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九十節 新血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九十節 新血
執行完全套的“凈化”之后,他們被安置在檢疫所的宿舍里。宿舍是男女分開的,每間都有二十張以上的床鋪。令他們新奇的是床都是雙層的。睡在上面的人得爬上去。不過每個人都有單獨的床鋪,還鋪著干凈的稻草墊子,而且每人還發一張薄薄的氈子。這個條件對幾個月以來一直餐風露宿的孩子們簡直是堪比天堂了。

還發了一個大口陶杯,洗臉布――毛巾需要針織機的技術,暫時還生產不出來。相比之下,牙刷倒是很快就投產了,木柄,刷毛用的是馬鬃,打孔和束毛全都是手工制作得,工業部的人很驚訝,因為當地的婦女僅僅是根據他們的圖紙和要求,依靠極簡單的手工工具就作出了牙刷--當然產量還很低,每天不過能做二十個而已。

至于少不了的漱口杯、飯盆之類的東西,不幸他們帶來的非常有限,只好用易碎的掛釉的陶器了。沒有不銹鋼飯勺,用木頭車一個也湊合。這些造起來再簡單不過的日用品,因為缺少原料,還不能自給。

兇巴巴的丫環帶他們分配床鋪,年齡小得睡下面,年齡大些得就分上鋪。還定了許多規矩:可以出門,但是只允許在門口的空地走走,不許去隔壁宿舍串門;飯盆、杯子之類的東西只許自己用,不許混用。所有東西都要按秩序放在架子上……聽得大家直噎氣,這地方規矩真多。

違反紀律的人,有最有效的辦法來懲罰:餓飯。

“吃飯了!”隨著外面的鐘聲敲打聲,外面有人在喊了,有人用有蓋子的大號鐵皮桶送來了熱氣騰騰的伙食。第一頓是濃稠的魚板粥,是用雜魚做得魚板切碎了煮粥,里面又加了許多蔬菜,算是營養全面。大家都吃得比較滿意,但是沒得添――吳南海怕他們一下子吃多了會鬧肚子。不過,這里倒是從一開始就是每天三頓,以增加營養――衛生組很清楚,許多流行性傳染病都和營養不良有很大的關系。

在這長達40天的檢疫觀察期里也不能讓他們荒廢了,穿越者不是來搞慈善事業。從鹽場村的夜校里派來了二個最優秀的畢業生來給他們掃盲和學習普通話。每人都發了石板和粉筆,上午是學習的時間,下午則是勞作時間,博鋪的藤木加工廠會把一些簡單的手工活發到這里來做,他們學著加工藤條,編制藤器,開竹蔑,給木板打磨砂光。那些在工作中表現得心靈手巧的孩子會被記錄下來,作為將來對他們進行培訓的方向。晚飯前可以自由活動一下,做做游戲。晚飯之后則是打掃衛生、洗澡,之后就必須睡覺了――穿越者沒有給宿舍里供電照明。但是每到夜色降臨,還是許多孩子會聚在鐵絲網邊看港口那邊成排的紅房子里閃爍的燈光。

對于多數孩子,比如田涼這樣的,現在的生活是滿意的,有吃有穿,有干凈的屋子住,身上沒了始終要抓撓的跳蚤,他身上的幾處疥瘡也在涂了幾次膏藥之后完全好了。雖然每天有很多功課,還要受紀律的約束,但這些還能忍受。

有些大孩子因為流浪久了,已經野慣了,對讀書認字絲毫不感興趣,更不愿意學短毛那種繞口的非驢非馬的官話,有的則受不了紀律的約束,在經過幾次餓飯教育失敗之后,最倔強的孩子被調走進了生產隊的學徒隊。

田涼經常想去女生宿舍那邊看看郭芙的情況,但是兩邊之間隔著很高的竹籬笆,當中的門總是鎖著得。即使能湊在籬笆上看到對面的情景,在一群人當中也很難看出來哪個才是郭芙。時間久了也慢慢的死心了。

馬蓬推著一架小獨輪車,吱吱嘎嘎的走在田埂路上,車上裝得是他家里的唯一的一點家當和他的老娘。

“蓬兒,咱們就這么去了,短毛老爺會收留我們嗎?”

“娘,我和你說多少次了,家屬親戚來多少都收留,這是鄔首長親口說得。”

“唉,唉,你也真是,好好的干啥把符老爺那里的工給辭了!符老爺待咱們可不薄啊。”

“他是待我們不錯,可短毛不是更好嗎?”馬蓬勁頭十足的推著車子,“在短毛那里當職工,頓頓都有大米吃,還有魚,他符不二有嗎?農忙也才給頓薯絲飯吃吃。吃多了他家娘子還要嘟嘟囔囔。”

正說著話,后面又來了一隊挑擔的,都是成簍成簍的稻谷,壓得扁擔顫巍巍的,急急忙忙得往著百仞城走。

“娘,你看,這些都是去東門市賣糧的,這短毛首長們的錢,真是比海水都多。”馬蓬有點驕傲的匝了下嘴,覺得給短毛當長工比給鄉村土地主符不二扛活有面子多了。

正說著,領頭挑擔的人回過頭來:“小兄弟,你也去東門市?帶著老娘去開開眼?”

“我給短毛扛長活。正接了老娘過去呢。”

領頭的漢子哈哈笑了起來:“小兄弟有種!敢給他們去干活。”

“也沒什么了,短毛又不是三頭六臂的吃人妖精。說起來,他們人還不壞。”說著絮絮叨叨的說了自己隨著符不二去打仗、被俘之后的事情,也包括種種奇聞軼事。

“……我想想給誰干活不都是一碼事,起碼短毛那邊吃得好啊。”

漢子點點頭:“沒錯,就象我們的老爺,開始是聞風喪膽,天天怕短毛來打,后來聽說短毛在收稻子,給得價錢又高,這不就心思活絡了,巴巴的給人家送糧食去了。官府的秋糧,他是推三阻四欠著,這邊好,賣了一次不算,這都第二回了。”

“老財就是鉆錢眼嘛。”

說著說著,一行人已經來到了東門市。不過半個月功夫,這里已經變得熱鬧非凡。在一大片的竹棚子中間巍然矗立著的紅色磚樓十分顯眼。賣糧食的挑擔、推車在這里排成了長隊,另一邊,是最近傳遍全縣的什么福利社的鋪子,門前也擠滿了人,除了平民小戶的,還有些地主老財模樣的人也在這里看東西,和穿著漂亮藍布衣服的女人討價還價。馬蓬離開這里快一個月了,現在真是看什么都新鮮。他愈發覺得自己這次回來是回來對了,短毛首長們是不會走得!

他和來賣糧的隊伍分了手――馬蓬要去的地方是在南門外文瀾河畔的生產隊營地。當他走過出一片宅基地的時候,許多他從沒見過的人正在搭腳手架蓋房子。和他過去看到的房子截然不同,即不用竹子木頭,也不夯土,房子是紅彤彤的磚頭砌起來的。馬蓬做夢也沒想到過,這里將是他們的家園。

百仞生產隊的報到率好得驚人,鄔德原來估計最多有百分之六七十的人會在農忙后歸隊,沒想到農忙結束之后回來的超過95%,許多人還帶來自己的家眷。一些期望在短毛這里得到更好待遇的人也跟著來了。加在一起的話,整個百仞灘生產隊的人數是原來的120%。比他們原先最樂觀的估計都要好。這讓執委會大喜過望――在此之前,他們一直無法確認自己的有沒有能力招攬民心,現在看起來他們做得不錯。

從大美村遷徙來的老百姓――已經被鄔德編為百仞灘生產二隊,則經歷了他們有生以來最為忙碌一個農忙季節。男人忙著伐木、采石、挖土、燒磚,婦女們將收入的稻谷攤曬,揚凈,光是往河邊的磨坊送谷子的挑擔隊伍就川流不息――現在百仞城有一千三百多張嘴了,光每天的大米需求就是一噸半。馬千矚指示:磨坊用碾米機加工稻谷只加工到糙米,不準加工到精米――一是保存營養,二是增加出糧率。年齡大些的婦女則在廚房幫廚燒飯,連半大的孩子也得去農莊幫忙松土打草。從早晨雞叫頭遍開始一直忙到天黑為止,每天的工作時間都在十幾個小時以上。不過勞累歸勞累,短毛們供給的伙食也好!不用他們起火做飯,一天三餐都是現成的送到工地上:熱騰騰的大米飯管夠,中晚兩頓有肉有魚,份量大油水足,這么好的伙食他們別說吃,連見都不曾見過。除此之外,還給工錢,雖然是些花花綠綠的紙片,但是據比他們來得早的生產一隊的人說,這些紙片很值錢,能夠在食堂買到米飯、魚肉。家里有孩子老人要供養的,憑這個工分券就可以養活家人了。所以活計雖重,倒也沒什么怨言。

馬千矚自己是大型國企出身,對國企的惠及職工老幼的福利制度念念不忘。他看到許多婦女因為身邊有幼兒或者孩子多,沒法外出干活,浪費了許多勞動力,就興辦了第一家托兒所,以便把有孩子的婦女也解放出去參加勞動。他把方憶靜找來――她過去是保育老師,穿越前管理過大家的宿舍,現在也是住宅區的管委會的負責人――任命她當所長,先挑選一些婦女進行簡單保育、衛生培訓。馬千矚知道要改變人們長期以來養成的生活習慣,靠強迫是無效的,所以他采取一些經濟策略:規定凡是愿意把幼兒入托的,孩子的三餐伙食全部由食堂供給。

臨高啟明 第九十節 新血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