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學網>>臨高啟明

第二十四節 高舉的煩惱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吹牛者
臨高啟明 第二十四節 高舉的煩惱
天氣一點都不熱,現在又是早晨,可是高舉卻在流汗。

別誤會,高老爺雖然人到中年,身材難免有些發福,卻還是很健壯的一個男人。并非虛乏得要進補才能應付小妾的那類面團團富家翁。

胳膊上不一定跑過馬,不過也曾經面對過幾十柄刀劍火槍面不改色,這么個人物,卻在一個并不炎熱的晚春午間流冷汗。

早一個月間,就接到楊公公的信,說已經派了義子――楊天梁來廣州,有要事和他相商。高舉實在吃不準這要事是什么事,心里直打鼓。

白白給這個太監剝去一半的出息,每每讓他肉痛不已,但是這些年來也是靠了楊公公的庇護,一路有驚無險的過來了。因此每年利息分紅,他都是一文錢都不少的送去京城里或是按他的吩咐存進廣州的當鋪里。

每年他夏送荔枝,冬進珍味,一天也沒敢怠慢過這位大太監,怎么忽然派來個小楊公公來和他商量什么大事?

大事?高舉苦笑起來,他一介商人而已,有什么大事能和這種宮里大爺商量。無非又是要他拿出一大筆款子來“暫用”、“報效”。而且數目十分巨大,否則不過是一紙書信的事情,巴巴的派了個“義子”過來――看來楊公公是急得很!他唉嘆了一聲,幾個月前天上掉下來的外財,又得吐出去了。

破點錢財不是他最害怕的事情。自從天啟年來九千歲得勢,宮里的事情就得愈發深不可測。他的靠山楊公公出自高時明的門下,這位高太監天啟元年為為了自保很識相的自動辭職了。楊公公眼下在宮里也屬于靠邊站的人物。

假如九千歲看楊公公不順眼?高舉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他一點都不喜歡楊公公――奈何這么多年來彼此的利用關系已經把他們栓在了一起――就好像一根繩上的二只螞蚱。楊公公今天完了,明天東廠的番子就會來撞他家的大門,破家滅門的奇禍立至。

這回,別是為了這事吧?高舉又開始出汗,不由得吼了一聲:

“打扇!”

書房里伺候的丫鬟趕緊在旁的羅扇輕搖,微風輕送,還夾雜著一縷脂粉女體的香氣,要是平時,多煩躁的心情也能平和起來,這會卻不成,只覺得渾身燥熱,猛得從榻上豎其身來,罵道:

“都給我滾出去!”

屋子里的丫鬟小廝都嚇了一跳,趕緊縮脖彎腰的退了下去。

正耐了片刻,卻聽有人稟報:

“閻管事來了。”

“叫他進來。”

閻管事是來通稟說高青時才來報,澳洲海商們已經到了。

“已經到了?”高舉眼睛一轉,這還算是個好消息。多少給了他一些欣快的感覺。必竟看見送錢來得總是愉快的。最近他們已經不再要瓷器,多要各種名貴藥材香料,也有采買各種硬木檀木料的。很讓高舉疑惑:東西不難買,廣州城里多的是――問題是這些貨物十有八九是西洋(鄭和下西洋的西洋,非后來的意思)所產,但凡外國海商都有販運,為什么巴巴的又要他去代買?這讓他對這群海商的來頭愈發感到奇怪。

這高青也是廢物,過去伺候了二個多月,什么東西也沒探查出來。不過他本來也沒指望這個木呆呆的漢子能探聽出什么來。

眼下顧不得這許多,哼了一聲,問:

“貨收得怎么樣了,有什么新貨么?”

“回老爺的話,沒有新貨,小的們正在點看數字。”

“好,請他們過來敘話吧。”

“澳洲的老爺們還帶了一位……嗯,客商過來,”閻管事不知道怎么稱呼這次多出來的人,也不知道算是從人伙計還是平起平坐的商賈。

“一并請就是。”

“小的明白,”閻管事踏上一步,小聲稟道,“這次新來的人貌似是練家子。老爺是否?”

“嗯。”高舉略一沉吟覺得無此必要,不過閻管事這番思慮也是忠心護主,便吩咐,“你傳話,叫趙教頭帶幾個護院在院子里伺候。不可露相。”

“是,小的明白。”閻管事見他并無其他吩咐,便要退了出去。

“慢著,去韶州的人還沒傳回消息?”

“沒有。小楊公公是三月初二才出得京城,這會估計還沒到南安府地界。左右再有十天也到了。”

“叫書啟上的師爺們,把所有和楊公公有關的來往的書信都找出路拆看一遍,查查小楊公公的路數,年齡多大,哪年認得義子,有什么嗜好,統統給我找出來。”

“是,老爺。”

“有新的朝報來了么?”

“書啟上的師爺們沒說,應是沒有。四月的只有一份急選報。都是任官的消息,便沒呈進來……”

“什么混帳話,快傳人去取來!”這急選報不同于一般的邸報,乃是吏部調補官吏的名單,雖然沒什么方面大員,不過葉落知秋,小官吏的職位變動或許也能看出些朝廷的風向來。

吩咐完事情,又喝了幾口茶,定了定心神。便起身去外書房會客了。

北煒是第一次穿過蟲洞,眼下在這明朝人的屋子里,恍若做夢一般。

當偵察兵是很久之前的事情,退伍之后不管干什么,都還努力的保持著過去學到的技能。他這次參加穿越貿易,重點就是對未來廣州的地下活動進行一次簡單的參謀旅行。

高老爺是他們的合作者,但還僅僅是合作者。既然是單純的趨利的合作,在任何時候他都可能背叛穿越眾,這事不可不防。

如果有其他勢力介入其中,出于自己的目的要危害到高老爺,造成他們的合作不能持續,出于保護合作者,保護這條渠道的目的,也要事先做好準備。

北煒從離開廣州分部的后門開始,一直到走進高宅,便以一種奇特的僵硬步伐走路,每一步都是標準的八十厘米。他的隨身包里裝著一臺便攜式的攝像機,自動拍攝走過的環境,而比這個更可靠的就是他的眼睛和大腦:記錄著走過的每個門戶,每個院子,哪里轉彎,哪里有門……

府里無關的仆傭都被閻管事差遣開了,這個新來的澳洲人的奇怪做派卻還是讓幾個帶路護送的家丁竊竊私語。不過他們也很羨慕那健壯的體魄――一般的家丁,怕都沒法在他手下過三招吧。

賓主雙方此刻正在客套。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應酬,出發前便已定好:北煒是作為澳洲海商帶來的護衛身份,因此只端坐在文總的身后,雙手扶膝,紋絲不動。眼睛卻在審視四面八方。

雖說叫外書房,實則乃是一個完整的小院落,這個廳也不小。北煒眼神一掃,知道廳內共有十一個明人:那個高老爺、一個帶路的管事、一個護衛、二個伺候的丫頭、二個小廝,另外有四個家丁在廳內四角。

四個家丁身材勻稱,個小而健壯,不問可知就是高家的護院了。他們的衫子稍嫌肥大,怕都是內藏鐵尺之類的家伙。

這還只是一部分。北煒從進到這個院子就發現,在院子里的假山、樹后,還不起眼的站著另外四個護衛。

真正的高手,恐怕就是那個站在高老爺身后,控制著通向側面廂房門的護衛了。一身青色箭袖衣,垂手默立,身上卻有一股微露的礪氣。

不知道這些明代武林高手到底有多厲害。北煒心癢癢得,若有機會和他們搏擊一回他是不會錯過的。他對中國傳統武術很有興趣,在部隊里學習的格斗以現代搏擊為主,傳統武術涉獵不多。他也去觀摩過一些武術表演,總覺得不過癮:里面花拳繡腿的成份太多,真正的實戰技術沒有表現出來。

高老爺和文德嗣繼續著他們的生意經,二個人都有點心不在焉。一個是在想楊公公的事情,另一個,則在考量廣州分舵的擴展。

文德嗣這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擴建這個廣州分舵。

目前的打下的基礎已經不錯,但是還是太封閉。他們的全部對外交流全部是通過高舉進行的,這種態勢對未來的貿易和情報工作開展不利。執委會的一個想法就是要盡量的“走出去”,發展更多的代理人――不僅是高老爺這樣的商賈,還包括官吏、讀書人、普通百姓。

當然此時還做不到,他們的樣子古怪,語音奇特,出去就是被人圍觀的命,不過高舉送給他們的一房家人,卻給了他們另外一個機會。只要能收攏高青一家的人心,以后的道路,就會越走越寬廣。

會談很快便結束了,交割了雙方的貨單,這筆交易就算成了,貨物銀兩,自然有人會運送,不勞他們費心。高老爺急于要去書房看書啟師爺們整理出來的資料,也無心客套留飯,便命人送了一桌酒席過去。臨高啟明 第二十四節 高舉的煩惱

上一章  |  臨高啟明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