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二百五十五節 秋賦(二十)

更新時間:2015-09-13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二百五十五節 秋賦(二十)
第二百五十五節

秋賦(二十)

吳明晉和王兆敏面面相覷,這事情還真沒法“就這么定了”,當下王兆敏道:“這個,辦案偵緝拿人都要出簽子火牌,諸位不是大明人士,又無功名、差遣身……”

“此事當然還是以縣里為主了,”熊卜佑道,“我等不過從旁協助。..”

王兆敏想所謂“從旁協助”,其實髡賊還是想要掌握此事的處理權――這倒也好,這個燙手的山芋干脆就丟給原主去處理好了。他也想看看,澳洲人的葫蘆里到底賣得是什么藥。

吳明晉咳嗽了一聲,推辭自己身體不適要先回去休憩片刻。熊卜佑知道這是當官的表示“此事你們只管去干,但是與我無關”的一種做派,下面的事情,只要和王兆敏談就是了。這也是官場上常用的法子。

王兆敏想此事辦理,斷然不能讓澳洲人自己來搞坐堂審理之類的事情,唯一的法子就是委托縣衙里的一名官員出面。由澳洲人背后指揮就是。

“來人,請孫老爺來。”王兆敏吩咐道。

這個差使當仁不讓的落到了典史的頭上。典史是明代開始才有的官兒,是從宋元以來的縣尉衍生過來的,主管的職責是大抵是獄囚警邏之類的治安工作,沒有巡檢司分管的地方,也負責巡防、彈壓、捕盜的事務。此事交給他辦職責名正言順。

典史的級別很低,連從九品的低一級官品也輪不上,算是“未入流”,不過這個未入流還是“官”,照例要朝廷除授的。

當典史的人,都是些不得意的讀書人,多數是從“監生”中的選授的。如果說舉人考不上進士,還能“大挑”當縣令、縣丞之類的官職,監生就只能混個主簿、教諭、訓導和典史這樣的微末之員了。而且升遷的希望很小。

所以本縣的孫典史孫瑞伍就成了一個典型一切向錢看的官了。可惜本地實太窮,地方勢力和土匪又厲害,他這個典史的油水實有限。

澳洲人的到來給孫瑞伍帶來了財運。因為他品級低微,常常被當作替死鬼給吳明晉打發去為澳洲人出頭辦事。每次辦事,照例會有一筆好處。東門市上的種種享受讓他加難以自拔。于是孫典史就金錢賄賂和生活享用的雙重刺激下越陷越深了。澳洲人每有什么行動,他總是第一個出現,辦事極其殷勤。以至于縣里被人笑稱為“澳洲典史”。

孫瑞伍自己倒是毫不乎,每天東門市“享受生活”,和獨孤求婚很是相得。兩人時常一起“”。這位監生對自己度過的圣賢之書早就忘得一干二凈,把華夷之防丟到九霄云外去。

“不行,”沒想到熊卜佑一反常態的表示反對,“王師爺,孫典史品級低微,這可是牽涉到本縣縉紳大戶們的案子,若沒有一個相當的人物出面主持,恐怕人心難安啊。”

“那,熊老爺的意思是?”

“還是請吳縣丞出面主持為好,孫老爺協辦。”

“有理,有理。”王兆敏想這也算有些道理,反正只要不是自己老爺出面就好,孫典史還是吳縣丞都沒關系。

當下叫人把二位找來,將事情關照了一番。孫典史聽了要為澳洲人辦案,馬上一力應承,倒是吳亞,想了片刻才道:“幾位首長,這次刀箭入戶恐嚇縉紳的事情,案子本身原沒什么,只是事情難辦……”

王兆敏咳嗽了一聲,說:既然你們談公事,我就不再打擾了。當下也溜了出去。

“事情難辦,我略有耳聞。”熊卜佑說,“不過此事事關重大,還是要一查到底,給縣里一個交代才是。”

“是,是,既然熊首長這么說,我等一力照辦就是。”吳亞知道這事情里其實沒自己什么事,自己和典史就是來當招牌的,“不知道周首長打算哪里辦公?”

“當然是縣衙里,就用二堂吧――”

“不妥不妥,”吳亞搖頭道,“周首長大明并無功名,算是布衣,擅用二堂,本身就是犯法,再者――”

再者吳明晉總歸是個“百里候”,不能象個小廝一樣隨傳隨到,而且升堂審案過去也是很嚴肅重大的事情,不能太隨便了。

“我看,不如花廳辦案。”孫典史道。

“我亦有此意。”吳亞點點頭。

花廳屬于內衙范疇,不過,縣內但凡牽涉到風化的案子或者和縉紳大戶有關的案子,一般都花廳內審理,并不大堂二堂公開審理,為得是照顧當事人的顏面。

因為屬于內衙范疇,并非朝廷經制之地,周洞天此地就能大大方方的辦案了。

“好,”熊卜佑點點頭,“就這么辦吧。”他拱了拱手:“此案涉及甚廣,事機須秘,一會我們會縣衙關防,請諸位莫要驚擾。”

“關防?”吳亞和孫瑞伍都沒料到還有這一招,不由大驚失色。這是要干嗎?

“毋庸擔心,”熊卜佑溫語寬慰,“這也是不得已,哈哈。”說著,他打了一個電話:

“開始吧。”

駐守縣衙外的幾十名警衛人員隨即全部調入衙門內,將各出入口和衙署內的要地完全控制住。縣衙里的人,許進不許出。

這時候,根據熊卜佑打來的電話,早就準備完畢的陸軍的三支小隊迅速的開到了臨高縣的三座城門。隨即控制了城門。他們并不明目張膽的接管城防,而是駐扎城門口后的藏兵洞內,監視民壯。

每支小分隊的士官們已經認了好幾個星期人臉。現他們已經把臨高縣內的胥吏和手下的“做公得”狐群狗黨的面孔都記住了,鄔德給他們的命令是:這些人只許進城不許出城。

“如果有人要出城,直接扣押送到縣衙,明白嗎?”

“是!明白了。”

縣衙里,隨著關鍵部門被人控制,正縣衙內辦公的胥吏們感到不安,紛紛出來打聽探視。孫瑞伍只得出來安撫眾人,要他們不要驚慌。

周洞天關照人把皂班班頭叫來。

皂班的班頭林長三是個三十多歲的精悍漢子,刀條臉,一雙小眼睛很是有神。雙手胳膊肌肉發達,不愧是以行刑見長的老皂隸。

到得花廳上,見過禮。林長三眼見花廳上面端坐著本縣的兩位老爺,一個三四十歲的澳洲人坐下下首的位置上,雙目冰冷,一看就是個極不好惹的人物。

周洞天審視了一眼皂班頭子,“把名冊給我拿來!傳齊全班的皂隸,我要點卯。”

“是,是,”林長三趕緊出去吩咐。一會,皂隸們都來齊了。

周洞天打開名冊,吃了一驚。原來這名冊上密密麻麻,冊的皂隸有五六十人之多,而站下面聽候點卯的不過二十來人。

“怎么,人沒來齊?”周洞天問。

“老爺有所不知,”林長三小心翼翼道,“名冊上的數目是不作數的,這都是掛名的皂隸。”

因為衙門當衙役享有免疫免賦的好處,有些人就出點錢把自己的名字掛衙役名冊上,實際上從來不來衙門當差。

“……名字下面有領銀子數目的,才是當差的。”

周洞天一數,領銀子的一共有二十四個人。點卯下去,人都來齊了。

“每人立刻準備一套皂隸的衣服出來。馬上!”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是要干什么。林長三望著孫典史,孫瑞伍不耐煩的一揮手:“叫你們預備就趕快預備,啰嗦什么!”

“回老爺,小的只有這身公服啊。”

“那就脫下來!”孫瑞伍呵斥道。

眾皂隸只得照辦,不一會就把衣服湊齊了。

這批衣服轉瞬就穿到了他們帶來的政保速成訓練班里學員身上。

“好了,大伙手腳麻利點!把衣服都換上。”尤國團吆喝著。

尤國團是保衛總署下的一個工作人員。此公現代時空是一默默無聞的小市民。但是到了17世紀卻成了一個暴力手段至上的鼓吹者。他一貫主張只有殘酷無情的手段才能有效的進行統治。原本他陸軍服役,后來政保總署認為此人陸軍內會造成“不良傾向”,就把他干脆調入了本部門。

果然,到了政保總署讓他如魚得水。很快就以其殘忍的言論讓同事們側目。當然他的殘忍作風暫時還沒機會來表現。

“好了,現你們就是縣衙的皂隸了,按照事先的方案,把各個要點守好!”

片刻的工夫,臨高縣城和臨高縣衙就完全被穿越集團控制住了。

皂班的衙役們,擠擠簇簇的站花廳里,很是不安的看著發出奇怪命令的周洞天。林長三是一臉惶恐巴結的模樣。就差沒有五體投地了。讓周洞天心中一陣的暗自冷笑:“想用這種把戲騙人,裝人畜無害?可惜,老子不是自以為渾身放王八氣的小白。”

“諸位,”周洞天緩緩道,“你們都是累世傳承的祖業,用刑拷問拿手不過,明日問案的時候,還有多多偏勞了!”

臨高啟明 第二百五十五節 秋賦(二十)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