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四十四節 新農莊(一)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四十四節 新農莊(一)
穿越眾的伙食從D日開始就是米飯+海產品。連續吃了一個月的各式各樣做法的海鮮之后,很少有人還會對這些東西有興趣。即使是鄔德原創的海鮮飯,他自己吃了二周之后都開始覺得無趣到極點。雖然后來在他的住持下,進行了一些伙食方面的改進,比如做熏魚、魚露和魚板,但是這些東西有的需要長時間才能成熟,有的缺少必要的調味品――大家想到了帶足夠的食鹽,卻把醬油、食糖、醋、料酒、香料這些東西從儲備里剔除掉了,在許多人看來,這是沒什么技術難度的產品,完全可以穿越之后自己設廠生產、種植或者買進――他們忘記了這些東西不是馬上就能有的,而他們每天都得吃飯。

結果就是無論是熏魚還是魚板,味道都很古怪,讓人很難提起興趣來。有時候伙食辦也改善一下伙食,動用儲備里的各種罐頭,只不過數量相對于人口基數實在有點少――一個午餐肉罐頭二個人吃的話絕對會膩味,但是一個午餐肉罐頭給十個人吃等于和沒人吃到差不多。

吳南海有一天鬼鬼祟祟的給鄔德送來了一根熏腸,這個在另一個時空他看都不想看的東西,卻讓他覺得無比美味――雖然里面連胡椒都沒有,只放了些大蒜。吳南海還再三要他保密,尤其是在那尼克面前保密――這是用他的“藍電”做得馬肉熏腸。這匹澳洲賽馬的遺體就這樣作為農業組的私貨偷偷的給腐敗掉了。而尼克有空就會去憑吊的賽馬的墳墓里空無一物,連骨頭都偷偷被收收了起來――吳南海準備用它做肥田粉。

打退“第一次圍剿”――在臨高快訊發行之后,大家都這么稱呼那次反攻了――之后拖來的幾匹死馬才成了他們一個多月來第一次真正的改善伙食,而這次當地士紳們送來的六頭豬更是成了食堂難得的美味。

不過對吳南海他們來說,還是稍微有些失望,這些豬比他們在另一個時空看見的差遠了,體型瘦小,鬃毛很硬,看起來有點象野豬的感覺。

“你可別看不起它們,”帶人趕豬過來的熊卜佑一邊望著幾頭苗豬,一邊吞咽著口水,“這可是臨高豬,本地有名的特產,一直都是出口香港的。臨高乳豬知道不?就是這種豬,皮薄骨小,肉質細嫩,而且有一種特殊的香氣――”

他用大灰狼般的貪婪的目光在幾頭苗豬身上亂轉:“這幾頭都是十三四斤的,正是當口,烤出來一定又肥又嫩。”

“別打歪主意,苗豬我本來就打算養起來做種豬用。既然你說得這豬的品種這么好,那就更得留下了。”

“大豬都宰了?”

“沒錯,給大家打個牙祭吧。我請示過執委會了,”吳南海看著幾頭還在不知命在頃刻還在拱土找食吃的豬,“本來想殺兩頭的,執委會說要殺干脆就把六頭大豬都宰了,與其讓人只能吃一小片肉,不如大家都吃得痛快點,也算是犒勞一下。”

吳南海心里已經打好了那些送來的禮物的算盤:二百斤酒是度數很低的米酒,可以用來做料酒,也能拿來做醋;湯鹿是已經屠宰好的肉尸,就做鹿肉干了,這種食品做法容易,雖然沒有香料,用鹽水煮透吹干后味道也還行,便于隨身攜帶,能長期保存。可惜鹿是殺好了才送來的,鹿皮和鹿下水都沒有了。一頭牛是母黃牛,在南方水田里做畜力力氣不夠,不過可以做將來的肉牛、乳牛的本地母本。六頭大豬是已出欄的肉豬,做不了種豬,雖然還有再育肥的余地,但是眼下缺少飼料,繼續養著徒然掉膘,干脆宰殺吃了。

至于怎么利用這幾頭豬,大家已經列出了許多方案:五花肉、肋條肉這些統一都做紅燒肉,豬頭肉做鹵肉――不過暫時沒有香料用,先和大排、里脊這樣的高級貨一起放在冰箱里――從豐城輪的廚房里拆下來。豬蹄、小排這些可以用來做湯,腿肉、夾心肉用來做絞肉;肥肉全部熬油,油渣用來炒菜,豬骨用來熬湯。腦子、脊髓都單獨敲了出來用。豬血、內臟下水都是美味了,不能吃的下水:豬胰子、豬膀胱、豬膽和脾臟等等的都有其他用處,也先冰凍起來。最后連豬皮也準備炸成油肉皮做菜――吳南海實在想讓抱怨伙食的呼聲稍微停歇幾天。最后實在不能吃的東西則給吳南海烘干做飼料粉。

這么面面俱到的利用方案卻遇到了一個大問題――沒人會殺豬。對這些穿越眾來說,豬就是菜市場案板上或者超市冷柜里鮮紅的肉,怎么把活豬變成豬肉成了一個難以解答的謎團。

吳南海把楊寶貴找來了,他因為曾經成功的幫伙食辦解剖分割了幾匹死馬,大家當仁不讓的認為殺豬的任務也可以交給他了。不過楊獸醫連連搖頭,說奪去一頭豬的生命容易,但是殺豬是個技術活,干不好的話白白把豬肉就給糟蹋了。他還舉了歐盟的例子,因為要貫徹動物道主義,歐盟硬是把千百年來延續下來的殺豬法給改成了符合動物道主義的電擊法,結果現在歐盟的豬肉都巨難吃。

最后還是軍事組的退伍軍人解決了這個問題:連隊里哪有不養豬的,等到過年改善伙食的時候,都是自己炊事班組織殺豬,有人還在炊事班幫過忙。幾個退伍軍人把袖子一撩,煮開了大鍋子的水,一下就把豬都給宰了。

由楊寶貴和時裊仁組成了檢疫組當場進行了相關的檢疫,認為這些豬還算健康。沒有嚴重的寄生蟲感染,但是還是囑咐所有的肉都要煮熟做透。

當晚食堂里就煮了幾大鍋紅燒肉。只有鹽、醬油――還是很差勁的固體醬油,料酒調味的紅燒肉獲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連一貫怕發胖不愛吃肉的女生們都加入了爭多嫌少的大合唱。吳南海看到有人居然吃得流出了眼淚。

“還是肉最好吃。”這是許多吃了將近2個月的海味的穿越眾們一致得出的結論。

但是這幾鍋子紅燒肉也把他們從船上廚房里找來得最后一點醬油也用完了。吳南海打算著應該找地方去買些醬油和調味品之類的東西――他有帶發酵用菌種。但是眼下農業委員會的事情太多了。

隨著整個產業重心都在往百仞灘轉移,各種配套建筑相繼建造完成。農業委員會的各種家當也要轉移到百仞城了。吳南海每天往返兩地之間,清理運送物品。他雖是執委之一,但是很少按級別調用北京212,總是盡量搭乘兩地之間的農用車往來。搬家之后農委會留在博鋪的就只剩下一名伙食辦人員看守的博鋪食堂和陳海陽這個從前的海軍,現在的漁民所管理的漁業生產組了。陳海陽給執委會打了個報告:要求以漁業組現有的船只和人員為核心建立海軍,兼營捕魚業。博鋪營區可以改由海軍管理,至于未來的海上貿易、造船等方面,也可以由海軍代管。

海軍!吳南海想,連吃飯問題都還沒搞定,已經有人想搞海軍了。看到自己生活了一個多月的帳篷已經給拆除,不由得有些傷感了,把鄔德送給他的幾捆尼龍網都丟到了農用車上。鄔德這個漁民現在滿心歡喜的當著他的勞改隊長,每天就折騰著那些土著,干活洗腦。他要是繼續在漁業組,陳海陽怎么會突然冒出來搞什么海軍。

這輛農用車后面被掛上了一長串反攻中鄉勇們丟下的兩輪車,上面拉拉雜雜的捆著農業組的各種家當:小型農具、提排灌設備、噴藥器、全套的農技實驗設備、獸醫器具、種子,還有許多裝著雞鴨兔子之類的畜禽的籠子……農用車這種車輛在這里已經淪落成火車的趨勢了,雖然他不太懂汽車,但想來這樣肯定不行的。困難時期也就將就吧,希望在把物品都運完前,這車子能抗住。

楊寶貴揮舞著一根自制的鞭子,在路邊指揮著麾下的六條狗跑前跑后的驅動著剛剛編成的行軍編隊:幾頭豬、一對驢子和三匹馬,這些大型動物享受不到坐車的待遇,將以徒步行軍的方式到它們的新家去。這些種畜都十分寶貴,軍事組派出了七八個人隨同護衛。

“老楊,辛苦了。”吳南海走到他身邊,“我們一起走吧。”牲畜養殖不是他的專業,想趁此機會好好的和獸醫聊聊。

“很遠那,要走十來公里,你這身子骨吃得消不?”楊寶貴打量著他有點發福的身子。

“這話說得,我可比你年輕。”看起來這個皮膚黝黑,鼻子上架著一副黑框樹脂片眼鏡的男人看起來至少有三十七八的樣子。

“我可是獸醫,還是農村的獸醫。每天走十幾公里是小意思。雖然現在村村通公路,但是車嘛,永遠只有一輛。而且總是給不出診的人在開。”楊寶貴搖著他的平頂分頭,吳南海發現他和自己一樣,把兩個眼鏡腳用繩子栓著,掛在脖子上。這個共同點大大增加了他的好感度。

臨高啟明 第四十四節 新農莊(一)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