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一百二十四節 制藥廠的窘境

更新時間:2015-09-13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一百二十四節 制藥廠的窘境
只要想想ya熱帶氣候。叢林,水網地形,時裊仁相信這鬼地方能找到這個世界一半以上的病原體。自己那個在米國的導師肯定會對這里情有獨鐘的。可惜當時沒把他騙來。這老米體壯如牛,倒是衛生部的一個好勞動力。起碼可以讓他來檢驗便便。

看著眼前一堆便便的樣本罐,時裊仁心中的悲憤是別人難以想像的――他堂堂一個大穴叫獸竟然很自然的被打發到這來和大便打交道了。

更糟糕的是,時裊仁發覺感染率開始上升。他從無癥狀人群中檢出有華枝睪吸蟲、豬帶絳蟲等十多種寄生蟲卵。細菌攜帶者可能更多,但是因為細菌檢驗的復雜性要大的多,很多還無法確診。總之一句話,沒有人意識到現代醫學檢驗的復雜性。

而普通穿越群眾對各種寄生蟲和傳染性疾病的無知和無所謂更讓他頭疼。亂吃野果的,私下打獵的,還有和當地女人胡搞的……

匯報到執委會,總是嗯嗯啊啊的沒什么具體的應對措施,一點都不重視!

也許發生一次傳染病大流行會讓文總和馬督公的腦袋清醒一些吧?時裊仁把培養皿放到顯微鏡下,仔細的看了起來。

萬幸,樣本里既沒有出現霍亂的弧形桿菌,也沒有其他讓烈性傳染病病菌。倒是檢出了大量的沙門氏桿菌,綜合看起來這個倒霉蛋就是得急性腸炎掛的。理論上說,一般的急性腸炎,只要保證病人不拖水,不電解質紊亂,配合簡單的止瀉藥物就可以康復。

“檢疫營里要是有些止瀉藥。再配合點鹽水,這人就不會掛了。”時裊仁覺得有些遺憾,只要有顛茄片和幾瓶生理鹽水就能緩過勁來。

再想到天氣漸漸轉熱,腸胃道疾病多發,得馬上尋找廉價易得止瀉藥。忽然他想到了衛生部倉庫里的鴉片。從澳門買來之后就一直丟在倉庫。鴉片這玩意雖然是毒品,但是對止疼、止咳和止瀉都有很強的作用。倒是現在急需的一種萬用藥。

時裊仁處理掉標本,又洗了洗手,點上一支煙,給鄔徳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可以解除檢疫營的黃色疾病預警了。接著他又打電話給吳南海,要他注意下食堂和食品加工廠的衛生問題。

“……明天,”時裊仁看了下日程表,“我親自來巡視一下,順便幫你們搞一個夏季衛生的注意事項。”

“好啊,歡迎歡迎。”吳南海的聲音在電話里聽起來有些緊張。

“你別緊張麻,我又不是衛生局下來罰款。”時裊仁說,“不要搞突擊大掃除,讓我能看到真正的情況,這樣才能對癥下藥,你來個驢糞蛋涂粉,反而看不出問題,以后要出大事的。”

關照完吳南海查衛生的事情,時裊仁想給藥廠再打個電話,轉念一想還不如自己親自去一次,順路也散散心――從早晨5點就起來聞便便,這都快中午了。去藥廠還能順便上農場蹭頓飯。

藥械廠就設在農場內部,它是由一座復合式的鋼筋水泥框架建筑。一座煙囪正在向空中噴吐著煙霧。這里配有專用鍋爐房、地能空調、自備凈化水源和一座專用垃圾焚燒爐。整體基礎設施堪稱一流水準。不過時裊仁在藥廠落成投產之后還是第一次來這里――畢竟他不是搞這個專業的。

藥械廠屬于一級單位。門禁森嚴。院子的包鐵大門關得緊緊的,他搖了半天門鈴才門上的小窗戶才lou出一張臉來――把時裊仁嚇了一跳,這是張燒傷過的面孔。

接著他想起來了,這是個傷殘軍人,這些人現在基本都在要害部門當門衛。

“院長!”門衛一看來的是醫院的院長兼本廠的廠長,趕緊把門打開了。

時裊仁雖然印象中幫此人治療過,卻記不起他的名字了,只是很客氣的點了下頭:“趙艷梅在嗎?”

“在,在,”門衛一迭聲的應道,“您先到辦公室坐,我去通知――”

“不用了,在哪里,我自己去找她。”

“趙廠長說了,”門衛想了下,“她干活的時候不能別人不能進去。還是我去通知吧。”

0字頭的房間,說明是在地下室。大概是菌種試驗室。時裊仁雖然不搞生化,原理知道一點――大概她在做菌種培育之類的事情,不想有人進出帶入雜菌。

“你怎么通知?”時裊仁起了好奇心,這里雖然有一門電話,但是內部電話是不存在的。

“用這個。”門衛一瘸一拐的帶他進了門衛室。里面沿著墻做了個架子。分成好幾排,釘著一個個的小銘牌,銘牌的上面是個小鈴鐺還有根拉繩。

門衛很認真的用歪歪扭扭的字體在登記本上寫下了日期和來訪者的名字,然后拉了幾下某個銘牌下的繩子,過了片刻,銘牌上的小鈴鐺也響了起來。

“趙廠長知道了。她馬上就出來。”

“?這套系統不錯嘛。”時裊仁心想這倒類似醫院里住院部的電鈴,雖然不能交流,但是起碼可以傳達簡單的信息。想這套系統也可以用在醫院里么。待會要向趙艷梅打聽打聽。

趙艷梅的辦公室是單獨的,時裊仁坐了好一會,才看到她回來。

原來趙艷梅正在菌種試驗室接種春雷霉素。這種抗生素的主要是在農業上預防農作物病害之用,醫用價值不大――用治療程度不嚴重的輕度感染。時裊仁未免有些不滿――在他看來和農委會合辦的就會有這樣的結果,先盡他們的需求了。

趙艷梅看到領導的臉色不甚活絡,猜到了他的想法。

“這也是練習一下!”她解釋說,“春雷霉素的土法培育是比較簡單的,對環境條件要求也不高,把這個能搞成的話,下面再培育其他菌種就容易了。”

時裊仁忙問:“下面準備培養什么菌種?青霉素能行嗎?”

“青霉素培養起來倒是不難,就是提純費事。”趙艷梅皺起眉頭,“等條件再好一些。醫用的,可以先培養土霉素。這個相對要簡單些。”

有土霉素用也不錯了,這東西的效果和四環素幾乎一樣,相當廣譜的抗菌素。

“有土霉素也好。”時裊仁的臉色好看多了。

趙艷梅的下一句話又讓時裊仁大為不快:“用來給豬催肥也不錯的。”

“給豬催肥?”

“是啊,這是老楊說得。”老楊自然就是楊寶貴了。

“我怕到時候人用藥都不夠。現在我們很缺抗生素!”時裊仁做痛心疾首狀。

“再急也不行啊。”趙艷梅說,“造出來的抗生素沒經過動物實驗,以我們的條件造出的抗生素雜質不會少的,人吃了恐怕會出事……”

“現在顧不了這么多。”時裊仁說到,“先解決有和無的問題。”

趙艷梅是正規的制藥廠出來的,對如此因陋就簡,土法上馬的調子還是不大適應。一時間有些默然無語。

“沒這么要緊吧?”趙艷梅說。“酸堿廠馬上就要投產,等投產之后,煤化聯合廠也會跟著投產,投產了就好了。”

“我看到報紙上登了。”時裊仁對煤化企業不感興趣,“煤化產品很多,大約是合成氨吧?不過都是工業上用的。難道還能出抗生素?”

“磺胺!”趙艷梅說,“季思退說了,這個煤化聯合廠一投產,其中的副產品就是磺胺原料。”

時裊仁當然知道磺胺意味著什么。這種化學合成物最早被發現在染料中,是青霉素類抗生素之前最有效的抗感染類藥物。在這個細菌還沒產生耐藥性的時空里,光這個東西就能挽救無數人的性命!

“真得?!”時裊仁又驚又喜,差點站了起來,這可是個重大利好消息。

“季思退說得。他是專家,總不會胡說八道吧。”

“嗯,嗯,這事情得跟進!跟進!”

“不用著急,酸堿廠得后天才點火呢,煤化廠還得等些日子。據季思退說連煤都沒運夠呢。”

“行,先不說這個。”時裊仁想起自己的正事不是為了找抗生素,他把目前一些衛生狀況和趙艷梅說了一下,提出藥廠最好能在最近做一些常用的藥品。

“……止瀉藥、生理鹽水、葡萄糖液,還有漂白粉。”

趙艷梅說:“實話說,馬上能交貨的只有注射用蒸餾水、十來種中成藥、生理鹽水、酒精。連做葡萄糖都有難度……”

“生理鹽水還有問題。”她接著說,“第一鹽場村與運來的鹽氯化鈉純度不夠,雜質過多。二是硫酸不夠。輸液用的生理鹽水不敢搞,先弄些口服吧。”

“你還要些什么東西,我來向計委再申請一次!”

“要的東西太多了。計委怕也沒法子――馬委員也沒本事無中生有吧。”趙艷梅苦笑了一下,“時大夫,您應該知道,現代的藥學實際上就是化學。”

“你的意思是――”時裊仁明白她的意思了,“化工品不夠?”

“豈止是不夠,簡直就是奇缺。就說你要的葡萄糖補液吧,葡萄糖工藝是很簡單的。淀粉加上酸化法,很容易造,可是我沒有酸:鹽酸、硫酸都沒有,只好搞酶化法,費時費力不說,做出來的葡萄糖的PH值還沒法校正――沒有堿。”

時裊仁點點頭。

“還有,紗布、拖脂棉。照例是要先拖脂的――得有燒堿。可是現在的燒堿很缺。能用的消毒藥劑也不夠,出品的東西只能說是湊合著用。幸虧大規模的外傷不多。”她止住了話頭,“目前除了搞菌種培植和中成藥,制藥廠還真做不出什么特別有效的東西來。”

“你放心,這幾天這些都會解決的,博鋪的化工廠馬上就能投產了。我和計委說,讓藥廠取得優先權。”時裊仁給她打氣。

“這就好了。有了三酸兩燒堿,很多東西都能做出來。”她起身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一張紙來,“這是一些需要協調的事情和急需的物資。”

時裊仁拿過來一看,上面開列了不少條目:要求機械部門提供一臺特殊規格的針織機,用來紡織紗布;全套的裁剪設備和懂裁剪的工人――這是用來做口罩的;各種超大號的鍋子,瓦鍋、鐵鍋……對玻璃廠的訂貨要求最多:大量的器皿、管道和酒精噴燈。

“還有小的注射液瓶。”趙艷梅說,“這東西很難做,玻璃廠恐怕沒興趣,得計委直接下達研發指令才行。”

“你準備做注射液,土霉素注射液?”

“暫時先做中藥注射液。準備做一些金銀花還有板藍根的注射液,還有強心劑――提煉阿托品應該可以。”

“這東西――”時裊仁對當年中藥注射液致死的情況還有些印象,“安全不安全?”

“不夠安全,中藥提取劑的成分雜七雜八的,藥理學原理也不夠清晰。不過金銀花、板藍根和雙黃連這些中藥注射劑也用了幾十年,死亡率還算能接受,不算很危險的東西。至于阿托品,本來就是很危險的東西。但是阿托品是重要的搶救藥劑,很有用,還是先做出來試試看了。”

“好吧。”時裊仁知道這也是無奈之舉。

“我還有個要求。”趙艷梅繼續說,“醫院里用下來的各種空瓶,什么注射瓶、輸液瓶、藥瓶這些,最好都保留下來移交給藥廠。我們可以再生利用。”

這些東西倒是都保留著,按照計委的規定,任何現代制品都不能隨意丟棄,即使暫時用不上的也要先儲備著。

“這些留著呢。而且全部清洗消過毒了。不過都在計委的賬上。我和計委說一下,一起批給你們。”

“還有個要求――”趙艷梅大概覺得自己的這個請求有些過分,“能不能給我們一臺X光機?”

時裊仁嚇了一跳。X光機!這可是屬于特級管制裝備。因為牽涉到放射源的問題,穿越者費盡心機也只搞到了三臺,起碼也得kao它頂幾十年呢。藥廠要這玩意做什么?(!)

臨高啟明 第一百二十四節 制藥廠的窘境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