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仙官

第一百七十章 什么大業?

更新時間:2015-11-07  作者:隨輕風去
仙官 第一百七十章 什么大業?
“鴉神顯神跡,普濟苦流民。麒麟現長渠,天下得太平。”不過短短幾日之間,幾句詩不像詩,偈不像偈的讖言傳遍整個定湖省。

流民之亂,只是祥瑞現世之前的小小誤會,南北長渠的建設不受影響。也就是說定湖省官場有功無過,大家都樂見這局面。唯一剩下的問題,只是這祥瑞該由誰去獻上朝廷罷了。

撫臺、藩臺、臬臺三位大人都知道這一場祥瑞的關鍵是葉行遠,因此全都翹首以盼等著他回來,想要將他掌握在手中,也就意味著拿下了這次的全功。

而此時葉行遠卻留在丹原縣中,接待一位不速之客。來者朦朦朧朧,渾身籠罩在一片灰霧之中,只有偶爾霧氣散開,露出身上的金甲鱗光,一現即逝。

這不是別人,正是拜托葉行遠重振香火的鴉神本尊!他雖無法完全以肉身現世,卻也不必向以前一樣借體現形,只以一個影影綽綽的形象向著葉行遠躬身道謝。

“葉賢生此次鼎力相助,本神必不會忘記,日后定有補報。”堂堂神祗,卻向一介凡人行禮,這要是被別人看見,只怕都要驚掉了下巴。

雖然這一切確實是葉行遠的籌劃,但他也不敢居功,遜謝道:“學生只是順勢而為,尊神言重了。”

鴉神降臨于廟祝娘子身上的時候,就對葉行遠說過,他日后必可有機會復興鴉神廟的香火,當時葉行遠還不敢相信,也不知道這種時機要到什么時候才來臨。

沒想到不過短短月余,形勢就起了這樣的變化,借著解決流民之亂,也順水推舟的將鴉神這件事給初步解決了。

祥瑞現世,鴉神廟的名聲一振,總能唬住不少愚夫愚婦。有這香火的種子,再加上葉行遠苦心孤詣為流民設計的一套傳教法則,鴉神信仰縱然不能說大興于天下,至少在這西南一帶,也該能立住腳跟,數十年內,不至于再有覆滅的危機。

葉行遠說順勢而為,也并不完全是謙虛,事實上定湖省的局勢發展到如此地步,葉行遠手上的牌也只有如此配合,在天命指引之下嚴絲合縫,才能達到如今的效果。

流民為其制造假祥瑞,鴉神將祥瑞弄假成真,再利用當前定湖省官場的微妙情勢,將這一場鬧劇變成板上釘釘的現實。行險一搏,便如走鋼絲一般眼花繚亂的大獲全勝。

只可惜現在鴉神雖然恢復了些神力,但終究還是太弱,不能給葉行遠提供些實質性的回報。不過神祗一諾千金,日后必有好處,葉行遠倒也并不著急。

鴉神告辭離去之后,朱振又興沖沖來求見。朱振這次逢兇化吉,雖然不可能成為自己夢想中的九品巡檢,但聽說省里的表彰已經下來。他作為祥瑞的發現者之一,也可得品階獎勵,縱然沒有實職,他已心滿意足。

“遵循哥哥的吩咐,我手下兩萬流民,已經盡數信了鴉神,哥哥可前往檢閱。”朱振進來第一件事便是報功,他行事也算雷厲風行,葉行遠既下了命令,他當然是不折不扣去執行。

葉行遠卻啼笑皆非,兩萬流民,各有信仰,縱然這次祥瑞現世,有個由頭,哪里有可能一刀切的完全都改信了鴉神?這分明是朱振這莽夫強制壓迫下去,這兩萬人中,焉知有幾個真心?

不過朱振本事有限,他能糊弄出一個場面,已經達到葉行遠的標準了,葉行遠便勉勵道:“朱頭領做得不錯,這檢閱卻不必了,日后若是朝廷欽差或是省內大人們來視察,你這些手下不要露馬腳便成。”

朱振拍胸脯大包大攬,“哥哥放心,我帶的人若敢不信鴉神,回去定重重治罪!”

果然是強壓所得。葉行遠苦笑也不追究,讓他徑自回去。對于鴉神香火之事,他就是能幫則幫,算是摟草打兔子。畢竟信仰這種事只能順水推舟,看鴉神今夜現世的模樣,已經算是做得不錯。

當然為鴉神提供更多香火的,肯定是朱凝兒手下之人。朱凝兒那日在山上與葉行遠一談之后,衷心欽佩,回去盡心竭力,傳教奠基,配合坍塌地穴神跡之事,大有成果。

聽說這幾萬流民,已經把朱凝兒視為鴉神圣女。不少人潛心信奉鴉神,居然是連這次以工代賑所發的銀兩糧食都只取能維持生計的最低標準,其余統統捐獻,足見其狂熱。

這才多久功夫,就能創造出這么多的狂信徒?葉行遠對朱凝兒更是刮目相看,這女人總是能夠帶給他出乎意料的驚喜,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驚要比喜更多些。

這種洗腦的本領,比之圣人之言還要更勝一籌,畢竟圣人不能口出誑語,所說的都是天地之真實,需要智慧與赤子之心才能感悟。而神祗信仰,卻出乎意料的簡單,對于沒什么文化的底層人民來說,顯得更親切而容易入門。

葉行遠知道自己近乎是揭開了潘多拉魔盒,讓朱凝兒這有勃勃野心的女子又掌握了可怕的人心工具。如果朝廷衰敗控制力下降,很可能出現黃巾白蓮之事,但事已至此,暫時也只能飲鴆止渴,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八萬流民走上死路。

反正現在國家的問題又不是只有這一個,這世上聰明人盡多,早晚也有人摸索出這一套東西,葉行遠只能這么安慰自己。

等到省試過關,他就可以趕緊前往京城去考狀元,再不理定湖省一攤爛事,應該可以眼不見為凈了吧?

正想著這些,偏偏說曹操曹操到,朱凝兒又連夜趕來求見。對于她的到來,葉行遠倒有些詫異。

聽說在南北長渠挖出祥瑞的地穴之處,明日就要舉行一場大祭祀,數萬流民一起膜拜,按說這所謂的“圣女”應該正是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她怎么有空前來?

看朱凝兒聘聘婷婷走進來,葉行遠便問:“賢侄女不主持祭祀大局,來此作甚?可有什么變故?”

朱凝兒福了一福,笑道:“今日凝兒此來,正是要請叔叔明日前往觀禮。這大祭祀之事,叔叔不至,又有什么興味?”

葉行遠一怔,搖頭道:“此事我早與你說過,拋頭露面的事,盡數由你父女去做。你們兩人各自一脈,由你為主,乃父為輔,正合陰陽互濟之道,鴉神之道必可源遠流長。我又去做什么?”

葉行遠早就擺明了態度,定湖省這一攤子事雖然都是他布局出來的,但他自己卻不想攪入太深,哪怕是對鴉神的回報也并不報太大期待。他始終是讀書人,要走讀書人正途,怎么可能去混神棍的道路?

有朱振父女在,他對流民中的鴉神信仰就能有一定的影響力,這也就足以讓他在撫臺、藩臺、臬臺三人角力之中找到一個支點,暫時躲避風浪。只要能夠混過省試,誰還愿意和他們這些不安定分子攪在一處?

這些話他開誠布公推心置腹的都與朱家父女說過,也是讓他們放心自己不會奪去他們好處的重要理由,怎么朱凝兒這時候反而犯了糊涂?

朱凝兒神色特異,卻勸道:“叔叔之心,凝兒盡知。不過有道是忠言逆耳利于行,叔叔不妨聽我說完。這流民之心如浮萍易變,以神通之事愚之,固然是一條便捷之道。但這民心卻始終只系于神祗,而非叔叔一身。

凝兒對叔叔忠心耿耿,自不敢有二心,但身系萬民之望,卻難免有人要挑撥是非。依我淺見,叔叔還是須得露面,盡收民心方好!”

這什么跟什么?葉行遠被朱凝兒說得有些糊涂。他一個好好考試的讀書人,要流民民心作甚?這本來就是讓給朱家父女的優惠,自己又怎么會想去染指?

這小姑娘是來表忠心的么?但怎么琢磨這話味道就不對呢?葉行遠便皺眉道:“賢侄女莫要想得太多,我用人不疑,既請你們兩父女出面,就不會懷疑你們有什么異心。你如今有圣女之名,這不是正好嗎?”

朱凝兒咬一咬牙,突然跪倒道:“凝兒素知叔叔大志,也早立誓奉叔叔為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因此諸事為叔叔著想,明日大祭祀,萬民膜拜,除了叔叔之外,還有誰有資格立于萬人中央?

這個位置,我不能占,我爹亦不能占。只有叔叔驚鴻一現,盡收民心,日后舉旗之時,方不至于亂了軍心,此乃千秋萬載的大業,叔叔不可再藏于幕后了!”

她是全心全意系在葉行遠身上,生怕要是自己代替葉行遠,接受萬民膜拜,日后若舉大義,難免有不智之人分不清主次,出了問題就麻煩了。

所謂天無二日,民無二主,造反這種大事,更要有統一的指揮權。朱凝兒對葉行遠早已心服口服,所以才會拼命力諫,也是一片苦心。

我靠!這什么鬼?葉行遠已然目瞪口呆,他早就覺得這小姑娘古古怪怪,但一直都沒有往這個方面想。誰知道她小小年紀,居然有此雄心壯志,還這般奉獻忠心?

你才想造反,你們全家都想造反啊!自己一直期待的王霸之氣噴涌,怎么盡數是這種意想不到的尷尬場面?

他葉行遠好端端的讀書人,什么時候想過要舉旗行“千秋萬載的大業”了?他只是想糊弄一下事而已啊!

仙官 第一百七十章 什么大業?

上一章  |  仙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