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087章 克羅米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暗影熊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087章 克羅米
現在的銀月城已經是晚上了,小安妮正在往城市中間的最大的那個魔法高塔走去。

因為她已經答應了希爾瓦娜斯姐姐,在離開奎爾薩拉斯之前,最后幫她們高等精靈一次,盡量防御住那些臭烘烘的亡靈軍隊。

而且,剛剛她們高等精靈還送來了那個最大法師塔的權限鑰匙,所以,晚飯過后,在好奇之下,安妮決定,可以先去哪個法師塔里面看一看,熟悉熟悉。

走在有點冷清的銀月城大街上,街道兩邊相隔幾米便是是橘黃色的魔法路燈,柔和的金黃色靜謐光線照得整個城市如同夢幻一般,讓小安妮感到驚奇的是,在這個星球的夜空之上,竟然掛著兩個月亮,稍大一點的是乳白色的,稍小一點的那個則是秘藍色的,很是神奇!因為,安妮能從它們上面感覺到某種奇怪的魔力。

不過,對于這些安妮都不甚在意,她現在更加感興趣的是,她走過城市中間的皇家花園街市的時候,竟然發現:在花園的木質長椅上坐著一個拿著長長法杖的人類小屁孩?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的話,安妮絕對不會對此表示任何的驚訝!可這里據說是高等精靈的首都啊,這里除了精靈和自己,好像就沒別的其他種族了,那么,這個小屁孩又是怎么回事?

更重要的是,安妮觀察后還發現,其他路過的精靈,好像都發現不了這個人類小孩?那么,這種情況就很有意思了!安妮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她決定要偷偷地湊上去查探查探,至于去熟悉法師塔什么的,現在已經被她忘掉了!

……

“唉…...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呢?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這很不應該啊……”

克羅米,正垂頭喪氣地坐在精靈花園的一張木制長椅上,她現在很苦惱,非常苦惱!

她原先,只不過是抽空找地方睡了個懶覺,可哪里能想到,在她醒來之后,卻突然發現,她所在的這條時間線竟然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如果是在原本的時間線上,現在的亡靈天災應該是從幽魂之地開始一直往北平推,毀了銀月城,還殺死了大多數的精靈,然后繼續污染了太陽井,復活了克爾蘇加德,最后才拍拍屁股走人的。

可現在呢?都看看:死亡之痕都被它們跑歪了啊!

它們亡靈竟然跑到西部圣殿渡海,又從逐日島轉場后才去的奎爾丹納斯島?

現在這時候,估計才剛剛開始在奎爾丹納斯島上激戰吧?要拿下太陽井并復活克爾蘇加德,估計就是明天早上的事情了!

你看看,現在不僅行軍路線不對,就連時間點也出現了很大的偏差了啊!

難道是,天災的某個領路的是穿越重生的?然后就那么跑歪了?可是她克羅米剛剛還跑去亡靈大軍里檢查了一下,似乎,也沒有出什么大問題啊?那個死亡騎士,也就死了一匹馬而已,這還在可以容忍的范圍之內。

再看看銀月城南面的那個才堪堪熄滅的巨大火場,克羅米就更加納悶了,精靈的法師,都跑到奎爾丹納斯島上去了,那么,這場大火到底又是誰放的?難道是精靈的某些秘密魔導武器?可她克羅米在其它時間線上,也沒見過啊……

如果說,上面那些變化還是時間線上可以容忍的,正常范圍內的波動的話,那么,現在更嚴重的事情還有:那個最最最最…最關鍵的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她!她竟然到現在還沒死?

沒錯,她就是沒死!

當克羅米知道,那名高等精靈的游俠將軍不僅沒死,還活蹦亂跳地在銀月城中主持防務,準備硬懟天災軍團時,克羅米瞬間就凌亂了......

她希爾瓦娜斯·風行者怎么會沒死?

她怎么可能沒死?

她可是一定是要去死的啊!

如果她不死的話,那么,在死亡騎士阿爾薩斯返回諾森德當污妖王的時候,誰來統御被遺忘者?她可是注定的被遺忘者的女王啊!

沒有了被遺忘者這么大個勢力,誰來撬亡靈天災的墻角?誰來硬懟遺留在洛丹倫的亡靈天災?誰來接引瀕臨滅族的血精靈加入部落?誰又來當那第N任的部落酋長?

這全亂套了啊......

她怎么就沒死呢?她必須要去死的啊......

要不是自己身為青銅龍,不能隨意直接出面干涉時間線的話,她克羅米都想抄家伙上去,直接把她弄死算了?

不過,如果單單是上面這些事情的話,都還不算是太大的事情,還不值得克羅米對此如此苦惱。畢竟,時間長河中的變數,實在是太多太多,一兩條時間線出現異常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某條時間線里,還有燃燒軍團直接毀滅了艾澤拉斯的事情呢!

時間長河里的時間線無限多條,變數也多得是!

就比如,克羅米就曾看過,在某條時間線里:那個阿爾薩斯王子突然腦子抽風,眼看神劍就在自己跟前,可他偏偏就不想去拔那把霜之哀傷,然后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打亂了巫妖王的計劃,害得燃燒軍團遲了好多年才能第二次降臨。

又比如:在另一條時間線里,在斯坦索姆的時候,哪個年輕的王子忽然覺得,女票什么的,好像要比子民重要的多了?所以,在吉安娜的枕頭風之下,他耳根子一軟,于是,他突然就不想屠城了,差點就沒把那只恐懼魔王給氣死!

最后,克羅米甚至還看到過,在一條偏僻的時間線里,在角斗場中,瓦里安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被某個不長眼的角斗士給一刀捅死了呢……

……

所以說,人心可是很復雜的,時間線里的變數也無時不在,誰也都意料不到,下一刻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這些異常,她克羅米在時間長河里看得多了,她也早就習慣了!只不過,她比較喜歡從無限條的時間線中,挑選一些最合適的,最好的結果,然后再慢慢引導而已,就比如她現在的這條。

可是,現在這條時間線有最最讓她苦惱的事情發生了:她在今天白天的時候,竟然發現,在這條時間線上,她已經看不到過去,更看不到未來!

這條時間線,就像被人給鎖死了?仿佛是被某種不同的時間規則給死死的鎖住了!她克羅米現在,被困在里這條時間線里!

雖然,她還能看到其他時間線的過去和未來,但是,在這條時間線這里,她已經出不去了,同樣,別的青銅龍也進不來,這可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也正是因為這樣,克羅米才會在發現了異常后,第一時間趕到了奎爾薩拉斯,趕到了銀月城。畢竟,能夠引起如此大的變動,那問題肯定就是出現在這個奎爾薩拉斯戰場之上了!

等她來到這里,果然,發現了很多不對勁的地方,問題確實就是出現在高等精靈這里!可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畢竟,這條時間線被鎖死了,她已經失去了穿梭時空,引導或者改變時間線走向的能力。

她現在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想找青銅龍王問問情況都不行!

因為,她們的龍王根本不在這條時間線里,她自己都已經出不去了,又上哪里找他去?所以,克羅米現在就只能這樣苦惱地坐在精靈的公園里唉聲嘆氣著。

……

“喂!小妹妹,你在這里做什么?”

在克羅米垂頭喪氣地盯著她自己的腳丫的時候,安妮突然站到了她的前面詢問道。

在安妮看來,這個人類小屁孩真是太奇怪了,她剛剛在一邊偷聽了好久,發現這小屁孩一直在這邊嘟囔著什么死不死的,難道是她家的什么人被亡靈給咬死了?怪可憐的,安妮決定,自己要上去安慰一下。

“咦?你,你怎么能看到我的?!”

克羅米突然發現一雙小腳站到了自己的前面,還開口向自己問話時,嚇得她趕緊抬起頭來。

她記得她自己已經施放了隱身的法術了啊,而且,那還不是一般的隱身法術!那可是利用青銅龍的天賦,把自己藏在時間夾縫中的超級隱身術!

就比如,現在是晚上二十一點零零分零一秒,然后克羅米施法,直接把自己的時間調慢了一點點,讓自己藏在晚上21點零零分零點九九九…..九秒!

她把自己的存在,往過去挪動了那么一丁點,可就是調慢了這么一丁點,她就不存在于此刻了。

這樣一來,哪怕她克羅米就站在你面前,但是在你的這一秒里,她并不存在這里,于是,你將永遠無法看到她,也無法傷害她,當然了,她也無法傷害到你。

因為,在相差的這么零點零零零零….一秒里,她壓根就不存在你現在的這個世界,聽起來是不是很厲害?這就是青銅龍的天賦,玩弄時間的巨龍,泰坦賜予的神力!

可是現在呢?這個在金黃色的路燈光芒下,手里抱著一只猙獰的玩具熊,正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好奇地打量著自己的人類小女孩,又是怎么回事?

她怎么可能會看到自己的?這不可能啊!這件事,比那個仍舊活得好好的希爾瓦娜斯還要讓她感到難以接受,這非常的不魔法。

也許,是這一天里受到的打擊太多,克羅米現在都有點遲鈍了,就那么愣愣地抬頭盯著安妮那張似笑非笑的臉蛋,還有那圓潤小巧的耳朵?不知道為什么,克羅米總覺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對勁,可腦子里一時間又轉不過彎來。

“哎~!啞巴了?你倒是說話啊!”

安妮看到對方不理會自己,只是那么瞪大著眼睛愣愣地看著自己后,她不由得伸出手去,使勁地掐了掐對方的小臉蛋。

哈!欺負比自己小,比自己矮的小屁孩就是有成就感啊。看到這小屁孩還是沒有反應后,安妮想了想,又伸出手去,繼續在對方的小臉蛋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哇!好痛!你,你這個人類怎么會看得到我的?咦?等等!耳朵…?人類…?人類!?”

克羅米終于反應過來,她終于發現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對勁了!眼前這個小女孩不僅能看到自己,更關鍵的是:這個小女孩竟然是個人類!在這個時期,在這個時間點上,銀月城里不應該有人類的!

沒錯,絕對沒錯了!這個人類小女孩,很可能就是導致時間線異常的罪魁禍首!很可能就是她的亂來,害得這條時間線里那些該死的精靈沒有死,害得亡靈的進軍路線都變歪了,害得這條時間線都被鎖死了,最后,還害得她偉大的克羅米被死死地困在了這條時間線里!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

終于找到罪魁禍首后,克羅米趕緊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然后雙手拿著那根比她身高還要高得多的法杖,全神戒備的看著對方。

“我?我叫安妮哦!你又叫什么名字,小妹妹?”

安妮不明白這個小屁孩為什么反應會這么激烈,不就是掐了她兩次臉蛋嗎?難道她還想拿棍子打人不成?

“我叫克羅米,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等等,這個不重要!咦?你竟然還是一位…...半神?果然沒錯了!肯定是你破壞了時間線!”

發現對方的真實實力后,克羅米終于確信,這人就是罪魁禍首無疑了。無論哪一條時間線上,肯定都沒有這個人類半神的存在!就是她,一定是她!她就是這條時間線里的異物!

“什么線?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呢,你這個小屁孩,看起來怪怪的,算了,我不和你玩了,我要回去睡覺了!”

看到這個小屁孩拿著棍子就想打架的樣子,安妮決定,還是不要跟她玩了。現在的小屁孩,都是這么兇的?不就是掐了她兩下臉蛋嘛!

“站住!不說清楚就別想走!”

看到安妮轉身就走,克羅米急了,連忙一個閃現閃到了安妮的前面,攔住了她的去路。

“咦?你竟然還是個法師?噢!你這是想打架,對嗎?”

看到這個小屁孩竟然閃現到自己的前面,安妮才注意到,這小破孩原來還是一名強大的法師?那么,她自己當然不能認慫了,趕緊也伸手抓出了一個火球。

“呃……”

看了看對方的實力,再對比了一下自己的,克羅米突然覺得,還是以和為貴比較好。她可是一只愛好和平的青銅龍,不跟這個人類小女孩一般見識!

“算了,我不和你打!我只問你一件事情:你到底來自哪里?強大而神秘的法師?”

克羅米皺著眉頭看著對方,她去過無數的時間線,她可以確定,這次,絕對是她第一次見到這名半神小女孩。

“我?我之前從火焰之地過來的哦!”

安妮撓了撓頭,她不明白,這個小屁孩問這個做什么。

“火焰之地?你可別想騙我!火焰之地里,全是火焰元素生物,根本沒有你這個人類!”

克羅米一副你騙鬼的表情,她克羅米,可是看過艾澤拉斯上下一萬年的青銅龍!火焰之地里到底有些什么東西,她豈會不知道?

“咦?你竟然也知道火焰之地?噢!我明白了,你原來是問這個!那么,我來自瓦羅蘭大陸哦!瓦羅蘭大陸的巫毒之地!”

好奇了一下對方竟然知道火焰之地后,安妮無所謂地說出了自己的來歷。

“瓦羅蘭?果然!是別的星球嗎?”

克羅米迅速腦補了一下獸人的德拉諾,然后很快又問了一句:

“你為什么要攪亂時間線?這也就算了,可你為什么還要濫用時間規則的寶物?你不知道這會造成很嚴重的后果嗎?這條時間線都已經被你鎖死了!”

克羅米看著對方身上還纏繞著的時間之力,她很快就反應過來,那肯定就是對方濫用時間寶物的下場了。應該是某個跟她們青銅龍的時光沙漏差不多的東西?難怪了,難怪她可以看到隱藏在時間夾縫中的自己。

“咦?你竟然還知道我有時間規則的寶物?這可真是厲害了!我可是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呢!對了,時間線?那又是什么東西?”

聽到對方說起時間寶物,安妮很是驚訝地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塊項鏈,上面鑲嵌著一塊綠色的寶石。

這塊項鏈的作用就是操控時間,是小安妮以前從哪個卡瑪泰姬的法師組織哪里偷,哦,不!是借來的!

它用起來很方便,無論是前進倒退,或者暫停時間都可以!

在白天的時候,她就是利用時間暫停的功能,從火焰之地里跑了出來,她當時,搶先用了那只火元素的一次性傳送門,安妮覺得,她自己真是個天才,連這種辦法都能被她想到!

“果然,這是一件時間規則的具現物!又一件時間的神器……”

克羅米小心地湊了過來,只看了兩眼她就明白了寶石的具體功能,畢竟她們青銅龍對時間之力可是非常敏感的。

“看完了的話,我就要回去了哦!再見了,奇怪的小妹妹!”

安妮生怕對方搶走了自己的東西,趕緊把項鏈收了回來,一把揣進口袋里,然后伸出手摸了摸對方的腦袋,又狠狠地在對方的發辮上揉了兩下,終于碰到一個比自己矮的了,哈!好好玩!

“啊?小,小妹妹…?哼!我才不是什么小妹妹,我可是比你大多了!”

克羅米看到安妮使勁地摸著自己的腦袋,又愣了好一會才驚醒過來,然后一下子打開了對方的手,開口反駁道。

“不是哦!你看,我比你高,所以,你就是小妹妹!”

安妮上前一步站到克羅米的跟前比了比,對方還不到自己下巴的高度呢。

“可惡!你先別得意的太早,我可告訴你,濫用時間寶物的下場可不怎么好!你可能,永遠都長不高了!不過…...這事等下次碰到你的時候再說,我現在要回去查查資料了,再~見!”

看到這個人類小女孩竟然拿自己的身高說事,克羅米差點氣炸了。

她這是變的侏儒好不好?你一個人類,怎么可以跟侏儒比身高?還要不要臉了?

不過,現在她知道了時間線為什么會被鎖死之后,她決定要趕緊先回一趟時光之穴,看看有沒有針對這種情況的應對辦法。

“切!真是一個奇奇怪怪的小屁孩!”

看到對方一個傳送消失不見后,小安妮也不想再去管她,安妮決定,還是先回去睡覺吧,至于法師塔的事情……

嗯mmmmm,明天再說!

………..

………..

求推薦各種票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087章 克羅米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