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六十七節 跑路之前

更新時間:2011-05-17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六十七節 跑路之前
臨高啟明正文

臨高啟明正文。

“這些貨物你就用來應付門市。”郭逸指示道,“庫中存著的做首飾用的金銀清點一遍,有提存款的,就用這些先支付出去。我還會調撥銀子過來。你不必擔心。”

“是。”聽說郭東主備下了銀子應付擠提,沈范的心定了許多,紫珍齋的不少存銀客戶都是他去拉來得,若是被查封,官府里的人向來是吃了骨頭不掉渣的主,根本不用想收回,自己多少年來的老臉就要丟盡了。

“各處的匠人們,要不要讓他們回家?”

“這里的局面你要先維持著。”郭逸想了下,如果現在就開始大規模的遣散人員,必然會讓官府起疑心,搞不好會提前動手查封抓人。必得保持著正常經營的摸樣才行。

這些當地的匠人,不過是埋頭做工領工錢。雖然對郭逸這樣大方慷慨的東家很感激,畢竟是外圍中的外圍,對廣州站的秘密所知甚少。就算被查封,官府也不會拿他們怎么樣。不必急于遣散。

為了防止被人瞧出自己正準備離開的摸樣,第二天郭逸還是堂而皇之的坐著轎子去拜訪城里的客戶,不過已經很少有人愿意見他了。郭逸也就望門投帖了事。他這樣不過是為了宣告自己的存在。

走過一圈,他的豪華大轎抬到了紫明樓,這里依然是燈火通明的摸樣,然而這個這個曾經紙醉金迷的廣州窟現在門可羅雀,只余下空蕩蕩的大廳了。

鄭尚潔等平日里不太露面人已經相繼撤出了,只有裴莉秀百無聊賴每天在這里露面。此時此刻,她正斜依在二層的明閣子的湘妃榻上,一個人喝著悶酒。

她是個極好熱鬧,又愛慕繁華的人。平日里坐在這二樓中間的閣子里,隔著細竹簾子看著樓下大堂人來人往,耳畔是歡聲笑語,絲竹之聲……這一切是多么讓人賞心悅目。

現在大堂里卻是空空蕩蕩,連噴泉的滴答聲都清清楚楚。

看到郭逸到來。裴莉秀迎接他的是一個大大的哈欠。

“怎么樣?沒有客人?”

“一個人也沒有。”裴莉秀喝了一口格瓦斯,“只有提銀子的人上門。”

“應付得來么?”

“沒有問題。大戶們早就提走了,”她說,“小戶耗不了幾兩銀子,而且還都是不要利息的。”說著她也給郭逸倒了一杯,“你也喝吧,格瓦斯帶不走,留著也是便宜了別人,干脆喝光。”

“雖然是汽水一樣的東西,到底也有點酒精,你還是少喝為好。”郭逸喝了一口發覺里面還攙和了朗姆酒,“我們現在是隨時準備逃走。喝的醉醺醺的怎么走?”

“你說我們還能回來么?”她忽然問。

“少則三個月,多則半年,這里還是你的地盤。”

“這半年好難熬……”她看著自己的紅指甲,

“要不你回臨高去,聽說那里也要辦一個臨高版的紫明樓……”

裴莉秀笑了起來:“小郭――”她似乎有點對這樣的稱呼有點陌生了,“我們還回得去么?我的滿匣子的首飾,幾十箱子的衣服;你們的小老婆,丫鬟……我們和臨高已經格格不入啦。”

郭逸的心緊縮了下。這是他一直擔心的事情。他喝了一口格瓦斯:“這事用不著這么想:我們最多算先富起來的一批人。執委會也不會不諒解我們在廣州的所作所為的……”

“你在機關里混得太久了,說話都在打官腔了。”裴莉秀有點微醺了,“我一點也不想回臨高……”

“你別胡說了。”郭逸有點緊張的四下一瞥。閣子里一個人也沒有。“沒有臨高,也就沒有廣州的一切。你這點都不明白?眼下廣州危機四伏,難道你想被抓到牢房里吃板子戴枷鎖跪鏈條?”

說到這個的時候裴莉秀畏縮了一下,她有點遲疑道:“不會吧……我看大明的官兒還挺有風度的,一個個挺會憐香惜玉的。”

“你要落到了官府手里,就知道獄卒是怎么‘憐香惜玉’的。”郭逸心里冷笑一聲,別說現在是17世紀,就是21世紀,專政機關里走一圈喝杯茶也夠你受得。PEPI真是一天到晚風花雪月的忘了是什么年代了。

郭逸知道再和她談下去毫無意義,不過她既然還在這里堅持,就能吸引住很多人的眼光,目的也就達到了。他又關照了PEPI幾句。起身到后面的安全屋去了。安全屋里夏荷正在燒文件。他知道這個女孩子其實是政保總局機要班的畢業生,受過專業訓練,辦事非常牢靠。當即又囑咐了她幾句。

這時候,他的一個專門辦理秘密事情的小廝來小聲稟告他:都已經準備好了。他才到了裴利秀的閨房中――這里早就預備好幾套仆役伙計穿得衣服鞋帽給他換上,又在臉上抹了些油灰,這才悄悄的打開房中暗門,從一道秘密的樓梯下到后院。這里早就有張信派來的兩名保衛人員候著。

廣州站的保衛部人員是從起威鏢局選拔來得年輕人,經過考察之后秘密到過臨高接受過培訓。在組織體系上自成一格,和起威鏢局的關系不多。

三個人夾在一群伙計廚子之中悄悄的離開了紫明樓,沿著后巷走到大街上七轉八拐到一處無人之地,確認無人相隨,郭逸才坐上了一頂早已等候好的轎子。

這樣人人都知道他是去了紫明樓,晚上是在自己的侍妾那里過夜了。過去根本用不著如此大費周章,現在他卻不得不十分的謹慎。

轎子沿著小街走了許久,抬進了一處黑黝黝的小院之中。此處是當初他置辦的一所院子。有機密事宜要辦的時候就在這里和人秘密約談。

他今天要約見孫可成――孫可成的起威鏢局是廣州站的支柱之一。但是起威的半獨立的地位讓郭逸對他們的態度產生了極大的憂慮。起威雖然整個財務被廣州站所掌握,但是里面的人大多沒有經過臨高的甄別和政審,他不得不防著孫可成或者他手下的徒子徒孫們突然叛變,倒向官府――鏢局一貫自命做得是“正經買賣”,對官府是言聽計從的。

孫可成的態度如何,他今天一定要摸清楚。這事關未來的合作――在全國布局的規劃圖上,起威鏢局也是重要的一部分。

孫可成已經在屋內等他,見他易容換裝而來,頓時愕然。

“郭東主,事情已經變得如此緊急了么?”孫可成也顧不得客套了。官府要對澳洲人動手的消息已經傳開了。

“總在十天半月之內,必見分曉”郭逸毫不避諱可能發生的事情,“我自然是要避一避這個風頭的,只是起威鏢局向來和我們來往甚多,恐怕會牽連你們……”

“這個不礙事。我自有辦法。”孫可成擺手,“你們怎么辦?”

看他的樣子頗為真誠,郭逸故意道:“我們準備先在這里躲一段日子。”

“東主,你不要說這樣見外的話了。”孫可成搖頭,“這所小院子能住幾個人?你們人丁又多。不若住到我那里去好了。我早先在鄉下置了幾處田宅,你們有多少人去住都使得。”

郭逸不置可否,只說還有許多事情要料理,可能先會再這里藏身一階段。等事情了了再做打算。

“這且不談,一旦官府對我們不利,你們怎么應對?”他問。

“不要緊。我們護院走鏢,就是和有錢有勢的人打交道。總還有點薄面,不會鬧僵了。他們下任的時候搜羅的錢財女人還指著我們護送還鄉呢。”孫可成道,“查辦了起威與他們又有什么好處?鏢局里的銀子財貨都是別人的。難道大人們要自己去走鏢送貨開客棧么?”

“不錯。”郭逸點點頭,“不過起威這一關恐怕也不會這么容易過去。”

“起威的事情東主您盡可以放心。”孫可成點了點頭,“沒有東主您當時拉我們一把,起威不過是家朝不保夕的小局子,如今也成了廣州城里的大字號。幾百口子人靠著吃飯過日子,起威上下從來都是感激不盡的。雖說起威不敢犯王法,也不是只知道磕頭的糊涂蛋――世上的是非對錯我們一個個心里明鏡似得……”

盡管摸清了孫可成的態度,而且孫可成的為人他也是相當的有把握,但是郭逸依然不敢把最要緊的部分交給他保管――他可靠,不等于他手下的所有人都靠得主。考慮再三之后,他決定讓孫可成照顧本地的伙計工匠,順便再隱匿一部分從臨高調來的工作人員和粗重財貨。

他還關照孫可成,準備一條秘密的逃亡線路,雙方約定了暗號,萬一需要逃走的時候,憑暗號接頭。

但是真得跑路的時候他依然不敢完全信賴他們。對外情報局那邊已經來電,準備派遣一個由特偵隊和情報人員混合編組的接應小隊來廣州,準備在必要的時候直接用武力幫助他們逃離。

然而對付查封廣州站的跡象卻一點沒有顯示出來。廣州的官府似乎有意讓郭逸等人有充分的時間來考慮投獻的對象。對紫字號的三家產業干脆不聞不問。與此同時各家來談投獻的人川流不息,田達幾乎是天天上門催促,郭逸干脆徹底避而不見。

“田老爺來拜。”門上人向他稟報道。

呂易忠正要出門,此時只好又坐了下來,他嘆氣道:

“快請”

他這幾天正在為大軍出動的事情奔忙,每天忙得腳不點地。

會議定下出兵方略之后,何如賓的意思是要“持重”,他在廣東任職多年,對海南的氣候地理略知一二,知道馬上就要入夏面臨雨季的問題,秋初又有臺風,所以主張干脆到十月再行開拔。這時候秋糧已經登場,沿路籌措糧草也方便。秋高氣爽,部隊行軍駐扎也不容易發生疫病。

但是王尊德的意思是要“速戰”。此時開拔糧餉已經備齊,何如賓無法再推脫,只好決定在六月初就開拔部分人馬。

廣州城外人喊馬嘶,各路大軍都在集結當中,許多軍機事務要辦理,呂易忠原來就忙得不可開交,還要應付田達三天五天便來一次要他“速速將紫明樓的事情辦妥”,心里不由得叫苦連天――后悔自己不該去兜搭這門生意。原本他有九成以上的把握,郭逸只要一聽到朝廷要向臨高動兵的消息就會嚇得魂飄魄散,乖乖得向田達投獻產業。自己不但討好了田國丈,還能從中撈取一筆好處――田達原來已經許他事成之后三千兩銀子的好處。

沒想到這郭逸居然軟硬不吃,一副死扛到底的摸樣,不但三家字號照常開門營業,連田達等人也是見過一次就不再見了。

田達便時而到他這里來吵鬧了,要他即刻把郭逸等人抓起來。逼他投獻產業。

蠢貨呂易忠聽了他的“高見”心里暗暗罵道。但是自己也很無奈――這個“蠢貨”對自己指手畫腳,自己還得陪著笑臉。

把人抓起來很容易――他關照南海縣一聲就是了。但是一人抓起來了,產業就要入官發賣,還投獻個屁。至于入官發賣之后鹿死誰手就是另外一件事了。田國丈到底遠在北京城。不見得人人能買賬。

不管呂易忠如何的解釋,田達始終逼著他不放――他到底不過一介奴才,不過是依仗著國丈的勢力狐假虎威而已,在廣州城里并無一點勢力可言。當官的只要推脫敷衍就很難辦事。

呂易忠原本還想繼續敷衍他,沒想到此人居然又提出了一個要求:

“久聞紫明樓的裴莉秀是位澳洲來的絕色女子,此次要姓郭的投獻產業之外,這個女子也要一起獻給國丈大人。”

呂易忠哭笑不得,怎么又看上人家的小妾了。這裴莉秀他也見過多次,已經是二十四五的女子,長得雖算精致,到底粗壯了些。就那身高便比一般男子高出許多來。這樣的蠻夷女人田國丈怎么會有興趣?不會是這個田達自己想要吧。

想到自己這些日子正在參贊軍務,居然還要替一個奴才搶女人出謀劃策。呂易忠的心里產生了極大的厭惡感。

真是荒謬絕倫

他原想敷衍一番再哄他回去。忽然又想到:抓郭逸固然不行――一抓人就得產業沒官,抓他的小妾卻沒有關系,不管什么罪名扣一個抓回來,來個殺雞儆猴,逼得郭逸自己來投獻。

至于最后裴莉秀是不是會物歸原主,這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此事容易,都在我身上。”呂易忠滿口答應。

“當真?”田達最近被他哄得多次,對他的信用很不放心。

“當真。”呂易忠點頭,“三天之后,我自然將人交給你。你有了這小美人,還怕那勞什子郭逸不乖乖的雙上獻上產業?這可是他的心頭肉。”

“好就信你這回。”田達一拍桌子,“三天后我來這里提人。”他冷笑一聲,“呂贊畫,你可不要食言啊,”

呂易忠打發走了田達,馬上在書房里提筆寫了一張手條:

“著即將紫明樓郭門裴氏莉秀拿到,南海縣知道”下面手書了花押。

他等墨跡稍干,就叫來一個仆人,命他送到南海縣衙門去。

這天晚上,春柳正在后門上照看――現在紫明樓的人手已經大為減少,她不得不自己來照看后門,等候交通員的信息。嚴茂達、張信等人已經全部轉入地下了。但是彼此之間的聯絡一日也沒有中斷過。消息全部是由交通員送來的。

交通員是化妝成挑擔賣零食的小販,他從不進門。春柳知道這個小販每天晚上都會經過這里,但是有沒有信息要傳送卻要看他的擔子上的風車。插在左面就沒有消息,若是插再右面,她就要去買點吃得,順便把秘信帶回來交給裴莉秀。

小販剛剛過去。春柳正要關了門睡覺,忽然一個黑影從墻根掩了過來。春柳是經過培訓得,當即往門后跳了一步,用暗號叫了一聲。

“天干物燥”

暗號即是識別來人的信號,也是提醒守在門后和后院里的保衛人員注意有人逼近。

來人卻并不回應暗號,直直的闖到門上來了。也不管門即將要關上,直接把腳伸了進來。

“莫關門”來人急急得叫道。

“是誰?”春柳問道。

“我是――吳――”來人趕緊將臉上的眼紗摘了下來。

“是您?”春柳差點叫了出來――這不是吳芝香么?她趕緊打暗號讓保衛人員不要出動。

這位吳芝香是紫明樓的常客、熟客。經常來裴莉秀這里獻殷勤,而且還在紫明樓的柜上存了一大筆銀子取息。不過自從半個月前他突然帶人來提走存銀之后已經有一個多月沒來了。

“您這是怎么了?”春柳驚魂未定:這位官宦人家的子弟,還是個秀才,深更半夜的穿著這么一身衣服偷偷摸摸的來訪做什么?

“裴小姐在么?”他連氣也不喘一口就問道。臨高啟明 第六十七節 跑路之前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