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三十三節 救票

更新時間:2010-08-24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三十三節 救票
這節內容根據書友們的意見進行了大改,擴充成33、34兩節。

少女一出門王頭兒便迎上來:

“李當家的,這人說得話?”

“真真假假。”李絲雅冷哼了一聲,“有些話對證不出,只好任他說了。”

“給他吃點苦頭,什么都說了。”

“花艇上不行,”李絲雅否決掉,“人多眼雜,地方又小,鬼哭狼嚎的不還馬上露出風去。得換個地再拷問。”

“好,小的這就去辦。”

“口供出來之后的事情就隨你們弟兄處置。想要留個退步的,別弄得他太慘;最好是處理干凈。來個死無對證。”

“在下明白。”王頭知道她動了殺人滅口的心了。

“消息送到老地方就是,這廣州城我還要呆一段時間。”她招呼了一聲“走吧。”暗處又出來個娉婷的身影,裹著黑色的大氅,兩人跳上岸,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良久,船艙里走出二個同伙:“王頭兒,咱們?”

“哼,到手的肥肉怎么能不吃。”王頭兒為了表示輕蔑,往水里吐了一口痰,“她算老幾,不過是替大當家的跑腿的貨色。”

“挪窩的事……”

“挪個屁,這丫頭懂什么。鬼哭狼嚎?把花艇撐出去,尋個荒水岔一靠慢慢問,來個大明十大酷刑也沒人聽得見。”

“大明十大酷刑,有嗎?”小嘍羅一臉疑惑。

同伙知道他其實是心疼幾個窩費,又眷戀這艇上的相好,打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算盤。

不過這地方人多眼雜倒是真得。高舉也不是省油的燈。還得多加些戒備才是。想了一下,吩咐幾個手下:

“人,還是藏在情胭的小艇上,馬三和小趙去看著他。”

接著又安排了二個暗哨,分別控制出入要道。其中一個疍家,使得一手好飛刀,二十步內百發百中,被他安排在離花艇最近的地方――真要有人來救票,雙手飛刀至少可以斃傷一二個,有這段時間,足夠馬三把小艇劃出去了。

對頭也可能從水上來,因此他把自己花得最大本錢――一個步弓手安排在花艇的后捎樓上――居高臨下,周圍一百步內的水面堤岸都能壓住。

任你高老爺面子再大、錢再多,馬步捕快也好,鏢局也好,在百步穿楊的神箭手面前都是渣!王頭兒得意的想,這個步弓手是逃軍,但有一手好箭法,準頭精,射得快。他很花了一些錢才通過城里的游手專門雇請到的。

銀子,王頭兒一點不吝惜的――最后還不是贖票的付賬,自己何必替人省銀子。三個暗哨加二個看票的,每人都先給了十兩,還許了得了贖金之后再每人分五十兩。便是那花艇上抗叉(妓院賭場的保鏢)的廢物,他也給了五兩。一群雞鳴狗盜之徒頓時都是精氣神十足,摩拳擦掌。

正分派著,派去和監視濠畔街眼線的舌人(聯絡員)回來了。這是王頭定下的制度:每天分早晚一日兩報,匯報高家和海商宅子的動靜。

“有什么動靜?”

“沒異常,高家忙忙碌碌的,進進出出的人不少,但是沒人去官府或鏢局。打聽過了,他們要接個京城里的貴客。”

“澳洲海商那邊呢?”

“從外面看也沒有動靜。不過……”

“什么?”

“他們今天放了大半天的炮仗!”

“已經查明,”冉耀再次站在了被豎起來的大方桌前,只不過石灰餅子換成了一支真正的粉筆,“我們敬愛的文主席被藏在白鵝潭和字堤第四艘花艇上,字號是‘絢珠’。”

以北煒為首的幾個人正靜聲默氣的看著冉耀和桌子。他們身后的一張大畫桌上,丟著好些個正在充電的對講機充電器,一臺19寸液晶顯示器正不間斷的播放著攝像頭拍攝出來的近10個畫面,桌子地下堆滿了機箱、蓄電池組和亂做一團的電線。空氣被加熱的十分燥熱,正輪班負責看攝像頭的蕭子山只穿著件老頭汗衫,還是滿頭冒汗。

一張被放大了打印出來的數碼照片被雙面膠粘在了紫檀木的桌面上。這種花艇是寬平首,船梢翹起很高,后設大櫓,船頭設二枝小櫓,便于在狹窄的水域內進退。船上雕梁畫棟,裝飾得十分漂亮。

花艇不分大小都有頭艙、中艙和尾梢三個部分,中艙最大,大約占到船只的一半大小,四面垂簾,私秘性很強。根據推測文總很可能就被藏在這里。

艇上一共有五個人常住:老鴇、兩個妓女、打雜的婆子和扛叉的。

“根據起威鏢局偵察到的情況,這艘花艇從上個月二十就掛出謝客的牌子來,稱有人包船,最近十幾天,有幾個經常出入,這些人雖然能說白話,卻不是本地人,有人聽到他們彼此說話是閩南口音。

“除了一個姓王的,其他人都不在本艇上過夜。這個王姓犯罪嫌疑人每天一早就出門,臨近傍晚才歸。

“三天前,也就是文總失蹤的那天開始,這些人都不見了,包船的牌子卻沒取下,每日所送的食物、菜蔬也不見少。昨天,有人看到艇上的老舉(妓女)拿著一只閃閃發亮的小物件在炫耀。通過鏢師描述,我們認為那應該是一個指甲鉗。”

“指甲鉗?”

“對,一只五羊塑料貼片的小號指甲鉗。在失物清單里,它應該是……蕭子山的東西。

“還有一點可以作為證據。”他新貼上了一張數碼照片,“根據我們對最近二天在出現在該艇周邊的人物進行的逐一拍攝辨認,這個人就是我們事發當日在濠畔街茶館拍攝到的可疑分子。”

自從二天前起威鏢局相當高效得通知文總很有可能被藏在白鵝潭的花艇上之后,冉耀和北煒由趙常陪同,使用高舉家女眷的轎子行列作為掩護,在白鵝潭進行了長時間的實地監視和拍攝。掌握了許多資料。經過偵察,他們認定起威鏢局的消息是可靠的。

事不宜遲,當下決定馬上動手。眼下贖票的信沒來,情況穩定,匪人一旦換了地方,再查起來就難了。行動由冉耀帶頭,體育組的三個人外加一個林深河,起威鏢局也出動幾個鏢師幫手。

計劃是由林深河負責用小口徑步槍壓制戰場,體育組兵分兩路突擊,冉耀一組從堤上向花艇正面攻擊,北煒則帶另一個乘坐劃艇從水上截斷其逃跑的退路。一旦得手,全員由鏢師駕車從堤上接應撤走。之所以不從水上撤退,是考慮到疍家水性精熟,又善操船,萬一追來穿越眾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時間,選定五點三十動手,穿越眾已經打聽清楚白鵝潭的作息時間:這個季節里,花艇的生意要到六點過后才開始。在此之前行人不多;天光尚亮,視線不受阻礙。得手之后全員搶在城門關閉前撤退進城。匪首如在城外,反應過來已不可能入城,若在城內,這么短的時間內消息還傳不進來――古代的通訊基本就是靠人兩條腿走路傳話。這方面穿越眾有天然的優勢。

“天黑以后動手不是更好?我們有夜視鏡,他們就是睜眼瞎了。”

“天黑以后城門就關了,我們人生地不熟的在城外和他們周旋,未必能占上風。明朝的夜盲癥不一定有想像得那樣多。”

計劃停當,大家分頭準備。每人都穿了防刺背心,另防落水備有應急充氣救生帶。突擊組的四個人鋼盔、護目鏡、作戰靴、防刺手套,都是防護到了牙齒的級別。為遮人耳目,外罩一件帶兜帽的布大氅。

王工留守本宅,配五連發一枝。蕭子山則負責和接應的鏢師在一起,作為通訊員掌握對講機。所有人都配一臺對講機,隨時聯系。

吃過午飯,林深河和蕭子山說了幾句,蕭子山點點頭出去了。他自己提著那支峨嵋牌小口徑步槍,在桌子上做了一回分解。這是一種相當優秀的國產運動步槍,這款是其中的EM751型自選式步槍,5.6毫米口徑,配用4倍光瞄的話,他有把握擊中200米之內的人體。

不過他在國外玩過得槍雖多,對這款步槍卻沒有手感――要確保能打得準,就得做一些試射。

槍雖然舊,但保養的很好。林深河邊分解邊擦拭,正干著活,北煒從前面轉了過來,看他在擦槍,本來想說得話又咽了下去,只在一旁默默的看。

直到他重新把槍組裝完畢,才開了口:

“小林啊,”他吞吞吐吐的,似乎不知道如何開口,“你當狙擊手這事……”

“怎么,怕我干不了?”林深河毫不以為意,把槍舉起來,連著做了幾個抵肩動作。

“嗯。我知道你在美國打過的槍比我見過的還多,說起輕武器是一套一套的,”北煒遲疑了一下,“可你沒當過兵,真刀真槍的上戰場和你在靶場玩槍打靶不一樣。”他吸了一口氣,“按理說這狙擊手該我自己來,突擊組的人又不夠。”

“您放心好了。”林深河放下步槍,沒再多解釋,“陪我驗槍去?”說著遞給他一個望遠鏡。

北煒疑慮重重的接過了望遠鏡。試槍的靶場設在了院旁的備弄里,這里高墻深弄,封閉式的狹長環境是極理想的射擊場地。蕭子山已經用皮尺在里面丈量出50米距離,還在墻上貼了一個紙靶。

林深河在50米射擊線上采取跪姿射擊,調整好射擊標尺,推彈上膛,關上射擊保險。把右腳的腳跟墊在臀部下面,以保持穩定,右膝蓋著地,調整著全身的射擊姿態。

步槍上的4倍光學瞄準鏡,把靶子的中心清清楚楚的映在眼前,此時一點風沒有。院子里傳來了凌亂的鞭炮和大炮仗的劈里啪啦聲――這是掩蓋他的試射。他自己幾乎聽不見,只感到脈搏在微微搏動,肌肉極其微小的顫動也能清楚的反應在瞄準鏡里――黑色的靶心在隨著肌肉的顫動有節奏的微微晃動。

他屏住呼吸,在這呼吸靜止的一秒里扣動了板機。

子彈的后座力比想像的小,小口徑步槍又有專門的槍托緩沖墊,對習慣了各式各樣輕武器的林深河同學來說幾乎感覺不到。

北煒舉起了望遠鏡,看著搖了搖頭。子彈的命中位置在7點至8點之間,雖然上了靶,還不到4環。

距離50米才打出4環來,距離200米恐怕子彈就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林深河沒有動,也沒有馬上退殼,這是為了保持槍管的溫度以利提高精度。重新上膛之后又打了一次,這次提高了2環,接著他又射了第三發,打在8環上。

從第四發子彈開始,彈著點穩定起來,連著三發子彈幾乎全打在8環上。他重新修訂了下標尺,接下來的5次射擊槍槍在10環里。

“這樣,應該是可以了吧。”林深河看著子彈盒里的彈藥,這種5.6子彈不多了。本來他還想再打個10發。

“槍法不錯。”北煒簡單的評價著,“戰場上打的是人,你下得了手?”

“為什么下不了?”他的臉上浮現起奇怪的笑容,“我經常打獵。”;臨高啟明 第三十三節 救票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