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131章 塞納留斯之死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131章 塞納留斯之死
燃燒軍團的深淵領主瑪諾洛斯和納斯雷茲姆一族的第一領主恐懼魔王提克迪奧斯,他們倆現在正率領著一部分的燃燒軍團先鋒,鬼鬼祟祟地隱藏在灰谷的一個山谷之中,并在這里建立了燃燒軍團在卡利姆多大陸之上的第一個前哨營地。

“提克迪奧斯!你能確定,我們之前那樣的做法會有效果?那些獸人,他們真的會蠢到上當并再次喝下那些混雜了我血液的泉水嗎?”

瑪諾洛斯甕聲甕氣地,用類似低沉咆哮一般的語氣盯著自己身前的小蟲子說著,深淵領主對這些恐懼魔王的做派很不習慣。因為,他更愿意真刀真槍地去拼,去殺,去屠戮敵人,去用敵人的鮮血染紅自己的戰刃和強壯的身軀,去用敵人失敗時的哀嚎和臨死前的慘叫來譜寫屬于自己勝利的樂章!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自己竟然和這個小蟲子一樣的恐懼魔王躲在幕后搞什么陰謀詭計!這些方式,完全不是他這個深淵領主的做派,他瑪諾洛斯是燃燒軍團一名沖鋒陷陣的強大先鋒,比起現在,他更渴望去屠戮敵人并飽飲仇敵的鮮血!

“瑪諾洛斯,你就暫時放寬心吧!我很肯定,那些獸人,一定會喝下去的!就算他們知道那些泉水是什么東西又怎么樣?可他們現在,也不得不那么去做。嘿嘿……”

“如果,他們不去喝下那些井水,那么,等待他們獸人的,只有死路一條!那些暗夜精靈和那個強大的森林半神塞納留斯,是絕不會輕饒了他們獸人的!”

恐懼魔王提克迪奧斯陰測測地笑著,這些獸人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貿然來到卡利姆多,還來到暗夜精靈的家門口。

現在,愚蠢的獸人不僅大量砍伐森林巨木,試圖在這里長久定居,還殺了不少暗夜精靈以及其他森林里的生物,那些暗夜精靈豈會容忍他們獸人就這樣在自己視為后花園的灰谷里搞事?就更別提還想在這里定居了!臥榻之旁,豈容它人酣睡?更何況還是一伙看起來嗜血邪惡的獸人部落?暗夜精靈們絕對不會不明白這點!

所以,提克迪奧斯相信,雙方的爭端,現在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他需要做的,只不過是給掐架的雙方再添上一把猛火,讓處于劣勢的獸人獲得扳回天平的機會,然后……他們燃燒軍團在大軍到來之前,只需要慢慢地看著雙方不停地消耗實力就可以了!

“而如果,他們獸人喝下了那些井水的話,無盡的憤怒,狂暴和嗜血的力量將會淹沒他們本來就不多的理智!到那時,獲得了強大力量的他們,就會和暗夜精靈打的難解難分,等到他們打得兩敗俱傷,再也無法顧及其它的時候,想必,我們偉大的阿克蒙德大人,也已經率領強大的燃燒軍團渡海而來了……嘿嘿嘿……”

提克迪奧斯很滿意自己這次的計謀,這是赤裸裸的陽謀,他就那么赤裸裸的把混雜了深淵魔王惡魔之血的泉水丟在那里,如果獸人不知道也就算了,可當他們得到了消息并去到了那里,在發現了井水之后,他們獸人還有其它的選擇嗎?

“到了那時候,我們燃燒軍團甚至都不需要去花費太多的力氣,就能輕輕松松地收拾了這些元氣大傷的獸人以及那些該死的暗夜精靈!”

提克迪奧斯不得不耐心地向站在自己身前,體型巨大,焦躁不安的深淵魔王瑪諾洛斯解釋道。

這次前來卡利姆多設下先鋒前哨,他們倆所率領的軍團精銳部隊并不是太多。畢竟,偷偷摸摸地開傳送門傳送軍團士兵過來,不能引起太大的動靜,否則就失去了意義。

可當他們來到這里后卻發現,讓他們感到比較尷尬的事情發生了……在眼前的灰谷里,無論是正在這里搞事的獸人,又或者是已經在這里繁衍生息了一萬年的暗夜精靈,無論是哪一方,估計都擁有能輕松收拾了他們這伙燃燒軍團先鋒的能力!

所以,當提克迪奧斯發現獸人因為大量砍伐森林而和暗夜精靈不斷地起摩擦,并造成了不小的傷亡之后,一個小小的陰謀,便很快就在恐懼魔王的心里開始醞釀了……他一直耐心地等到現在,當他看到獸人被那名半神和暗夜精靈打得節節敗退,無力抵抗之后,他提克迪奧斯才終于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

于是,他便伙同了深淵領主一起出擊,他們這兩個強大的惡魔率領著同樣強大的軍團精銳,很快便攻打下了一口暗夜精靈的小村莊。在殺光了附近所有的暗夜精靈之后,在說服了瑪諾洛斯用血液污染了井水之后,他便偽裝成了一名巨魔巫師,找到并告知了那個戰歌氏族的獸人戰士,告訴了他,某個地方有一口擁有無窮力量的泉水,那泉水,就是他們戰勝暗夜精靈的關鍵!

提克迪奧斯相信,那些獸人一定會按照他的計劃去喝下那些井水的,因為,他們獸人有不得不那么去做的理由!這樣一來,他們這伙軍團的先鋒,就不需要再去做任何危險的事情,只需要老老實實地待在營地里,盡量隱藏好自己,坐看那些暗夜精靈和獸人去不停地血拼就行了!

“提克迪奧斯,但愿你是對的……否則,一旦貽誤了戰機,我很可能會先直接動手把你劈成兩半,然后再去碾碎那些該死精靈和那些沒用的獸人!”

瑪諾洛斯很不耐煩地揮舞著自己巨大的長柄戰戟,并不斷地用四蹄踐踏著腳下的大地,在他身上邪能的感染之下,那些腳印周圍的雜草,也都開始慢慢地枯萎起來,這個深淵領主身體內的那些邪能力量,真的是太強大,太狂暴了!

萬年前,就是那些該死的精靈,是他們擊敗并放逐了曾經戰無不勝的燃燒軍團,并讓燃燒軍團因此蒙羞!而現在,萬年前的敵人就在自己的跟前,而他瑪諾洛斯卻不能上前去報仇和殺戮,這讓他變得很是暴躁!

要不是這個恐懼魔王是阿克蒙德主人派遣來輔佐自己的,要不是這小蟲子的計劃看起來還有那么點靠譜的感覺,他恐怕早就率領軍團的先鋒們沖殺出去,和那些該死的暗夜精靈們血戰了!

“哼哼!愚蠢的家伙!”

恐懼魔王提克迪奧斯眼神陰郁地看著轉身離去的深淵領主瑪諾洛斯,這個空有力量的蠢貨!就會打打殺殺,難道他不知道,現在到達卡利姆大陸多這邊的,就只有眼前這些為數不多的惡魔先鋒嗎?在這樣的情況下,隨隨便便去拼殺,除了送死和暴露燃燒軍團的存在,并讓那些暗夜精靈有所察覺和防備之外,還能有什么用?

只可惜的是,提克迪奧斯這只恐懼魔王所不知道的是:在這條時間線里,由于小安妮無意間放的那個大炸彈,一下子就炸醒了暗夜精靈一族中那個本該還在翡翠夢境里沉睡著的大德魯伊——瑪法里奧,并使得對方提前乘船,前往東部大陸偵查了一番情況。

現在,暗夜精靈們不僅已經知道燃燒軍團重新降臨艾澤拉斯世界,還知道了燃燒軍團麾下的那些亡靈天災部隊的基本情況。事到如今,瑪法里奧恐怕已經在開始大量喚醒德魯伊,而泰蘭德更是也在著手準備進行暗夜精靈全族的戰前動員令了……

格羅姆地獄咆哮帶領著他麾下的戰歌氏族的戰士,來到了灰谷這個地方,這里,就是他們碰到的那名巨魔巫醫指引的地方,他們終于找到了這里……然而,在殺死了一伙和暗夜精靈長得很像的羊角怪物之后,現在的他們,卻圍著這口確確實實充滿著能量的井水沉默不語。

他們在場的獸人,除了新生代的之外,幾乎都知道這口井里的東西到底是些什么……那名神秘巨魔巫醫的確沒有欺騙他們,眼前的這口井水,也許真的就是他們獸人打敗那些強壯精靈的契機。只要喝下了它們,戰歌氏族的酋長格羅姆,他甚至都有信心再去找那名強大的森林半神一戰!

只是……這口井同時又是一種邪惡的毒藥……一旦戰歌氏族再次喝下了這些井水,他們好不容易才擺脫的詛咒又將再次困擾他們……又或者……他們又將重新受到惡魔的控制!

因為,在這口井水里,有他們曾經無比熟悉的東西!因為,在這井水里面,被人摻進了邪惡的惡魔之血!但格羅姆又不得不承認,它……確實充滿了無窮的力量,是可以讓他們戰歌氏族獲得戰勝精靈,獲得擺脫眼前困境的強大力量!

“酋長?”

“酋長瘋了嗎?竟然還盯著這種邪惡的東西不肯走?”

“噓!你小聲點!沒大沒小的!”

“喂,酋長這是要干嘛”

“不知道……也許……酋長可能還想喝這玩意吧?”

“還喝?!”

“隊長!你們為什么會這么怕這口井水?”

“因為……這就是惡魔之血!”

和身后的那些正在躁動不安,或疑惑,或驚懼,或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的獸人戰士們不同,格羅姆地獄咆哮就那么瞇著眼盯著井水,沉默了好一會,他現在,正在思考……

沒有哪個獸人戰士會知道,他們戰歌氏族的酋長,現在究竟在想著一些什么,為什么還要待在這里,為什么還要盯著那口邪惡的井水而不肯離開?他們獸人被這種東西折磨的還不夠嗎?現在好不容易才初步擺脫了這種邪惡的東西的!

終于,又過了好一會,格羅姆深深才地嘆了一口氣,直接大跨步上前兩步,伸手拿起了一個大木勺,毅然從井里舀起了第一瓢的井水。然后,他猛地轉過身來,看著眼前這些被自己的行為嚇得后退了好幾步的戰歌氏族的勇士們。

“戰歌氏族的兄弟姐妹們!英勇頑強的戰士們!”

格羅姆停頓了一下,再看了一眼被自己平放在胸前的大木勺和里面的那一瓢井水后,他才再次決然地抬頭看著眼前的這些氏族的勇士。

“你們放心,我并沒有瘋,我現在的腦子異常地清醒!我知道……我自己現在究竟在做些什么;我也知道……我手里拿著的這井水是些什么玩意;我更知道……一旦再次喝下它,最終會有什么樣的下場!”

格羅姆頓了頓,再次看了一眼井水,又深深地吸了口氣。

“但是,兄弟姐妹們,戰歌氏族的勇士們,相信我,我們!我們現在已經別無選擇!”

格羅姆再次停了下來,他的視線開始在下面這些戰歌氏族的戰士們的臉上一一掃過,看著那一張張或稚嫩,或猙獰,或滄桑,或者滿是遍布戰爭傷痕的臉……

“最近幾天,和森林里的那些奇特的暗夜精靈之間的戰斗,恐怕你們應該也發現了,她們并不是我們見過的那種高等精靈,她們比東部王國的那些高等精靈更高大,更強壯,當然,也更加的野蠻!”

“雖然很不想說,但是,我們現再又不得不去承認,哪怕我們獸人很勇敢,也從不畏犧牲,可我們終究沒有辦法去輕易戰勝她們……更何況,她們之中,還有那個無比強大,刀槍不入的森林半神——就是那個長的和一頭健壯雄鹿一樣的怪物!”

“我們已經去證明過很多次了,哪怕我用最強大的一擊,也都無法砍破它身上的神秘防御,我們無數英勇的戰士倒在了它的周邊,那些勇士……他們再也沒有能夠站起來……”

說到這里格羅姆停了下來,似乎,他在懷念那些隨他一起沖鋒,不顧性命,猛然撲向那頭半神時的那些戰歌氏族勇士……他們都是高尚的獸人,英勇無畏的戰士……只可惜,最后卻紛紛飲恨對方的腳下,他們的沖鋒,他們的猛擊,在那頭半神的眼里,顯得是那么地可笑和毫無意義……

“事到如今,相信我,我們獸人部落,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格羅姆地獄咆哮突然用空著的另一只手指向了東面,然后用著悲憤的語氣繼續往下說道:

“在大海的對面,在東部大陸那邊,現在恐怕已經被亡靈和惡魔們全部攻陷,無論是黑暗之門,還是德拉諾星球,也都已經被摧毀了!我們都知道,我們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我們現在已經再也沒有了德拉諾的家,肥沃的納格蘭大草原也已經被惡魔的力量給毀滅了!我們再也回不去了!而現在,這里,即將建成的奧格瑞瑪就是我們新的家!這片土地,就是我們新的家園!”

“如果我們和那些精靈的戰斗,再像之前那樣繼續節節敗退下去的話,相信我,戰歌氏族的勇士們!再過不久,我們的新城市——奧格瑞瑪,也將會被那些野蠻的精靈們所摧毀,我們的戰士,將會全部被她們逐個斬殺在退往海岸的路上,到最后……我們所有沒有反抗能力的婦孺和長老,也都將被她們無情地趕下大海,淪為魚蝦們的美食……”

“到那時,我們獸人,我們部落都將和正在建設的奧格瑞瑪一樣,在敵人的兵鋒下轟然垮塌,再也不復存在于這個艾澤拉斯世界之上!到了那時,我們獸人將淪為可笑的失敗者,從而被整個艾澤拉斯世界所唾棄和遺忘!”

“告訴我!戰歌氏族的勇士們,你們愿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結果?告訴我!戰歌氏族的勇士們,你們答不答應這樣的結局?”

說到最后,格羅姆地獄咆哮開始咆哮著大吼了起來,他說的這些,全是血腥的事實!如果新生部落再不圖改變的話,再不想方設法擊敗那些精靈的話,他剛剛所說的這些,就將是獸人們的最終結局!

“不答應!”

“不愿意!”

“戰!戰!戰!”

“殺光那些暗夜精靈!”

“干掉那個該死的四條腿半神!”

“戰歌氏族的勇士們!你們的勇氣,我已經看到了,沒錯!我們戰歌氏族,我們所有的獸人,我們從不缺乏上陣殺敵的膽量,我們擁有無窮無盡的勇氣!”

格羅姆伸手示意并止住了戰士們的狂呼大喊。

“我們從不畏懼任何敵人!無論他是精靈,還是人類;無論對手是戈隆,還是食人魔;我們突襲過鴉人的國度;我們也曾蕩平過虎人的巢穴;我們戰歌氏族甚至還在食人魔帝國的腹地縱橫披靡,而它們卻拿我們毫無辦法!我們獸人的勇氣無人可以質疑!”

“但是!在今天,我們想要戰勝這些新的敵人,單單憑勇氣還不夠!我們還需要力量!更加強大的力量!”

說完,格羅姆率先拿起手上的大木勺,將里面的井水一飲而盡,然后,他強行忍著從身體里開始涌現出來的無窮的力量和狂暴的怒意,用通紅的雙眼看著獸人隊伍,并把大木勺伸到了他們的前面。

“我知道,喝下這些會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但是!為了部落的新生,為了獸人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存,我們現在已經別無選擇!我們必須有人為此做出犧牲!如果,喝下這些東西之后,注定會終身被詛咒所折磨的話,那么,為了部落!我希望,犧牲的那個人……會是我!”

見到自己氏族的酋長格羅姆率先做出了表率,其他的戰歌氏族的獸人戰士們也紛紛上前,一把搶過勺子開始喝起了井水,而那些沒有搶到勺子的,甚至就干脆撲到井水邊,直接用手捧起了那些它們先前還視之為毒藥的邪惡之水……

它們的酋長格羅姆說的沒錯!為了新部落,為了大酋長薩爾,為了其他的獸人能夠在這個美麗的艾澤拉斯世界上生存下去,他們獸人必須有人為此做出犧牲!

喝下了這些被惡魔血液污染的井水之后,哪怕他們終身被詛咒折磨又怎么樣?哪怕他們再次淪為惡魔的奴隸又怎么樣?他們無悔今日所做的選擇!

這一切,就如同格羅姆酋長所說的一樣,都是為了部落!想要給予其他族人希望,就先要把自己的狠狠碾碎,將之化為擊敗敵人的力量!

“為了部落!目標:精靈的營地!進攻吧!勇士們!”

當所有的戰歌氏族戰士都喝下惡魔之血的井水之后,當看到身前那一個個身體肌肉髯結,身體變得脹大并喘著粗氣的一名名戰歌勇士準備好之后,格羅姆終于再也不去壓抑自己內心開始越來越膨脹的憤怒和破壞的欲望,對著精靈營地的方向猛地一揮手,一群喝過惡魔之血的戰歌氏族獸人勇士們,便低聲吼著,迅速地往密林里鉆了進去……

現在,已經渾身充滿力量,充滿無窮無盡怒氣和破壞欲望的他們,迫切地希望找到那些暗夜精靈來好好地宣泄一下!

除了戰歌氏族的那些喝下惡魔之血的勇士之外,也許沒有人知道,在那一天里到地方生了些什么……

當新部落的大酋長薩爾和牛頭人的酋長凱恩血蹄,他們為了尋找麥迪文化身成的先知神棍而離開了營地路過灰谷的戰場時,他們所看到的,就只有滿目蒼夷的戰場,破碎的精靈哨兵尸體,無數被巨大力量直接劈成兩半的夜刃豹,以及哪一個,巨大無比的,還在不停散發著大量自然力量的……半神殘軀……

“大地母親啊……這里究竟發生了些什么?竟然連最強大的森林之王,竟然連半神塞納留斯都隕落在了這里?”

身為土著生物,牛頭人凱恩當然認得那個躺在地上不再動彈的半人半鹿的強大生物,他身上不斷泄出的自然之力,使得他尸體周圍的地面上都開滿了一圈美麗的鮮花……他是月神艾露恩與半神瑪洛恩所誕下的嫡子,在荒野眾神之中,塞納留斯是強大的半神之一!

可現在,憨厚耿直的牛頭人凱恩簡直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這個無比強大的存在,這個森林里無所不能的半神,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在了這里?這怎么可能啊?到底是誰會有殺死一位半神的實力?而且,看傷口的樣子,還有周圍一片狼藉的戰場,似乎還是獸人們干的?

“恐怕,我們將會有大麻煩了!凱恩酋長,也許,等到我們找到先知之后,我還需要你們牛頭人的幫助……”

和牛頭人凱恩先去查看半神的尸體不同,大酋長薩爾則是先去查看了獸人戰士們的尸體,從現場遺留的那些少量戰歌氏族獸人戰士的尸體,還有他們身上的氣息來看,薩爾知道,這次獸人部落恐怕真的有大麻煩了!

格羅姆地獄咆哮率領的戰歌氏族,他們……竟然又喝下了惡魔之血!他們瘋了嗎?而且,現在竟然還殺死了暗夜精靈的一名半神?

要知道,他薩爾正準備和牛頭人酋長凱恩一起去找先知,打算聽從先知的安排,和暗夜精靈以及人類結盟,共同抵抗即將到來的燃燒軍團和亡靈天災呢!

可現在呢?你格羅姆竟然一聲不吭地就把人家的半神給弄死了?這到底是要鬧哪樣啊?搞不好,從今往后,新部落的獸人就要和這里的地頭蛇暗夜精靈不死不休地打下去了啊!這還怎么一起結盟抵抗燃燒軍團啊?

在和牛頭人凱恩接觸的這段不短的時間里,他薩爾可是向這位牛頭人長者很全面地了解過暗夜精靈的強大了!現在正在灰谷這里和獸人一直糾纏這么久的這些部隊,也僅僅只是人家的一小部分邊境哨兵和一位半神而已,人家的主力部隊和那些更加強大的德魯伊們,直到現在可都是沒有絲毫出動過的跡象呢!

這下可好,他薩爾一個不留神,就被格羅姆的戰歌氏族給整出了這么一件天大的大事!

作為新生代的獸人,薩爾大酋長很不理解,喝下惡魔之血后的獸人,真的就都是這么強大的嗎?練暗夜精靈的森林半神都能被格羅姆給輕易殺掉了?要不是知道惡魔之血副作用實在太大的話,他薩爾甚至都想偷偷喝兩口試試了……

“好吧,薩爾大酋長,如果是你有需要的話,我們牛頭人一定會盡力幫助你的。”

雖然不知道薩爾為什么會說這種話,在沉默著看了一會半神塞納留斯的尸體之后,牛頭人的酋長凱恩血蹄最終還是點點頭,同意了對方的援助請求。

由于星球的自轉,同一個星球里的兩個半球之間,它們晝夜時差是不相同的,艾澤拉斯星球當然也是有時間差的。

所以,在西部大陸卡利姆多正式艷陽高照的時候,在格羅姆的戰歌氏族喝下了惡魔之血,成功殺掉了半神塞納留斯并到處流竄打算繼續找暗夜精靈麻煩的時候,在東部大陸這邊,已經是進入了深夜的時分。

白天和打了一天架,又懟著阿克蒙德丟了幾百個超級法術的小安妮,現在已經進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她迫切需要足夠多的睡眠,來緩解她自己今天因為過度施法而造成的精神上的疲勞。

“……呵呵呵……我找到你了……小女孩……我是你噩夢中的怪物……”

正在安妮熟睡正酣的時候,突然,她的腦海里響起了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隨后,她也同時被拉進了一個漆黑的夢境之中。

小安妮沒有說任何話話,哪怕是在夢境中,她仍舊感覺到很困很困,眼皮都半耷拉著,一副似醒非醒的樣子,她現在巨生氣!

她剛剛正在火焰峽谷中的王宮里睡覺,睡得正舒服,睡得正愜意的時候,哪想到,這玩意竟然又來了……難道它就不吃打的嗎?還是說,上一次自己打的它還不夠痛?這次竟然還敢來?它真的不想要命了?

“……我是你清醒的夢境……”

那個聲音依舊在繼續,完全不顧安妮那個半耷拉的眼睛,以及半張的瞳孔里那冰冷冷的寒意。

“克蘇恩!你竟然又敢來吵我睡覺了……我就問你一次,你是不是很想死?”

既然這個克蘇恩還敢來,小安妮覺得,等自己休息好幾天之后,似乎可以抽點時間,帶領著她的火焰大軍,先去把這些個專門吵自己睡覺的混蛋給弄死再說?

要不然的話,這混蛋天天這樣來上幾次,她實在是受不了啊!要知道,小安妮最煩最討厭的,就是別人來吵她睡覺了!

咋一聽到小女孩提起克蘇恩的名字,尤格薩隆都被嚇了一大跳。

原來,克蘇恩那位難兄難弟,它竟然也來接觸過這個小女孩了?也不知道它有沒有成功腐化掉她?而自己現在繼續出手的話,會不會有點撈過界的嫌疑?

尤格薩隆猶豫了,它沒有再出聲,它正在考慮……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次出手?如果這個小女孩真是克蘇恩預定的目標的話,自己繼續這樣做,可是很容易鬧出矛盾的!做人手嘛,手不能伸得太長,做上古之神也是一樣!雖然,它們本體的手,其實一個個都很長就是了。

“咦?竟然不是克蘇恩那個長著許多眼睛的怪家伙?而是換成了你這個長著無數大嘴巴的丑八怪?哈!難道你媽媽就沒教過你嗎?你長得辣么丑,隨隨便便出來會嚇壞小朋友的!”

在隨破對手的偽裝黑幕之后,安妮才發現了對方的真實形態,原來,這是另一個類似的東西!她剛剛還在奇怪呢,還以為那個叫做克蘇恩真的不怕死呢!

現在這個展現在安妮腦海中的東西,是另一個不同的東西,它長著一個滿是尖牙利齒的丑陋巨大嘴巴,腦袋上和觸手上還有無數的一模一樣的小嘴巴,同樣也是和克蘇恩類似的那種惡心觸手怪,同樣也和上次的那個克蘇恩長得很是相像,它們一定是一伙的吧?

“……我是尤格薩隆……我是千面的惡魔……在我真正的形態下顫抖吧……”

雖然被小女孩出手就破除了分神的偽裝,但是尤格薩隆也并沒有認慫。

本來它還在猶豫要不要繼續對這個小女孩出手,可當聽到她那刻薄的言論后,它生氣了!所以,它決定,哪怕真的撈過界,哪怕被克蘇恩記恨,它也要先把她拿下好好地懲罰一番再說!

“哎……竟然還敢來這一套!我想,你一定沒有跟你家的克蘇恩兄弟聯系過吧?難道它就沒告訴過你不要隨便來吵我睡覺嗎?”

小安妮歪了歪頭,稍微打量了眼前的這個怪物,也沒見它比上次那個克蘇恩厲害多少啊……那它怎么就敢隨隨便便來自己這里作妖呢?

又或者,難道上次的那個克蘇恩壓根就沒有警告過它?還是它們雙方有仇?故意忽悠它來這里的?

反正不管怎么樣,小安妮現在已經記恨上它們兩個了,一個叫克蘇恩,一個叫尤格薩隆,非常好!小安妮知道,總有算賬的時候,可千萬別讓她知道,它們的家住在哪里!

“……在死亡之神的面前屈服吧……”

尤格薩隆對小安妮的警告充耳不聞。每次,它們古神對某一個生物進行低語(念叨)的時候,對方一開始總是反抗的很激烈的。

無論是不停地警告或者放狠話,又或者死亡威脅,它見的多了!到最終,那些存在總是會一個個地屈服,這其中,就包括那些泰坦的的守護者們!連那些守護者都被它們念叨到精神崩潰從而被它們古神給控制住,現在這個半神小女孩又算得了什么?

“算了,懶得再跟你們這些怪物再啰嗦,人家一會還要繼續睡覺呢!還是趕緊收拾了你比較好,千萬記得咯,人家叫安妮哦!等有空的時候,我一定會去找你們喝茶聊天的!”

在此刻,小安妮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已經記下了上次的克蘇恩和這次的尤格薩隆這兩個名字。然后,她抬起了手,張開手掌平舉著對準了這個尤格薩隆的分神……

尤格薩隆剛想繼續念叨下去時,卻突然發現,那個小女孩竟然一瞬間切換了姿態,那是一種……無邊無際的黑暗,純粹至極的黑暗……它差點以為它看到了黑暗大君!

“黑暗祭祀!”

一束漆黑巨大的黑暗能量,瞬間就朝著對方飆射而去,在擊碎對方分神的同時,也往對方的本體上襲去……對付這種怪物,安妮已經很有經驗了,畢竟一回生二回熟嘛,這一下,可有它受的!哼哼!敢來吵自己睡覺?總有一天要它們好看!

遠在北極之上的諾森德北極大陸,突然就起了一陣莫名其妙的地震,使得整個諾森德大陸都開始微微震蕩起來,這地震來得快,去的也很快。

這里的土著生物們都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些什么,他們都以為這只是正常的地震而已。只有龍眠神殿里某只正在睡覺的守護巨龍微微抬起了頭,疑惑地朝著奧杜爾的方向上看了兩眼,似乎……剛剛是某只被關押的大家伙……呼痛并掙扎了那么一小會?這……難道是錯覺嗎?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131章 塞納留斯之死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