替換了主帥的Caster吉爾德雷轉頭看向了旁邊的棋盤,在那里,伊莉雅正專心地和肯尼斯下著棋,想必,對方的那個主帥,就一定是他的那個貞德吧?

真是太好了的…..

他的那個比上帝還要圣潔的貞德,終于被他再次看到了!

只是,不知道她還認不認得自己?現在,Caster吉爾德雷已經沒有心情下棋了,就任由龍之介胡亂下著,他就只想快點見到他的貞德,僅此而已。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12章 最公平的比賽?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