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仙官

第一百零九章 “微服私訪”

更新時間:2015-09-18  作者:隨輕風去
仙官 第一百零九章 “微服私訪”
簽到是榮譽和實力的體現,希望大家看更新的同時不要忘記點擊簽到

周知縣早在兩三年前就有布局,他知道自己施政苛急,早防著地方士紳撕破臉,所以省城、府城都疏通過關系。免得平時不燒香急來抱佛腳,導致在上層這里出現問題。

這次王舉人突然去世,縣上都在傳說是他暗中下手,他也不辟謠。反而借這個機會引爆了反對派士紳的怨氣,作為掃清縣中麻煩的契機。

歐陽舉人等人聯名投書省城,其實也在周知縣預料之中,所以也曾提前請人在省城里運作了。

派下來調查的人選,也就是在按察使司兩三名僉事里選一個。周知縣雖然對這位范僉事不熟悉,但是省內也有消息,讓他不必擔心。

可是現在的狀況卻讓周知縣有些拿不定主意,葉行遠這個人的破壞力太強,周知縣不得不有所忌憚。

他始終想不透,范僉事本該是傾向自己,最少也該是中立的,為何偏偏會對葉行遠另眼相看?他們之間到底說了什么?

這些細節劉敦都無法提供,周知縣不由有些煩躁起來,他站起身在后堂轉了兩圈,終于決定要冒險見一見這范僉事。

他吩咐劉敦道:“你去準備通知丁舉人,我要在他府上會見范僉事。讓衙役們把眼睛擦亮了盯著動靜,不要漏了人!”

范僉事肯定會去丁舉人家里拜訪,周知縣下決心在丁舉人家守株待兔,與范僉事照一個面。沒有得力的黃典吏幫忙,很多事情不親眼所見,他就很難把握。

劉敦領命而去,周知縣在空蕩蕩的縣衙之中思索了一陣,又開始閉目養神,靜靜等待。

葉行遠陪著由莫娘子幻化出來的的范僉事,第二日一早進了縣城,瞧見遠處盯梢的衙役,葉行遠心中暗笑。又轉頭叮囑莫娘子道:“今日就是這場戲的關鍵,切不可露餡。”

這兩日間,莫娘子見了不少舉人秀才,居然也似模似樣駕輕就熟,此時信心也就更足了起來。輕笑道:“你且放一萬個心,本官做事,豈有錯漏之處?”

按照葉行遠的猜測,今天有很大概率會遇上周知縣,而最可能的地點,便是丁舉人府中。

得知自己陪伴著“范僉事”,以周知縣那種細致多疑性格,如果不親自來見范僉事一面,他絕不會放心。

而最適當的機會,就是趁著范僉事拜訪丁舉人的時候,這樣雙方都有轉圜的余地,不至于太過尷尬。

對于莫娘子來說,這也是一場最大的考驗,只要能瞞過周知縣的眼睛,他們的釣魚計劃就成功了一半。

但若被人識破,葉行遠就得立刻追隨歐陽紫玉的腳步,遠遁海外了,也不知道當初丁如意的拉攏條件現在還能不能作數?當然,葉行遠還有個法子就是也裝作被假范僉事騙了,抵死不承認自己是主謀。

想到這里,葉行遠哪里放得下心,囑咐道:“你可要認真些,今日真是生死關頭,不能再捅什么簍子。”

莫娘子撇了撇嘴道:“我對你什么時候不認真了?還不是相公你郎心似鐵,我本將心付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她頂著大胡子和中年男人的臉,再加上一對死魚眼,還以這種口氣說話實在令人難以接受。葉行遠哭笑不得,趕緊阻止了莫娘子。

幸好如今天寒地凍,縣內氣氛又肅殺,大街上沒什么人,不然就很可能出丑了。葉行遠瞪了莫娘子一眼道:

“正經點!我看你嘴里沒有一句靠譜的真話,上次你走人之前,說的跟生離死別似的,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沒想到才幾天功夫,你又出現了,結果還是這副無賴模樣。”

“那是為了讓相公你印象深刻啊,不這樣你怎么會把我記在心里?”莫娘子笑瞇瞇道:“我本想著隨便晃悠一兩年載,然后再與你宿命般的偶然相遇,成就一段刻骨銘心的佳話。不過現在重逢也不要緊,人道是小別勝新婚......”

葉行遠終于忍受不了,趁著旁邊沒人,踢了她一腳,“不可再胡言亂語,現在就開始進入狀態,你是本省提刑按察使司僉事!正五品的官員,端著些架子!”

莫娘子果堊然立刻緊繃起面皮,瞪起雙眼道:“你一個人秀才膽敢毆打本官,這可是以下犯上的大罪,小心本官奏你一本,革了你的功名!”

看來正式開場之前,這狐貍精是正經不了了,葉行遠也只能暗自嘆氣,期待她這時候耍性子耍完了,到丁舉人府上能好好表現。因此葉行遠干脆加快腳步,就當作是在前面引路,懶得再與莫娘子說話。

莫娘子吃吃笑笑,也不為己甚,就跟著葉行遠穿街過巷,到了丁舉人府前拍門。

才敲了兩下,就見大門洞開,丁舉人恭恭敬敬的倒履相迎:“大人光臨寒舍,蓬蓽生輝,恨不能出城相迎,恕罪!恕罪!”

丁舉人就是個馬屁精,葉行遠在心中暗自吐槽。果堊然如葉行遠所料,他陪著范僉事入城時,丁舉人肯定提前得到了消息,所以都不用等他們自報身份,他便出門來迎接,全無舉人老爺的矜持。

葉行遠不屑的掃了丁舉人一眼,轉頭躬身對莫娘子道:“稟報大人,這便是丁舉人了,縣城士紳之中的第二種人,昨夜我向大人介紹過。”

這什么介紹方式?丁舉人額頭冷汗涔涔,他當然知道這個“第二種人”是什么意思,分明是山頭村驅周集會上葉行遠給他貼的標簽,說他貪生怕死、自私自利、滅絕人性、讀書忘本、諂媚強權。這二十個字丁舉人可是背得滾瓜爛熟,午夜夢回都會因此而驚醒。

但在集會時候罵人也就罷了,葉行遠居然將這話說給省城按察使司的僉事?我跟你上輩子有多大仇?而且僉事大人還一臉微笑,平靜點頭,難道就認可這評價?

丁舉人心中五味雜陳,偏偏臉上沒有露出來,只能苦笑迎著“范僉事”入內,來到花廳就坐,重新見過了禮。

“范僉事”這時候才漫不經心開口道:“丁先生不必驚慌,我自省城微服出行,只為了解一些縣中情況,不會先入為主。今日此來,不過是隨便問問狀況,我們只論私誼,不論官場高低,你也不必如此拘束。”

“是,大人但有所問,在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丁舉人點頭答應道。

葉行遠看著好笑,但卻也得繃住了不露聲色,這次莫娘子的表現倒是不錯,丁舉人也算是見過世面的,竟然被她給唬住了。

眼見這邊無事,葉行遠便還有余力細心觀察。忽然瞧見另一邊玻璃屏風前面,放著一張黃楊木桌。而桌上卻有一局殘棋,棋盤邊放著兩個茶盅。

到此葉行遠心中更是大定,周知縣果堊然是在這里!這位滑不留手的縣尊終于還是耐不住性子,即將上套了。

這邊范僉事心不在焉,隨隨便便問了幾個縣中的問題。丁舉人只覺得這位大人說起話來天馬行空,不知道重點在哪里,卻也慎重非常,按照周知縣的說法教導,回答的滴水不漏。

周知縣其實就在屏風后,他得到范僉事與葉行遠入城的消息后,立刻換了便裝,趕到丁舉人家中。然后隨便擺了一個下棋的現場,然后就躲起來等待范僉事前來。

令他吃驚的是,范僉事居然真的一直帶著葉行遠在身邊,而且與葉行遠的關系似乎并不簡單。難道是范僉事也看中了葉行遠的前途,想要收為己用,然后葉行遠順水推舟的投效他了?

但即使如此,范僉事帶著“原告”進行私訪調查,似乎也違背了官場規矩,周知縣眉頭一皺再皺。

從范僉事的問題之中,聽不出他有什么態度,但是他對待丁舉人和葉行遠的不同,就可見一斑。這是怎么回事?是省城那邊的打點不夠,還是有人打算借這個機會對自己敲打一番?

越是深思,周知縣就越覺得心驚,他恨不得現在就出場詢問范僉事,但此時偏又不是好時機。

范僉事似乎是循例問完幾個問題之后,就沒興致與丁舉人繼續詳談了。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上兩句,便時常仰首望天,沒有什么話題。

又因為是剛來,大約也不好就這么快速離去,場面氣氛略有些尷尬,丁舉人一邊擦汗,一邊琢磨著什么時候叫人送上禮單,或許能讓僉事大人改觀一二。

這時候卻聽范僉事驚疑道:“丁賢弟今日有客在此么?是不是本官打擾了你們手談?說著話的時候,范僉事伸手指了指旁邊的棋盤,臉上倒頗顯興致勃勃。

丁舉人大喜道:“范大人也愛這木野狐么?在下癡迷棋道,可惜天分不佳。今日縣尊屈駕到此,周縣尊正在對弈間。不料大人到訪,縣尊為避嫌疑,這才退在一邊。”

丁舉人心里直想道,總算可以光榮退場了!此后也顧不得生硬,直接便把周知縣扯了出來。周知縣咳嗽一聲,施施然從屏風后走了出來,與范僉事見禮。(仙官 第一百零九章 “微服私訪”

上一章  |  仙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