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32章 混亂的圣杯戰爭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32章 混亂的圣杯戰爭
轟隆隆隆……

一陣陣地動山搖的巨響和強大的震動感傳遍了整個冬木市以及附近的陸地架和海域。

型月世界的主位面,一九九三年四月七日,在圣杯戰爭即將結束的那最后一天,在繼冬木市遠坂宅邸特大神秘事件之后,相隔才僅僅一個月,這個城市這里,就又發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在冬木市正西邊的那個臨湖而建的修建了快兩百多年的柳洞寺,今天竟然發生了十分離奇的爆炸事件!!!

事情發生在四月七號的清晨,在太陽還沒有升起來的時候,一聲巨大且持續的爆炸聲響朝著整個城市一掃而過,強大的震感震得整個冬木市如同發生了好幾級的地震一般,將不少還在睡夢中的市民嚇得趕緊從從床上或者地鋪上滾落或是爬起來,然后按照他們曾學到的地震避難指南,緊急躲到衛生間、桌子底下,或是干脆就直接衣衫不整地跑到了大街上、或是院子里進行避難。

然而……

直到這時,冬木市的市民們才愕然發現:原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地震,而是因為冬木市的西邊的深山町里,發生了一場詭異的大爆炸!

那沖天的火光一直在緩緩地膨脹并亮起,要不是現在除了巨大的相聲和震動,并沒有任何更加可怕的輻射或是沖擊波襲來地話,單是看看遠處的那個沖上天際的火紅色蘑菇云,他們差點還以為他們的這個島國又被核彈給洗禮了呢!

只不過,雖然沒有爆炸后的輻射和沖擊波襲來,但是爆炸所引燃的山火,還是漸漸映紅了西邊深山町的一大片的山區,至少都有著好幾個山頭,甚至還有隱隱擴散到了那個同樣坐落于市郊冬木學園的趨勢!

沒人知道深山町的柳洞寺那邊到底是發生了些什么……

冬木市的市民們在自家的陽臺,在街道上,在窗戶后朝著西邊看去,就只看到紅彤彤的一大片。

終于,等到冬木市的消防直升機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上空的時候,他們就只看到,原本的那個威嚴的柳洞寺,現在就只剩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無數的湖水正瘋狂灌入,無盡的火焰竟然在湖面上燃燒?

而且,更離譜的是:爆炸似乎是自內而外的?!

沒人知道哪里到底是因為巨大的爆炸才引起的深坑,還是因為那個寺廟底下原本就有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反正,消防直升機上面的那些觀察火警的消防員們,就只是忙著和消防總部聯系著,并通報他們所看到的那不可思議的一切!

只不過,他們在消防直升機上目睹這一切的人,都下意識地認為:這種爆炸和那些詭異的大火,就絕對不是什么普通的天然氣自然爆炸或是不合理的恐怖襲擊事件,而是肯定和一個月之前的那些神秘事件有關!

這,就絕對又是那些詭異的魔法師們給弄出來的!

要不然,現在柳洞寺廢墟上面的那些詭異的火場,那些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的爆炸火焰,它們絕對不是什么火藥、爆炸物、或是天然氣空洞意外爆炸等等引起的詭異場面,它們又作何解釋?

所以,他們就差不多能篤定,那些該死的魔術師們,他們又跑來他們冬木市惹事了!

在大爆炸過后幾小時,在冬木市的消防隊忙著關注柳洞寺方向的大火并布置人手準備隔離帶并著手撲滅的時候,在更南邊的深山町里,這里的圣杯戰爭的形勢卻急轉直下,原本那和和氣氣的一群英靈們,在這個時候,突然就開始互相混戰了起來!

沒錯,就是混戰!

因為不知道什么緣故,在大圣杯突然爆炸并被徹底毀了之后,他們那些英靈和圣杯戰爭之間的關系被蠻橫地斬斷了!現在御主們已經控制不了英靈們,同樣,也不能再用手上的令咒去強迫命令英靈們做任何的事情。

所以,這第七天,就是他們某些英靈們最后能夠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后一天!

如果,英靈們想要繼續存在下去的話,那他們就必須去爭奪那個已經出現,只不過力量還不是太足夠的小圣杯!而想要它的力量達到可以憑借來許愿或是做到其它事情的地步,那就必須要先將其他的英靈和御主們給一起獻祭掉,否則,那個圣杯就達不到用來許愿的要求,并最終慢慢消散掉。

而正因為這樣,那些英靈們,現在才會在這里打起來,并波及到了所有的御主!

唯一能夠阻止這一切的那個寶石翁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現在則正忙得不可開交,硬是沒空去管那些正在打架斗毆的英靈們!

因為,他需要用盡全力去梳理大圣杯空洞被那個該死的衛宮切嗣炸毀之后狂亂的魔力絮流!如果不能好好地壓制那些積攢了好多年的強大魔力的話,一旦等它們爆發出來,整個冬木市數十萬的人,就全部都得完蛋!

屆時,那就不是什么簡單的神秘事件了,一個不小心,就會導致整個地球的普通人類對魔術師們的徹底敵視!然后,新的獵巫戰爭恐怕就一定會在主位面這里轟轟烈烈地展開的吧?

再然后,受主世界位面的影響,一旦這種事情映射到其它無盡的平行位面的話,到底會產生什么嚴重的影響和后果,那就是他基修亞所不能想象地!

寶石翁就完全不明白,那個衛宮切嗣到底是從哪里找到的這個大圣杯的法陣構造法陣圖紙,而且還弄來那么多的炸藥直接毀了柳洞寺底下的大圣杯復雜法陣的節點?

那個混蛋家伙,他又到底想做些什么,又為什么要這么做?!

對方會毀掉小圣杯什么的,他這個號稱能夠旅行無數平行世界的寶石翁可是見多了,絕對不會奇怪!可是,對方又是怎么知道大圣杯的具體信息的?關于這一點,他一直都想不明白!反正,要不是他基修亞自己一直呆在這里的話,恐怕這個世界,就一定會出大事件的吧?

所以,分身乏術,忙活著在柳洞寺收尾的他,現在就暫時沒有時間去做更多的事情,那些正在亂搞事情的英靈,他沒空、也沒有精力再去管了。

“不好……”

“他又追來了,快跑!!”

在這個時候,失去了御主們控制的英靈們,除了圣女貞德、美杜莎正在掩護著她們的御主遠坂櫻、露維亞以及當大圣杯爆炸之后,在龐大的魔力亂流沖刷之下,不得不從那個遠坂家的新宅邸里跑出來的遠坂凜、遠坂葵和伊莉雅的那一家子人緩緩地沿著山路往深山里撤退著。

因為此時,某個獲得自由,且有強烈執念想要獲得那個圣杯的家伙,那個金閃閃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正在瘋狂地追殺著她們!

在剛在,征服王Rider伊斯坎達爾已經戰死了,就是被吉爾伽美什用他手上的那柄紅色的詭異寶具開天辟地乖離之星給活活打死的,連同他的千軍萬馬在內,全部都蹦碎毀滅!

甚至,連同對方的御主,那個魔術師協會的的學生韋伯維爾維特一起,也都被吉爾伽美什的對界寶具給直接轟殺至渣,再也不復存在……

而此時,原時鐘塔的一級講師,阿奇博爾德家第九代家主,肯尼斯埃爾梅羅阿奇博爾德也正狼狽地和他的從者,和那個瘋狂的貝奧武夫對峙并爭斗著。

因為,由于現在某個英靈已經失蹤不見的原因,能量已經遠遠不足,而想要獲得一個完整的圣杯的話……那就必須要把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從者Servant,和所有的魔術師Master都統統獻祭掉才行!

這也正是圣女貞德和美杜莎需要一邊對抗那個咄咄逼人的金閃閃吉爾伽美什,一邊吃力地掩護她們的小Master們緊急撤退的根本原因所在。

對于圣女貞德來說,圣杯對她其實毫無意義,她自己也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獲得它,反而是露維亞的人身安全,以及這好多天一直相處的那些朋友以及小家伙們的安全,才是她最最在意的事情!

而美杜莎也差不多,和櫻的相性極高的她,本來就寧愿不要那個圣杯,也不會讓她的小伙伴受到任何傷害!更何況,身為戈耳工三姐妹之一的她,被召喚到這個世界就純屬偶然而已,她并沒有一定要留在這里的執念。在圣杯戰爭結束之后,如果有可能的話,她很可能也會直接回到自己應該呆的世界里去?

所以啊,她們現在兩人就聯合起來,努力地在那個火力全開的吉爾伽美什的攻擊之下頑強地抵抗著。

其實認真地戰斗的話,她們兩人一起配合起來對敵,不一定會怕了那個吉爾伽美什,也更不見得就一定會比對方弱到哪里去!然而很可惜,她們不是只有兩人,她們還需要保護她們身后的那一群大大小小的家伙們!

她們這些人,除了愛麗絲菲爾和衛宮切嗣能夠時不時出手幫忙騷擾那個乘坐詭異的王座一般的東西飛在低矮的半空中,不停地往下丟著各種武器的吉爾伽美什之外,其他人就全都是拖油瓶而已。

那些小家伙們的法術,在這種程度的戰斗里,就完全只是笑柄而已!

再就是,那個身為Archer的吉爾伽美什召喚出來并發出猛烈攻擊的武器,好像怎么丟都丟不完……所以,在種種因由之下,貞德和美杜莎倆人為了保護好身后的眾人,就只能被一直壓著打,卻不能反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貞德,我來幫你!!”

正當手持旗槍的貞德和手持長柄黑色鐮刀的美杜莎倆人左支右拙地將對方投射過來的一柄柄當成遠程武器使用的那些長劍、長槍或是其它的武器擊飛格擋的時候,一聲怪異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隨后,一個長著斗雞眼,像是小丑一樣的黑發男子,就伴隨著一陣陣的煙霧出現在了貞德的身邊,并同時一揮手,就讓他手上的發出陣陣的黑光,并瞬間就從異界召喚出來了無數頭邪惡的觸手怪物,讓它們出現在在了那個吉爾伽美什的身邊,然后就瘋狂地朝著對方的方向沖了過去。

“是你,吉爾德雷元帥!?”

銀槍一甩,將一柄正凌厲地朝著自己刺來的金色寶劍給挑飛之后,貞德看著來人出現在自己身邊并出手相助,就不禁驚呼一聲。

“我的圣女貞德……”

“請放心,我一定會給你搶到那個圣杯的!”

等到確貞德的安全之后,吉爾德雷就開始翻動這手里的黑書,讓一只只更大的異界怪物出現在了敵人的周圍。

“哼!就憑這些,你們以為就可以攔得住我嗎?”

金閃閃吉爾伽美什握著手里的開天辟地乖離之星并沒有使用它去繼續攻擊的打算,因為他剛剛干掉那個征服王Rider和對方的御主Master之后,現在已經消耗了不少的能量,如果頻繁地去使用它的話,說不定到時候不僅不能消滅敵人,反而會因為力量的下降而被對方有機可趁?

所以,他就在一聲冷哼過后,就讓自己的身后出現一個個密密麻麻的空間漩渦,然后從他的‘王之寶庫’里召喚出無數柄的寶劍,冷笑著看向那些正在圍過來的怪物。

下一秒……

無數的的寶劍飛射而出,將那個Caster吉爾德雷浪費很多魔力和積攢的祭品才召喚出來的異界生物在一瞬間就被清理一空并毀滅殆盡!

緊接著,隨著吉爾伽美什的一抬手,更多的能量旋渦又開始出現在他的身后,剛剛那些攻擊出去插在地上的武器,很快就消失,然后又重新出現,密密麻麻地都遮蔽住了他身后的大半塊天空,那紅色和金色的光芒,看起來就很是駭人。

“現在,本王倒要看看,你們還要怎么頑抗?”

“那個最后的圣杯,吾吉爾伽美什要定了!誰敢來阻攔……本王就要誰的命!”

看著下方的那三個從者,那個Ruler圣女貞德、Lancer美杜莎、以及新冒出來的Caster吉爾德雷,吉爾伽美什就那么冷笑著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對方。

如果是自己一對三,可能亮他也只能直接狼狽地逃走,萬萬不敢現在還這么耀武揚威地俯視著對方!

但是,那三人身后的那些家伙,那三個小魔術師,以及她們的家人……就已經嚴重拖累住了底下的那三位英靈!只要利用得好,他就有可能將這三個抱團的英靈們一個一個地殲滅,并各個擊破!

就比如,像現在這個樣?

“不好!”

“你們,快點!現在全都到我身邊來!”

看到對方準備大范圍地進行覆蓋射擊,貞德臉色就突然一變,趕緊就對自己身后離得較遠的櫻、凜、露維亞以及伊莉雅她們大聲地喊著道。

弓兵什么的,貞德見過多了,他們確實難以對付,亂箭射死一名將軍可不是開玩笑的!但是,像眼前這個吉爾伽美什這樣這么麻煩的,她就還是第一次看到!從剛剛開始自己和美杜莎兩人和對方且戰且退到現在,對方扔出的寶劍至少都有好幾千柄了吧?

然而,怎么可能有人還隨身帶著那么多的寶劍?一定是因為對方有著可以用于回收的優秀寶具的吧?要不然,剛剛打出去的那些武器,也不會就那么莫名其妙地直接消失掉,然后還時不時又看到對方重新打出來。

“啊!?”

“好、好的!貞德姐姐,你打算怎么做?”

原本打算跑遠一點的露維亞,很快就和遠坂以及衛宮切嗣一家又快步跑到了貞德的身后。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打算做什么,但是,她們還是表示會無條件地信任對方。

如果不是剛剛貞德和美杜莎的拼力保護的話,恐怕她們這些人,早就被那個可惡的金甲壞蛋吉爾伽美什給殺掉了吧?

衛宮切嗣兩手各拿著一柄糟心古樸的手槍,他在一邊小心地保護著自己的妻子愛麗絲菲爾和女兒伊莉雅的同時,也一邊默默地警惕著遠處天空中的那個厲害的英靈!

他是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

為了今天的這個事情,為了毀掉那個圣杯戰爭并讓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得到解放和自由,他特地和自己的部下兼老情人的久宇舞彌籌謀了許久,并在從間桐家竊取到關于圣杯戰爭起源和那些法陣的所有記載之后,他就通過自己用特殊渠道,從海路走私來的一小艘船的炸藥并直接毀了那個大圣杯系統!

可他哪里又能想到,在最后,事情竟然會發展成這樣子?

沒有了圣杯系統的支持,那些從者英靈們不僅沒有立即消失,反而還因為沒有了契約的束縛,就變成為了奪取已經出現的小圣杯就肆無忌憚地爭奪廝殺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他是真的想一槍就干掉對面的那個可惡的家伙!

只可惜,事實已經證明,他的武器對付魔術師倒也還行,可對付這種強大的英靈,就有點莫可奈何了。哪怕他想繼續去攻擊,也僅僅是浪費那些珍貴的起源彈而已……所以,他在發現自己的行為只是徒勞的之后,就一直僅僅只是在自己的妻女身邊提供最基本的保護,而不是去配合貞德以及美杜莎去攻擊敵人。

“吉爾伽美什!”

“你的那種邪惡的陰謀,今天就絕對不會得逞!”

“現在圣杯戰爭已經結束了,在這里,我們沒有任何的一個的贏家!請快點放棄吧,回到你我應該回到的地方去,而不是眷戀這個不屬于我們的世界!”

高舉著自己的神賜長槍,任由槍尖上的那面鳶尾旗在飄揚,貞德在看向遠處的那個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后,就試圖勸說著對方道。

原本她之所以來參與這個圣杯戰爭,就只不過是想要幫助露維亞獲得勝利而已!可現在,既然大圣杯都已經被毀了,她們身上的那種契約也已經消失殆盡,所以,圣杯戰爭也應該就此終結!

那個小圣杯的可靠性也有待商榷,所以,對方就完全沒有理由再為了這個事情在糾結下去。

“本王從不眷戀任何的東西,無論是權力、財富、亦或是本王自己的生命!”

“本王早已看透了一切,想要的也不會是什么永生,更不會是為了那個圣杯的愿望……”

“只是,本王想要的東西,那就一定要得到,僅此而已!”

看著下邊那個高舉著槍旗的圣女,那個比之前幾天他看到的某位Saber還要純潔的女人,吉爾伽美什就曬笑著微微舉起了自己的兩根并著的手指。

“既然那個麻煩的老頭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不在這里,既然同另一個叫做安妮的小女孩也不在……”

“那今天就由本王宣布:圣杯戰爭的最后一個比賽項目,那就是——勝者為王!”

說完,金閃閃吉爾伽美什的那兩根手指就微微向前一揮,然后他身后的天空中,在那些空間漩渦中出現地一柄柄寶具武器,那數以千計的各種武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下方的那些人兇狠地覆蓋著激射而去!

只要將所有的從者Servant和御主Master給統統殺掉,小圣杯就是他的了!

至于獲得圣杯之后到底要做些什么,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如果時間還來得及的話,消滅所有的競爭對手以及那些礙事的魔術師們之后,他應該還會有不少的時間來好好地考慮要許某個愿望,或是直接收藏?

總之,他相信,在他的猛烈攻擊下,下邊的那三個家伙,她們肯定是堅持不了多久的,除非她們愿意舍棄那些沒用的凡人魔術師,然后全力來圍攻自己!但是,很顯然,她們不會那么去做的……所以,他現在就有足夠的時間去一個個地先消磨那些看似正義的家伙,消耗她們的力量,然后做到之前自己說過的那些事情。

“你不會得逞的,吉爾伽美什!神賜長槍——”

吾的神明在此

看到對方果然是一個心智堅定且不聽勸告的家伙,貞德就一咬牙,雙手握著的槍旗上邊的那面金色的鳶尾旗猛地爆發出陣陣金色的耀眼光芒,然后,她就大喝一聲,在對方的武器即將攻擊下來之時,就猛地將槍桿下端的槍尾狠狠地往地上俺么一插!

然后,一團猛烈金光就突然就在鳶尾旗上面炸開!

下一瞬,當貞德旁邊所有人的眼睛重新恢復過來之后,她們就只驚愕地發現:一個金色的半球形護盾牢牢地將所有人都給覆蓋在了里面,就那么任由外邊那無數柄寶劍或者其它武器瘋狂轟擊到金色的護盾上,直接砸碎成一團團粉末并消失不見……而更多的攻擊,則是直接攻擊到周邊的大地之上,讓煙塵和火光直接將護盾中的所有人給淹沒,讓她們再也看不到外邊的任何情況!

當然,外邊可能也是看不到里面的……

“真是厲害!”

“嚇死我了,剛才……”

“貞德姐姐,這個護盾真的好厲害呢,你怎么現在才用出來的?”

“我還以為我要死了…..”

“它是不是可以一直這樣持續下去?”

這時,原本被剛剛敵人的攻擊嚇得閉上眼睛地眾小們,在緩緩地睜開眼睛后,就只看到了那個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球形護盾以及護盾外仍舊在狂轟濫炸著的那些飛劍武器們的轟擊,只不過,它們影響不到里面絲毫!于是,她們就小心地湊到了那柄被貞德插在地上,槍尖上的那面鳶尾旗仍舊在散發著陣陣光芒的長槍旁,開始好奇地打量并議論了起來。

“一直持續?你們就別想了,還有,千萬別碰倒它!”

“貞德的這根破長槍,它最多也就只能維持個十來分鐘左右,不能再多了!”

還沒有等貞德說話,一旁的美杜莎就虎著臉,沒好氣地瞪了那些凈會添亂的小家伙們。貞德的這根長槍可是絕對騙不了她的,這么近,她一眼就瞧出了它的底細和能力上限。

它一直在隨著外面敵人的攻擊而消耗著力量,等到它的力量衰減完,那這個看似牢不可破的護盾,就會直接崩潰掉!

“啊?那我們待會又要怎么辦,要等外面的那個家伙自己打累了自己走嗎?”

“才十分鐘,我們要完蛋了嗎?”

“要不,咱們直接將那個壞家伙變成羊?”

“那樣的法術怎么可能會有用?”

“那你說該怎么辦!”

“唉!要是切嗣叔叔你不炸掉那個大圣杯就好了!”

“遠坂凜!你這是在怪我的切嗣爸爸嗎?”

“沒有,我只是抱怨一句而已,難道說說都不行嗎?”

“就不行!”

“要是安妮老師在就好了,那個金閃閃的壞蛋肯定打不過她的……”

理所當然的,在聽到美杜莎說這柄槍堅持不了多久,然后還看到貞德似乎也默認一般抽出了她腰間的那柄劍,抽出那柄她幾乎從來不用的佩劍,她們就知道,美杜莎所說的,就很可能是實情!

所以,她們那四個小家伙就再次湊在一起,并嘰嘰喳喳地互相埋怨著鬧了起來。

“貞德!”

“難道你瘋了嗎?你真的打算要用你的這柄紅蓮的圣女?”

這時,美杜莎可不再管那些小家伙們,而是先看了一會外面的某個不要臉的金閃閃,對方仍舊在持續地狂轟濫炸著,似乎沒有絲毫要停下來歇的跡象之后,她才吃驚的朝著正抽出腰間長劍的貞德,似乎以及做了某種決定的貞德失聲問道。

對方的那柄劍,她可是問過對方來歷的,所以……

“紅蓮的圣女?那又是什么,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能打得贏外面的那個壞蛋嗎?”

“肯定可以的!”

“我們現在有救了?!”

這時,眾小又湊了過來討論著,特別是伊莉雅,一邊盯著貞德手里的寶劍,一邊好奇地問道。

然而,貞德并沒有說話,也沒有解釋,僅僅只是低頭看著已經被她抽出劍鞘的黑柄銀色長劍,一手擎著,另一只手緩緩地撫摸著劍身,心里不知道在想著什么事情。

只是,誰都能看得出來,她現在的表情很是凝重。

“確實是很厲害!”

“但是……一旦她解放這柄劍的言靈之后,那她自己也快要完蛋了!”

看到貞德沒有說話,在一旁的美杜莎遲疑了一下后,終于就不得不開口替對方說了這么兩句。

“啊?為什么?”

“貞德!”

“貞德姐姐?”

“貞德姐姐,要不,咱們還是趕緊逃吧,反正到明天,那個連雁夜叔叔都打傷了的壞蛋,就一定會自己消失掉的!”

聽到竟然會有這種用了武器就會死的可怕事情,伊莉雅、露維亞、櫻和凜等人,就紛紛開口并勸說著道。

之前,那個雁夜叔叔為了阻止外面的那個金閃閃的壞蛋來攻擊她們,就悍然使用了一連三道令咒!只可惜,在大圣杯被炸毀之后,令咒似乎也失去了效果,除了能繼續給英靈提供魔力維持存續之外,它就沒有了其它的作用,就比如強行命令英靈自殺什么的。

很自然地,當那個間桐雁夜叔叔發現他的三道令咒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之后,他就被那個吉爾伽美什一腳狠狠地踹飛到了樹林子里,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有沒有受傷,又或者到底死了沒有?

所以,現在她們可以確定,當那個吉爾伽美什在令咒用完后,已經沒有了魔術師給他供應魔力之后,最遲等到今晚的凌晨,他就肯定會直接消失的!到那時候,她們不用打也贏了!

然后啊,她們需要做的,就只是繼續提供魔力,讓貞德還有美杜莎繼續維持存在就可以了。

“我的圣女,你不用那么去做的,我……”

這時,吉爾德雷元帥也湊了過來,似乎想說點什么……只不過,很快,他就被貞德蠻橫地伸手示意并打斷了對方接下去的話。

“元帥……”

“你不用說了,你知道,我們現在沒有別的選擇!不這么做,我們就肯定只有死路一條!那個英雄王吉爾伽美什,他的攻擊太克制我們了!”

除非貞德不想要再保護露維亞、櫻、凜和伊莉雅她們,否則,她們就被對方給吃得死死地,除了勉力抵擋之外,那就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想當初,我率領法蘭西的人民起來對抗入侵者,也就僅僅是因為主的眷顧和我們的人民需要我而已……對于罪孽深重且滿身血污的我,卻被大家尊稱為圣女,其實,我不想背負這個神圣的名字……因為,我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圣女,我就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女孩而已……”

“我之所以Kauai參加圣杯戰爭,就真的僅僅只是因為我可以幫助到露維亞!”

“既然現在,圣杯戰爭馬上要終結,那我也沒有繼續滯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必要了……我想,這應該就是我可以發揮最后作用的時候!”

“只要打敗了外面的那個家伙,那我的任務就完成了!到那時候,我能不能繼續存續下去,又有什么要緊的?”

“我本來就是打算在結束的時候回去的,只可惜,我一直記不得我自己來這里的時候,我到底是存續在一個什么樣的地方?”

“哈!這真的很期待的呢……”

幽幽地說完這一切之后,貞德就突然莞爾地笑了起來,看得一旁的吉爾德雷元帥就不由得微微一愣。

“我的圣女,我會和您一起并肩作戰,哪怕是一同毀滅,我也樂意追隨在您的身后。”

吉爾德雷看著那張一直出現在自己夢中的笑顏,想了想,就嘆息著右手撫胸,對著貞德行了莊重的禮節。他本來一直想著要搶到圣杯給貞德的,而這幾天他也是那么去做的,以至于,現在在所有的御主中,露維亞的分數就是最高的!

然而,現在這一切已經就完全沒有了任何意義!圣杯戰爭演變成了現在這樣,又回到了互相廝殺的老路上,他們需要消滅所有的從者和御主的情況下才能獲得圣杯,這樣的事情,貞德是肯定不會去做的……

“謝謝你,元帥閣下!”

“但是,我覺得,只要我自己解放了這柄劍的話,可能只需要我一個人就打得過外面那家伙了的。”

貞德看向外邊,現在那個吉爾伽美什的攻擊漸漸變得衰弱了,似乎對方也意識到,在護盾沒有自己結束之前,那樣的攻擊就僅僅只是徒勞而已?所以,當攻擊的強度漸漸降低之后,在灰塵和煙霧之間,她們就隱約可以看到了外邊的那個金色的身影。

對方肯定也看出來她的那柄長槍的底細了,正好整以暇地召喚出了更多的寶劍,似乎是要等著護盾消失的那一刻?

“那我等著心上您英勇戰斗的身姿……”

吉爾德雷沒有管對方說什么,就只是默默地站到了一旁,做好了待會護盾消失之后,就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召喚出所有的異界怪物去淹沒那個敵人,以便幫助貞德的打算!

只可惜,這里不是沿海,而是深山町,要不然……他就可以召喚出更厲害的存在出來,絕對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對了!”

“斗雞眼叔叔,你家的那個討厭的紅毛主人呢?難道被你給殺掉了?”

這時,在一邊的遠坂凜突然就開口問道。

斗雞眼的壞蛋這個外號,顯然就是之前安妮給取的,其她的小家伙們并不知道‘斗雞眼’是個什么意思,這個名詞,只是聽著好玩的她們,就一直沿用著這個有趣的稱謂。

“殺掉我的主人?”

“不,我沒有殺龍之介……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在一大早的時候,就被找上門的警察們給抓住了……我本來想要去幫他的,但是發現你們這邊有戰斗,我就先敢過來了。”

自己的御主Master什么的,又哪里有自己的圣女重要?所以,在剛才,吉爾德雷就那么眼睜睜地看著那個不會絲毫魔術的雨生龍之介被一群普通人警察抓住被塞到了警車里拉走。

對此,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

既然干了某些事情,那對方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心里準備,就如同他當年的那樣。

“警察為什么要抓他?”

一個魔術師御主Master竟然被警察抓走,這個事情,凜真的是很意外的!她甚至還想著,是不是因為她們的身份暴露了,警察叔叔們要抓她們這種參與圣杯戰爭的家伙?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她就趕緊得好好地聯系那種變羊術和奧術飛彈才行,她才不要被抓住然后關到牢房里。

“因為……他就是冬木市連環殺人案的那個兇手……”

想了想,吉爾德雷就并沒有隱瞞,直接干脆地說了出來!

“啊!我就知道,他身上的陣營靈光那么地紅,就絕對不會是什么好人!”

這時,伊莉雅就驚呼一聲,湊到了遠坂凜的身邊咋呼了一句。

“沒錯,他身上的紅光是那么的紅,就一定是個壞蛋!”

“還有這個斗雞眼叔叔,他肯定也是!”

“伊莉雅,還有你家的切嗣爸爸,他也是紅的……”

“你胡說八道!切嗣爸爸才不是壞人!”

“可他為什么是紅色的?”

“因為……因為那個測陣營的東西它不準!”

“胡說,它很準的!”

“我說不準就不準!”

貞德看了看這些鬧在一起的小家伙們一眼后,就展顏微微一笑……這些,可不就是她自己所要守護的美好的東西嗎?所以,她就再也不猶豫,雙手輕輕捧起了自己長劍,準備做她必須去做的事情。

現在,這個神圣的無敵護盾馬上就要結束了,她必須要在它失去效用之前解放自己的寶具,將自己的能力進行最大化加持!否則,在需要保護后邊那么多人的情況下,她們哪怕是三對一,也都是奈何不得外面的那個可惡的家伙的。

深深呼了一口氣,貞德就在所有人或擔心,或疑惑的目光中,單膝跪了下去,并將自己的佩劍捧在了自己的身前:

“諸天乃主之榮耀,天空乃神手之偉業……”

“白晝傳達語言,夜晚傳遞知識……”

“既不會交談也不會說話,連聲音也無法聽到……溫暖之光灑遍大地,延伸到世界的最盡頭……”

輕輕地聲音緩緩地述說著,然后,在她身后眾人的目光中,她的腳下,開始出現了一圈縮小的火苗。

“從天的盡頭往上登,一直繞到天的盡頭……我的心在我體內升溫,隨著思念熊熊燃燒…..”

“我的終點就在此地,我的命數就在此地,我的生命就在此地……”

貞德的聲音,此時就漸漸變得響亮了起來,腳下地火光也漸漸變大。

“貞德……”

吉爾德雷伸出了手,他突然意識到那是那么,所以就有點想要阻止對方,但是……最終,他的手仍舊不得不微微顫抖著垂了下去。

“我的生等同于無,如同影子四處游離……”

“我的弓無法依靠,我的劍也不能救我……”

“謹以剩下的唯一之物,愿能守護他的腳步。”

“主啊……謹將此身托付于你!”

“絕望之后,必將迎來希望……”

隨著這最后一句用當年貞德她臨終時的詩作為發動的咒文,下一瞬,火光直接再一次將貞德給徹底淹沒……

“貞德……我的貞德……”

吉爾德雷捂著臉,踉蹌地后退著……又是這一個恐怖的畫面,雖然他知道,這僅僅是對方解放真言的過程,但是,每每想起這殘酷的事情,他就揪心不已。

紅蓮的圣女……

在火焰之中方才顯現的圣劍,將貞德的烤刑詮釋成攻擊而產生的概念結晶武裝——紅蓮的圣女,固有結界的一個亞種,是將心象世界結晶化而成的近乎神圣的寶劍,終于緩緩在火光中現身。

只不過,由于此劍正是英靈貞德其本身,所以,一旦讓寶具顯現解放出來,在戰斗結束之后,貞德就會從現世消失……

因為,剛剛地吟唱的詩句就說明了一切,烈火,將是貞德最后的歸宿。

“不……”

“貞德……你不該是這樣的結局,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時,在眾人或沉默或驚訝地看著在火光之中,那個白袍銀鎧的貞德,漸漸從烈火現身,變成了那一個黑袍的貞德之后,那個吉爾德雷終于崩潰一般,大聲地哭了起來,甚至連手上的寶具都給直接丟棄在了地上。

貞德身上的氣勢在所有的火光消逝之后,就開始變得凌厲起來,當她睜開雙眼,那份威壓,那種力量的波動,甚至遠遠壓過了外邊的那個金閃閃的吉爾伽美什!

此時,她沒有管身后的元帥,只是面無表情地單手持劍,大踏步跨出了無敵的神圣護盾之外。

“唔……”

“燃燒自己,換來絕對的力量……貞德,你這種付出,值得嗎?”

緊皺著眉頭,從自己的王座上站了起來的吉爾伽美什緩緩握著自己的天地乖離開辟之星,有些忌憚地看著底下那個黑袍的少女。他知道,對方,就絕對不是將白袍換成黑袍那么簡單!

“沒有什么值得或者不值得!”

“因為她們需要我,所以,我就會全心全意去幫助她們,僅此而已!”

默默地盯著對方,貞德開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

現在,她身后的那個護盾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她需要在那之前,擊敗對方。

“是嗎?”

“這就是,你所謂的純粹的至善至美?果然,他們稱呼你做圣女貞德,還是有點道理的,本王很欣賞你!”

點點頭,吉爾伽美什似笑非笑地說著。

“來戰吧,你只有一招的機會!”

貞德面無表情地加速了幾步后,就那么高高地跳了起來,然后用她那平平無奇的銀色長劍向著對方斬擊而去!

“可惡,你這是在蔑視我嗎?!”

吉爾伽美什同樣也高舉著自己的紅色武器,同樣從自己的王座飛行器上跳了起來,然后向著天空中那個真的直刺而去!

一黑一金的兩道身影,就那么在天空中一閃而過,然后等到眾人看清的時候,他們倆已經重新站到了地面上。

噗!唰!

“你竟然,不躲?!”

吉爾伽美什看著自己的胸口處地血線,有些無奈地苦笑著。

“我的結局已經注定了,為什么要躲?”

同樣,在真的的胸口處,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創口

“咦?”

“你們這些家伙,在做什么,?”

“Saber,你終于回來了!”

“抱歉各位,我們擼順卡美洛的事情花了點時間!”

“好在現在已經全部處理完了,所以,我又回來了!”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32章 混亂的圣杯戰爭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