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483章 (╯°Д°)╯︵┻━┻要什么章節名

更新時間:2018-09-20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483章 (╯°Д°)╯︵┻━┻要什么章節名
赫拉迪姆法師組織的最后的獨苗后裔,那個大胡子禿腦袋的迪卡•凱恩眼下正在和剛剛一個人沖到這個阿卡拉的帳篷里的小女孩在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打量著,除了剛剛阿卡拉為倆人做的簡易介紹之外,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

凱恩不想說話,那是因為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剛剛承諾要教導的某個天分出眾的蘿格,竟然會是這么個小不點?

他覺得,阿卡拉一定就是在開玩笑,一定是的吧!?

畢竟,在他自己看來,庇護所世界符文的知識,可是很高深的一門學科!它雖然就只有三十二個,可是每一號的符文,每一個圖形所代表的的含義,都有著人類至今都不能完全理解的深奧含義!它不僅可以在圣休亞瑞這個庇護所世界里通用,還可以在至高天堂以及燃燒地獄里存在,它是組成整個世界的至高奧義,沒有之一!

想想當年,他們赫拉迪姆組織的法師們,耗費了好幾代人的努力,也不過是收集完畢并系統地研究出了它們的書寫和刻畫方法,以及符文之語的七十八個可用的組合而已。

就他凱恩從他們所知道的,想要成功地畫出一個符文,并讓其能夠擁有強大的力量的話,對于一個符文法師的要求是很高的!無論是精神力強度、法力強度、畫圖的基本功以及符文承受的選材等等,這些因素都缺一不可!

而這,也是為什么至今庇護所世界乃至于地獄等等流傳出來的符文,大都是刻畫在一種白色石頭上的原因!因為,那種名叫偽世界之石的東西,那種沾染了世界之石氣息的珍貴白色礦石,就是承載符文的最好材料!而一旦改用其它地材質的話,赫拉迪姆法師們發現,他們刻畫的成功率,就會低到一個令人發指的地步。

至于符文之語的組合,那就更加玄奧了……

那四個系列,一共七十八套的符文之語,是他們赫拉迪姆法師們經過無數艱苦的嘗試之后,才找到的最具價值和有效的組合!

而且,凱恩還從他們的那些古籍上看到,七十八個符文之語的組合,還遠遠不是符文應用的頂點!因為,赫拉迪姆法師們隱約發現,那些符文,除了能組合并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之外,還很可能就是組成這個世界的最核心的奧義所在!

只可惜,凡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赫拉迪姆法師們也不會例外……那些先驅者們,窮極他們的一生,也都沒能夠在這個偉大的猜想上前進一步或者半步……他們,最后就只能止步于七十八套的符文之語之中,然后,整個赫拉迪姆法師組織很快就分崩離析了。

對于符文之語的應用,凱恩表示他自己也小有研究,比如說,組成一個符文之語‘獅王之心’,它需要沒有任何附魔,但是已經篆刻了相應的附魔紋路以及三凹槽的鎧甲,然后,將十五號的海爾,十七號的盧姆和十九號的法爾三塊符文按照順序和時間要求,穩定地鑲嵌到鎧甲上的話,就可以在原有屬性的基礎上,得到獅心地符文之語效果:

需要三凹槽盔甲

海爾•盧姆•法爾

需求等級:41

20增強傷害

需求15

25力量

10精力

20體力

15敏捷

50生命

所有抗性30

這個屬性在凱恩看來,就是很不錯的!

當然了,這就僅僅還只是普通的三符文鑲嵌的符文之語而已,在凱恩的腦袋里記憶著的,還有著更加強大的多符文的符文之語!那種強大的組合,往往需要五個強大的符文來進行組合!

就比如,如果有著所有需要的符文,還有著五個凹槽的罕見長柄或者劍類武器的話,那就可以組成神器級別的‘毀滅’武器!

需要五凹槽長柄類/劍類器

伐克斯•羅•貝•喬•科

需求等級:65

23概率在擊中目標時施放出12級火山

5概率在擊中目標時施放出23級熔漿巨巖

100概率當你死亡時施放出45級隕石

15概率在攻擊時施放出22級新星

350傷害力

忽略目標防御

100180魔法傷害

每次命中偷取7法力

20概率決定性打擊

20概率雙倍打擊

防止怪物自療

10敏捷

看看吧,這個,就是赫拉迪姆法師們對符文研究出的偉大成果;這個,就是符文以及符文之語應用的強大之處!五塊符文根據順序和一定地要求組合到一起,一柄神器就到手了,是不是看起來很簡單?

然而很可惜,坐起來可就千難萬難了……

也正因為是這樣,凱恩才會對于阿卡拉讓這么一個可能連字都沒有認全的小家伙來跟自己學習符文和符文之語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議和滑稽!他突然就覺得,是不是阿卡拉老糊涂了?相比起來的話,恐怕應該是他凱恩自己地年紀才更大一點的吧?

更何況,他凱恩可是還被惡魔們在崔斯特瑞姆活活折磨了好幾個月的,無論是精神還是身體的狀態,都是遠遠比不過對方。

安妮也沒有說話,她正在好奇地打量著這個據說無所不知的怪老頭。

對方昨天應該是洗過了,不再是那種渾身散發著臭烘烘地便便味的惡心老頭,而是變成了一個又瘦又干癟的怪老頭,而且,似乎眼睛還瞎了一只的?反正,對方現在看起來就是可憐兮兮的,幸好卡夏大姐她們及時救回了對方,要不然的話,說不定在什么時候就死翹了吧?

但是,安妮現在才不想去管這些,她就只想從對方的腦子里拿到自己需要的那些關于符文知識,再然后啊……那他就愛干嘛干嘛去,她自己才不會繼續和這種怪老頭玩耍咧,一點意思都沒有!

“小女孩,你這樣看著我做什么?”

不知道為什么,凱恩總覺得自己被眼前的這個小家伙看得心下直發毛,對方的眼神很是狡詐,就如同一只小惡魔一般,完全就不像是一般小女孩那種天真懵懂的樣子。

所以,在疑惑中,凱恩就試探著問了這么一句。

“也沒什么啦!”

“我就是想要知道,為什么惡魔們沒有當場就吃了你,還讓你活到現在?”

對于這個事情,安妮是真的有點感到奇怪的。

因為她就曾聽弗拉維她們那些蘿格們說過,落到惡魔手里的人,就沒有一個是能活著回來的!很多的蘿格,都被那些邪惡的沉淪魔給丟到大鍋里煮了吃了,而像現在這個瘦巴巴身上沒有半點肉的老頭,惡魔們哪怕嫌棄他沒法吃,也不應該會讓對方一直活到現在,并還讓人去救回來的吧?

反正,安妮覺得,對方很可疑,一定是有問題!

“誰又知道呢,老頭子我又不是惡魔,哪里知道它們怎么想?”

“說起來也有點奇怪,那些惡魔,在開始的時候就經常派一些會說我們人類語言的惡魔來審問我關于靈魂之石的事情,但是后來,就再也沒有來問過了。”

“我之所以能活到現在,也許就真的是僥幸吧……”

其實凱恩是并不太想理會眼前的這個小女孩的,但是不經意看到那個正在假裝喝著東西的阿卡拉也正關注著這邊的情況后,他也就只能嘆息一聲,勉強解釋了這么一句。

然后,想想崔斯特瑞姆里面的那些慘狀,他就又不由得搖頭嘆息著低下了頭。可以說,在那個恐懼之王迪亞波羅被放出來之后,在那個悲慘的崔斯特瑞姆城市里面,那些原本的市民們,幾乎是十不存一!

以此類推,想必坎都拉斯王國的這片土地,凡是被惡魔們肆虐到的,應該也差不多就是相類似的情況了吧?整個偌大的王國上百萬的人民,除了鮮血荒地這里被蘿格們庇護而幸存下的這點之外,其它地方的,又能僥幸茍活下多少呢?

“不!我覺得可能不是那樣!”

小安妮突然就很篤定地說著,還不時地點點頭。

“好吧,那你以為呢……安妮小修女閣下?”

看到對方的表現簡直就和個小大人一個樣,凱恩就有點哭笑不得地挪揄著道。

也不知道為什么,凱恩看到這個小女孩那雙有點天真,但是又極具狡猾的眼神,總讓他有點渾身不自在……原本,這種感覺在剛才還不是太明顯,可現在嘛,凱恩感覺起來,就如同自己正被某只惡魔給盯住不放了?

“我才不是什么小修女,我是一名奧術法師!修女什么的,明明是她們亂說的!”

安妮自己才不會去當什么莫名其妙的修女呢,除了是一名強大的奧術法師之外,她是偉大的火焰女王陛下、火焰聯盟的萌主、克普魯星區英雄聯邦的元首、霍格沃茨的榮譽教授、熊盾局的大佬兼董事長大股東等等……

反正,就絕對不是什么修女!

修女什么的,只不過是阿卡拉以及卡夏她們強行加在自己頭上的稱謂,她才沒有說過要加入她們的那個奇怪的‘目盲之眼’修道會!

“奧術法師……研究世界奧義的法師?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新穎的詞語,不過,確實很形象……”

“我們赫拉迪姆法師行會里的那些古老的法師們,也不知道算不算?”

聽到小女孩地話后,凱恩稍微有點驚訝,然后沉吟著吶吶自語起來,說起來,他可還是第一次從別人地口中聽到‘奧術’這個奇怪的詞語,也許這可能是某個新興的法師流派?

想著想著,凱恩就又開始自顧自地思考了起來。

可以隨時隨地旁若無人地陷入思考,是他凱恩最近在這段被惡魔捕獲和關押的時間里學會的最新技能,要不然,他自己也不可能會堅持到現在。

“咳咳!凱恩?”

看到某個老家伙開始陷入沉思之中,在一旁地阿卡拉瞟了對方一眼后,就搖搖頭,假裝咳嗽著提醒了對方一聲。

“啊!抱歉……”

“對了,小家伙,咱們剛剛說到哪里了?”

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的凱恩就有點尷尬地朝著阿卡拉笑了一下,然后才繼續轉過頭看向了站在自己跟前的這個據說要來跟自己學符文的小家伙。

待會,他一定要先好好地考考對方,如果基礎太差的話,他哪怕得罪阿卡拉,也肯定是不教的!因為,假如沒有一定的基礎的話,無論怎么教都是教不會的,就純粹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我們剛剛說到:你之所以沒有被惡魔給吃掉,那是因為你太老了,身上沒有多少肉,所以惡魔們想養你一段時間?”

眨巴眨巴眼睛,安妮就開始滿嘴胡咧咧起來。

這個老家伙看起來有點不正常,記憶力在衰退,大有往老年癡呆的方向上發展,所以,她很是擔心,對方到底有沒有將那些符文的知識給忘掉?可別千萬是救了一個老糊涂回來,真要是那樣的話,那她可能就白高興一場了。

阿卡拉手上的動作僵了一下,然后又繼續自己喝著自己的東西,仍舊靜靜地坐在一邊。

“是這樣的嗎?”

凱恩覺得,剛剛,他們正在說的應該不是這個……

但是,反正這些都只不過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情而已,他也不打算和這個小女孩繼續糾纏這個。

“喂!凱恩老爺爺,我能不能再問你一件事情?”

突然想到了一些讓她納悶的事情,小安妮就那么賊兮兮地湊了過去,然后睜大如同會說話的大眼睛,就那么萌萌地看著對方。

“當然可以!”

凱恩以為對方是要問之前阿卡拉給自己說過的那個教導對方符文知識的事情,所以就微微坐直了身體,打算好好地看看,對方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夠讓阿卡拉特地來囑咐自己這件事情?

現在,他已經準備好了。

雖然,自己僅僅是好好地休息了一個晚上而已,但是,凱恩覺得,自己現在的精力還算是旺盛,勉強抖擻精神應付完一個小女孩征詢的問題還是不會有什么大問題的。畢竟對番左右不過是一個小女孩而已,又能有什么深奧的疑問?

“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吃什么才活下來的?那么多長的一段時間,那些惡魔們每天都會找東西給你吃嗎?”

沒錯了,身為小吃貨的安妮,這個時候想到的,當然就是和吃東西有關!對于一個被惡魔抓住了好幾個月的囚犯,在那段時間里到底有什么好吃的,她可是非常想要知道的。

“這個……相信我,你們絕對不會想要知道的……那將會是一個伴隨我殘余生命里的可怕夢魘…..”

原本,凱恩幾乎都要催眠自己要忘掉這個事情的,可現在,某個小女孩,又讓他有點痛苦地回憶起了這件事情。

他突然,就想起來自己被俘虜的那幾個月里的食物,然后臉色開始漸漸發白,胃部似乎在劇烈翻滾著……

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惡魔們雖然時不時才會給他找一點食物,但好歹還算是正常的面包、熏肉或者奶酪那種崔斯特瑞姆市民們殘留下來的東西……再然后,到后期的時候,他的每日一餐,就升級了,竟然是那種被惡魔們用火燒過的富含蛋白質且有著雞肉味的豪華蟲子大餐?

剛剛更換伙食的時候,在還沒有想明白它們的具體來源之前,凱恩自己其實每天都是吃得很開心的,因為它們營養豐富、味道鮮美、只需要一小盤,就能讓他補充一天的熱量并繼續茍活下去。

對此,凱恩開一度為惡魔們的人性化善待俘虜而感到欣慰?

可是……

在后來,當他凱恩從自己牢籠的下邊,從那些慘死于惡魔爪下的崔斯特瑞姆的市民們的尸體上看到那些爬滿著的某些熟悉的東西之后,他就再也沒有那樣想過,并一度想要絕食抗議……可結果,他的食物,就仍舊是那些富含蛋白質且散發著誘人香味的烤蟲子,每天都有一大盤,而且還一天比一天的要大只!

所以啊,對于這個哀傷的問題,他凱恩不想多說,連想想都不行!要不然,在伙食待遇極佳的情況下,他怎么可能還會被餓到現在的皮包骨?

雖然,阿卡拉和安妮都對這個頑固的凱恩拒不交代惡魔飲食的待遇問題而感到不滿,但是,最終,她們終究是沒有過分地去詰問對方。

“你這個家伙一點都不好玩!”

“那現在咱們就趕緊的,將你會的那些三十二個符文的圖形和說明,還有那些符文之語的組合都統統寫出來給我!”

安妮有點不耐煩了,解決了這件事情后,她可是還要去好好地炮制一番那個再次想要背叛組織的喬漢娜的,可沒有空和這個不干脆的老頭在這里瞎磨嘰!

然而,讓安妮感到憤怒的是,對方在再次打量了自己一會后,竟然搖著頭對著阿卡拉說著道:

“阿卡拉,我不覺得你安排這個小家伙來跟我學習符文會是個好主意……你可能不知道,無論是符文還是符文之語,那都是一門非常玄奧的高等魔法知識,它對于初學者的要求是很高很高的……而現在這個小家伙,她恐怕連字都還沒有認全吧?”

這就是凱恩覺得阿卡拉現在是在胡鬧的原因所在!

對方,竟然會派一個還在蒙學年齡的小孩子來跟他學習赫拉迪姆法師們最精深的奧義知識,這在他看來,就絕對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凱恩覺得吧,就眼前的這個小家伙,她至少,還需要回去好好地學習個二三十年才有資格和自己進修符文的高等研究筆記?

“你這個瘦巴巴的禿頂老頭,少瞧不起人了!”

看到對方竟然敢這樣小瞧自己,安妮當場就怒了!

她安妮女王無論是附魔的技藝還是對符文的研究,在蘿格營地里都是最頂端的存在!那些蘿格和冒險者們,恨不得每天逮住自己求著哭著讓自己給他們附魔一兩件好東西,哪里是像對方說的,連字都認不全?

她的身上恒定著通曉語言的高深奧術,無論她去哪一個世界,都能很快理解對方的文字和語言!而且,哪怕沒有通曉語言,她也還有無數其它可以快速掌握陌生語言和文字的手段,就絕對不會是對方說的不識字的小女孩!

凱恩沒有在說話,然而,他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他!他就是瞧不起眼前的這個小女孩,也不太愿意浪費時間將自己的符文知識交給對方去胡鬧。

“可惡!”

“阿卡拉,你的這支筆接我用用!”

在不忿之下,安妮就從阿卡拉帳篷的一個架子上,直接一把扯過了對方放在身前的那個破布帽子,然后提筆刷刷刷地在上面勾畫著。

“給你!”

很快,大約不到十秒的樣子,安妮就勾畫完成,并恨恨地將臟兮兮的帽子丟到了對方的面前。

歐特•索爾

防御:4

耐久度:12之12

需求等級:27

1所有技能

10精力

2點法力在每殺一個敵人后取得

抗閃電30

傷害減少7

2照亮范圍

“這不可能!!”

凱恩當場就驚叫了起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不符合邏輯的事情:一個小女孩,竟然用一支附魔筆在自己的那個防寒的皮氈帽上畫出了符文之語——‘知識’?這個事情,要不是他親眼看到的話,說什么他都不會信的吧?

又或者,他覺得,一定是自己還沒有睡醒?要不然,怎么可能會發生這種荒誕無稽的事情?沒錯了,一定就是這樣的!這個小女孩,絕對不可能就這樣輕易做到了古代赫拉迪姆法師們都做不到的事情,一定不可能!

在赫拉迪姆法師最輝煌的時期里,也只有那些符文大師,才能有限度地在非特定材質的石頭上勾畫符文并使之發揮作用!可現在,這個小女孩,竟然在他凱恩眼皮子底下,在短短的一個呼吸的時間里,在他的帽子上畫了一個‘知識’組合?!

“這就可能!”

“廢話少說,馬上將你那些關于符文的研究材料,統統給我拿出來!包括所有的符文圖案和你知道的所有符文之語組合!”

只需要知道正確的圖案和符文之語的組合,安妮自己自然就可以研究下去,絕對不需要這個敢小看自己的臭老頭教!

“不可能……”

凱恩沒有理會小女孩,只是仍舊在不停地翻看著自己的帽子,似乎是想要看看那兩個符文到底是怎么被畫上去的?

“凱恩……”

“有些事情,等以后你會明白的,現在,就按我們之前說好的,將安妮需要的東西,交給她?”

這個時候,阿卡拉有點看不下去了。

在伸手示意小安妮不要著急之后,她才對著仍舊處于震驚狀態中的凱恩勸說道。現在她們蘿格營地的新鮮事情多了去了,甚至還有一只活生生的希望大天使在呢!但是現在,阿卡拉就并不想和對方說太多,生怕不小心嚇死了這個剛剛逃出生天的老朋友。

“雖然我還是無法理解……但是,阿卡拉,我會遵從我們剛剛的說好的……只不過,記載那些內容的古籍,早就毀在崔斯特瑞姆了,所以,如果我重新寫出來的話,可能最少需要十天半個月的時間才行……”

“你先別急,這真的不是我在推脫……阿卡拉,你要知道,三十二個符文和七十八套符文之語,以及它們之間的聯系和推衍等等東西,我必須去好好地回憶才能寫出來。”

用自己還沒有白內障的那一只完好的右眼呆滯地看著自己前面俏生生地站著的這個小女孩好一會之后,凱恩才有點失魂落魄地嘆息著。

他突然覺得,在自己被關押了幾個月之后,這個世界的事情,怎么好像就突然發生變化了,還讓自己有點看不懂?

“那就這樣愉快地決定了!”

“記住哦,怪爺爺,五天后我會讓人來找你拿書的,要是你敢耍壞,你就死定了!”

說完,安妮在朝著對方辦了個鬼臉之后,就很不耐煩的直接轉身小跑著跑了出去。

“阿卡拉,那個小女孩,她究竟是……?”

過了好一會,凱恩才從失魂落魄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不要問,凱恩,你這幾天就先好好地修養,到時候,有些事情,你自己就會明白的。”

關于安妮的事情,阿卡拉不愿意多說。

反正,再過一段時間,等到卡夏她們回來之后,一切,就都會清清楚楚地展現在對方的面前的,到那時,不用她多說什么,這個睿智的老朋友,這個赫拉迪姆法師的后裔大學者,也自然會知曉的。

“好吧,可能我確實需要好好地休息一陣子了……”

經過今天的這些事情一打擊,凱恩突然覺得有些困倦了起來。正如阿卡拉所說的,被惡魔折磨了那么長的一段時間,他確實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陣子的。

上個月不是說了嗎,這個月更新不穩定,從今天開始

下午18點回來的,急急忙忙趕了7000字,沒有修改……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483章 (╯°Д°)╯︵┻━┻要什么章節名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