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1222章Q(`⌒′Q)世界大變,安茲·烏爾·恭的野望終結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1222章Q(`⌒′Q)世界大變,安茲·烏爾·恭的野望終結
在那場秘密會議結束之后的第三天,在某個糟心的小女孩終于返回并開始控制浮空城‘艾琉恩提優’開始朝著東北方向移動之后,那些隱秘地聚集在耶·蘭提爾城,來自于各個國家的強大英雄職業者、將領、施法者、冒險者以及原駐守在耶·蘭提爾城里的精銳聯軍士兵們,便終于開始全軍出動猝然發難,配合著原浮空城艾琉恩提優上邊的三十名強大的守護者,對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一線發動了最猛烈的突然襲擊!

隨后,戰斗一開始,便直接進入了最為激烈的白熱化階段……

天空中,一頭頭骨龍、石像鬼、毒蟲以及有翅膀的惡魔等等開始瘋狂地朝著天空中的那個巨大的目標撲去!只可惜的是,它們還沒有能靠近天空之城艾琉恩提優并發動它們那可笑的攻擊,就被一道道強大的對城或對軍防御魔法給打得凌空破碎開來,紛紛化作一片片的血霧或者骨頭和巖石的碎片灑落地面。

而地面上,那戰況就更慘了!

那些由巫妖、死亡騎士、骷髏戰士、戰爭傀儡、黏土怪物以及其它亂七八糟的異形種所組成的邪惡大軍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和防御,就在那三十名原天空之城的守護者們共同施展的各種十階魔法和十階對軍技能下如同積雪消融般土崩瓦解,防線上的高墻也隨之崩塌……而那些僥幸幸存下來的,也在隨后緊接而來的各國驍勇的將領、圣騎士、巨龍、騎兵以及蜂擁而至步兵們的吶喊沖擊下被砍殺成一截截的碎片……

雖然,黑魔導之王安茲·烏爾·恭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平原上靠近耶·蘭提爾城的方向構建了好幾條由巨木、巖石和泥土所構建成的城墻防線,而防線上布置的守軍,那些亡靈士兵們也都很強大,還有著骨龍、巫妖、吸血鬼、七階的死亡騎士以及大量五六階的黃金骷髏兵們在協同駐守,但是,它們在一座天空之城以及三十名滿級(100級)的守護者,外加近十萬名配合默契的精銳聯軍的猛攻之下,那幾道看似堅固的防線就還是很快便崩潰掉了。

所以,某個奉命在前線觀察的時守護者發現情況不對后,便第一時間傳送返回了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沖到了王座之廳里,向他們的王,他們所侍奉的主人匯報: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安、安茲大人!那座天空城,那個可怕的白魔導還有耶·蘭提爾城的士兵真的對我們的防線發動猛攻了!’

‘現在我們的那第一、第二、和第三道防線全都被突破了!’

‘他們推進的速度很快,相信第四和第五道防線也肯定是堅持不了多久的,請您快下令,讓我們守護者也出去助戰吧,不然他們很快就要攻到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前了!!’

王座之廳里,馬雷·貝羅·菲歐雷這只黑暗精靈蘿莉雄性偽娘咋咋呼呼地直接一下傳送到了這里,并快步沖上去,抱著他的魔杖對著正坐在‘諸王的王座’上,手持安茲烏爾恭公會之杖的黑魔導之王安茲·烏爾·恭焦急地大聲報告和催促著。

顯然,哪怕是身為足足一百級的自然系施法守護者,可是,看到敵人的進攻那么堅決和狂暴,看到敵人推進的速度那么快,他就還是有點兒被嚇住了。而且,他也從沒有想過,那座天空之城上,竟然有那么多的守護者,足足三十個或者更多,而且還全都是滿級的,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哼!’

‘馬雷,稍安勿躁……我已經看到了,我知道的,是那座天空城上邊的守護者們出動了……哼哼!難怪她那么厲害,原來是得到了那座游戲最輝煌的時代時的三大巨頭之一,得到了那座亞斯格特天空城的饋贈?’

‘呵……’

‘想必,八欲王應該就是那個公會里的八名跟我一樣,哪怕堅持到游戲關服都不肯退出的玩家吧?’

說著說著,安茲·烏爾·恭如同喃喃自語一般開始陷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

想當年,在那個‘yggdrasil’游戲最輝煌的黃金時代,游戲里一共有九個滿額3000點的公會據點,但其中只有三個公會據點被攻略成功并被占據,它們分別是支配著亞斯格特的天空之城,支配著赫爾冥界的冰河之城,支配著穆斯貝爾海姆的炎巨人誕生之地……而這三個公會和據點,便一直都是他們安茲烏爾恭公會,是他們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天敵。

因為,比起上述三個公會,他們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npc的制作點數不過是區區2750點而已,相對于那3000點制作點數的公會據點,就還是差了那么一點點的距離的,這也導致了他們安茲烏爾恭公會在整個游戲最輝煌的時代里也僅僅綜合實力排名第四,完全沒法躋身超一流公會的行列。

不過,那些事情現在想來也已經很遙遠了……

現如今‘yggdrasil’想必早已經倒閉關服,曾經公會的朋友們也早已一個個地離他而去,掙扎到最后的他,不僅孑然一身,且還迫被穿越到了這個異界之中,還變成了這一副大骨頭架子,除了到直到最后一刻都守著他的這些npc們之外,他什么也都沒有剩下。

‘安茲大人?安茲大人!!’

看到安坐在王座上的黑魔導王安茲·烏爾·恭大人似乎有些分神,馬雷便趕忙再次有些膽小地呼喚了對方兩句。因為現在情況真的是很緊急的,可不是給對方去分神或者浪費時間的時候!

‘唔!’

‘馬雷,我很好,你不用擔心……’

給對方一個寬慰的眼神后,安茲·烏爾·恭才終于回過了神來。

現在想什么事情都沒用了……畢竟,已經發生的事情誰都沒法再去改變,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保護好自己的這些家人就可以了,至于外邊的那些巫妖骷髏和傀儡,死多少他也都不會心疼,因為它們死光了還可以再去召喚,而要是他的這些家人們出了事,想要復活可是很難的。

‘馬雷!’

‘我問你,你剛才在外邊,看到那個白魔導小女孩出手了嗎?’

現在,安茲·烏爾·恭的手上拿著象征著公會的武器‘安茲烏爾恭之杖’,坐著世界道具‘諸王的王座’,身上還全身裝備著各種神器級道具以及同伴們離去后轉移給他的裝備道具、付費道具、復活短杖、無限背包等等,而且,他也將其它自己用不到的世界級道具,如貪婪與無欲、山河社稷圖、許癸厄亞之杯、幾億之刃等都分給了自己的守護者們。

此時此刻,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這里,處于防守姿態的他自信心極度膨脹,一點也不畏懼那個小女孩!

只不過……

如果能確定對方為了攻擊他們的防線而消耗大量的魔力或者是道具的話,那就更好了!

所以,他剛剛才忽然會對馬雷有這么一問。

‘這個……’

‘安茲大人,我只看到了那些守護者和那頭巨大可怕的白金龍王出手,他們的攻擊強度很大,我們的防線和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被他們給擊破和消滅的……至于那個小女孩,我沒有看到她有樓面,想必應該是在那座天空之城里躲著的吧?!’

馬雷有些不確定地說道,因為他確實是沒有看到那個連安茲大人和雅兒貝德總管以及夏提雅都幾次三番被打敗的那個小女孩出現,甚至連對方到底有沒有跟著一起來對他們發動進攻都不清楚。

但是馬雷覺得對方肯定已經來了,不可能會不來!最多,就只不過是因為安茲大人和他們這些守護者沒有出動,所以對方也沒有出手而已?

‘哼!’

‘我明白了,她這是想保存實力好來對付我安茲·烏爾·恭嗎?真是個狡猾的小家伙,早知道這樣,就應該聽從迪米烏哥斯的建議,早點集合所有的守護者去埋伏和擊殺她的……’

‘可惜了……’

安茲·烏爾·恭忽然覺得有些難辦和遺憾,因為他發現,在對方沒有出手的情況下,他和他的守護者們也最好是不要出動的好,要不然,待會再去面對對方,那可就沒有多少的力量了,那會讓他們變得十分被動。

‘可是,安茲大人,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如果再不快點的話,要不了多久,我們的第四道防線就要被他們給突破了!!’

看到安茲大人似乎壓根就沒有將事情的重點給放在防線的防守上,偽娘小蘿莉馬雷便只好再次焦急地出聲催促著問道。

‘哼……’

‘馬雷,你去!馬上讓塞巴斯召喚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守護者,讓原本要征伐圣王國的迪米烏哥斯和準備再次征伐龍王國的科塞特斯他們即刻傳送返回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準備一起防守這里,不得有誤!’

‘還有,派人去命令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東邊駐守的那個皇帝,讓他和他的軍隊立即過來支援!’

‘雖然他們那三十萬大軍可能也沒有多少的作用,但是,哪怕能多消耗對方一點點力量也是好的!’

雖然安茲·烏爾·恭自己也知道,那區區三十萬的帝隊就肯定奈何不得有著足足三十名滿級守護者的聯軍精銳,肯定不是那些敵人的對手,但是,覺得能消耗對方的一點力量算一點的他,就還是下達了這個命令。

再就是……

他覺得,如果再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周邊留下足夠多的尸體的話,就肯定是有助于他們打退敵人的進攻后的力量和兵力恢復的!

到時候,他們出去只需要振臂一呼,無數的不死者大軍便可以被復活和集合起來,并轉而跟他們一起去反攻耶·蘭提爾城以及四大王國,讓那些反對他安茲·烏爾·恭的人知道膽敢侵犯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下場?

‘啊!’

‘是!!’

聽到命令,得知安茲大人似乎不打算防守外圍的防線后,馬雷便點點頭,然后他也沒有多說多問,而是直接轉身,快步往外小跑而去,想來是跑去傳達命令了的。

‘安茲大人,您是想……直接防守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這里消滅敵人的主要強者,不準備出去跟那些聯軍們對抗了?’

看到馬雷跑著去傳達命令后,一旁的哪個守護者總管,那個一直皺眉擔憂著的女魅魔雅兒貝德才上前兩步,走到諸王的王座旁,輕輕靠著王座的扶手后,才輕聲問道。

‘是的……’

‘面對那么多的守護者和這個世界的土著強者,再加上對方還有那個亞斯格特天空城,我們沖出去沒有多少的勝算,那還不如守在這里,讓他們來討伐我們好了!’

不是安茲·烏爾·恭不想出去,而是他不敢也不能!

他們必須保留力量,去對抗那三十名守護者和那個最強且獲得了整座天空城饋贈的小女孩!所以,地面上的戰斗就只能先讓巴哈斯帝國的那些廢物以及他們設立在前線的那群精銳亡靈大軍們去防守了,雖然肯定防守不住,但如果能多消耗一點敵人的兵力和力量,那也算是勝利!

當然,那些家伙們的最終結果是什么樣子,他已經不在乎了,因為他已經有了某種心理準備,并做好了相關的防守工作。

‘安茲大人英明!’

‘既如此,身為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守護者總管,我現在就去協調和安排一下?’

‘安茲大人,先告辭一會,我馬上就回來!’

看到對方點頭同意后,身為守護者總管的雅兒貝德便俯下身去,輕輕地吻了吻安茲大人的那冰冷的手背后,才嫵媚地笑著轉身,款款地擺著腰肢,朝著王座大廳的門外快步走去。

協調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防守和守護者,那確實是她這個守護者總管的的工作!雖然吧,這一次被敵人直接打上門來讓她們看起來稍顯有些狼狽,但是,對于雅兒貝德來說她其實已經習慣了的,且并不是太怎么擔心。

因為她還記得,曾經,她們的這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也遭受過最大規模的一次討伐……當時,一共八個公會的聯軍和其他相關公會、傭兵npc等等合計一千五百名跟安茲大人和她們這些守護者一樣等級的一百級強者們的進攻,在后來,還有足足一千兩百多名玩家攻到了第八層,然后安茲·烏爾·恭全公會全員迎敵,并靠著第八層的某些個特殊機關把所有進犯的玩家們殲滅,一個不留!!

所以,雅兒貝德才覺得,這一次也確實是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因為現在來襲的敵人力量和當年那次八大公會聯合討伐相比起來,可是差得太遠太遠了!況且,她們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可是一座地下迷宮,在這里敵人的人數完全就發揮不了作用,再加上敵人的強者數量就那么些個,估計都沖不到第八層就會被他們全數殲滅的吧?

于是,她也覺得,相比于外出應敵,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里的她們,包括安茲大人才內,才能發揮出她們最強大的力量!這里時她們的主場,在這里,如果說她們任何一個守護者能發揮十倍以上的力量,并在面對相同等級的敵人時能以一當十或者以一當百,那也是一點都不夸張的。

‘哼哼……’

安茲·烏爾·恭沒有管雅兒貝德,因為他知道,他的這些守護者,這些家人一樣的同伴們會將事情給處理得很好的,不需他去要擔心,所以,他現在就只管通過他面前的那面大鏡子觀看外邊的戰況就可以了。

不過……

好像也沒有什么好看的?

因為此時,反黑魔導聯盟的聯軍們正在他們的第四道防線上橫沖直撞,打得他們布置的那些高階亡靈守軍們潰不成軍,相信很快就沖到最后的防線前,并突破到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大門之前了吧?

‘唔!?’

‘怎么了,露普斯蕾琪娜·貝塔,你有什么事情嗎?’

看了一會,覺得戰況沒有什么懸念的安茲·烏爾·恭便才終于緩緩地轉移視線,朝著剛剛從大門快步走進來的那個‘昴宿星團’中的人狼女仆輕聲問道。

對方是那七姊妹星團中的神官,原本負責的是卡恩村那片地方的生產事宜,不過……從對方臉上的神情來看,現在恐怕哪里也已經被聯軍給收復了吧?

‘安茲大人!’

‘駐守卡恩村的五千精銳哥布林重甲軍團在聯軍的打擊下已經全軍覆沒了,不過在村子被占領前,我們已經把恩菲雷亞·巴雷亞雷一家還有安莉·艾默特她們都帶回來了,請問,現在該怎么安置她們?’

知道現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處境的露普斯蕾琪娜·貝塔沒有敢多說什么,只是直截了當地開口詢問道。

‘唔……’

‘先把他們安排到地下九層的皇家套房里,等大戰結束后再說吧!’

對于那種小事和那些個擁護自己的原住民,安茲·烏爾·恭并不怎么在意,因為那些人不過是一些有利用價值的工具二而已,且現在對方的用處已經是可有可無的了……所以,他覺得,等到打敗了那些入侵者之后,對于那些可能還有一點點小用處的土著,無非就是賜予‘惡魔之種’或者是直接轉化成擁有完整自我意識的亡靈巫妖兩種選擇而已。

那是他安茲·烏爾·恭的無上恩賜,他相信,他們到時候一定會感恩戴德的……不過現在不急,畢竟他們這里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犯不著將精力放在那種小人物的身上。

‘是!’

‘屬下知道了!’

露普斯蕾琪娜·貝塔應了一聲,然后直接就點點頭退了下去。

而此時,在反黑魔導聯盟的大軍勢如破竹猛攻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地面上外圍的第四道防線時,位于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東邊靠后一點的帝大營這里仍舊沒有任何動靜……那些精銳的帝隊,他們就只是披甲執銳地奉命在營地外列著整齊的軍陣并嚴陣以待而已,雖然隱約可以聽到從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方向傳來的爆炸聲以及大戰的聲音,可他們卻一直沒有想過要及時去支援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那最后兩些岌岌可危的防線的意思。

‘陛下……’

‘現在應該差不多了,我們要出動了嗎?’

看著遠處的動靜,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帝國四騎士之一的那個巴久德·佩修梅爾便有些焦慮地問道。

通過不斷往返的偵騎他們已經知道了前邊的戰況,所以,現在他心下滿滿的全被恐懼和焦躁給充滿著,并開始患得患失地胡思亂想著,心下怎么都沒法平靜。

想想也是,曾經以貼身近衛的身份陪同皇帝陛下前往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見識過了納薩力克的實力和那個黑魔導安茲·烏爾·恭的可怕力量后,一想到他們即將要做的事情,那就總是能讓人感到忐忑和恐懼的。

‘哼!’

‘不急,再等等……’

‘唔?’

‘呵!你看,巴久德,它們終于沉不住氣派人來催促了吧?看來,它們那些怪物確實是到了窮途末路了呢……’

半躺在批著輕紗的敞篷馬車里的皇帝吉爾克尼弗露恩法羅德艾爾先是冷笑著拒絕了自己的那個騎士的催促,然后才冷不丁地看到了遠處天空中飛來的那一只巫妖,緊接著他的臉色才突然變得徹底放松了下去。

如果,那個安茲·烏爾·恭一直不派人來催促他們出兵,視他們如無物的話,可能他還會忐忑一點,因為那樣就證明,對方有能力去應付那些聯軍和那座天空之城,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可現在,既然那個安茲·烏爾·恭忍不住派人來,那就說明那些怪物,說明那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狀態確實是不怎么好的。

‘需要去營地里讓福魯達閣下來嗎?’

看到來了一只巫妖,知道他們很快就要出發的巴久德·佩修梅爾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便趕忙問道。

‘不需要……’

‘哼!’

‘那個老家伙,他早就已經為了那所謂的力量把我們給出賣了,等著吧,等一切都結束后我們再去慢慢收拾他!’

皇帝吉爾克尼弗冷冷地說著,半瞇著的眼睛里滿滿的全是殺意。

巴久德·佩修梅爾點點頭不再說話,只是默默地護衛在著華麗的敞篷馬車的一旁,等著遠處的那只巫妖的到來。

‘混蛋!’

‘你們這些渣滓,為什么看到前邊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防線被攻擊卻還待在這里不去增援?’

‘快點出發!’

‘魔導王安茲·烏爾·恭命令你們:立即出動軍隊,前往第五道防線協同防守和圍攻那些愚蠢的聯軍,不惜一切代價把他們送進地獄!’

‘你們聽明白了吧?!’

剛剛從天空中飛下來,那只巫妖便對某個還有心思馬車中優哉游哉地斜躺著的廢物皇帝吉爾克尼弗露恩法羅德艾爾叱喝著,那語氣,就如同是在叱喝一個可有可無的仆役一般。

‘沒問題!’

‘請回去轉告魔導王安茲·烏爾·恭閣下,我們現在就出兵,前去救援他……’

用眼神示意自己馬車邊的那個表情憤憤不平,就打算拔劍的巴久德·佩修梅爾稍安勿躁之后,皇帝吉爾克尼弗才笑吟吟地點點頭,對那個丑陋和倨傲的巫妖寬慰道。

‘很好!’

‘渣滓們,我勸你們最好是快一點,否則,黑魔導王的恐怖,我想你們是知道的,如果你們不想被抓到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里遭受無盡的折磨的話?!’

看到眼前的那些士兵早已整裝待命,看到那個廢物皇帝已經接受命令并同意出兵,那只巫妖也不啰嗦,直接再次警告了一聲后,便又匆匆的朝著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方向飛了回去。

‘呸!’

‘陛下,剛剛您為什么不讓我動手?’

看到對方飛遠,帝國四騎士之一且身為皇帝近衛的巴久德·佩修梅爾在朝著對方的背影唾了一下后,才對著仍舊笑吟吟地躺在敞篷馬車里的皇帝陛下疑惑地問道。

‘哼哼!’

‘不急……’

‘巴久德,你不覺得,待會咱們要是靠近了才發起突然襲擊的話,才會獲得更大的戰果和減少更多的損失嗎?’

‘是!陛下高見!’

‘好了!’

‘準備出發吧!’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咱們也沒有什么退路了……不過,按照情況來看,似乎白魔導和她的天空之城果然是更勝一籌呢……不過這樣也好,跟一群活人打交道,總比跟一群性格怪異的死人和怪物打交道要跟好一點……’

‘是!陛下說的對!’

‘行了!’

‘巴久德,領軍出戰吧,你先率領精銳的前鋒騎兵們出擊,可別讓咱們的盟友們等得太久,省得他們說我們什么也沒做?’

‘是!!’

‘陛下保重!!’

說完,帝國四騎士之一,別名‘雷光’的黑甲大漢便猛地抽出了他的闊劍,然后率領策馬向前,在三十萬帝國大軍的軍陣開始緩緩動起來的時候,他便先一步率領那數量高達數萬的輕重騎兵們脫離了大部隊,率先一步朝著前邊正在熱火朝天地大戰著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外圍的戰場趕去。

很快,大約十多分鐘之后,當反黑魔導聯軍突破了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外圍的第四道防線并開始猛攻最后的第五道防線時,率領騎兵們已經感到防線后方的某帝國將領們便毅然向著防線后邊的那些正在搬運防御物資和組織防御的巫妖、吸血鬼以及戰爭傀儡等等怪物們發動了突襲,讓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最后一道原本是最堅固的防線瞬間就變得混亂了起來。

緊接著,看到帝臨陣反戈,看到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大勢已去,那些原本就是被奴役且不怎么甘心的蜥蜴人部落軍隊、卡茲平原的亞人軍隊以及斯連教國的一些仆從軍們,便紛紛跟著起義,朝著那些邪惡的怪物們揮動了他們的武器!

沒多久,隨著帝國大軍的反戈,隨著一只只大大小小規模的守軍臨陣起義,隨著天空之城艾琉恩提優以及反黑魔導聯盟的聯軍們合圍上來,眾叛親離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那些被布置在最后一道防線上的亡靈軍隊和異形種余孽們很快就被撲殺一空,并終于讓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對聯軍敞開了大門。

‘納尼?!’

‘混蛋!該死的,那群混蛋,竟然偏偏趁著這個時候?!’

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里,看著最后的防御戰不僅沒有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大量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反倒還比前面幾道防線更快地丟掉,且那些仆從軍和盟友們還紛紛倒戈,黑魔導王安茲·烏爾·恭被氣得或者驚得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就該早一點統統殺光他們,然后把他們全都轉化成聽話的骷髏和巫妖!

不過,被某種神奇的魔法強制‘冷卻’的安茲·烏爾·恭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只是重新在自己的那‘諸王的王座’上坐好,并冷漠地看著鏡子中的畫面,看著那些叛徒和聯軍們回合在一起,并將自己最后抵抗的部隊和幾只巫妖砍死后開始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外沿著他的據點入口開始構建城墻和相關的防御工事。

‘哼!’

‘安茲大人,需要夏提雅現在去殺光了他們嗎?’

這時,某個也有些憤憤不已的吸血鬼真祖在現出了她那血紅武裝和手持的神器滴管長槍后,便氣勢洶洶地問道。

那三十萬帝國精銳和那些反叛者在她夏提雅看來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她全力出手的話,只要半天的時間,她就能殺光那些螻蟻一點的家伙!畢竟,樓依舊是螻蟻,除了數量和充當食物之外,就壓根沒有什么可取之處!

‘哼!’

‘暫時還不需要,夏提雅,等打贏了這一仗,我們再去找他們慢慢算賬,他們跑不掉的,我們也不會讓他們跑掉!’

‘哼哼哼……’

冷笑著,安茲·烏爾·恭已經在想了。

到時候,他會一個個地將那些家伙們,將那個皇帝、蜥蜴人的領袖扎里尤斯·沙沙、庫魯雪·魯魯等家伙統統都抓到他的王座之前,然后看著他們跪地請求他的憐憫和寬恕,他會耐心地聽他們把話說完,最后再狠狠地拒絕他們,并把他們交給食腦者尼羅斯特·佩因基爾去拷問,讓他們承受那永無止境的折磨?!

是的!

他會那樣去做的,一定會!!

而且,那些背叛他的家伙,以及四大王國的人,那些個反黑魔導聯盟以及那個可惡的小女孩,他一個也不會放過!到時候,他一定會讓那些人知道他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恐怖!!

數十萬大軍圍攻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并構建將大墳墓的入口團團圍困的城墻就并不需要太長的時間,這不?在一個多小時之后,初步完成了一個土木結構的高墻并終于可以窺探到被蔓藤、數目和泥土偽裝成一個山丘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入口之后,反黑魔導聯盟的高層們便紛紛抵達了一個高臺上。

‘安妮法師閣下!’

‘您看,前邊就是那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入口了,那些怪物和那個黑魔導師現在已經是甕中之鱉,它們逃不掉了!!’

等到一切已經準備就緒之后,等到天空之城艾琉恩提優上邊的某個白魔導師帶著一大群強者和僅僅只是來圍觀的戰五渣們傳送下來之后,負責指揮戰斗的戰士長葛杰夫等人便趕忙迎了上來并指著遠處的那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入口說道。

“啊噢!”

“好了啦!人家已經看到了……”

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睛的小安妮才不會告訴眼前的這些家伙,她剛剛可是在天空之城上邊睡了一個好覺的,在他們拼死拼活地打仗的時候,她全程就沒有關注過他們這些家伙的戰斗!

畢竟,反抗邪惡黑魔導師安茲·烏爾·恭是這些家伙們自己的事情,她就只是順帶來幫幫忙而已,太麻煩的事情她肯定是不會去做的。

然而,沒有等眾人繼續說點什么,沒有等某個小女孩回過神來,突然,眾人就發現,正在那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上方,竟出現了一個他們所有人都表示很熟悉的那個大骨頭架子,也就是那個恐怖的黑魔導之王安茲·烏爾·恭的虛影?

‘哼哼哼……’

‘很高興見到各位……’

邪惡的骷髏紅眼開始掃視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就如同是想要記下在場的一個個家伙,然后方便以后去打擊報復一般?

‘你們對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重視和所做的一切,吾等感到倍感榮幸!’

‘不過,這一切僅僅只是開始……’

‘很快,在座的各位將會見證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真正力量!’

‘現在,吾等已經在會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第十層的王座之間布下了宴席,歡迎各位的到來,希望各位不要讓吾等!’

‘哼哼哼哼……’

發表完了那簡短的邀戰演講后,黑魔導王安茲·烏爾·恭的那個投影才在那一陣陣讓不少人忍不住感到頭皮發麻的獰笑聲中漸漸消散。

‘太囂張了!’

‘死到臨頭,那個怪物竟然還執迷不悟,看來該是時候讓它盡快毀滅了!’

‘安妮法師閣下!’

‘現在該怎么辦?要派人沖進去嗎?還是放火燒,把它們給熏出來?’

‘熏?恐怕不行的!’

‘它們都是一群怪物,不死族、吸血鬼和惡魔,放火燒又有什么用,它們不會怕濃煙的!而且,這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有多少層,有多深多大,結構是怎么樣我們都不知道!’

‘要不,咱們派人從四周開挖,把他們的墳墓給挖塌或者炸掉,逼它們出來?’

‘恐怕也不行,因為這里的地面有強大的魔法保護,只怕短時間內挖不下去!’

‘那只能派出精銳進去試試看了……’

‘進去?’

‘是的!’

‘可里面的地形肯定不會太大,還有強大的魔法保護,還有那些惡魔埋伏,如果我們挑選精銳的小股部隊進行突襲的話,哪怕能贏,傷亡也一定會很慘重!!’

‘那怎么辦?’

‘唔……我的本體進不去,但是我會控制我的鎧甲一起進去幫助你們,務必消滅那個黑魔導安茲·烏爾·恭!!’

‘有天空之城艾琉恩提優的守護者們幫忙的話,應該可以很容易就打進去的吧?’

‘諸位,你們覺得呢?’

‘不行……’

‘離開了天空之城,進入到敵人的據點里,我們哪怕有三十人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什么?!’

‘怎么會這樣……’

‘那安妮法師閣下,您覺得呢……’

雖然勝利在望,只剩下最后的一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等待著他們去攻略,可是,聚集在這里的數十人,那些守護者和各國的強者勛貴們在緊急討論了一會后,還是得出了一個讓他們不太滿意的結果……然后,想不出辦法的他們,便只好將目光投向了他們引以為憑的那個‘白魔導師’小女孩的身上。

“人家也不知道怎么辦啊……”

“不過……”

“你們為什么一定要進去呢?直接把他們連同他們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給封印起來不就可以了?!”

雖然安妮可以進去并輕而易舉地消滅里邊的那些數量龐大的惡魔、丑陋怪物和亡靈生物們,但是,這種事情明顯是這個世界的人才需要去做的,她能讓天空之城主動并幫他們震懾住那個黑魔導安茲·烏爾·恭就已經是做的很多了的,又哪里會幫他們跑到墳墓里打架?

‘這……’

‘封印的話,萬一以后他們再破除封印出來呢?’

‘就是,也不知道封印能持續多久,我還是覺得直接消滅它們更保險一點……’

‘可是,要怎么消滅它們?派士兵進去就肯定是不行的,多少人都不夠它們那些惡魔殺的!’

‘嘖!!’

‘安妮法師閣下,如果封印的話,又能封印多久?’

‘是一百年還是……’

沖進墳墓去有著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且還不一定打得過盤踞在地底死活不出來的黑魔導師及其麾下的強大爪牙們,所以,聯軍的眾人在發現誰都沒有什么好辦法后,便只好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那個提出解決方法的小女孩。

“那個……”

“大概能封印個一萬年左右吧?而且還是誰都破壞不了封印的那種哦!!”

其實,安妮出手的話,封印到這個世界崩潰的那一天都是可以的!

但是呢,覺得對方那個骨頭架子也怪可憐的,雖然對方做了很多的壞事,可是,如果僅僅只是封印個一萬年的話,那懲罰應該也差不多可以了的,而且安妮也不確定,對方出現在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是因為她攪亂一個個世界的原因,所以……。

‘一、一萬年?!’

‘如果是一萬年的話,也不是不可以考慮一下?’

‘這個法子可行!’

‘那就這么辦了?’

‘安妮法師閣下,您說吧,我們該怎么做?’

‘是啊!您怎么說我們就怎么做!’

‘沒錯!’

一萬年太長了,至少對于這個世界的人類來說是太過于漫長了一點……所以,覺得那是一個很不錯的解決問題的辦法的他們,便紛紛對著某個白魔導師出聲詢問著道。

三天之后……

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王座大殿里,安坐在‘諸王的王座’上的安茲·烏爾·恭還是沒有能等到反黑魔導聯盟的那些英雄強者以及某個可惡的白魔導師的進攻報告。

不過,他卻很意外地在對外的探測手段全都被敵人給屏蔽以及封鎖之后的第三天,收到了守護者總管雅兒貝德給他遞交來的一封被綁在箭支上被射到大墳墓入口里,并被在門口防御的亡靈們拾取到和轉交上來的一封被王國的第三公主親手書寫的嘲諷意味滿滿的書信……

‘什么?!’

‘雅兒貝德!你快去第一層看看,是不是他們真的把我們給封印住了?!’

看完書信,手持‘安茲烏爾恭公會之杖’的黑魔導之王安茲·烏爾·恭便駭得直接站了起來,然后好幾個強制‘冷卻’的神奇魔法都沒有能平定他內心的波動。

‘安茲大人……’

‘我剛剛已經去看過了,夏提雅那個第一至三階層的守護者也去試過了,好像我們真的被他們給封印起來了,而且我們的力量哪怕全力出手也奈何不得那個封印絲毫,也看到外邊的任何情況……’

‘不過安茲大人不用擔心!’

‘有我們陪伴著,哪怕是一萬年,也不會太寂寞的……’

看到自己心愛的安茲大人似乎有些難以接受,雅兒貝德趕忙走到對方的身邊,輕撫著對方的那寬大強壯的肋骨寬慰道。

說實話,雅兒貝德覺得,被封印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地下,似乎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至少……她以后就可以一直跟安茲大人在這里過上那種沒羞沒臊的日子了,這對于她們這種長生種來說,簡直沒有比這更好的選擇了。

反正,如果安茲大人想做什么事情的話,大可以一萬年之后再出去做,到時候,那些強大的家伙,比如那個小女孩什么的,就肯定已經不在了,而她們也不用再去冒險去拼殺,那又何樂而不為呢?

‘不可能的!’

‘她們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怎么還能在短短三天的時間里就把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給封印一萬年……那種事情,不可能的,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絕對不會被輕易封印,我絕不相信!!’

‘那絕不可能……’

然而,安茲·烏爾·恭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某個眼神溫柔似水的女魅魔總管雅兒貝德,他只是有些難以接受,他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等了三天,等來的卻是這么個結果?

而且啊,更加讓他有些難以接受的是:他在‘yggdrasil’游戲里堅持到游戲關服的最后一刻,并意外穿越到了這個異世界,還獲得了強大絕倫如同神靈一般的力量之后,還沒有來得及享受更多,就莫名其妙地被人給封印在了這里,而且還可能會是極其漫長的那整整一萬年?!

‘不可能!我要親自上去看看!!’

一把火燒掉了那封里里外外滿滿的全是嘲諷的書信并暗自幾下了那個王國第三公主拉娜·提耶兒·夏爾敦·萊兒·凡瑟芙的名字后,安茲·烏爾·恭便一個傳送,直接到了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大門之外。

‘安茲大人!’

‘安茲大人,您來了?’

‘安茲大人……’

看到突然傳送并出現的安茲·烏爾·恭,早已來到這里并嘗試過打破封印的夏提雅、科塞特斯、亞烏菈、馬雷、迪米烏哥斯、威克提姆塞巴斯以及潘多拉·亞克特等人紛紛向他行禮著。

‘這!!’

‘怎么會是這樣……’

然而,安茲·烏爾·恭可沒有空去理會他們,因為,他現在已經被他所看到的景象給嚇到了!

此時,在這如同漆黑且虛無的宇宙真空中,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以及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所在的這一大片土地就這么如同浮空島一般懸浮在這詭異靜謐且完全沒有星辰的漆黑宇宙中一動不動,而原本他們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外邊的戰場、破損的城墻、沼澤、森林以及卡茲大平原竟統統都不見了?

‘安茲大人……’

‘剛剛我們試過了,這個封印它不僅僅是個幻覺……似乎它真的是利用空間錯位的方式,把我們跟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給挪移到了這處不知名的宇宙中了,我們看不到附近有任何的星辰,看不到光亮……’

‘那是一種很高深很高深的空間法術……’

‘所以,我覺得……我、我們好像……好像真的是被困在這里了……’

對魔法有著很深的造詣,且之前已經跟迪米烏哥斯以及潘多拉·亞克特交流過的馬雷,這時才走到安茲·烏爾·恭的身邊,并抱著他的那根法杖吞吞吐吐地說道。

‘怎么會這樣子……’

這時,安茲·烏爾·恭自己也試探著,朝著填上的那漆黑的宇宙空間發射出了一枚熊熊燃燒著的巨大火球,并看著它越飛越遠、越飛越高、直到變成一個小紅點,甚至再也看不到也都沒有發現它碰到什么東西后,便有些不敢置信一般吶吶自語著。

白魔導第一紀元元年。

強大的白魔導師安妮·哈斯塔于耶·蘭提爾城以東一百里的荒原上,指揮數十萬聯軍構建空間封印矩陣,將不死的惡魔,將那黑魔導之王安茲·烏爾·恭及其麾下的守護者以及某些邪惡的骷髏怪物們一起封印于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之中,為期一萬年!

至此,混亂了數月的大陸終于重現了和平……

而原本紛亂的各國各地區終于得以重新收復失地,消滅殘余的海量亡靈并聯合起來成立了新的國家——白魔導聯合王國!

隨后,白魔導聯合國成立了聯合治理這塊大陸的白魔導議會,而耶·蘭提爾城則被改名為白魔導城并定為聯合王國的首都,至于那座浮空城則被改名為白魔導魔法學院,負責向聯合王國培育強大的白魔導師以及監控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封印情況。

在白魔導魔法學院里的那些守護者(教授)的悉心培育以及完全開放的無銘咒文書的指導下,越來越多的施法者們得以突破第六階法術的限制并成功施展了第七、第八、第九甚至是第十階的魔法,讓這個龐大的國家的魔法文明變得輝煌了起來。

數百年之后,隨著霜龍一族共享了某些傳自白魔導的施法技巧并導致越來越多的能輕易施展超位魔法的強大天才們出現,隨著白魔導聯合王國的綜合施法能力日漸提高,很快,某個名為‘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及其封印便被白魔導議會評定為‘不再具備威脅’或‘威脅等級極低’的程度......然后,浮空城白魔導魔法學院終于得以離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封印矩陣上方,暫停了其持續監控了數百年封印的職責,轉而前往安杰利西亞山脈,開始了他們追尋偉大先賢的朝圣之旅。

因為啊,據某群霜龍說,那個被尊為白魔導聯合王國的女王,還被尊為史上最強冒險者、最強白魔導師的安妮·哈斯塔,那位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強大的奧術師閣下,就是在數百年前的安杰利西亞山脈失蹤或者‘飛升’的,所以,身為追求魔法的至高奧義和奧術的最終真理的白魔導魔法學院,那就肯定是不會放過任何一點蛛絲馬跡或者提升的機會的……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1222章Q(`⌒′Q)世界大變,安茲·烏爾·恭的野望終結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